[综]我套路了男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8章 第四十五章

    花园的小径中, 两个小丫鬟嬉笑着走过, 她们一个叫碧玉, 一个叫翡翠,都是打扫庭院的粗使丫鬟。

    碧玉道:“你有没有发现少爷最近的衣服都特别奇怪啊?不是胸前开个口子,就是背后开个口子,而且每次都露腰!”

    翡翠道:“这算什么!我告诉你……”

    她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四周, 悄声道:“我上次在少爷腰上看到了手指印!!!”

    “什么?!!!”碧玉马上就惊叫一声, 捂住了嘴巴:“你可看清楚了?”

    翡翠一脸笃定道:“看得真真的!绝对是手指印!”

    碧玉的八卦之魂马上就冉冉升起,莫名激动了起来:“我的天呐, 怎么会有手指印呢?这是谁干的!”

    翡翠小声笑了起来:“还能有谁?不就是……那位姑娘~”

    碧玉道:“不可能吧,苏姑娘不过是一个弱女子,咱们少爷可是身法如电、来去无踪的武林高手啊!就是一根手指都能把苏姑娘给制服了!”

    翡翠摇了摇头,一副你太天真的表情:“怎么不可能?咱们少爷每次从苏姑娘那里回来眼睛都红红的,一副哭过的样子!啧啧啧,苏姑娘可真是太厉害了!”

    正当翡翠疯狂议论主子的秘事的时候,四周隐约传来一阵模糊的怪声,碧玉问道:“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翡翠凝神听了一会儿,疑惑道:“没有啊,你是不是听错了?”

    碧玉皱起了眉, 片刻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 瞪大了眼睛,拉着翡翠赶紧离开了花园。

    她们走后, 花园的假山后面传来了阵阵喘息声和呻.吟声, 有时还夹杂着哭声, 随着一道似痛苦似欢愉的声音响起,花园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片刻后,唐零衣衫不整地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他眼尾艳红,脸颊上还残留着泪痕,那纤细柔韧的腰上明晃晃的两个牙印,无论他怎么遮都遮不住。

    其实这牙印不止两个,在肩头、胸口还有背部分别都有一个,只不过被衣服盖住,看不见而已。

    紧接着,苏汐也走了出来,她衣冠整齐,妆容精致,看上去随时可以去参加宴会,完全不像是和小少爷从同一座假山后面出来的。

    唐零捂着自己腰上的牙印,羞红着一张脸对苏汐:“你干嘛非要在这里?我刚刚差一点就被发现了!”

    苏汐笑道:“你不是挺喜欢这里的吗?我才摸了几下,你就兴奋得不得了,弄得我满手都是。”

    唐零羞愤不已,连忙制止道:“别说了!”

    苏汐偏不,她吻了吻小少爷发红的眼尾,暧昧道:“我就喜欢你哭出来的样子,真好看……要是能叫得再大声一点,就更好了~”

    唐零再也承受不住这样露骨的话,耳根通红,像风一样跑了。

    他爱的姑娘,实在是恶劣,不但每次都要他叫给她听,还热衷于把他弄哭,看他流泪崩溃,才送他上极乐。

    日常调戏过小少爷后,苏汐心情愉悦地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此时下人们正在搬一面落地镜,这镜子造型精巧,整个镜面都是用水晶打造,照物十分清晰。

    由于镜子很大,份量不轻,又十分易碎,三个下人合抬才把它安全地摆在了苏汐的卧房里。

    侍奉的小丫鬟道:“姑娘,这镜子可真是妙,把整个人都照进去了,以后您要试衣裙,都可以对着它看了!”

    苏汐但笑不语,这镜子真正的妙处可不止这样,到时候把小少爷叫过来,让他对着镜子哭,看看镜子里的自己是何等模样,那才真叫妙呢!

    很快就入了夜,唐零和苏汐相拥而眠,地上散落了一地的衣服,镜子上还残留着可疑液体。

    这几天唐零一直都是这样,晚上悄悄过来,再赶在天亮前悄悄回去,虽然折腾了点,但架不住少年贪欢,食髓知味啊。

    夜里安静极了,只能听见树叶的沙沙声,忽然间,唐零猛然睁开了眼睛,目光冰冷地看向了屋顶,眼神中满是杀意。

    唐零轻轻掀开被子,拾起扔在地上的匕首和化血镖,穿着薄薄的寝衣悄无声息地上了屋顶。

    唐门本就是杀手出身,唐零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深谙此间之道,林仙儿请来的这个杀手放在以前还有可能会得手,但现在唐零夜夜和苏汐缠绵在一起,根本就不可能有机会了。

    唐零生擒了这个杀手,卸了他的下巴,点了他的穴道,防止他自杀,然后拖到角落里审问。

    杀手自然不愿意说,但唐零自有千百种方法让他开口,一个时辰后,杀手受不住折磨,说出了雇主的名字,被唐零一匕首结果,扔了出去。

    三天后,林仙儿被人发现死在了自己的房间里,脸上刻着一个大大的妒字。

    细雨朦胧,两岸青山笼罩在烟岚之中,若隐若现,悠悠江水向东流去,一艘小船顺流而下,船上飘出袅娜的歌声,唱的是一首佛偈:来时无迹去无踪,去与来时是一同,何须更问浮生事,只此浮生是梦中……

    岸上一个白衣僧人听见后道:“施主,贫僧欲往洞庭湖,奈何附近并无船只,施主可愿渡贫僧一程?”

    船上的歌声骤停,过了一会儿,一道宛如珠玉的女声道:“大师请上船。”

    白衣僧人足下一点,轻飘飘地跃过十几丈的距离,落在了船头上,他一身白衣纤尘不染,身上挂着的佛珠乃是以星月菩提子打磨而成,衬着俊逸舒朗的面容,更显得卓尔不凡。

    白衣僧人道了一声:“阿弥陀佛,贫僧打扰了。”

    就走进了船舱。

    里面坐着一对情侣,女子虽然戴着面纱,但不难看出是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她身边那个小公子此刻正握着她的手,脸色不愉地看着他,逐客之意不言而喻。

    女子道:“大师请坐。”

    白衣僧人道了一声多谢施主,在对面坐下了。

    女子问道:“不知大师法号为何?”

    白衣僧人道:“贫僧无花。”

    女子笑了。

    无花问道:“施主为何而笑?”

    女子道:“无花……莫若有花。”

    无花困惑道:“何解?”

    女子摇摇头,不再言语,只顾着去和小公子说话,小公子这才高兴起来,不再老瞪着无花。

    无花不愿惹人生厌,便闭目打坐,假装自己是个木头人,结果渐渐地居然睡着了,还做了一个终生难忘的梦。

    梦里一片漆黑,见不到一丝光明,四面八方仿佛有无数不知名的东西在挤压着无花,让他几乎感到窒息,他试着挣扎,却无济于事,无论他走到哪里去,都走不出这片令人绝望的黑暗。

    越是无助,无花心中的暴戾就越是成倍增长,想要破坏、撕碎这一切,他拼命向四周攻击,窒息感却越来越沉重,就在他精疲力尽的时候,耳边恍惚间传来一阵歌声:来时无迹去无踪,去与来时是一同,何须更问浮生事,只此浮生是梦中……

    何须更问浮生事,只此浮生是梦中……

    只此浮生是梦中……

    渐渐地,无花平静了下来,心中什么也不去想,只静静的听着这首歌,他的心从未有过这么安宁的时候,什么父亲遗志,什么一统江湖,通通都被他忘了,心中空空落落,再无一丝杂念。

    无花觉得自己身上好像变轻了,慢悠悠的向上升去,与此同时周围的窒息感渐渐减弱,以至于无。

    终于,浓重的黑暗中倾泻出一点金光,无花见到了光明。

    那一刻,绚烂天光缤纷而至,无花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如痴儿般怔怔不能言语。

    只见照彻世界的光明中,身穿白衣的观音菩萨端坐眼前,她目光悲悯,一双慧目望尽世间悲苦,只愿伸出双手,普渡芸芸众生。

    菩萨向无花伸出手,摘下了他,原来,无花是一朵莲花,刚刚的黑暗尽是重重淤泥。

    执念越深,便犹如坠入淤泥之底,重重魔障加身,不得喘息,唯有放下,方得自在。

    一滴泪从菩萨眼中落下,滴在了无花身上,刹那间,万种执念皆烟消云散,身轻仿若天上云,莲花盛开了。

    梦境消散,无花睁开双眼,恍若隔世,人还是那个人,但也不再是那个人了。

    戴着面纱的女施主笑问道:“大师可还要去洞庭湖?”

    无花摇了摇头,目光清澈如洗:“不必了,多谢女施主指点。”

    说完,无花跃下船头,飘然而去,他此去洞庭湖,实则是为了找到他的弟弟南宫灵,两人共商大计,但如今……已经没有必要了。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观音有泪,悲悯众生,又一片花瓣凋零而去,换来了一位回头是岸的浪子。

    无花回到少林寺,从此改法号叫惊梦,一生惩奸除恶,扶贫济困,成为了世人眼中的圣僧。

    坐化之前,苍老的惊梦跪坐在观音菩萨的佛像前,虔诚道:“执念不生,万劫俱灭,弟子都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