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女王[快穿]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0章 渣了那个渣男

    顾眠撩起眼皮, 开始打量起陆泽西来, 儿子长得这么好看, 当爸的应该也不会难看吧?

    陆泽西比她小四岁,二十二岁的生日还没过,他爸最小也得四十了,比"顾眠"大十几岁, 顾眠忽然觉得嘴里的有些难以下咽, 自己刚吃了嫩草,扭头就要来啃老树皮, 这差距实在有点大,又宽慰自己的想了想娱乐圈的男明星,四十岁有魅力的男演员也不在少数。

    要是陆城知道顾眠曾经把他比喻成老树皮,不知道要气成什么样子。

    陆泽西突然对上顾眠的眼睛,艰难地咽了口口水,心里有点发毛:"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顾眠微微一笑:"看你长得好看。"

    陆泽西干笑了两声,莫名背后嗖嗖发凉。

    顾眠状似不经意的问道:"啊,对了,上次你说陆叔叔常去哪里钓鱼啊?我有个朋友想去钓鱼,没找到好地方。"

    陆泽西不疑有他, 说道:"好像是在小南山水库吧?你可以让你朋友去那边, 风景比较好。"

    顾眠抿唇一笑:"好,我转告一下我朋友。"

    吃完了饭, 顾眠就立刻下逐客令:"我等会儿要出门, 就不陪你了。"

    陆泽西撒娇:"你去哪儿啊?我陪你去啊!"

    "不用了, 我要去见个朋友,你不认识的。"顾眠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

    "好吧,那我们一起走。"陆泽西说。

    顾眠拎上包:"那走吧。"

    陆泽西惊讶:"你就这样出去?"

    "怎么了?"顾眠扭头看他。

    "你不化妆啊?"陆泽西奇怪的问道。

    顾眠是就算是下楼丢个垃圾都是要化妆的人。

    "不化了。"顾眠说。这张和她有七分相似的脸,妆前妆后差别不大,又是大热天,她实在懒得化妆。

    "你终于想通了!"陆泽西嘴甜:"我一直说宝贝你素颜比化妆更好看。"

    顾眠意义不明的笑了笑,不忘让陆泽西把外卖垃圾带下楼。

    "顾眠"是有驾照的,可顾眠不会开车,虽然她接收了"顾眠"的记忆,但是开车这种危险系数高的事情顾眠还是不敢就这么贸然上手,于是送走陆泽西后,没有自己开车,而是到小区门口打了辆车。

    顾眠找了家渔具专卖店,一次性把什么东西都买齐了,送回去之后,找了个僻静地,练了一下午车,把车给练熟了,驾照是现成的。

    第二天下午她就开着车去小南山水库钓鱼去了。

    七月份的下午三点还很热,但是小南山的水库正好在山谷里,下午三点就阴了。

    顾眠被承包水库的老板带到一块老板口中最好的位置,把小椅子往那儿一放,就问老板他那儿有没有活的蚯蚓。

    老板有点惊讶。

    像是顾眠这种年纪轻轻漂漂亮亮的年轻女孩儿,钓鱼一般都是用的现成的饵料,很少会用活蚯蚓的。

    他回去给顾眠带了几条过来。

    看着顾眠面不改色的从里头抓出一条肥蚯蚓来,干净利落的拽下来一小截,顿时对顾眠刮目相看。

    因为天气热,偌大的水库边上就顾眠一个人。

    顾眠问道:"叔叔,这里平时人也这么少吗?"

    老板见顾眠有礼貌,和气的说道:"现在天气热,又是星期三,人少一点,星期六星期天的时候人会多一点。你这个位置可是最好的,轻易我都不告诉别人的。"

    顾眠抿唇笑笑:"那谢谢叔叔了。"

    老板乐呵呵的和顾眠打了声招呼,就走回自己的小棚子里喝茶去了。

    顾眠往蚯蚓肚子里塞些自己昨天晚上准备好的饵料,然后勾到鱼钩上,把鱼线甩出去。

    她以前钓鱼没用过鱼竿,都是用竹竿自己装上丝线鱼钩,昨晚上看了一晚上钓鱼的教学视频,才学会怎么甩杆,固定好鱼竿,她就悠闲的往小椅子上一坐,拿起带过来的书悠闲的看了起来。

    青山绿水,山间有不知名的鸟叫声,偶尔还送过来一阵习习山风,顾眠捧着书看的十分惬意。

    没到十分钟,浮在水面上的浮标就动了,一条手指长的白条咬了食,顾眠把鱼取下来丢进桶里,饵还没被咬掉,又被她甩进水里,没半个小时,钓上来一条两张手掌宽的边鱼。

    钓了两个小时鱼,顾眠拎着桶找老板付钱,老板一看桶里的鱼,吃了一惊:"哟!钓上来那么多!"

    这水库里的鱼可是成了精的,来这儿钓鱼的钓客都说难钓,枯坐一下午,一无所获都有,顾眠这桶里却是大大小小从草鱼、边鱼、到白条都有。

    顾眠羞涩一笑:"多吗?"

    老板说:"坐这儿一下午一条都没钓上的都有!你说多不多?"

    顾眠好奇的问:"那您这怎么赚钱啊?"

    老板哈哈一笑:"我也没指着这个赚钱,就当是养老了。"

    顾眠笑问:"您这么年轻就养老了?"

    老板看着也就五十来岁的年纪,穿一老头衫,看着很精神,实在不像是养老的样子。

    老板笑说:"个人有个人的活法。我年轻的时候就想着养老这事儿,钱赚多了没用,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我就喜欢过过这清静日子。"

    顾眠也笑:"您真有境界。"

    老板被夸了嘴上谦虚着,脸上却笑开了花。

    顾眠和老板道别,开车下了山。

    今天没碰到陆泽西他爸也是在她计划内,她倒是希望再晚一点碰上,半路在超市买了点东西,把车停在地下车库里,拎着那桶鱼上了楼,又把从来没用过的厨具找出来洗洗烫烫,准备做饭。

    刚打开米袋子,手机就响了起来。

    电话那头是"顾眠"的闺蜜唐诗,约她出去吃饭。

    半个小时后,唐诗就上楼来了。

    "我没看错吧?!你这是抽的什么疯啊?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居然在洗手作羹汤?!"唐诗顺着香味找到厨房,就看到顾眠正端着盘子在往外装盘,顿时夸张的叫到。

    顾眠把煎好的边鱼装好盘,端去了客厅。

    茶几上已经把碗筷摆好了。

    唐诗跟在她身后到了客厅,看着茶几上两荤一素,有点不敢置信:"你什么时候学的做菜啊?做的还很像那么回事!"

    "尝尝。"顾眠笑着把筷子递给她。

    "不会下毒了吧?"唐诗嘴上说着,手上却接过顾眠递给她的筷子,戳了一块鱼肉下来,谨慎的送进嘴里,眉毛瞬间挑高了,震惊的看着顾眠:"唔!顾眠你偷偷跑哪儿拜师学艺去了?!操!这鱼好鲜!好好吃!"一边说着一边不耽误的又夹了一筷子送进嘴里:"操!这比我在上次我带你去吃的那家店吃的鱼还好吃!"

    唐诗穿吊带雪纺小背心加牛仔热裤,盯着一个小短发,但脸小眼睛大,长得太可爱,所以一点不影响她的异性缘,化着小浓妆,嘴唇涂得鲜红,二十六岁看起来像二十一二岁,成天在酒吧里勾搭二十来岁的小鲜肉。

    和"顾眠"也是在朋友聚会上认识的,一见如故,发展成闺蜜,常常一起鬼混。

    陆泽西管的严,"顾眠"也是真动了心,这半年来为了陆泽西收敛了很多。

    顾眠说:"是我今天在水库钓的。"

    "你今天去钓鱼了?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复古的爱好了?"唐诗一边说话,一边不耽误吃东西。

    顾眠轻描淡写的说:"反正没事做,钓钓鱼,修身养性。"

    唐诗拿一双大眼睛瞥她:"你不是吧顾眠?你是不是打算跟陆泽西结婚啊?又是钓鱼,又是做饭的,都快变成良家妇女了。"说着突然一顿:"对了,你跟陆泽西吵架了吧?"

    "没有啊。"顾眠说。

    唐诗明显不信,翻了个白眼:"我跟你说,上次我就跟你说了,那女的绝逼是个绿茶婊!你看吧,特地挑你过生日的时候给陆泽西打电话,她出车祸断了手还是断了腿?就算是断手断脚了,干嘛给陆泽西打电话啊?她跟陆泽西熟吗?就找不到打电话的人了?那说明她的人品多差?要我说,陆泽西也是个渣,那女的出车祸了关他什么事?他是她爹还是她男朋友?居然在你过生日的时候把你丢下去找那个绿茶婊,你别说我说话毒,陆泽西跟那绿茶婊搞到一起去那是迟早的事儿!"

    顾眠淡定的点点头:"嗯,你说得对。"

    唐诗:"你说啥?"

    顾眠抬眼看她,深有同感的表情:"我觉得你说的很对。"

    唐诗眨巴眨巴眼,怪异的盯着她:"你怎么了?平时你不是见不得我说陆泽西坏话的吗?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哪哪儿都不正常了?"又突然恍然大悟!"我知道了!是不是你跟陆泽西分手了?!"

    顾眠淡定的咀嚼,吞咽:"暂时没有。"

    唐诗脸上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但刹那间眼睛又蹭的亮了:"暂时?这么说?嗯?"她冲顾眠挤眉弄眼。

    顾眠给她夹了块鱼,不漏口风:"吃鱼。"

    唐诗又开始鼓动:"那今天晚上去喝两杯?"

    顾眠淡定的说:"不去了,今天早上起来头疼的厉害,我最近要修身养性。"

    唐诗又翻了个白眼。

    *

    顾眠连着一个星期都去小南山水库钓鱼,偶尔也能碰到人,但都是六七十岁的老爷爷,怎么也不可能是顾城,倒是和老板混了个半熟,还被老板请到棚子里去喝了回茶。

    这一个星期,顾眠冷落着陆泽西,陆泽西一开始还一天一个电话,这两天连电话都没了,顾眠猜,可能正在跟温欣然打得火热。

    又过了半个月。

    顾眠天天吃鱼,都快吃吐了,怀疑陆泽西给的情报根本就不准。

    出门前犹豫了半天,还是出门了。

    到了小南山,已经四点了,和老板打过招呼,又要了两条蚯蚓,就拎着大包和凳子去了自己的地盘,结果到了那儿才发现那地儿已经被人占了。

    顾眠礼貌的询问:"不好意思,我可以在这里钓吗?"

    男人正眯着眼睛小憩,听到声音,睁开眼看了过来,看到一个年轻女孩儿正拎着大包小包站在边上,对上他的视线,还对他露出了一个礼貌性的微笑,不讨人厌,他又闭上眼:"随意。"

    顾眠就把包放了下来,拉开拉链,把东西一样样拿出来,蹲在那儿开始弄饵。

    男人掀开眼皮,斜睨过来。

    年轻女孩儿白白嫩嫩的手伸进罐子里,面不改色的抓出来一条肥肥胖胖的扭动的蚯蚓,又面不改色的把蚯蚓拽下来一截,不禁微挑了挑眉,目光落到女孩儿的脸上。

    嗯,挺漂亮。

    顾眠把那一头长发随意扎了个丸子头,也没化妆,素着一张脸,因为最近作息稳定,眼底的青色也淡了,皮肤白白嫩嫩的,像剥了壳的鸡蛋,她不经意的一抬眼,对上男人的视线,也不羞也不愣,大大方方的一笑,一双凤眼弯起来再加上那一颗小泪痣。

    男人被晃了一下眼,一时间居然移不开视线。出错了,请刷新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