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游戏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36章 第 36 章

    第36章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秦川养成一个习惯——

    下班时总会特地绕一圈,路过总裁室,有意无意,从全透明的落地门窗往内扫一眼。

    作为老板加工作狂, 秦川结束工作的时间, 时常晚于员工平均下班时间,饶是如此, 他依旧有好几次,看见薄禾的身影。

    每当这个时候, 他的心底, 就会悄然涌起一丝喜悦, 春风般柔软, 雨夜细密,待要深究, 却来去无声,不知所起。

    秦川没有推门而入。

    因为进去了,他也不知道跟薄禾说什么。

    相比之下, 他们在游戏中的关系,反倒还更亲密些。

    虽然为防万一,秦川很少再用语音开口说话, 但起码他不需要在游戏里绞尽脑汁模拟十几岁小女孩的思维和口吻。

    两人可以并肩作战,可以聊游戏攻略, 操作手法, 只要秦川想, 总有问不完的问题,不至于冷场尴尬。

    偏见一旦消失,他就看见世界的另一面。

    薄禾脾气很好,但不意味无限的妥协。

    在九霄,她可以满世界追杀“看你不顺眼”,直到对方不敢再四处杀萌新玩家为止。

    在刺激战场,她可以锲而不舍,跟在一个敌人后面,足足埋伏了对方将近半局,才一举将对方一整个队伍歼灭。

    耐心,韧性,果决,一击即中。

    秦川发现与那个在工作上逆来顺受,隐忍截然不同的,另一个薄禾。

    职场里的薄禾,像所有刚刚踏入工作岗位的新人一样,必须小心翼翼,隐藏个性,用温顺听话,少说多看,度过最初那段艰难的时期。

    如果没有停车场那段插曲,薄禾在秦川心里,大约就是个面试表现还不错的新员工,再过几年,如无以意外,她会根据自己的工作表现,被逐渐提拔上去,也许接替唐蜜,也许外派别的部门,也许会被优胜劣汰,沦于平庸的茫茫人海之中,激不起半点水花,从此沉没消亡。

    如果没有游戏里的相遇,她即使工作表现再好,秦川也不会兴起探究的兴趣。

    这世上有趣的灵魂千千万万,薄禾并非最特别的那一个。

    她只是在恰好的时间和地点,被秦川撞见。

    在那之后的许多想法,也由此被颠覆。

    往常看见员工加班,秦川内心是毫无波澜的,顶多在路过的时候将此人姓名记下,在以后升职加薪的考核里作为额外的主观评判标准。

    现在,他发现自己竟然有推门进去,让对方早点回家的想法。

    手指刚碰到门,秦川就触电般缩回。

    工作狂秦老板头一回对自己这种想法生出些微惶恐,这简直像是被外星人附身了。

    “秦总?”

    还未等他转身离去,门已经从里面被打开。

    空调的冷气从里头扑面而来,激得秦川微微蹙眉,往后退了半步。

    薄禾近在咫尺,面带疑惑。

    半秒之内,秦川就找到合情合理的理由。

    “关慎不在吗?”

    薄禾:“关秘已经下班了,您有什么需要是我能完成的吗?”

    秦川:“那就不用了,你下班吧。”

    “好的,那秦总明天见。”

    薄禾没多想,以为秦川要进去,侧身让出 位置,就往电梯口走去。

    走了两步,发觉后面有人跟着,一回头,秦川和她前后脚进了电梯。

    面对薄禾莫名的表情,秦川抿抿唇,多解释了一句:“我也回去。”

    电梯里还有别的楼层下来的人,薄禾没多问,她跟老板也没熟到能多嘴的地步。

    旁边两个小姑娘,年纪跟薄禾差不多,还在叽叽喳喳聊天,天南地北,随口就来,说完最近网络热搜,又扯到加班夜话,电梯里的鬼故事。

    一个说:“这电梯看似只有我们几个,实际上全满了。”

    另一个哈哈笑道:“你这已经是陈年老梗了,现在流行的是,你一开始以为他们全是鬼,后面发现只有你自己不是人。”

    一般在公众场合讲鬼故事的人,心里难免存着想要吓唬人的心理,小姑娘说完,见薄禾跟秦川,一个淡定,一个面无表情,未免觉得无趣,顿时就住嘴不说了。

    结果就在下一秒,令人意想不到的意外发生。

    电梯内的灯倏地全灭!

    众人眼前陡然陷入黑暗。

    电梯震颤片刻,停住不动了。

    紧接着,外面响起警报声,隔着电梯门,在空旷的大厦空间来回震荡,异常清晰。

    两个小姑娘当先尖叫起来。

    这是人在遇到突如其来变故,恐慌着急之下的反应。

    秦川也吓了一跳,但很快回过神。

    他注意到,薄禾并没有叫。

    小姑娘的肺活量实在太好,十秒钟之后,秦川忍无可忍。

    “安静!”

    他的声音在狭小空间内格外有震慑力。

    惊叫戛然而止,像待宰的鸭子被人生生捏住脖颈。

    “停电而已,又不是世界末日。”

    说罢他按下电梯里的求救电话。

    暂时没有人接。

    两个小姑娘压抑而粗重的喘息在耳边回荡,格外清晰。

    叫声虽然被强行zhe:n压,但她们内心的恐惧并没有因此消失。

    她们出身一般家庭,却也是家里千娇万宠长大的女儿,一路读书毕业踏入社会,虽未大富大贵,也算平安顺遂,一帆风顺,何时遭遇过这样的小意外?

    薄禾本该也是这些小姑娘的其中之一,她的性格甚至应该为她赢来更多长辈的疼爱。

    但并没有。

    台风时还能想到救人,地震时的处变不惊,还有现在。

    秦川唯独没有听见离自己最近的薄禾传来哪怕是一点慌乱的动静。

    他甚至不知道,在过去那些自己看不见的岁月里,薄禾有没有遇到这样一个人,为她心疼,为她柔软,想要将她曾经错失的,都一一弥补给她。

    醍醐灌顶,幡然顿悟的秦老板固然想要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可通过这么些天的相处,他也知道,如果贸然将一切挑破,那么得到的大概就是直接被拉入黑名单,如果想要像对待一般小姑娘那样英雄救美将人搂在怀里,告诉她不要害怕,那么自己可能会直接被倒拎起来做托马斯旋转然后在电梯内做自由落体。

    所有可能适用于普通小姑娘的办法,在薄禾身上完全是不适用的。

    诸多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秦川默默朝薄禾的方向朝了一些,悄声道:“其实我也有点害怕。”

    再怎么小声,在电梯里依旧清晰可闻。

    两个小姑娘慌乱的呼吸也不由错乱了那么一瞬。

    秦川甚至可以读懂她们此刻内心的疯狂吐槽:一个大男人,刚还好意思凶我们,自己不也是怕得要命?!

    但看多了秦老板不苟言笑,冷峻严厉的一面,薄禾竟是有些信了。

    在她看来,以秦川的身份和要面子的性格,要不是果真发自内心的恐惧,又怎么会说出来?

    薄禾心头一动:“您是不是有幽闭恐惧症?”

    黑暗中,秦川的声音沉默片刻后传来:“对,心理医生说我这个症状挺严重的,得尽量避免在这种环境里久留,之前有灯,时间也不久,就还好……”

    两个小姑娘长出一口气,心道原来是有病啊,难怪了。

    她们同情心顿起,也就不再计较秦川刚才的行为。

    薄禾安慰道:“没事的,应该是外面停电了。”

    秦川:“我刚才好像听见火警报警了。”

    “按理说,电梯会在最近的楼层停下。”薄禾说道,一面伸手去按求助按钮。

    那边倒是有了些动静,只不过像是信号被干扰了,沙沙作响,听不清楚是否有人说话。

    一个小姑娘怯生生道:“这里头已经没了空调,我们会不会活活闷死啊。”

    她不说还好,这一说,四人都感觉四周开始燥热起来。

    夏天有空调穿西装倒也罢了,这会儿空调一关,秦川就如六月天里裹着棉袄,浑身不得劲。

    薄禾听见他微微的喘息,只当他心中恐惧加深,不由心头一软,拍拍他的胳膊。

    “没事的,我们很快就能出去。”

    秦川低低嗯了一声,随口问道:“你就不怕出不去?”

    薄禾忽然道:“你见过乡镇那种茅坑吗?”

    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让秦川顿了顿,才道:“没有。”

    薄禾:“很多年前那种蹲坑,就是中间挖一条道,人蹲下去,脚在两边,不像现代的洗手间,那里天一黑就不会有灯,蚊子多,阴森难闻,我还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曾经在那待过一晚上,在那之后,遇到多黑的环境,就都不怕了。”

    秦川知道她不是在展示苦难,仅仅是想让他分神排解恐惧情绪而已,虽然秦川的恐惧是装出来的,却很愿意听她继续说下去。

    “那种环境待久了,不是会形成反射性的恐惧吗,怎么你反而不怕?”

    薄禾笑了一下:“害怕是因为潜意识里知道或期盼有人去关怀过问吧,我从小就皮糙肉厚,所以反倒越挫越勇,说不定我还得感谢父母,给我生了一颗坚强的心。”

    如果对薄禾的身世毫不了解,这番话就像寻常的闲聊,说者无心,听者无意。

    他分明见过薄禾的母亲,更上网仔细搜索过对方的资料,那个功成名就的导演,有幸福的家庭,事业有成的丈夫,娇俏可爱的女儿,她的奋斗之路,是所有因为读书改变命运的一代人的写照,更可拍摄一部励志纪录片,振奋人心,鼓舞进步。

    然而这份幸福里,没有薄禾的位置。

    秦川摸上胸口。

    那里滚烫跳动,稳定有力。

    他记得自己前不久才刚拿到体检报告,体格健壮,一切正常。

    但,此刻的心却在微微发疼。

    因为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