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天道亲闺女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1章

    郝沁脸上带着矜持的笑, "思思原来也不想转校来这边, 到底是宗老爷子的好意难推, 只能麻烦您了。"

    郝沁从来不服输,虽然她自己明白郝思思如今真正的年龄才勉强虚岁十二,可依旧逼着她跟上了所谓的"同龄人"的步伐,跳到了初一。

    她用尽了自己所有空闲时间, 就只为了将郝思思培养出来, 不管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她都要逼着郝思思成为最优秀的。

    好在, 郝思思跟着她从来没有过过苦日子, 营养充分,刚虚岁十二岁就开始抽条, 个子完全不比这些十三四岁的孩子低, 在这里似乎也不算过于突兀, 反倒是让她多了几分其他的理由, "思思一项身体不好, 老爷子早就说让思思留在家里, 可她这孩子就是倔。"

    她似乎是颇有些不好意思,"只能辛苦老师您了。"

    班主任姓孙,在附属中学这边也算是小有名气,原本态度对郝沁还是非常客气的, 听到这里,眼神也有些诡异了,甚至就连嘴角的笑容也有些勉强了。

    学校也是一个小社会, 他们班有几个格外要让人注意的,孙老师也早早就拿到了□□。

    尤其是其中一位是宗家小公子每天接送的。她又看了郝沁一眼,要知道,哪怕这一位都没有来叮嘱,也不知道面前这位郝女士哪里来的,什么身份的,竟然还专门找她交代?

    孙老师到底是有经验,脸上依旧带着笑,"思思同学是吧?那就跟我去班里吧?马上要上课了,郝女士,我这边就不多留您了。"

    郝沁没想到自己提了宗家,竟然碰了个软钉子,满心恼怒却还说不出一个字,笑容勉强,"那就麻烦孙老师了。"

    郝思思回头看了一眼她妈妈,又被她妈妈瞪了一眼,不得不再一次跟在了孙老师的身后。

    她刚刚低下头想要想什么,却又不得不立刻抬起头,她妈妈说,她要足够骄傲,足够自信,这样才能吸引别人的目光。

    眼看着她们离开,郝沁的脸色却是沉了下来,要不是还在老师办公室,郝沁都想砸东西,这五年里,她做什么都不顺利,处处碰壁,哪儿哪儿都受限。

    她原以为有了女儿,她就能回城,就能拥有体面工作,花不完的钱和票,可等孩子长大一点她才知道她只不过是个棋子。

    捏着思思这个棋子,她偶遇宗老爷子,彻底获得了宗家的优待,房子,工作,钱,票,粮食……一切都被送上来。

    她根本不知道葛建定竟然还有这样的出息,同时完全忘了怀里的孩子根本不是葛家的孩子,忘了她究竟做了怎么过分的事。心安理得享受着原不属于她的一切,也没忘了在空闲的时候开始隐约打听着消息。

    她以为她能均衡两者之间的关系,既能从那边得到好处,又能享受宗家给她的一切。

    可偏偏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哪里出了什么岔子,每件事都刚好差了那么一点,至今她的工作没下来,宗家那边也没有打听到一点有用的

    要不是她发了狠,说不定到现在赔了孩子又折兵。

    看着郝思思的背影,郝沁咬牙,她舍了那么多,绝对不能什么都没有,这一次不管怎么样,都得想办法侧面打听一点。

    另一边的教室内,葫葫蔫巴的趴在桌子上,听着赵英杰兴奋不已的说着话。

    一个暑假结束,赵英杰黑了不止一圈,可精气神却有了十足的改变,"哎呀,我应该叫你一起的,训练真的超有意思!我还摸到真枪实炮,坦克战斗机 ,超帅!就是章延实在太弱了。"

    章延脸色一黑,他觉得赵英杰一个暑假的时间就膨胀的不知道姓什么,这学期第一个月的月考恐怕要不及格了。

    葫葫总算是有点兴趣的抬头,"坦克?战斗机?"

    教室内的其他人也凑了上来,"什么坦克?什么战斗机?赵英杰你暑假去哪里了?"

    这个班大部分都是附小直接升上来的,就算之前不是一个班的,相互都是比较熟悉的,尤其是葫葫还有赵英杰几个,更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要说不认识谁,他们也不会不认识她。

    他们这些学生,虽然人在帝都,可除了阅兵仪式之外他们其实也没有怎么见过这些让人热血沸腾的东西。

    赵英杰眼睛都是锃亮的,"对!我跟着去训练了,我如今枪法可准了,那些坦克和战斗机都非常非常厉害,等我长大以后也可以当军人,也能驾驶!"

    这个时候,军人是最神圣,最受尊敬和崇拜的,尤其是他们这些学生,忍不住纷纷开口,"我也想从军!"

    "我想当空军!"

    "我不,我想去海军!"

    这一会不管是原本附小熟悉的,还是新加入进来的陌生的,都讨论在了一起,眼中都是精光闪闪,热血沸腾。

    哪怕是几个刺头,这会儿也顾不上其他心思,纷纷凑上来。

    赵英杰还是眼巴巴的看着葫葫,"葫葫,等寒假的时候,我带你一起去训练,你肯定会喜欢的!"

    葫葫顿时就摇头,她寒假是要去"北大荒",去长白山玩儿的。

    赵英杰见此,"哦"了一声,有些委屈,随即又兴致勃勃的道,"那我给你拍照!把这些都拍给你看!"

    其他人也是眼睛"蹭"得一下亮了,这要是能拍照,他们是不是也能求了葫葫一起看看?

    葫葫可是最好说话了的,赵英杰或许舍不得,可葫葫百分百是愿意的。

    章延泼冷水,"相机属于违禁品,不得带入。"

    "我让‘葛小兔’偷偷给我送进来呀!"赵英杰相当得意。

    章延抬头看看天花板,觉得赵英杰这学期的入学考试可能也不及格了。

    教室内的学生越来越多,听着这边的动静也纷纷凑上来讨论。

    小孩的友谊总是来的莫名其妙,又理所当然,这么一场讨论之后,整个班所有人的关系都拉进了许多,毕竟他们是有着同一个梦想的,至于刚刚并没有表态的葫葫,这不重要,虽然没有没有说出口,可他们都懂!

    以葫葫积极向上的学习态度,肯定是第一个相应国家号召。

    就在所有人继续追问赵英杰部队内其他相关内容的时候,老师就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教室内的所有人,"安静一下。"

    教室内安静了不少,纷纷坐回了原本的为主,教室最中间的位置也自觉留给了附小一"霸"葫葫。

    赵英杰也十分自觉的霸占了葫葫身边的为主,章延默默坐在了他们前排。

    这么一瞬,所有人都落座,门口才来了细微动静,孙老师眉头皱了皱,"郝思思同学,进去自己找地方坐下吧。"

    这是刚刚开学的第一天,整个班上的同学也只有极少数是附小直升上来,相互认识,剩下一半都和郝思思一样其他学校转过来。

    孙老师完全没有觉得自己应该给郝思思一个什么特别的优待,毕竟这样对其他学生也是不公平的。

    郝思思一愣,她以为孙老师会单独介绍一下她,又或者让她做一个自我介绍,她甚至就连演讲词都想好了。

    她垂下眸,眼里有些难堪,又想到她妈妈的交代,努力勾起唇往教室内走,这一眼看进去,眼圈顿时就红了。

    教室内现在剩下的唯一一张桌子在桌子最角落的地方,紧挨着就是垃圾桶和扫帚簸箕。

    "来,大家坐好,新的学期开始,大家就是初中生,是大孩子了,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孙老师"

    郝思思咬了咬下唇,孙老师似乎根本没有发现她的窘迫。

    她抬头去看老师,又去看班里的其他学生,感受到一些视线停留在她身上,却没有一个人给她让一个座位,她不得不在孙老师开口说话期间坐在了那个让她如坐针毡一般地座位上。

    所有的注意力要么在孙老师身上,要么还沉浸在赵英杰刚刚所说的飞机大炮上,没有一个人将注意力放在郝思思身上。

    这让小学期间早已经成为人群中最耀眼存在的她极为不习惯,忍不住看了一眼教室内最中间那个在她认为应该属于她地那个位置上的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看起来比她高,比她圆润白皙,甚至对方身上的那条裙子都是她在外汇商店都没有见到过的漂亮裙子。

    她抿了抿唇,依旧没忍住眼圈通红。

    可能是在部队跟着训练过,赵英杰的感知力都提升了一个层次,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郝思思看过来的委屈眼神,觉得胳膊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努力的撞了葫葫一下,"恩?"

    葫葫正低头琢磨着新修订的条例,听到动静也看了一眼,随即又淡淡收回视线,不置可否。

    站在讲台上,视线要比台下学生想象的要要宽阔的多,他们这一来一回,让孙老师也没忍住的又看了郝思思一眼,对她这突如其来的红眼圈也弄懵了,总觉得这母女二人似乎总有哪里不太对劲。

    一直到下课,葫葫也没有再接受赵英杰的影响看别处,还不容易憋到下课,赵英杰又拍了一下前排的章延。

    章延被她这一巴掌拍得龇牙咧嘴回头,咬牙,"说!"

    而此时的郝思思也已经嘴角扬起笑,展开手中的糖果和身边的同学打起了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