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笼中鸟(六)

    来到昨晚被铁锁把守的大门前, 果然, 沾染着不明猩红色锈迹的所已经消失不见, 门微微敞开一条缝,仿佛在引诱人窥探外面的世界。

    奴良鲤伴上前开门,门顺畅无阻的打开,他们面前是一条宽阔的道路, 越过道路是一条灰蒙蒙的河。院子坐落在道路一侧,看起来和其他院落没什么两样, 但是当人向其他院子里窥探时,却只能看到蒙蒙的雾气。

    "这种妖怪还不具备创造一个完整世界的能力,能做到这样已经令人十分惊讶了。"土御门伊月四处打量着, 虽然其他院子里的景物没有做出来, 道路两旁的绿树、店铺等等, 却十分细致, 并且颇具江户风格。

    奴良鲤伴是熟悉这样的景物的,他笑了笑,向土御门伊月伸出手。

    "来,我们先去问问。"

    不同于院落,旁边的店铺可以进入。他们走进一家衣帽店,店铺里的伙计和顾客纷纷抬头看向他们,竟都是羽毛覆盖的人面鸟样子,浊黄的眼珠一动不动盯着他们两个看,带着种贪婪和打量。

    奴良鲤伴和土御门伊月都不在意,半妖拔出短刀, 一刀深深插进柜台里。

    "最近的食品店在哪里?"

    吃饭是首要问题,奴良鲤伴自问可以饿几顿,但他不能让伊月饿着。经历了几小时的紧张游戏,看,已经饿到开始吃巧克力了。

    土御门伊月递给他一块,在半妖熟练地盘问店主的时候,转头去看挂在墙上的成衣。衣服是斗篷样式,很适合披在这些鸟身上,质地有些奇怪,又像蛛丝又像稻草,边缘破破烂烂的,但每只怪鸟都穿着这种衣服。

    土御门伊月沉吟了一会儿,直接从墙上拿下两件大小差不多的,塞进他似乎有无限容量的包里。

    店主瞪着眼睛,敢怒不敢言。

    奴良鲤伴问出食品店离这里有相当一段距离,看样子那妖怪想让他们把大半体力都花费在赶路上,甚至如果脚程慢一些,他们可能无法在天黑之前赶回院子。

    "货币是什么?"出了店门,土御门伊月问道。

    "是怪谈。"奴良鲤伴刚才问了。

    "……"土御门伊月略一沉吟,"当做货币花出去的怪谈,就不能再讲述了对吗?"

    "是的。而且,城中居民的收入所得归城主所有。"

    原来那妖怪是通过这种方式收集怪谈的……

    "不太妙啊。"土御门伊月说道,"在我们之前已经有好几组人遭遇不测,妖怪手中掌握的凶恶怪谈数量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多,一旦让他开始讲述……"

    奴良鲤伴喜欢他说"我们"这个词的时候,那种软和的语气。

    "可惜,想从这里出去,我们必须让他讲述。"奴良鲤伴看着土御门伊月腕上的手表,尽管慢,指针还是在移动着。

    "如果时间到了,我可能还是会离开,那么就没有人保护你了。"

    除了他的式神之外,很少有人对土御门伊月说这样的话。就连赖光也认为他的强大永远无懈可击,御使御灵,召唤式神……他是引领了一个时代的天才阴阳师。

    "别急着反驳,伊月。你诚然强大,但是只要是人,就会有想要与他人形成某种依赖关系的时刻。"

    "这种依赖不是示弱,不是退缩,而是一种温暖的联系,它告诉你,你在这世上并不孤独。"

    半妖从怀里取了什么东西,用绢布包着,小小的一只。他牵起土御门伊月的手,将这个布包放进他掌心。

    "你习惯孤独,我也一样,如同我们都喜欢单独一人游荡在城市某处。"

    "但是,其实也不讨厌‘在一起’这种事,对吧?"

    小布包连同里面某一块小小圆圆的东西一起躺在土御门伊月掌心,他模糊猜到了这东西的名字,打开来一看,果然是一块小小圆圆的糖糕。

    见土御门伊月望着糖糕出神,奴良鲤伴疑惑道:

    "怎么?"

    "……没什么,想起了一些往事。"

    奴良鲤伴心跳漏了一拍,在他眼前,梦境中数次见过的白发阴阳师与土御门伊月渐渐重合。

    "什么样的……往事?"

    "绘卷里的往事。"

    ……嗯?

    重合的轮廓又渐渐分开,半妖还在心里嘲笑了一下自己的想当然。两个人本身就是祖先与后代的关系,长得相似也很正常,他真是疯了才觉得伊月是梦境中的大阴阳师安倍晴明。

    这么一想,奴良鲤伴彻底放松下来。绘卷应该是祖先留下来的典籍之类的吧,没想到连糖糕这样细小的细节都写进去了,记录者真的很细心。

    说不定就是安倍晴明本人的记录呢。

    土御门伊月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从未想过隐瞒自己的信息,但凡奴良鲤伴问一句他就会全盘托出。世事永远这么戏剧化,半妖一句没问,他秉持谦逊的态度也不便主动泄露,两人把糖糕分了,这个话题圆满结束。

    "走着过去未免太远,那边有个船坞,不如坐船过去。"半妖提议道。

    他们来到船坞,打算雇一条船送他们去食品店。没想到负责招揽生意的人面鸟根本不搭理他们,只是招呼后面的客人。

    就在奴良鲤伴打算打劫一艘船的时候,土御门伊月拽拽他的袖子,递给他一件斗篷。

    斗篷是刚才在店里拿的,土御门伊月见每只人面鸟都穿着,怀疑之后会有用,直接拿了两件。他们不能每次都武力威胁,那样一路都是翻车点,还是手段温和一些的好。

    一披上斗篷,人面鸟好像立刻就恢复了视力,殷勤邀请他们上船。土御门伊月随口说了个小小的怪谈作为报酬,以他的怪谈储备还不在意这点开销。两人登船,发现这船无竿无桨,船头拴着一只羽毛破烂的人面鸟,见他们上来,露出恐惧瑟缩的神情。

    简直就像欠了高利贷落魄到卖身……

    船坞上的人面鸟从他们船上拿起一根前细后粗的树枝样东西,做了一个假的抽打姿势,显然是在教他们怎么使用。土御门伊月从人面鸟手中接过这根树枝,船头上的人面鸟立刻恐惧蜷缩起来,他于是叹了口气。

    小船飞速向前,速度犹如火箭!一根树枝越过人面鸟上方,用细绳拴着一条小鱼干吊在那里,人面鸟为了吃到小鱼干,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没有被打还让小船行得飞快。

    奴良鲤伴:……

    他觉得伊月的脑回路总是很有意思。

    食品店的招牌已经渐渐映入眼帘,土御门伊月灵巧的一收杆,人面鸟顿时没了目标。他又把小鱼干从杆上解下来,用力丢向岸边,人面鸟颠颠飞了过去,如愿吃到了勾引它一路的东西。

    人面鸟吃到东西,他们也抵达了目的地。土御门伊月抄着那根杆跳下船,说来也奇妙,经过剥离风化,长杆的外皮消失不见,露出里面尺来长的内容物。

    ——一支龙笛。

    如果再加上一点掉落音效,简直像游戏里完成了某个支线任务一样。

    说起来之前那个血樱吊坠也……

    能构筑这样的虚拟世界,自身具有极强的隐蔽性,只在一片区域作案……土御门伊月渐渐有了点思路,他叫过奴良鲤伴轻声说了点什么。

    "也只有你们这个时代的人能想象到吧。"奴良鲤伴感叹道。

    "只是一个推测。如果可以,今晚我来当一次笼中鸟。"

    "不行。"奴良鲤伴直接拒绝了他,"我来吧,你讲怪谈。"

    "但……"

    "还不知道变为笼中鸟会对身体有什么影响,我不放心你。"

    土御门伊月没有办法,两人一起在食品店吃了点东西,又在街道上到处转转印证土御门伊月的猜测。傍晚时分,才坐着比火箭还快的小船回去。

    第二轮游戏开始了。

    昨晚的笼中鸟已经死亡,黑影让他们抽签决定笼中鸟人选,安藤秀幸的司机不慎入选,顿时脸色苍白。

    他们白天没敢出去,只靠自己随身的一点小零食撑着。加上昨夜睡在那被褥上被两兄弟诡异的对话侵扰,几乎没怎么睡着,状态无疑非常不好,可黑影根本不管那些。

    这一次在场的人都看到了羽毛是怎么撕裂人体长出,翅翼覆盖了人的手臂,只留下一张充满恐惧的人面。安藤秀幸别过头去,浑身哆嗦,躲避司机求助的眼神。

    "那我们就开始吧!"黑影嘻嘻笑着,在他头顶,爬上天空的不再是惨白月环,而是一轮红月,充满血腥与不祥。

    "等下。"大岛和音打断道,"月亮为什么是这种颜色?"

    "哦,我没有告诉你们吗?"黑影假装惊讶地一拍前额,"月亮的颜色跟我参与游戏的圈数有关,红月当空,这个夜晚就是红夜,我会混在你们之中走至少三圈,白夜只会参与一圈。"

    "触发红夜和白夜的条件呢?"

    "嘻嘻……你们不是知道了吗?"黑影怪异的笑着,"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呀?"

    ——有人死了。

    黑影的笑声忽而拔高,他狂笑着。

    "有人死,第二夜就是红夜,我喜悦!愿意跟你们多玩一会儿!没人死,我愤怒!当然不会给你们太多机会!"

    "所以……有人死了比较好哦……你们抓住我的机会变大……"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他的笑声令人毛骨悚然,并且闪身进了人群,显然是真的要参与游戏。他故意凑在土御门伊月前面,贪婪的嗅着充盈灵力的味道,打算一会儿使个绊子,让这只美味的猎物早早变成笼中鸟。

    他等不及了!

    《笼目歌》再次响起,今晚,所有人都会唱了。幽幽的歌声回荡在庭院中,与阴风掠过树梢的声音、虫蛇一类的爬动声交缠在一起,司机变成的怪鸟在人圈中瑟瑟发抖。

    一圈……

    两圈……

    三……

    黑影猛地伸头到司机面前,打乱了整场游戏!

    "你——偷——看——"

    他阴森地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错过真相的二代目哈哈哈哈哈!大佬说得没错呀,就是绘卷里的往事啊哈哈哈哈!

    下章有奶狗!

    题外话,昨天说的作者收藏,俗称作收,是戳进作者专栏里能看到的收藏数量,目前大概是四千出头。这篇文近两万的收藏是作品收藏啦,你们莫驴我我可懂呢!

    插个遥远的小旗——

    过五千我加更一次,过六千我日万一次!

    #后者明显就是不可能的嘛作收涨得超慢的#

    #当然平时该加更还是会加的因为我超爱你们呀#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九泽 3枚、笙深 2枚、唐零零零零零零零 2枚、辣鸡毛团 1枚、幸运哇哇 1枚、鹿韭 1枚、茨木身上攻 1枚、洛洛洛奈 1枚、沐绾歌 1枚、诗酒趁年华 1枚、Fleeby 1枚、公子 1枚、七沐 1枚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九 181瓶、幻冥 175瓶、公子 170瓶、发发凉和皮皮王的号 126瓶、永恒契约 115瓶、纷飞的桃花 93瓶、游水 60瓶、解九零 51瓶、吸欧气气气~~~~ 50瓶、艾黎西娅 50瓶、秋田绘 50瓶、塔塔城 50瓶、云吞~~~云吞~~~ 40瓶、墨色笛音 36瓶、枫喵 32瓶、碧落黄泉 30瓶、光 30瓶、柒笙 23瓶、月舞芳华 20瓶、听天使在唱 20瓶、大和守安定 20瓶、叶不羞 20瓶、忘川 20瓶、木梓心 20瓶、nara 20瓶、暮色小池 20瓶、辣鸡毛团 20瓶、兰灯 20瓶、贝德维尔 20瓶、糯米馅儿团总 20瓶、临璟煜 20瓶、心里有鬼 18瓶、醴猫 17瓶、全世界最好吃的蛋黄酥 15瓶、木樨0.0 15瓶、诗酒趁年华 10瓶、G 10瓶、糯米诺 10瓶、烟言眼验 10瓶、小安 10瓶、諾雅 10瓶、Fleeby 10瓶、笙深 10瓶、朔间被炉子 10瓶、saiwing 10瓶、柠檬 10瓶、洛小七 8瓶、草织 7瓶、时而浅薄 7瓶、丶皢不点____ 6瓶、喵酱 5瓶、古栊草 5瓶、我把月亮吃了 5瓶、过境 5瓶、昭沅 5瓶、追月. 5瓶、19904864 5瓶、30998022 4瓶、扉间大人的忠实粉丝 3瓶、淇水有畔 3瓶、雾上云竹 3瓶、鲁鲁子 3瓶、瑟瑟 3瓶、孤独兰兰 2瓶、天降系 2瓶、赤旆旆 2瓶、墨夜 2瓶、么 2瓶、严霜摧草木 2瓶、26527655 2瓶、茨羽 2瓶、22803116 1瓶、苍青如海 1瓶、凪 1瓶、无埃 1瓶、墨连城 1瓶、不问酱 1瓶、娃娃 1瓶、袋鼠吱吱叫 1瓶、六夏学习中 1瓶

    被灌饱了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