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7章 与洛嘉嘉在大学校园的周末

作者:夜落杀 最后更新:2021-07-19 12:47
    没钱谈恋爱的我只能去斩妖除魔了正文卷第177章与洛嘉嘉在大学校园的周末“还有口罩吗?”



    洛飞决定也戴个口罩。



    “你不用。”



    洛嘉嘉虽然只说了三个字,但很具有侮辱性和瞧不起性。



    两人下了车,走进校园。



    在洛飞的眼里,他所在的晴川高中就已经很大了,但眼前的这所大学,几乎是晴川高中的五倍不止,而且后面就是山林。



    里面风景如画,应有尽有。



    “我怎么就不用了?”



    洛飞不服气:“没看到刚刚下车时,刚进校园时,那么多女生盯着我看吗?我怕。”



    洛嘉嘉没理他。



    洛飞好奇道:“那个叫顾心攸的女生,真的喜欢男生吗?听你这么一说,莫非当初她其实是声东击西,喜欢我?幸好我当时没有答应她,不然真要跟她出去玩几天,恐怕……”



    “对了,洛嘉嘉,那个女生呢?怎么就去找了我一次,就放弃了呢?”



    一路上,洛飞喋喋不休。



    他是真好奇。



    当初那个女生如果真的是为了他而骗他的话,至少应该多坚持几次啊,说不定他就上当受骗了,但只有一次就消失了,是什么意思?



    “我对她说你喜欢男生。”



    穿过鲜花烂漫姹紫嫣红的花圃时,洛嘉嘉方淡淡地开口。



    洛飞无语:“那她就相信了?”



    穿过花圃,来到杨柳垂岸的湖泊时,洛嘉嘉方再次开口:“我趁你睡觉时拍了张照片。”



    “???就这?我身材挺好啊?”



    “你怀里抱着潘长江海报,腿里还夹着一张。”



    “???洛嘉嘉!你过分!你销售饮料发的海报,怎么能这么用!你这是以权谋私,公物私用!”



    洛嘉嘉没再理他。



    洛飞顺手从头顶折了根柳条,跟在她后面,挠了挠她垂落在身后的长发,故意地道:“洛嘉嘉,我记得十一岁,还是十二岁时,你好像说过,让我以后找个有钱的富婆包养,好偷偷拿钱给你用。那个叫顾心攸的女生好像就是个小富婆,而且还挺漂亮,你怎么就把我们给拆散了呢?”



    顺着湖泊向前,旁边的草坪上每隔一段距离,都摆放的有座椅。



    此时正有一对情侣坐在座椅上,紧紧抱在一起,深情亲吻,两具身子几乎融为了一体。



    洛飞从旁边经过时,可以清楚地听到两人嘴里口水交换的声音,以及看到那名男生很明显的反应。



    洛嘉嘉面无表情地从旁边走过,似乎他们当成了空气。



    等走到湖泊的尽头时,她方淡淡开口道:“她不适合你。”



    洛飞奇怪道:“你怎么知道?我倒是觉得挺适合,又漂亮,又有钱,怎么不适合了?”



    洛嘉嘉没有回答,继续向前走去。



    校园很大,图书馆靠近后面的山林,比较远。



    校园里有像是观光车一样的电动车,一元钱就可以在整个校园转一遍,但两人肯定舍不得。



    而且现在时间还早,校园里风景又不错,走路挺好。



    “那你说说,谁适合我?”



    洛飞挑眉道。



    早晨的风很凉爽,拂动着洛嘉嘉的长发,洛飞跟在后面,可以嗅到淡淡的清香,偶尔还会被飞舞发誓撩拨一下。



    直到走上图书馆门前的高大台阶时,洛嘉嘉方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他道:“你们班长。”



    洛飞:“……”



    “洛嘉嘉,我已经跟你说解释很多遍了,我跟我们班长之间清清……”



    “我是说,她适合你。”



    洛嘉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顿了几秒,继续向上走去。



    洛飞在原地愣了一下,跟在后面。



    两人一起进了大厅,上了楼后,进了图书馆。



    洛嘉嘉刷卡。



    洛飞没有卡,但可以直接进去。



    他认识图书管理员。



    因为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了,以前有时间时,就经常过来帮洛嘉嘉整理图书,彼此间已经很熟悉了。



    “小洛又来帮忙了?周末不跟同学出去玩吗?”



    图书管理员是一名四十多岁的阿姨,名叫秦素洁,据说曾经是学院的老师,早早的退休下来了,主动要求过来看管图书馆。



    她喜欢与书打交道。



    “嗯,秦老师好,周末没什么好玩的,过来看看书。”



    洛飞很礼貌地道。



    这名秦老师人挺好,对洛嘉嘉颇为照顾。



    像洛嘉嘉这样的性格,即便在学校,也很难找到勤工俭学的工作,因为洛嘉嘉经常过来看书的缘故,秦老师在了解情况后,主动让她过来帮忙的。



    一天80块钱,比在外面风吹日晒要好多了。



    不过图书馆的工作,并不简单,很多学生在看完书后,因为怕麻烦,就随便在书架上一放,或者有的直接放在书桌上就离开了。



    洛嘉嘉的工作是,随时要把那些乱放的书籍归类放好,以方便后来的同学找书。



    大学的学生很多,图书馆很大,每天来看书找资料的也不少,所以几乎一整天,很多书都是乱糟糟地放在本来不属于自己的书架上,洛嘉嘉要时不时过去找出来,然后归于原位。



    当然,一开始或许不太熟练,拿着乱放的书,要找很久才能找到原位,慢慢的熟练以后,洛嘉嘉可以很快找到每本书的分类,看一眼书的名字,就直接走向了原本属于它的书架。



    反正洛飞觉得,这份工作比在外面促销饮料要好多了。



    与秦老师打完招呼后,洛飞跟着洛嘉嘉走了进去,开始检查书桌椅子,以及各个角落,是否有学生落下的书籍。



    这个时候还很早,又是周末,来图书馆看书的人并不多,只有零星的几个。



    图书馆几乎占据了整整一层楼,所有的书架排列整齐,呈一个大圆形摆放,首尾相接。



    洛嘉嘉从首,洛飞从尾,在整个图书馆转了一圈后,走到了一起。



    见没有乱放的书籍后,洛飞走到一排书架,拿了本钢琴谱,走到书桌前坐下,看了起来。



    几分钟后,洛嘉嘉走了过来,把一本书放在了他的面前。



    洛飞看了一眼封面上的书名,顿时一愣,上面写着《海神古国》四个大字。



    小字介绍道:神秘消失的古国,加勒比海域的漩涡与怪兽,倒在天空上的城堡与战场,震彻海洋的尖啸声……



    “不是说,在书店租借的吗?”



    “不是说,那书店已经倒闭了吗?”



    洛飞拿起面前的书,看着身旁面无表情的美少女,发出了两连问。



    可是冷漠的美少女并没有回应,直接离开了。



    洛飞暗暗吐槽了一句,抚摸了一下封面上在黑暗中掀起巨浪的海洋和挂着一轮蓝月的天空图,然后,翻开了书页。



    早上10点时,图书馆的学生多了起来。



    因为是大学,外地来上学的学生很多,周末放假后,很少有人回家。



    有些人出去玩,有人选择在图书馆看书。



    洛飞起身,把那本乐谱放在了原来的书架上,手里拿着还没看完的《海神古国》,开始帮洛嘉嘉工作。



    工作的间隙,偶尔站在书架旁看上一页。



    突然很安静,很少有人说话。



    偶尔有人说话,也说的很小声,怕惊扰到其他阅读者。



    洛飞非常喜欢这样的氛围。



    估计长腿小腿子也喜欢,不然不会一直在这里做了快一年的兼职。



    两人忙碌着,熟练地把学生们放错的或者落下的书籍归类放好。



    一直忙碌到了中午12点时,图书馆里才渐渐没有了人。



    秦素洁过来让他们去吃饭,下午2点再过来。



    洛飞道谢后,把手里的已经抽空看完的《海神古国》,还给了洛嘉嘉。



    这本图书他并不知道放哪里,而且里面的故事并没有写完,应该还有很多部。



    洛嘉嘉接过书,走到悬疑书架,随手放了进去。



    洛飞皱了下眉头,等她过来时方疑惑道:“怎么放在那里?我之前在那里看过书,好像没有那一本吧?”



    洛嘉嘉带着他走出了图书馆,淡淡地道:“才买的。”



    “哦。”



    洛飞突然又觉得不对,道:“应该还有下一部吧?怎么就只买了一本。”



    洛嘉嘉不再回答。



    洛飞看了她一眼,也没再多问。



    两人去了大学食堂,打了两份快餐,找了个角落,默默地吃了起来。



    这所大学光是食堂,就是五个,都是平民价格。



    有钱人很少会来食堂吃,楼上有包间,外面有酒店和餐厅,那里才是他们的去处。



    洛嘉嘉吃了一半米饭,一半菜。



    剩下的,洛飞倒在了自己的餐盘里,吃了个干净。



    两只餐盘里面,除了一些汤汁以外,一颗米,一点菜都没有剩下。



    洛嘉嘉默默地看着他吃完后,递给了他一张纸巾,然后端起两只空空的餐盘,去放在了中间的桌子上。



    那里已经堆了厚厚一叠餐盘,学生们吃完后大多都会主动端过来放在这里,免得收拾餐盘的阿姨要在整个食堂跑着一个一个的收拾。



    两人出了食堂,洛嘉嘉从背包里拿出了水,自己喝了几口,又递给了他。



    很大一杯子凉开水,昨晚烧的。



    洛飞接过,在她目光的注视下,转了一下杯子,从她嘴唇没有接触的地方下口,咕噜咕噜喝了几大口,然后还给了她。



    洛嘉嘉把杯子放回包里后,在食堂外面站了一会儿,然后走下台阶。



    洛飞跟在她的后面,道:“去哪里?”



    洛嘉嘉没有回应,带着他继续向前走去,穿过花园,穿过树林,穿过建筑,来到了一大片草坪。



    踏上草坪,来到小小的山坡上,下面是一座小湖泊,里面竟然有几只雪白的天鹅在戏水。



    洛嘉嘉停下了脚步,从包里拿出了一张画画用的白纸,在地上摊开,坐了下来,目光看向了湖水里的天鹅。



    初秋的阳光照耀在她的身上,暖暖的,柔柔的,即便戴着口罩,也依旧美的那么动人心魄。



    洛飞看了看地上的草坪,道:“还有纸吗?给我一张。”



    地板上倒是无所谓,这草坪上,怕坐下去会浸上绿色的草汁,很难清洗的。



    “没了。”



    洛嘉嘉看着湖水里嬉戏的天鹅,面无表情地道。



    洛飞无奈,看了一眼她屁股下的白纸,挺大的,挤一挤应该是可以做的,只不过……



    他又看了一眼面前这位冷淡的美少女,道:“洛嘉嘉,上大学后,有男生追你吗?”



    一边说着,一边凑过去,不动声色地靠着她坐了下来,因为纸太小的缘故,他只能侧着坐,背靠着她的侧面,嘴里依旧说着话:“应该有很多吧?虽然你整天戴着口罩,脾气也不怎么好,但怎么看都是一个美人胚子。估计追你的人应该不少,那你是怎么拒绝的呢?”



    这个时候,已经坐稳了。



    洛嘉嘉从湖中收回目光,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他挤着自己的屁股,没有说话。



    洛飞等了几秒,暗暗松了一口气,继续道:“其实我很理解你,人长的太漂亮,太帅,并不是件好事,麻烦太多了。”



    他说的是实话,要不是他长的太好看,昨天弹钢琴的兼职肯定不会丢。



    原来他还觉得这丫头每次出门都戴口罩,有点小题大做和自以为是了,但现在看来,的确有那个必要。



    谁让这个丫头漂亮的那么没朋友呢。



    洛嘉嘉终于开口:“下面有水,去照照你自己。”



    “喂!”



    洛飞扭头看着她,故作生气道:“洛嘉嘉,你什么意思啊?就只准你好看,不准别人好看了?你也太霸道了吧?”



    洛嘉嘉面无表情,眯起了眸子。



    “你从小就霸道,我已经习惯了,没关系的,你继续,随便打击,随便挖苦,随便嘲讽,我要是再像以前那样哭鼻子,我就不叫洛飞!”



    他扭回头,给了她一个后脑勺。



    洛嘉嘉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目光再次看向了山坡下,湖水中的天鹅,晃了晃神,不再说话。



    “以前你总是威胁我,殴打我,逼着我写日记,在日记里承认自己叫洛邪恶,外号邪恶小人,而你叫洛正义,尊称正义女王,你还记得吗?”



    “邪恶永远打不过正义,我永远打不过你,所以只能臣服你,帮你跑腿,洗头发,捏腿捶背,端茶递水,洗脚剪指甲……各种蹂躏,洛嘉嘉,你还记得吗?”



    洛嘉嘉看着湖中的天鹅,听着他的喋喋不休,目光恍惚,喃喃地道:“邪恶……真的打不过正义吗?”



    “当然!”



    洛飞回答的斩钉截铁。



    虽然现在他这个“邪恶”很不好惹了,他是弓箭射手,他是黑夜王者,他是即将觉醒的正义觉醒者,但在她的面前,他永远都是那个打不过“正义女王”的“邪恶小人”,永远都是落败者。



    “洛嘉嘉,那个时候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他问道。



    洛嘉嘉怔了怔,没有回答,缓缓地从湖中收回了目光,然后从旁边的包里拿出了指甲剪,转过头,看向了他。



    洛飞把手伸了过去,后脑勺对着她道:“剪吧,蹲在地上剪,跪着也可以,敢剪到我的肉肉了,要你好看!剪完了磨光滑,还有脚指甲哦。”



    他学着这只长腿小腿子当初霸道的女王语气和话语,嘴角不禁露出了笑意。



    但很快,他反应过来,连忙转过身,也不怕屁股坐在青草上了,与她并排坐着,接过了她手里的指甲剪,小心翼翼地道:“手还是脚?”



    洛嘉嘉双眸冷冷地看着他,抬起了纤长白皙的手指。



    指甲干净整齐,不是太长,剪不剪都无所谓,不过这个时候,洛飞肯定不能说不剪。



    他小心翼翼地捏着她的白皙娇柔的拇指,从大拇指开始剪了起来,嘴里忍不住吐槽道:“也不知道现在的女孩子是怎么想的,干干净净的原色指甲不要,非要把指甲涂抹成那种花花绿绿的颜色,看着就恶心。就像男人手腕戴表,也就自己觉得好看,没有一个异性喜欢。”



    他一边剪着,一边吐槽着。



    洛嘉嘉安静地看着他,没有接话。



    “另一只。”



    洛飞开始剪另一只手。



    都剪完后,又一个一个地捏着手指磨了起来,把所有指甲都磨的光滑后,他方抬头看着她,道:“王,小的伺候的可还满意?”



    这话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反正洛嘉嘉是没笑。



    洛飞把指甲剪还给她,她却没有接,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洛飞愣了愣,顿时脸色微变:“不会吧?还要剪脚?洛嘉嘉,你都多久没有让我……”



    洛嘉嘉眯了眯眸子。



    “手剪了,当然要剪脚,做事就要做完,不能半途而废,来吧!”



    他不敢再啰嗦,连忙向着外面挪了挪屁股,给两人中间腾出了一点空间,然后直接盘膝坐在了草坪上,把她的一只脚拿了过来,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拖鞋,脱袜,露出了一只雪白娇嫩纤秀的脚丫,在阳光的照耀下,无论是肤色还是曲线,都简直完美。



    不过这指甲明明已经剪过,而且才剪不久,根本就不用剪的。



    洛飞只敢在心里吐槽一句,然后开始小心翼翼地捏着脚趾头,认认真真地剪了起来。



    洛嘉嘉伸着大长腿,默默地看着他,阳光下那张冷漠的脸颊,微微出神。



    两只脚都剪完后,洛飞又用指甲剪磨了一边,这才帮她穿好鞋袜,放了回去。



    “王,小的伺候的可还满意?”



    洛飞双手捧着指甲剪,恭恭敬敬地递到了她的面前。



    洛嘉嘉接过指甲剪,用纸巾擦拭了一下,放回了包里,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肩膀。



    “有没有搞错!洛嘉嘉,你……坐好,我要开始了哦。”



    洛飞心里使劲儿吐槽着,双手很老实地开始捏了起来。



    湖水中的几只天鹅,一边划水嬉戏着,一边发出了“啾啾”的叫声,像是在嘲笑他一般。



    捏完肩膀后,洛女王终于安静下来,没有再发出圣旨了。



    洛飞直接靠着她的后背坐了下来,与她背靠背坐在草坪上,闭上了眼睛。



    不知为何,他有些疲惫。



    按说以他现在的体质,就是剪个指甲捏个背而已,不应该啊。



    难道又是那枚觉醒丹的效果,或者即将觉醒前的反应?



    他软软地靠在洛嘉嘉的背上,闭上了眼睛,突然感觉很困,很想睡觉。



    洛嘉嘉坐在那里,只是微微扭了一下头,看了他一眼,便没有再理睬。



    很快,洛飞睡着了。



    沐浴着初秋的阳光,吹着山坡上的暖风,坐在绿色的草坪上,靠在美少女香香的背上,睡的很香甜。



    洛嘉嘉看着湖中的天鹅,坐了一会儿,听着他的呼吸声慢慢均匀和清晰,然后缓缓转过身,抱着他的身子,放在了怀里。



    湖中的天鹅依旧在嬉戏着,嘴里发出了聒噪的叫声。



    洛嘉嘉忽然转头看去。



    那叫声戛然而止。



    正在欢快嬉戏的白天鹅,突然扇动翅膀,划着水浪,逃之夭夭。



    洛飞醒来时,已经下午一点半了。



    他独自躺在碧绿的草坪上,头顶是有些晃眼的阳光,洛嘉嘉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闭上眼睛,醒了醒神,然后坐了起来。



    远处的小路上,大树后面,洛嘉嘉正站在那里,一名与她同样身高的红发女子站在她的面前,正在神情凝重地说着话。



    那道红发女子的身影很熟悉。



    以洛飞的目力,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的模样。



    火焰队的队长,姬玛。



    她怎么会与洛嘉嘉站在一起?



    她们认识?



    洛飞突然想起了曾经做完任务回来,住在酒店时,姬玛找过他。



    姬玛想看关于“海神古国的”书。



    当时他与对方认识并不深,没敢说太多。



    现在想来,有些奇怪。



    那本《海神古国》就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她如果想看的话,完全可以去找一下,可以去图书馆里的电脑查一下,完全可以找到的。



    她现在与洛嘉嘉交谈,难道就是在说那本书的事情?



    更令他感到奇怪的是,洛嘉嘉不应该与对方认识,更不应该与对方说话的。



    哪怕是图书馆的秦老师,洛嘉嘉都很少与对方说话。



    洛飞怀着疑惑,站起身,走了过去。



    那名姬玛的红发少女,在他挪动脚步时,目光已经看了过来,看到他的目光后,对着他微微一笑,很自然地招了招手,然后转身离开。



    洛嘉嘉走了回来,依旧面无表情。



    

1
(←快捷键) <<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已到尾章 (快捷键→)

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