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邮差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一千七十三章:深林宝刹

    &nbsp

    这片深林,远比外面看上去要大的多。

    在外面看来,不过是一个小山头而已。

    可真正进入森林深处后,就会发现,这里崎岖不平,深沟极多。

    往往从平面上看,不过百米距离。

    可走近了才会发现,面前一道深沟,上下距离,足有三四百米深。

    密林覆盖,令下面看上去更是一片昏暗无光。

    “难怪无相和尚说这里容易把人困死,别说是人,怕是一般的飞禽都未必能飞出去。”

    苗道一看着眼前这片山林,不由皱起眉头,没想到堂堂大都外这么近的距离,居然隐藏着如此险恶之地。

    这样的深沟九转七绕,犹如迷宫一般。

    加上山林里那层终年不散的迷雾。

    大雾笼罩,雾霾浓郁之处,完全就是一片模糊,更是令这里的地形变得复杂起来。

    若是稍有不慎,一脚踩错了地方,即便不摔死在眼下深渊之中,怕是也要摔个昏头转向,想要也难逃一死。

    这亏是赵客和苗道一两人都有黑夜视物的能力。

    否则换做常人走进来,怕是真的就走不出去了。

    赵客没说话,凝神静气,自己感悟这一缕邪气所在。

    只是那一缕邪气,若隐若现。

    赵客仔细感受下,不禁皱起眉头。

    太分散了,一会是东,一会是西。

    好像一无所有,又仿佛无处不在。

    就在赵客心中困扰该怎么样,才能将准确找到这股邪气所在时。

    突然,就听深林中,传来一阵阵诵经声。

    仔细听,念诵的经文,似不是中文,而是羞涩难懂的梵文。

    “是诵经声,好像是从下面山谷中传来。”

    苗道一仔细聆听片刻,目光一亮,指着下面那片深沟向赵客说道。

    “下去看看。”

    赵客脚下一点,就见周围,一根根树藤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样,犹如无数巨蛇左右盘绕在一起,为赵客编织成一支绳梯来。

    “你们茅山宗还有这种道术?”

    苗道一看着赵客脚下绳梯,不禁惊讶道。

    “小术而已,比不上你们全真教的御剑术。”

    赵客这话倒是真切,羡慕的眼神,看向苗道一身后的剑夹。

    虽然有大夏鼎可以带他飞遁。

    可终究是比不上飞剑潇洒。

    两者就好像一个四轮的汽车和两轮的摩托一样。

    四轮承载**,可终究比不上摩托承载灵魂那般的痛快。

    “哼,这倒是!”

    苗道一一提鼻子,总算是找到了一点自信来,不然跟在赵客身旁越久,越是发现赵客的手段层出不穷,玄妙奇异。

    搞的苗道一最近自信心倍受打击。

    两人踩着绳梯一步步走下山谷。

    还没落地,铺面而来的雾气袭来。

    苗道一见状,赶忙从自己腰间的葫芦里,拿出两颗丹药。

    “这是我师伯炼制的一种丹药,可驱邪避毒。”

    这片深林终年不见光阴,下面腐气弥漫,毒虫蛇蝎多不胜数,他们虽然不惧,可也不想被这些东西沾染到。

    “你们全真教不是排斥丹鼎流么?自己还炼丹?”

    赵客鄙视着苗道一,不动声色的将丹药扔进邮册中一瞧。

    白银道具:清秽丹

    食用后,在三个时辰里,能够免疫毒系伤害,对毒虫蛇蝎等剧毒生物有强烈的驱逐作用。

    (注:吃下去后,请静等十分钟,药效才能发挥作用。)

    见状赵客心中点点头,重新将丹丸取出来一口吃下去。

    苗道一对于赵客的话则是辩解道:“我全真教排斥丹鼎流,是觉得以丹药助涨修为,本来就是外道之法,虽有法力,却对天道感悟微浅,所以禁止食用丹药助涨修为,而辟谷丹,疗伤药等丹药,当然不能排斥,否则岂不是因噎废食。”

    “原来如此。”

    赵客闻言,心里对全真教又有了一些了解。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太偏激了。

    内外兼修才是王道,否则你看水鹿这个老不死的。

    天天左手保温杯,枸杞红枣人参片,顿顿吵着要养生。

    明明是一头鹿,硬是活出了王八一般的风范。

    说话的功夫,赵客突然嗅到自己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是涌出一股特殊的香味来。

    是药效已经开始起作用了。

    两人见状,迈步走下深谷。

    “咔!”

    赵客一脚落地后,低头一瞧,就见自己脚下居然是厚厚的一层白骨。

    这些白骨,也不知道是动物的还是人的。

    乱七八糟的混成了一团,只是不知道过了多久的岁月,白骨早已经腐朽轻轻一砰就化作尘土。

    “嘶嘶……”

    一条头似烙铁黑蛇,似乎是受到了赵客和苗道一身上的气味影响。

    吞吐着细长的蛇信子,从赵客脚边爬动出来,黑亮蛇身扭动,身上鲜红的菱形花纹显得格外刺目。

    深谷中,诵经声仿佛比之前更响亮了许多。

    然而当赵客和苗道一顺着眼前崎岖山路,一路走到尽头时,却见,眼前居然是一片空旷的盆地。

    四周除了悬崖峭壁,却是什么也看不到。

    然而那阵诵经声,仿佛到了这里,就戛然而止再也听不到了。

    “奇怪,刚才听声音,明明是这里,怎么是一片死路?”

    苗道一心中奇怪,只是说完,却不见赵客回应他,回头一瞧,便见赵客居然蹲在地上,神情严肃的盯着面前的石板。

    “你看,这些石板上的纹理。”

    赵客拿手轻轻波动开四周的杂草,苗道一凑上前一瞧,果然,这些石头上还刻画这什么,只是太模糊了,已经看不清楚。

    赵客站起身来,双眼扫视这四周片刻后,眼中流闪过一抹惊色:“这里在很久前,应该是一座寺庙。”

    “你在开玩笑么?谁吃饱撑着把寺庙建到这种地方??”

    苗道一左看右看,怎么看都看不出来,这种地方,能够建寺庙。

    怕是和尚住在这里,还不被那些毒蛇虫蚁给吃个干净。

    赵客没有向苗道一解释太多,皱着眉头走在前面,待走到一面满是树藤的石壁前,眼中露出灼热精芒,挥手一扯。

    “啪嗒……”

    只见树藤一阵作响,那被赵客生生扯断,裸露出遮盖的石壁,一尊无头佛像的浮雕,出现在两人面前。

    佛像周围,还有梵文刻录的经文。

    仔细看,会发现地面上残留的木渣,应该是一个香案。

    赵客踢了一脚,从灰尘中踢出一个已经烂掉的蒲团来。

    种种证据下,苗道一一时目瞪口呆,惊道:“还真的是寺庙?你怎么看出来的?”

    赵客指了指一旁的石头:“你不觉得周围的那些石头,线条太过笔直了么?”

    原来周围的石头虽然在岁月下被草木覆盖,有的更是被淹没在土中。

    可如果仔细看,不难发现,这些石头是有着明显被打磨过的痕迹。

    加上赵客方才看到的那些刻画在石头上的线条。

    以及方才的诵经声,令赵客猜测,这里可能在很久之前,是一座寺庙。

    只是就如苗道一说的那样,什么人会把寺庙建立在这种地方?

    苗道一走到其他的石壁前,唤出身后飞剑,齐刷刷的几下后,将周围势必上的树藤全部切断。

    顿时伴随着树藤轰然崩塌卷起的烟尘下。

    只见四周石壁上,无不是有佛陀盘坐的浮雕和经文。

    这进一步验证了赵客的猜想,这里的确是一座寺庙。

    这时苗道一神情一怔,眼睛看着四周佛像,一时惊讶道:“等下,不对啊,这些佛像为什么都没有脑袋呢?”

    石壁上的佛像,惟妙惟肖,即便相隔了不知道多久岁月,但细节处仍然活灵活现。

    就如一尊佛像的手指。

    手捏莲花,举止端庄优雅,细腻到连指甲都刻画的精美非常。

    然而这些佛像却没有脑袋。

    他们的头颅像是被人给凭空切掉了一样。

    “因为,有人不允许他们存在。”一声沙哑的男声悄然从身后传来。

    赵客脸色骤变,却没有急于回头,而是一把抓着身旁苗道一的肩膀,迅速跳出十米之外,这才回转过身来。

    回头望去,却见身后阴影中,一名身穿素衣的和尚,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那里。

    和尚双手合十,缓缓抬起脸颊。

    那双黑白分明的双瞳中,居然生出两朵金色佛莲。

    向着赵客和苗道一拱手一笑道:“贫僧大觉,见过两位施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