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以这样欺负鬼灵精怪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0章 游乐场一战

    夜色深沉, 景一白与阿蛮手牵手坐上了摩天轮, 阿蛮看向窗外,说:“这个是靠什么旋转的呢?”

    景一白笑:“你确定,我解释了你能明白?”

    阿蛮默默的望天,随后说:“不能!”

    她这个人,特别有自知之明的。

    不过阿蛮还是笑嘻嘻说:“可是我喜欢你跟我说话啊!不管说什么,都特别好。”

    景一白看着她, 低头亲在了她的脸蛋儿上, 他捧着她的小脸儿,慢慢的移到了她的唇。

    “我听说。”景一白的声音很低,但是却带着隽雅:“当摩天轮到达最高点的时候,情侣之间亲吻,就会得到永恒的爱。”

    阿蛮:“?????”

    还有这说法?

    她怎么完全不知道?

    阿蛮说:“我都不知道。”

    景一白相当认真,他说:“你看书, 有我看书多么?”

    阿蛮立刻耷拉下脑袋,她说:“看书多了不起啊!”

    景一白正要说话, 阿蛮一口亲在他的脸上,灿烂的笑:“我的男人看书多就是厉害!”

    景一白:“………………”

    我看的是,霸道总裁小娇妻。

    不过这个时候, 景一白突然就觉得, 这话不能说。

    他轻轻揉了揉阿蛮的脸蛋儿,阿蛮挣脱开, 顺势躺在了他的腿上, 她搂着他的腰, 说:“景哥哥,你说,我爹娘会不会想到我们在一起?”

    景一白:“会!”

    阿蛮眨眨眼,说:“你又知道了!”

    景一白:“他们会知道的。”

    黎瑶:“那你说,他们会答应我们在一起吗?”

    说起这些,阿蛮有些小紧张的轻轻抠手,可是她又分外紧张的看着景一白,眼神十分的认真。

    景一白握住了她的手,低下身子轻轻的亲她:“会!”

    阿蛮浅浅的笑了起来。

    景一白:“没有父母不疼爱自己的儿女,特别是阿蛮是大越最小的小公主,你父皇和母后只有你一个女儿,他们肯定希望把所有最好的一切都给你。我想,我算最好的吧?”

    阿蛮咯咯的笑了出来,把头埋在他的衣服上,说:“你自吹自擂啊!”

    景一白:“陛下和皇后如果知道我们都在这样的异世,他们一定是希望,我能够好好的照顾小阿蛮。所以,他们不会反对的。这个世上,再也不会有比他们还希望我们在一起的人了。”

    阿蛮轻轻的点头,她紧紧的搂着他的腰,说:“对,他们一定是希望我们能够好好的,只是,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景一白笑:“可是他们知道你还活着,不就很好么?”

    景一白认真:“我当年可以卜出盐骏捷没有死。我相信他们一定也可以卜出我们没有死。而且,宫中的密室有一个长明灯阵法。盐骏捷的没有灭,我相信你的也一定不会灭。你父皇和母后会明白的。”

    阿蛮:“对!”

    她笑容灿烂,说:“你说的一点都没错。”

    眼看摩天轮已经到达了顶点,她一把搂住景一白的脖子,迅速的亲了上去,景一白眼中带着笑意,加深了这个吻。两个人亲吻的难分难舍。

    景一白紧紧的拥着她,他心里明镜儿一样,特四处的所有人都在下面,他们完全可以看到,可是他却不想放开阿蛮,这个时候他也着重于相信,那些狗血剧里的一切,也不是假的!

    最起码,他就算是知道周围全是人,就算知道好多人会看,而已舍不得不亲吻这个自己深爱的女孩!

    他爱她!

    就如同景一白想的那样,此时特四处的不少人都看到了这一幕,普通人看不见,但是他们都眼力极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以张处长为首的一干人等全是懵逼脸,真的,想不到!

    景一白还有这样火热的一面,你敢信?

    说出来,真是没人敢信的!

    可是事实是,这就发生了,而且,他们难分难舍!

    “这不是我认识的小景!”

    “这不是我认识的四组!”

    “这不是我认识的……哎!等一下,你们有没有觉得,摩天轮转动的特别不对劲儿?”这个时候,一组长敏锐的发现了不对劲儿!

    这个摩天轮,转动的速度变得很慢很慢!

    他们在看其他人,好像这个游乐场的人也变得很慢很慢,一起都好像是慢动作一样。

    “不好!”

    他立刻警惕起来:“你们……“

    还没说话,就看有几个人已经倒了下来,而此时,正在摩天轮里的景一白与阿蛮也发现了不对劲儿!

    景一白放开了阿蛮,牵住她的手:“既然来了,又何必藏头藏脑,做这些雕虫小技!原来力王世子已经这么没用了么!”

    这般一说,就听到空气中传来一阵阴森的冷笑,只不过,盐骏捷却没有现身。

    他说:“景一白,我以为,你是多么公正的人,但是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你也不过是一个图谋不轨的小人罢了。大越的国师勾搭大越的小公主。我想,如若我那二叔与二婶知道,怕是恨不能杀了你吧!”

    阿蛮哼了一声,说:“你不要挑拨离间了,如果我父皇和母后知道我能和景哥哥在一起,一定会很高兴的!”

    “呵呵,什么灵净公主,身为大越公主却不守大越的规则。你真是妄为公主!”

    “啊呸哦!你算是什么东西哦,还来说我,你好意思吗?你这种乱臣贼子,只会卑鄙无耻的害人,现在有什么脸说我!你还是找面镜子好好照一照自己吧,你在大越的时候就是个害人精!你连自家人都不放过。现在你来到这里还是害人,你利用一些妖道害人敛财,人品低劣。你这种人,天不收你,我都要收了你!”

    阿蛮伶牙俐齿的紧,她可不是任人欺负的!真是拿谁不当公主呢!

    她抽出自己的鞭子,继续说:“藏头藏尾的不敢现身,自以为用一些阵法就能困住我们。真是异想天开了!有本事你出来啊!单打独斗,你连我的对手都不是!还有脸在这里大放厥词,臭表脸!”

    盐骏捷冷飕飕的笑,说:“你想让我出来?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盐灵净,你可不要怪堂哥我心狠。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他原本没想那么快对他们动手的,毕竟,他从大越的那件事儿上已经吸取了经验,知道太过狂妄与外放只会自己吃亏,凡事儿从长计议才是最为妥当。所以他在这里相当的谨慎。

    可是,特四处这些人真是太讨厌了。

    他们搅和了他的几个据点,现在连基金会都查封了!更是封了他的账目。

    那些,正是他招兵买马,赖以生存所必备的。

    既然他们步步紧逼,那么他倒是也不客气了!

    想要抓他?呵呵呵!他就让他们一个也别想活!

    他知晓这些人布下了阵法要抓他,可是,鹿死谁手,也未可知的!他们可以布下阵法,他自然可以将计就计,现在将所有人引在一起,他便将他们一网打尽。

    他其实远在遥远之处,此时他周遭全是蜡烛,一只只,带着每个人的姓名,这么些年,他早已经将特四处所有人的生辰都掌握了。他双手执旗,不断的念咒挥舞。

    他什么不远处,除却两位老者,还有几十束发之人,这些都是他最忠诚的信徒。

    盐骏捷手上的动作不断,现场的人,一个个的消失,盐骏捷冷冷的笑,他说:“去吧!”

    此时的游乐场好像所有人都中了邪,他们都动作缓慢,连特四处的人也受了影响,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阵法,心中越发的担忧。

    阿蛮站在摩天轮上,没有再次听到盐骏捷的叫嚣,她向下看去,就见一阵阵黑烟飘过,想来这些盐骏捷的爪牙。

    她咬着唇,低头念咒,但是却发现,自己的动作也确实比以前更慢了几分。

    景一白突然就伸手,一下子点在阿蛮的额头。

    阿蛮看到一股气萦绕自己,很快的进入她的身体,她说:“你……”

    景一白:“好一点没有。”

    阿蛮点头,她确实比刚才的状态好了一些。

    不得不说,盐骏捷果然是个心机深沉的人,想来他早就已经考虑到阿蛮不简单,也考虑到景一白的能力,所以他根本没有贸然动手,反而是用了这个伎俩。

    阿蛮:“这是什么鬼阵法,我竟然从来都没有见过。”

    景一白黑眸深邃:“怕吗?”

    阿蛮笑说:“我怕什么?”

    她扬了扬下巴,说:“有你在呢!”

    她俏生生的:“你肯定不舍得我有任何事儿,我全都靠你了呀。”

    话虽这么说,她却已经一把来开了摩天轮的门,摩天轮还在半空,根本没有往下走多少。不过阿蛮却直说:“我先下去。”

    下面已经打成一团,那些无耻之徒就是仗着特四处的人动作缓慢,倒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欺负过来,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可是她却发现,整个摩天轮好像被一个东西困住了,浓郁的黑雾将摩天轮围住,阿蛮挥舞鞭子,但是却不能将黑雾驱散。

    景一白拉住阿蛮,他说:“你选。”

    阿蛮:“???”

    景一白微笑:“你选下面,还是选盐骏捷。”

    阿蛮看向下面,就见特四处因为阵法根本不是人家对手。

    阿蛮:“我们不能解决了他们,再去解决盐骏捷吗?”

    她虽然冲动,但是也谨慎,盐骏捷这厮,谁知道是回事儿。他明明打不过她还要直面他们,总是让人不放心。

    景一白坚定:“不能,总要处理的!不要耽误了。”

    阿蛮一想,确实是这么个情形,他们现在这样不过就是耽误时间而已。

    她只沉思一下就说:“我来处理下面这些人,你处理盐骏捷。不管我们谁先搞定,都去帮助对方。”

    景一白笑了笑,景一白瞬间拉住阿蛮,一下子跳进黑雾里,随着景一白的消失,眼前的黑雾消失的一干二净。阿蛮一下子就腾空向下跳去。

    别看阿蛮刚才玩游戏的时候叫的厉害,害怕的不得了的样子,现在从半空中一跃而下,倒是没有一点害怕!

    她比别人动作快,一下来就对准一个老者冲了过去。

    看他穿的怪里怪气,就不是好人!

    原本,黑袍老者还相当志得意满,谁能想象到,他竟然可以压着特四处的一组长打,要知道,这人可是东北虎,他也给他们组织造成了不少的麻烦。一直都是他们的头号大敌人。

    而以往,他们都不敢硬碰硬。

    可是现在却不同了,这人被他攻击的节节败退,根本不是对手。

    “原来特四处,不过如此!”他嚣张道。

    一组长气极了,叫:“如果不是你们使这卑鄙无耻的雕虫小技,你还想这么厉害?”

    他们除却动作缓慢,也因为要顾及游乐场的游客而束手束脚。可是这些混蛋倒是完全不在乎伤人的,所以他们可不就处于颓势。

    整个特四处的人不少,可是却都被压着打。

    只是,这样的情形在几秒种后就化为乌有。

    阿蛮明显受的影响没有那么大,她扬着手中的鞭子,一下子就挥向了黑袍老者。黑袍老者感觉到一阵疾风冲着自己而来,他飞快的想要闪躲,但是却还是被一下子卷了起来,整个人重重的摔在地上。

    阿蛮又是一鞭子过去,黑袍嗷了一声,整个人竟然都爬不起来了。

    而阿蛮也毫不客气,很快的又冲上了其他人,她冷着一张脸,丝毫不留情。特四处的人动手的艰难,可是他们不行,她行。因为阿蛮的加入,原本还处于颓势的特四处一下子就不同了,而阿蛮下手狠厉,根本不顾及任何事情,很快的,盐骏捷这些信徒就被阿蛮揍的屁滚尿流。

    阿蛮虎着一张脸,她的鞭子甩的虎虎生威。

    大家谁都没有想到,她真的这么厉害。当然,平时也看到过她的厉害,可是在视频里看到的和现场看总是有鲜明对比的!

    知道,和现场感受,这是完全不同的观影体验。

    小豹眼看着不远处正在和二组长打架的一个老坏蛋被一下子卷了起来,甩了好几圈,砸在地上,他离得近,真是生生的听到了骨折的声音。

    小豹觉得自己汗毛都竖起来了,害怕!

    阿蛮:“你们这些人,一把年纪还不做好事儿,跟着盐骏捷胡作非为,残害无辜的人。现在我就好好教教你们做人!”

    “黄口小儿,竟敢大放厥词,主上的名字,岂是你……”

    “我呸,你可闭嘴吧!什么主上,不过就是一个乱臣贼子!”

    阿蛮一张符就甩了出去,符贴在老者的身上,老者明明不是妖不是鬼,但是却还是嗷嗷的叫了出来,随后连动也不能动了。

    小豹赶紧来到阿蛮身边:“姐,他怎么会这么样。”

    阿蛮:“盐骏捷本来就不是正常人,他的信徒,又被他拔苗助长的人,怎么可能正常。”

    想必盐骏捷为了增加他们的功力,用了不少的妖术。

    刚才她动手的时候已经感觉到盐骏捷的气息,可见盐骏捷一定是用自己的血滋养过这些人,才使得这些人进步神速。从而使他们可以迅速的成为他的得力助手。

    这些人……等一等!

    阿蛮突然就想到了一点,她立刻咬破自己的手指,阿蛮的血渗出,她瞬间将自己的血点向了攻击过来的黑袍。

    黑袍嗷了一声,整个人的都颤抖,竟然一点点的开始消散。

    现场一下子陷入一团安静。

    他们的能力,将人打的魂飞魄散都不奇怪,可是阿蛮只不过一滴血就能做到,总是让人觉得震惊的。旁人震惊,可是阿蛮却一点都不震惊。她一下子就了然了。

    阿蛮很快的拿出几张符,随后一扬手,符咒如同悬浮一般萦绕在半空中,阿蛮席地盘腿而坐,说:“不要让他们靠近我。”

    这般一说,阿玛尼几人立刻懂了,赶紧围上阿蛮,虽然他们动作都很缓慢,但是总归也是有些能力的。

    阿蛮低头念咒,她的动作虽然没有正常人灵敏,但是肯定是比特四处的人快多了,而那些人没了两位长老,其他人的战斗力也并不是极强。

    所以就算攻击过来,也仍是被特四处挡住了。

    小豹几人有些受伤,不过还是很坚持。

    阿蛮的咒语似乎起了作用,悬浮在半空中的符咒一个个的向外飞去,一只只飞到自己的方位。

    也不知过了多久,现场十几只符都归去了他们的位置,当最后一张符落定,阿蛮“啊”了一声,现场瞬间噼里啪啦的响起,好像有什么东西瞬间碎裂。

    也就在同一瞬间,所有人恢复了动作,他们恢复了正常。

    阿玛尼最先发现,他叫了一声,立刻就不客气起来,几下就将面前的小喽啰干趴下!

    这一次,现场还是处于压倒性优势,但是,胜者确实另外一方了!

    没多久的功夫,现场的人就已经被七七八八的都擒获了,剩下几个,也是负隅顽抗。坚持不了几时。阿蛮眼看这边基本搞定,拉过阿玛尼,说:“我去找景哥哥!”

    阿玛尼不知到底发生什么,但是他也知道,这些不过都是喽啰。

    他说:“可以,你小心。”

    只是很快,又担心问:“你怎么过去?”

    阿蛮冷静说:“我可以找到景哥哥!”

    阿玛尼颔首,相当认真:“你千万要小心,那人深不可测,诡异莫辩。我们不知他……”

    阿蛮打断他:“我有没有说过,那个坏人的头目,是我堂兄盐骏捷?”

    阿玛尼:“!!!”

    “所以,就算他深不可测,我也不怕他!”

    阿蛮就地画了一个圈,她低头默念,几乎顷刻间,人就消失不见。

    阿玛尼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的处理起眼前的情况,知情人太多,他们三组,总是要善后的。

    阿蛮很快的出现在山间一个别墅。

    她是来过这里的,第一次小黄人小一跟踪那些坏人,来的就是这里。

    她当初和景哥哥也来了这里,并且破了这里的阵法,没想到盐骏捷仍然再次选择了这个地方。

    她默默上前,只是这一次,这里倒是变化了不少,像是一个迷宫,弯弯绕绕。

    这里的墙壁,多了许多的镜子,镜子映照在阿蛮的身上,衬托个许多个她。

    “景一白,我就知道,你会来,没想到经历这么多年,我们又见面了。”盐骏捷阴冷的声音传来。

    阿蛮四下望了望,看不见任何人。

    “我也没想到是,你在这里活了这么多年。”相比盐骏捷,他的声音就清敛了很多。

    “呵呵呵,没想到吗?没想到还有景国师想不到的东西,说出来,我自己都不相信。”盐骏捷冷冷的说:“当年你就背叛了我,你背叛了我,还要置我于死地。现在我们都已经处于异世,井水不犯河水,不好吗?你又何须咄咄逼人!”

    他们两个人的声音就像是从半空中传来,可是阿蛮却听得一清二楚。

    她的脸色微微变化。

    什么叫……背叛了我?

    所以,景哥哥最开始的时候,其实和盐骏捷是一伙儿的?

    阿蛮的心思,微微有些浮动。

    不过很快的,景一白的声音又很快传来,他低声笑,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嘲讽:“你对于背叛的底线,还真是很低!当年我不过是应承你帮你看着阿蛮罢了。你是怎么理解的,就觉得我听令与你?”

    景一白继续道:“当时我同样也应承了皇后娘娘要好好看顾阿蛮。你未免太过自作多情了。”

    盐骏捷突然叫了起来:“你不许提那个女人!”

    景一白:“不许提?盐骏捷,你这种实实在在的小人,凭什么就觉得别人会与你站在同一阵营?你贪慕权势,觊觎自己的二婶,又为了一己私利害了那么多人,你是凭什么就觉得,自己这种人会有人听令?”

    “你给我闭嘴!闭嘴!”

    歇斯底里的叫骂声响起,阿蛮站在镜子阵,整个人陷入无尽的安静。

    所以,当年的事情,还有很多内情是她不知道的?

    阿蛮垂垂眸子,看向了这诡异莫辩的镜子阵,突然间,她就抽出自己手中的鞭子,一把甩了过去。

    噼里啪啦!

    一切声音,戛然而止。

    甚至让人分辨不清,刚才真的是两个人的交谈,还是盐骏捷的迷惑。

    不过不管是什么,阿蛮都不在意,毕竟,这些都不重要了!

    阿蛮扬起了下巴,打起精神,现在的关键,从来都不是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

    她看着这里,脆生生的叫:“盐骏捷,你这王八蛋给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