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29 迎着阳光盛大逃亡

作者:绵州迷藏 最后更新:2021-07-19 12:19
    厮杀混战告终,源稚生来到罗柯消失的方向,看着眼前被焚烧后的尸山炼狱,众人喉头滚动。



    “罗柯先生的言灵,应该是高危级别的吧?”夜叉问道。



    “肯定啊,那火焰好像还爆炸了一次,那威力要是搁我身上估计直接成灰了。”乌鸦啧啧称赞。



    源稚生则有点疑惑,他记得罗柯好像施展了不止一种言灵吧?之前击飞风魔小太郎的那个无形力量也算言灵?



    但他也没想那么多,兴许是学院装备部搞出来的特殊武器。



    但罗柯的实力却是不容置疑,撇开朋友这一方面,他是由衷佩服与尊崇。



    如果说他源稚生是手握王权的皇,那么罗柯就是能够一刀斩下皇之首级的修罗杀神。



    “少主,我们在下面发现了一部……不存在的电梯,您最好亲自来看看。”通讯器里传出声音。



    源稚生想起罗柯说的话,难不成这些死侍真的一直藏匿在脚下?



    可他说的信任之人的背刺……源稚生其实有点明白暗指的是谁,但内心并不太能接受这个说法。



    他带着乌鸦等人一路向下,抵达了连他都不知情的最深层,地上残留着大量死侍长尾游动的水渍痕迹。



    穿过铁门,他们无不震惊。



    破碎的巨大储水箱,另一侧则是更让人头皮发麻的场景,锈迹斑斑的手术台,各种可怕的金属器具,红到发黑的血迹,俨然是一座屠宰场。



    在水箱中还有诸多幼小的死侍,它们如婴儿一样发出尖锐哭泣。



    源稚生心中感到恶心与寒意,拔枪将其一一爆头。



    “建筑结构图上并无这个地方,到底是谁暗中修建的?”乌鸦拿着几张构造图,琢磨着。



    “源氏重工权位最高的就是少主和大家长,如果少主都不知晓,那……”夜叉欲言又止。



    大家长橘政宗的地位与威严在蛇岐八家可谓说一不二,人人敬重,那样一个德高望重的老者怎么可能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



    源稚生猛然回想起,当初奔赴晚宴时罗柯所说的一句话——假如,一个无比崇拜的领袖却是披着人皮的恶鬼,还是鬼王,你们会怎么做?



    现在细细思虑,他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罗柯还说他来东京的真正目标是一头藏匿在蛇岐八家的人形恶龙……源稚生不敢再想,他不愿意用这些念头去污染自己无比信任且尊敬的大家长。



    可无数猜测控制不住地涌现,他倍感疲惫。



    罗柯种下的种子开始发芽,不为一次性达到效果,只要让源稚生产生一点点怀疑便足够。



    “这件事,我会亲自询问政宗先生。”源稚生冷声说道。



    急促的脚步声靠近,一名手下凑近,“少主,罗柯先生把小姐带走了!”



    “哈?”源稚生一歪头,五官差点扭曲。



    天台上。



    雨已经停了,一束束阳光如神枪贯穿厚重乌云,形成了丁达尔效应,让触摸不及的光有了可见的形状。



    纵然是满脑子浇人桩的夜叉都觉得这一幕十分浪漫。



    可有一人的脸皮正疯狂抽搐,源稚生拿着绘梨衣留下的便签,不停安抚自己。



    “哥哥,罗柯带我出去旅行了,我过几天就乖乖回来,不用担心我。”上面如是写道,末尾还画了一个笑脸。



    源稚生揉了揉太阳穴,他是担心绘梨衣没错,但是更担心突然失控的绘梨衣一不小心把整个东京给毁灭了!



    罗柯的实力和人品他还是信得过,应该不会对绘梨衣做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吧?



    到了晚上,他应该会把她送回来吧?



    他拨了罗柯的电话,可那头压根就没接,只好作罢。



    “搜寻他们的踪迹,如果发现了先跟我汇报,不要贸然打扰。”源稚生力不从心地吩咐道。



    ……



    新宿区,一处购物中心。



    当罗柯带着一身巫女服的绘梨衣走进去时,几乎成了全场焦点,所有人都向他身旁的女孩投来惊艳的目光。



    当绘梨衣踏入灯火通明、商铺琳琅满目的商场,她像是第一次进入人类世界的精灵,眼里闪烁着星光。



    “走,带你去换一身衣服。”罗柯笑道。



    这两人的气质一看就是有钱的富家子弟,好些店员立刻热情地出来欢迎。



    就这样,绘梨衣在几个女店员的众星捧月下拥入了店铺。



    试了一件又一件衣物,每每试衣镜摆在她面前时,她都会露出小鹿雀跃的神情。



    而且每当她换上一套衣服,她都会转身让罗柯看看,甚至还会提起裙摆慢慢转圈,她意识到原来自己还挺好看。



    罗柯面带微笑,安静地看着绘梨衣从青涩都市女郎变成火辣热裤少女、韵味十足的贵族小姐,最后是露肩白裙的洁白女孩。



    不得不说,这家店铺的风格属实老少通吃。



    触发的支线任务是他始料不及的,而且与他的打算刚好不谋而合,他在再次看见绘梨衣的一瞬间就有了将她带走的计划。



    因为绘梨衣对于赫尔佐格无比重要,她是最最重要的关键,没有她,赫尔佐格想成为白王就是痴人说梦,拖得越久,他绝对会分寸大失,忍不住冒出脑袋。



    只有他死了,关于东京的悲剧才能终结。



    况且绘梨衣跟着自己才是最安全的,她在蛇岐八家的意义是什么罗柯很清楚。



    终极武器!



    没错,就是类似核弹的人形底牌,包括源稚生在内,都做好了最后牺牲绘梨衣来斩杀八岐大蛇的准备!



    她的命运从开始就是悲剧,所以被藏匿在不见天日的房间里,如同一柄被精心保养的刀剑。



    她不该是这样的结局。



    而这个支线任务很简单,就是带着绘梨衣逃家。



    最后,绘梨衣试过的所有衣服都被店员打包,罗柯摸出卡塞尔学院发给导师的黑卡,轻松地支付了高昂的金额。



    绘梨衣穿着最后试过的最喜欢的那套白色连衣裙,裙摆在膝盖上面一点,露出雪白细腻的小腿,精致的小脚被舒适的白色板鞋包裹。



    其实她更想穿上那一双高跟短靴,但罗柯说他们将会去游玩,会走很多路,所以就乖乖听话,换上了也很好看的素白板鞋。



    她站着喷泉广场旁,天然呆的脸蛋划出上扬的弧度,如一抹白月光。



    “饿了。”她在本子上如是写道。



    罗柯四下张望,提着大包小包进了一家餐厅。



    半小时后,绘梨衣正在埋头解决一大碗五目炒饭,桌上已经叠了三个空碗了,全都是她一个人消灭掉的。



    “要喝水吗?”罗柯看着那一颗颗米饭都觉得噎得慌。



    绘梨衣抱着红茶继续干了两碗五目炒饭,这才满意地摸着微微起伏的肚子。



    吃完后,罗柯询问,“第一站你想去哪?”



    绘梨衣立即埋头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伸到罗柯面前。



    “这是什么,一只大耗子?”罗柯愣了愣,“米奇!你想去迪士尼乐园?”



    “嗯嗯嗯!”女孩小鸡啄米,喉咙间兴奋地发出哼哼。



    同时从怀里掏出一张褶皱的迪士尼宣传单,日期却是一年前,这是她去年逃家出来在街上得到的,从那时起就一直惦记着,她曾以为这辈子都没有可能。



    东京迪士尼乐园。



    望着喧闹的人山人海,绘梨衣怯生生地拉住罗柯的衣角,可不安情绪仅仅维持了两秒,就被一队游行的大耗子、大鸭子给驱散。



    还没开始玩,就在入口的商品街买了各种各样的纪念品,绘梨衣抱着一怀毛绒玩具犹豫半天,好像每个都是她的家人似的。



    最后还是全买了,幸好可以寄存物品,不然罗柯还真想吐槽一番自己怎么成了大小姐的随从。



    接下来,他俩在一堆小孩子里骑旋转木马,欢快的音乐落入她的耳中,女孩绽放出和孩子们一样清澈纯真的欢笑。



    加勒比海盗,坐上船在幽暗的洞穴里与杰克船长一起冒险,绘梨衣瞪大眼睛激动地挥舞手臂。



    两人不知疲倦地挨个游玩,在绘梨衣的墙裂要求下,在工作人员逐渐抽抽地注视中,一遍又一遍地爬上矿山过山车,回回坐前排。



    鬼屋。



    走在前面的绘梨衣被一个突然蹦出的怪物吓了一哆嗦,下意识往罗柯怀里缩,小脸上浮现猫咪受惊的可爱表情。



    但感受到贴紧后背的熟悉温度,她深吸口气,死死抓住罗柯的一根手指一路走到出口。



    出来后,绘梨衣的额头上甚至被吓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但她依旧写下:“鬼屋很可怕,但是有罗柯在,就不可怕了!”



    恰逢夕阳西下,橙红的光晕肆意倾洒,将两人的影子拉长再拉长,女孩宛如昙花的笑像被镀了一层绚烂的金粉,眉眼朦胧,忽远忽近。



    夜晚的迪士尼乐园灯火通明,五颜六色的光倒印在绘梨衣的瞳孔中,她的眼里诞生了一种名为幸福的东西。



    两人静静地坐在一张长椅上,吃着甜筒。



    嘭——



    流光拖着尾焰直冲天际,烟火在高空爆开,一朵朵一闪而逝的花绝美盛开。



    这一刻,岁月漫长。



    戳戳~



    他转过头,一股香香的热气扑面而来,绘梨衣凑近自己的耳朵,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认真说道,“罗柯真好。”

1
(←快捷键) <<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已到尾章 (快捷键→)

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