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章 主角之说(5900)

作者:咸鱼泰坦 最后更新:2021-07-19 12:37
    “所谓主角,还是得从位面学开始说起,毕竟你们不是科班出生,在这多元宇宙远征之际,还需得进行一番补课,只是如今通天不在,那便由我来进行说明……”



    “……每一个位面,每一个时代,都会有那个位面或者那个时代所钟的天选之人,我们一般称呼这样的人为时代主角,文明之子,甚至是位面之子等等诸多称呼。这样的人并不会太多,不过相对多元宇宙的无穷无尽来说,却又可以算是无穷无尽的多,只是这样的人若要实际区分,也是分为了数个层次。”



    无限多元宇宙之外,在相隔了就连高圣层次无法衡量的遥远尺度,事实上,别说是距离了,这里就连用‘存在’,都不太合适,在这片虚无当中,可谓是真正的空无一物,什么东西都没有,就算是一个皇级的圣人莅临于此,都没可能发现什么可以利用的有效资源——换而言之,对于普通生物而言,这就是一个绝对虚无的‘区域’。



    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没有物质、没有能量,甚至就连多元宇宙中最基础的规则都没有,如果一定要说存在什么,那就是‘比虚无还要虚无’的无限这种空泛概念,这里甚至不是多元宇宙之内的那种高圣之下都不可无损进入的虚空,而是比虚无还要虚无、比寂灭还要寂灭的超时空无限场域。



    在这里,一个身穿着二十一世纪地球中人类很常见衣服的青年,就坐在一个由能量构筑初的讲台之上,解说着什么,而他所坐的虚空之下,则是苍青色茫茫一片,隐约间,其中还能看到有三十三重结构图和八卦符文在其中显现,只是再看过去时,却又无法看清。



    这青气看似不显,但是其内里若是有明白之人,却能在这一刻看出,这分明是在这不可能的区域之内开辟出了一方宇宙,这宇宙在这苍青气内部时隐时现,而且还不是所谓寻常的无尽大宇宙位面,而是由无穷无尽的世界、宇宙堆叠而成的无限宇宙集群。



    换而言之,这是一个真正的自有,原有,永有的多元宇宙,也许就总体体量上而言,这方无穷无限的宇宙集合比一个已经发育到完整的多元宇宙要小上些许,但就本质上来说,却是与多元宇宙同等,甚至就层面上而言,可能还要高上小半级。



    青年这时却是停了一下,像是回忆着什么,又像是在斟酌词汇,实际上,对于他这种层次而言,无论是虚空造物,还是超速计算,那都是基本得不能再基本的能力,甚至就连造化阴阳,生灭宇宙,那也不过是一个瞬间,甚至是不需要时间的事情,因此他真的就只是单纯的怀念一下而已。



    总之,在隔了一会以后,青年才继续说道:“最次的,就是某一位面某个历史时期中的气运之子,这样的人或许可以创造这个位面的历史,开创一个时代,一个帝国,或者成就一段传奇,这样的人就太多了。”



    “其次则是某个位面的文明之子,开创一个文明于初始,或者拯救一个文明于末日,这样的人往往会改变这个位面的文明走向。若是位面足够强大的话,这样的人甚至可以共振于人类气运中,在整个多元宇宙出现其伟绩投影,为多元宇宙所熟记,这样的人就是文明之子了。”



    “再强一些的,就是所谓的位面之子了,位面之子到底有哪些人,我就不说了,能坐在这里,基本上都是这个层次起步的存在,总之,在多元之间位面交流出现时,若是能够引领了一个乃至数个位面气运的人,便是所谓的位面之子了,对于寻常而言这已经是很强很可怕的存在了,若是能够善加利用这气运,甚至成圣都有可能,但是即便是这样,如果有必要,你们若是真的爆发冲突,也可以依据自己的判断,自行处理即可,不过……”



    “……若是出现‘主角’这个程度之后,却不可胡来……”



    说到这里,青年却是笑了一声,看着台下若有所思的众人,在等待他们接收了足够的讯息轰炸之后,方才笑着看着台下的人,继续说道:“所谓主角者,严格来说,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定义,就像把一个多元宇宙看做一本书,那么这本书的最大戏份者,往往就叫‘主角’了,仅此而已,而根据这个定义,想来你们也能猜到这主角的意义所在了……”



    “……没错,他,或者他们的意义,就是涉及到了整个多元宇宙的走向,一个或者多个主角间的互动,改变了多元宇宙的历史与未来,甚至关系到了多元宇宙的兴衰毁灭。”



    这时,青年却是不再说话,不过他虽不言,下方却是一个有着红色到橘色混杂发色的少女高高举起了的一只手,就像小学时代上课的小学生一样,似是有问题要问。



    不过这青年看了一眼是谁之后,他也不意外,因为以这名学生的实力和境界而言,确实比之在场的其他人差了不少,问题自然也是最多的。



    “那个……姜宇老师,按照您的分类,我应该算是所谓‘位面之子’这种概念没错吧,不过……白光老兄算是什么级别?是位面之子,还是‘主角’呢?而且老师你自己,算是主角吗?”



    青年一听,也是笑了笑,他看了一眼这个少女,随后又看向了一边身上正散发出一片光明意境、同时有着微弱歌声的青年男子之后,也是点了点头,便开始继续答道:“神帝自是一方主角,莫看他此刻只是涵至‘帝级’,也就是我们多元宇宙所类比的金仙、高圣修为,积累也不过区区数万年,从道行来说,确实比所谓‘主角’的最终境界要差之甚远,但你们也需知晓,他们多元存在特殊性,导致了所有人都难以寸进,自不可以常理看待。”



    “而这也正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主角之位,并不以道行、时间来计,若真要说,除非是先天生灵,或者是高等神级文明的大气运者,否则任何存在,在其出生之日必然是弱小的,一步步逆势而上,便是强如古、钧、九头、世界、三清也有弱小之时,神帝虽非是那多元的最终主角,但在‘大破灭’时代,他却在这等黑暗时代先是百年之功证得临圣之境,再以一己之力挡住那天道之灵,拦住‘大破灭’,更以一己之力创逆神之路,得窥‘化凡为真’之路,说是主角,当之无愧……”



    不过这时,那个光明青年却是叹了一口气,他一边举起手来,一边也没等台上青年回话,作为那个多元宇宙最巅峰的武者,也是人类的领袖,他自然有其傲气,他在看了一眼这个小姑娘之后,也是直接开口说道:“前辈,我有一言,只是你也知晓,我们多元,存在那不可说之敌,此处是否可保证那位探寻不得?”



    青年听言,也是点头说道:“但说无妨,那大敌我也知晓一二,他便是能和‘真’一般半步超脱,也影响不得我这,若是超脱……则讨论也无意义,所以你直说就是。”



    光明青年听后也是点头,继续说道:“……主角又如何?我在极境之时,终究是因为一时贪心,遭了那毒手,诱发了光明之乱,使得远古武者时代就此而终,若非是得人相助,恐怕早已是后悔莫及,你们莫看那主角之位看似美味,但是中途夭折者又何止千万?纵然主角证得之时有整个多元天时地利人和之助,但是在更大‘势’面前,也不过土鸡瓦狗而已……”



    “……若是真对上了那多元之子、时代主角,若是不做恶事还好,若是真遇到那不做当人子,行同我那时‘光明之乱’者,那便行侠仗义,又有何不可?只不过我们自是不会做毫无意义浪费人力之事,所以还请前辈不妨说明一下,这‘多元’主角,我们若是真的遭遇了,因为一些理由不得不动手,却要如何做到?是要化凡为真,还是要将这‘四大皆空’之力推演到极限?亦或是……如同前辈一般的‘内有宇宙’之境?”



    青年一听,也是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这便是我要说的下一点了,你们都是初次来到这多元永恒之外,想来你们已经知道,所谓跨越多元,从简单的字面意义上而言,就是要行走于‘绝对虚无’之上,可是要行走,第一步,那就是要拥有‘脱离多元’的能力,是以,为何要说‘升华大劫’非得要真圣才能直面,这便是原因……”



    “……至于第二步,那便是力量,我们把多元宇宙比喻成一个大房子,那么其他的多元宇宙,就是相隔了数十公里的其他建筑,化凡为真,不过是给与了我们一辆汽车而已,可是这汽车没有油,那又要怎么开呢?所以这便是第二步,也就是力量了,你才情极高,想来在未来,将这四大皆空与真圣之位合一,虽然失了那位格,但是也能立地成就皇级……”



    说到这里,这个青年也是看了一下台下,似乎还有人想要提问,但是他却没有中断自己的话语,而是摇了摇头后继续说道:“……但是单纯这般,却还是不够,说到底,若是说,真圣为‘车’,皇级为‘油’,可即便车能动了,还是需要一个会开车的司机,也就是撬开其他多元、施展力量的敲门砖,而这敲门砖,也可分为三种,第一种,就是纯粹的力量,比如郑吒、比如盘古那般,而第二种,则是心灵之光以及升华后的神话形态,他们在有的多元宇宙又可称之为圣贤之道,至于第三种……”



    “……圣天柱,你且先说。”



    这时,青年本待继续说话,却见下方一个有着猩猩模样外形,但全身又散发着天蓝色光辉,内里有着机械结构的超凡生命体举起手来,这一次,青年却是停了下来,似是打算等待这位曾经和他在轮回世界奋战过的友人有何话要说。



    “我早年跟随天尊,自然知晓‘神话形态’的意义,我也明白,自由是所有感知生命的权力,正因此我会用我自己的理智去判断……但是我想请问一句,在这‘无限场’中,为何会有如此瑰丽的奇景?圣贤有云‘在那虚无之上、寂灭之上的无限场中,是无数漆黑的,充满不详的,光是看到就无比恶心与恐怖,无法理解的破灭、扭曲之多元宇宙怪物’,可是……”



    “在这片区域,为何到处都是充满了光明的璀璨混元之珠?我曾听言,便是内有宇宙,也不可活过一个纪元,也就是所谓三百亿亿年的间隔,作为照亮了我们最黑暗时刻的你,不知道有何见解?”



    听到这里,这个青年却也是看向了青光之外,虽然只是用的‘看’这个动作,但是他的目光早已穿透到无穷距离之外,就像圣天柱所说一样,这一片虚无当中,正有无穷无尽的光芒正在闪烁着,甚至于有一些光芒,正将丝丝缕缕超越了时空、超越了寻常概念的意志,朝着自己探来。



    其中,有根系遍布多元,掌控无穷可能,统御一切的‘世界树’,以及和祂隐约互为倒影,于另外一个‘双生多元宇宙’中,以深渊为枝叶,贯穿无穷世界的‘深渊之树’。



    有万知万能,通晓一切,在众生的轮回中塑造出一个又一个祂所喜爱故事的‘地平线之主’,以及以宿命为工具,掌控多元宇宙万事万物的‘宿命论支配者’。



    也有的干脆就是多元宇宙本身,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大脑,作为一整个统一意志的‘世界群大脑’,就像是编织一样,编织出无数命运与世界的‘命运纺锤’,作为一种绝对真理,贯穿无尽时空,甚至复数多元宇宙的‘平衡之天秤’,还有不断在进行时间逆行,将整个多元宇宙都从毁灭诞生,归于最初原点,并一次又一次重复这轮回的‘永劫轮回者’。



    这些无比强大,无比辉煌,甚至是超越了寻常意义上的无限,开始向着‘真正意义上的超越了逻辑的无限’进化的存在们,祂们仅仅是从体量上就已经匹敌、凌驾于多元宇宙,甚至本身就是从多元宇宙泛意识升华而来,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足以让人惊叹。



    事实上,对于青年而言,此刻并不是他的最强状态,倒不如应该说,如果要延续到更之前的话,那个时候的他,可能才能够和这些存在匹敌,毕竟对于这些存在而言,作为‘新生多元宇宙’升华而成的自己,纵然境界一致,积累上依然还是差了不少。



    “那自然是……误传。”



    青年在说出这句话后,他身后的青气突然勃发,一道玄之又玄的奇妙符号浮现在了他的背后,只见他身形一闪,一麻衣中年男子却是出现在当场,这男子出现一刻,气势竟是比这青年还要强上一分,随后这中年男子也是看了一眼这名在现实中也是有着一些名气的变形金刚,随后温声开口道:“那么这里就由我来解释好了。”



    “一些无知者,宣传着所谓内有宇宙、内有多元寿命不过区区三百亿亿年,正因其困于方寸之地,自是不知道天地之大,世界之高,方才得出这一荒谬结论,不过起因是那无量量劫从数学上而言,是三百亿亿年罢了……”



    “然而这些人却不知晓,若是一个内有宇宙成长到内有多元,也就是和那些世界之树、无尽大脑一般,莫不是有着一方完整多元宇宙体量的伟大存在,其本身的成长时间,就可能要三百亿亿年,莫非在这些人眼里看来,在道行完美之际,就是陨落、黄昏之时?这等言论,当真是荒谬可笑至极……”



    “……更罔论,这纪元之说,不同情境本身就是不同,有的世界的纪元,甚至只是几十万年,有的更不过是指的一方时代,又岂能胡乱代入?以我们多元宇宙为例,光是纪元开启,就可能延续数十无量量劫,而纪元间隔,虽说不存在时间,但以我们自身体内的宇宙计时来算,有可能是上百、上千,乃至上万无量量劫,这些人又岂能知晓这份隐秘?不过是无知者无畏,胡说八道罢了……”



    “退一步来说,我们之前也曾有言,多元宇宙本能可通过一次又一次的净化自身,从而开启下个纪元,这些人莫非觉得这内有多元如此不堪,即便是作为本身就是超越了多元宇宙这种只有泛意识的超绝强者,他们便是一招一式,便是意念,便是路过的行迹,都能代表着多元的命运……”



    “……若是他们要用寻常多元收割生命的手段,想要过这纪元之劫,又有何难?无非是修为困在真我之层,难有突破到下个领域而已,就是当真失败,若是没有外力作用,也不过是陷入永恒沉睡,又岂会是某些无知者所言那般当场陨落……”



    除了知道这些的极少数人,所有人都听得若有所思,而这时在众人接受了这个讯息之后,中年男人才继续说道:“……只是我不建议让你们和主角位格者直接冲突,却并非是要违了你们的道,而是这方多元群体着实特殊,那些内有宇宙、内有多元,乃至更为稀少的半超脱者们已经掀起了名为‘正确’的战争,也有着自己选定的主角,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些‘主角’本身就意味着是属于他们的‘打手’……”



    “……而正所谓每一个伟大存在都有自己的道路,都有着名为正确的战争,也导致了此战波及范围极大,涉及领域极广,即便是通天他现在回归,仓促参与其中,恐怕也是难以完成目标……”



    “……这个意思是说,无数个多元都可能因此被破灭,若是贸然开启战端,会导致老师你也没办法顾及我们吗?”



    中年男人听到,也是点了点头,他继续说道:“不错,此去此行,我们首先要保证的是目标,然后才是‘正确’的意义,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对于一个事情都有不同的看法,若是不能共存争议,则必然无法过那升华大劫,这一点,白光你也知晓,你们多元宇宙,若是人类不能齐心协力,则必定难过那罪孽之关……”



    说话间,中年男人却是消失不见,只剩下原本的那个青年依旧看向无尽虚无的远处,只是这一次,远处正浮现一青色光团,这光团虽说清之又清,呈那上清之态,纵然从体量上而言,它比起其他的巨大光辉要小上不少,但却至清至纯,至高至上,仿如那多元宇宙初开时升腾而起的清气,纯之又纯,至高至上,可以称此气为上清。



    而就在这足以匹敌多元宇宙的上清之气浮现的一刻,一股精神波动也是传递到了此处,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精神一震,就连讲台之上的青年都是愣了一下,随后轻轻挥了挥手,就看到一阵阵波动,在这无尽虚空传递开来。



    “……既如此,待我讲完这神话模式和内有宇宙之秘,立刻出发!”



    即便到了这时候,这个青年也始终没有回答关于自己是不是主角的问题,即便从客观上而言,即便是那所谓选拔主角的‘战场’之上,可以说每一个参与的‘棋手’都能叫主角,但是,如果一定要他自己来回答的话,那么答案必然只有一个……

1
(←快捷键) <<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已到尾章 (快捷键→)

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