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18章:登船仪式

作者:乾坤烧鹅 最后更新:2021-07-19 12:34
    第218章:登船仪式



    雅儿贝德缓缓抬起脑袋,小脸涨的通红,扭捏了好一阵忽然问:“你喜欢这个调调?我也试一试。”



    “试你个锤子。”方远挣脱开雅儿贝德的手臂,轻轻的弹了一下她的额头。



    雅儿贝德双手抓住了方远的手臂轻轻摇晃着,祈求说:“你等我一会儿,让我试一试嘛。”



    “你……”



    方远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右手抓住了雅儿贝德的脖子后面,稍稍用力,竭力说服方远的雅儿贝德瞬间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老老实实的被方远拉出了门外。



    其他人接连换好衣服出来,与穿着沙滩裤的方远不同,素潘这些人全部只穿着黑色的紧身裤,长长的裤口都快到膝盖了。



    素潘等人看到方远腰间别着个格洛克17都没有什么反应,他们太熟悉方远的性格,认为这种行为很‘方远’。



    不过,发现了方远和雅儿贝德之间诡异的动作,素潘不解的问:“你们干嘛?”



    “哦,雅儿贝德的脖子疼,让我给她按摩一下。”方远实在没招了,松开了雅儿贝德开始胡诌。



    “我脖子也酸,你给我按摩一下。”素潘笑的非常贱,揉着自己的脖子后面,走向了方远。



    “滚。”雅儿贝德朝着素潘举起了雪白的小拳头,一双大眼睛瞪的溜圆,还露出了洁白的犬牙。



    被雅儿贝德恐吓,素潘嗷的一嗓子转身跑开,其他人笑的合不拢嘴,一起走向了海滩。



    海水碧蓝,沙滩雪白,微风吹拂着发梢,非常的舒服,但是众人看着一望无际的海面傻眼了,不是出海玩去吗?



    船呢?



    “我给大家准备了一个新颖别致的登船仪式。”素潘转身面对所有人,大声的宣布,“在那边。”



    顺着素潘手指的方向,大家远远的看到一公里外的地方有一处悬崖,方远在心里预估一下,大致的算出悬崖有三十多米高,但还是没看到游艇。



    面对大家的质疑,素潘走向了悬崖,大家只能无奈的跟上。



    让方远等人疑惑的是,看似陡峭的悬崖,背后竟然装了一部简易的大型电梯,这么多人一次性上去,竟然都能站的下。



    从悬崖上往下看去,下面是一个U型的海湾,只有一个出口通向大海。



    平静的海面赫然停放着一艘巨大的游艇,现在问题又来了,悬崖面朝大海的这一侧几乎呈九十度,别说电梯,连栈道或者楼梯都没有。



    看着大家疑惑的表情,素潘没有任何解释,得意万分的走到了悬崖边,张开双臂飞向空中聚拢双臂纵身跳了下去。



    “卧嘈。”



    怪不得素潘说登船的仪式新颖别致,众人齐齐发出了一声惊叹,人家乘船出海是休闲娱乐,跟着素潘登艇要玩命,认为素潘太疯狂了。



    方远往下看了看,隔了几秒钟才听到声音,证明悬崖确实高,如果掌握不好入水的角度,身体拍在海面上,不亚于摔在地上。



    此时,方远甚至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素潘不是不想和未婚妻结婚吗?那就把她带过来爬上悬崖,保证让她看到这个后,脾气多好的女孩子也会跟他分手,更别提结婚了。



    方远不擅长游泳,但他胆子大,第二个跳向了空中,不过姿势和素潘标准的跳水姿势完全相反,而是头朝上,脚朝下,直直的落入了海面,达到了素潘同样的效果,没被摔死。



    “这个办法好啊。”



    正犯愁的众人有样学样,接连跟着跳下去,一时间海面和下饺子似的,扑通扑通乱响,然而无一例外的全部安全浮出了水面,没有一个人受伤。



    大家湿漉漉的来到了船上,立马有两个穿着比鸡尼的年轻女孩,拿着厚厚一叠雪白的毛巾过来,分发给众人擦拭身体。



    方远站在船舷边,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打量着整个游艇。



    游艇非常的大,上面分成了三层,并且船顶不时能看到有人影走过,那婀娜的身材,还有五颜六色的兴感比鸡尼,证明都是年轻女孩。



    一个穿黑色比鸡尼的女孩朝着大家笑了,伸手指向了船顶:“素潘少爷在船顶等着大家,请跟我来。”



    众人起身跟在后面,帕沙满脸不爽的说:“素潘这小子太坏了,差点把我的小命报销,等会儿必须整整他。”



    其他人没有说话,不过他们恶狠狠的表情预示着完全赞同帕沙的建议。



    上到了船顶,整个空间的面积足足有三百多平方,靠着入口的地方是一个长长的大型烧烤架,两个穿着比鸡尼的女孩正拿着夹子翻烤着食物。



    右边是一个小型吧台,同样是一个女孩酒保,而远处则是一个舞池,十多个穿着比鸡尼的女孩正围绕着拿起着酒杯的素潘,轻轻扭动着腰肢跳舞。



    美女,



    美食,



    美酒,



    美景,



    太美妙了,大家彻底放松了下来。



    “把他扔下去。”帕沙一脸的奸笑,伸手指向了素潘。



    一群人一拥而上,推搡开十多个女孩,抓住了素潘的双手双脚,一起跑到了船边。



    一,二,三。



    众人喊着号子把素潘丢下了海面,和炮弹一样砸在了海面,扑通一声溅起了巨大的浪花。



    哈哈哈。



    自己的老板被人扔下了船,十多个女孩全部懵逼,就连远处酒吧和烧烤架旁边的女孩都傻了,方远等人却哈哈大笑起来,帕沙的手臂在空中划过,嚷嚷着示意女孩们接着奏乐,接着跳舞。



    素潘是女孩们的老板,她们又不认识帕沙,没有一个人搭理他,更有几个女孩和受惊的小鹿一样跑下了船顶去找素潘,大家只好自己找酒喝,自己找东西吃。



    过了十多分钟,素潘在三个女孩的陪伴下爬上了船顶,一见到大家,素潘便开启了吐槽模式,埋怨大家把他摔的太疼了,应该补偿他受伤的小心灵。



    “有人还不服气。”帕沙放下了酒杯,朝着众人大声喊叫,“我们怎么办?”



    “再把他扔下去。”众人齐齐的应和,轰的一下,方远等人全部站起来,再次抓住了素潘,喊着号子把他丢下了船。



    扑通。



    响亮的落水传来,这一次负责服务的女孩们比较淡定了,她们算是知道老板素潘被这些人扔下去也不生气,证明他们是朋友,于是正常的接着工作,连个人下去查看都没有。



    方远和雅儿贝德在酒吧旁边喝酒聊天,半个小时后素潘还不上来,方远放下了高脚杯,疑惑的走到了船舷边往下看,海面安静的没有一丝丝波澜,素潘人呢?



    这小子心眼多,身体素质却差,不会体力不支沉入海底淹死了吧?



    方远慌了,开始大声的招呼其他人。



    方远喊这一嗓子,好家伙,马上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尤其是带头扔素潘的帕沙老脸惊的有点惨绿。



    不但帕沙等人过来了,就连那十多个女孩也变得紧张,乌压压一大群人绕着船舷开始查看,很快发现了素潘低头坐在船尾。



    人没事就好。



    众人松了口气,大家下船走到了船尾。



    听到了脚步声,素潘没有抬头也知道是谁,他缓缓的抬起脑袋,对着方远说:“在我家的游艇上,被人扔下去两次,我还不敢发火,你们是头一个。”



    素潘的眼神透着哀怨,满脸的悲惨,凄凉、无助的样子好似怨妇,但是人没事就好,帕沙凑过来蹲到了素潘的身边问:“憋屈啊”



    “嗯。”素潘重重点头。



    “憋屈?”帕沙反手一指方远等人,“憋屈就发泄出来,看能打过谁,挑一个揍他。”



    “尼玛,你想坑死我吗?”帕沙的建议差点没把素潘气死,方远这些人,随便拎出来一个,绑住双手只用腿都能把自己踢死,还单挑?



    “你自己说的憋屈,我只是给你一个建议。”帕沙撇撇嘴,强忍着笑意反击素潘。



    “我看我能打的过你。”素潘蹭的站起来,指着帕沙对十几个女孩们下达了命令,“给我按住他,把他也扔海里去。”



    十几个女孩一拥而上,帕沙吓的跳起来,和兔子一样冲上了楼梯,素潘率领着一群女孩在后面紧追不舍,很快船顶传来了打闹声。



    素潘把帕沙扔了三次,终于心平气和,性情愉悦了,让女孩们放下了船上的三艘快艇。



    三艘高速快艇的样式科幻,雅儿贝德指着其中一艘粉色的对方远说:“我要玩快艇。”



    “行。”这种快艇速度相当快,好在整个沙滩全部是素潘家的,没有其他人,今天的天气也相当好,没有一点点风浪,即使雅儿贝德把快艇当飞机开,翻船了也无所谓。



    “我要你开着带我玩。”



    “行。”方远先下去坐到了快艇上,雅儿贝德跳下海爬上快艇,搂住了方远的腰。



    帕沙,迈克抢到了剩余的两艘快艇,加足了油门首先冲了出去,方远紧跟在后,一大三小驶向了大海。



    方远从来没有开过这种快艇翻了几次,熟悉之后反倒觉得掌握好技巧操控还是很容易的,带着雅儿贝德一会儿和帕沙比直线冲刺,一会儿打着旋转圈圈。



    素潘又拿出了鱼竿、降落伞、冲浪板和绳子,高扬、尤里几人站在船舷边海钓,方远把绳子系在了快艇后面,让雅儿贝德踩在冲浪板上,带着她一起去冲浪。



    看着雅儿贝德抓着绳子在高速飞驰的快艇后面玩的大呼小叫,相当的嗨皮,帕沙和迈克也把快艇开了回来,嚷嚷着要玩降落伞。



    对于帕沙的要求,素潘奸笑着把降落伞给帕沙背上,自己亲自开着快艇带着他,很快帕沙被降落伞带上了天。



    不过和平稳驾驶的方远不一样,素潘开的快艇一会儿高速疾驰,一会儿急刹车,时不时的还来个九十度拐弯,天上的帕沙可就惨了,要么冲上了天,要么一头栽进了海里,要么在海面不停的翻滚,疼的他嗷嗷直叫,吓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狂跳,大声抗议要求下来,否者真怕自己被素潘给折腾死。



    众人轮流玩到了天黑,这才把快艇吊了上来,重新回到了游艇的船顶,帕沙几人都不顾脸上,身上的摔出来的淤青,高举着双臂尽情的喝酒跳舞。



    方远玩了一会儿,坐到了烧烤架旁边拿起了一块牛肉,虽然卖相挺好看,但是方远不喜欢它炙烤的程度,嫌弃太嫩,吃了一口就放下了。



    “怎么,烤的不好?”素潘端着两杯红酒坐到了方远旁边,热心的询问。



    “不,烤的非常好。”方远不想给两个女孩找麻烦,解释说,“我们华夏人常说重口难调,我只是吃不习惯这种程度的牛肉而已。”



    “我以为不好吃呢。”素潘把其中一杯红酒推到了方远面前,笑着说,“尝尝,正宗法国红酒,可比什么康帝贵多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素潘这么热情,有点不正常,方远喝了口红酒果然不错,“说吧,有什么事?”

1
(←快捷键) <<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已到尾章 (快捷键→)

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