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16章:全是误会

作者:乾坤烧鹅 最后更新:2021-07-19 12:34
    佣兵从切萝卜开始正文卷第216章:全是误会第216章:全是误会



    瘦高男子连滚带爬钻进了人群去找警茶,方远好像没听见,没看见,掏出手机发了个消息,然后径自走向了花衬衫。



    踩住了花衬衫的衣襟,不让花衬衫乱动,方远缓缓的在他脑袋旁边蹲了下来。



    “你要干什么?”花衬衫的额头冷汗哗哗的流,真怕方远弄死他,然而无论怎么挣扎都没用,这种想逃又逃不掉的感觉让他崩溃,“态国是法治社会,警茶马上就来了。”



    方远面无表情,丝毫没把花衬衫的威胁放到心上,刚刚抬起了手臂,花衬衫吓的嗷的一嗓子,不住的往旁边挪动,想要远离这个煞神。



    附近的人群更是惊慌起来,纷纷往外撤,胆小一点的已经跑着离开,生怕溅到自己身上鲜血一样。



    方远没有掏枪,也没动手,甩动右手,厚厚的一摞钞票直接甩在了花衬衫的脸上。



    钞票顺着花衬衫的脸颊向下滑落,洒了一地,看着面无表情的方远,花衬衫却预感到了什么,露出了惊喜的笑容,旋即又变得迷惑,丝毫不介意老脸被钞票砸在脸上生疼。



    附近的人群离的最少有两米多远,方远压低了声音说:“帮我办件事,事成之后,我给你十万美元。”



    “噗。”花衬衫预感到方远想要利用自己,但是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到方远会这么大方,十万美元啊,别说自己组团在街上碰瓷,哪怕自己抄家伙去抢劫也一辈子搞不到这么多钱,去抢银行还差不多。



    花衬衫惊喜的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若不是被方远踩着衣襟起不来,恨不得翻身起来抱着他的腿喊爸爸。



    不过花衬衫不傻,激动过后很快恢复了理智,声音颤抖着询问:“要我做什么?”



    “找个人。”



    对,方远的条件不高,只想让他帮忙找出张国豪的侄子,当然,能打听到张国豪的下落更好。



    其实,普通人寻找一个人的下落,可以登报,寻找媒体帮忙,报警……总之渠道很多。



    方远这样的找人,不可能满大街的贴寻人启事,一般最快的途径有两种:一是通过警方,一是利用街头的闲散人员。



    方远是佣兵,还是偷渡进入的态国,身份不允许他和警方接触,再者他也害怕警方中有张国豪的眼线,毕竟张国豪深耕斤三脚那么多年,还是一个老谋深算,绝顶精明的老毒枭。



    方远觉得最合适的还是找街头的闲散人员,只不过在白头鹰国时,方远却吃了大亏,被人阴了掉进了一群墨西哥人的埋伏。



    吃一堑长一智,方远变得更加谨慎,不敢贸然的和街头闲散人员接触,直到今天被碰瓷,遇见了花衬衫。



    这小子有点蠢,但是心狠手辣,宁愿组团碰瓷,也不给别人当马仔,必定拥有一副不屈的灵魂,想要自己混出个人样。



    既然花衬衫有颗上进的心,方远觉得在重赏之下告密的几率相对小很多,反正少校找了一个多月也没有任何的头绪,还不如赌一赌,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几率,他也不想放弃。



    所以,方远没有十万美元,却忽悠花衬衫,反正付钱的事情在事成之后,如果找到了人,给他十万美元又何妨?



    只是找个人啊,太简单了,花衬衫的情绪变得亢奋,挤出了满脸的笑容,谄媚的问:“找谁?”



    “这里不是谈事情的地方,明天中午在市中心等我,那里有家高档西餐厅。”



    “我知道,我知道那家高档西餐厅,还是会员制的。”花衬衫也知道现在人多嘴杂,不是商量事情的地方,乐呵呵的收起了散落在地的钞票,表示自己明天一定提前到餐厅等方远。



    原本的仇敌变成了委托任务的老板,花衬衫起来之后不顾自己的伤势,更是看也不看倒地的两个同伴,紧紧的跟在方远身边低头哈腰的,等到两人走到了宝马三系车门旁边,马上快走几步拉开了主驾驶的车门,满脸微笑的恭请方远上车。



    花衬衫前后的态度简直来了个颠倒,现在谄媚的样子和伺候亲爹一样,就差跪下喊爸爸了,周围的人群发出了哄笑声,然而花衬衫一点也不感到羞耻,反而举起了拿着的厚厚一叠钞票,昂首挺胸的非常自豪。



    方远正要上车,人群外忽然响起了陌生的声音:“打人的在哪?”



    面对突发的状况,所有人齐齐扭头看向声音的来源,花衬衫的脸色变了几变,马上回忆起是自己叫瘦高个去找警茶报警的。



    果然,密集的人群向外分向两旁,花衬衫的小弟瘦高个,手捂着脸颊走在前面,引领着两个警茶穿过了人群。



    看到了花衬衫,瘦高个挤眉弄眼的给他暗示,那得意的样子仿佛在说:大哥别怕,我给你搬来救兵了,等会儿有那小子受的。



    尼玛,花衬衫现在心中万马奔腾,恨不得扑过去一脚踹飞小弟,然后再掐死他。



    但是自己是碰瓷的,又是自己让小弟去报警找警茶,现在骑虎难下,没法说出所有实情,他尴尬的愣在原地,脑瓜子极速旋转着,琢磨怎么把事情完美解决。



    “警官,就是他,就是他打了我们。”瘦高个一溜烟跑到了方远旁边,回头看向了两个警茶,反手指向了方远的同时,松开了捂着脸颊的手,他的半张脸肿的老高,嘴角还有不少已经干枯的血渍,被方远的那一拳打的不轻。



    “是你打的人?”两个警茶先看了眼宝马三系,上下打量了一遍方远后,说话倒很客气。



    “警官,误会,全是误会。”方远没来得及回答,花衬衫反倒抢先走到了两个警茶的前面,笑呵呵的解释说,“我和这位先生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刚才闹着玩的,没有人闹事打人。”



    “大哥……”花衬衫的表现简直惊掉了瘦高男子的下巴,他实在无法相信,明明自己兄弟挨了打,大哥让自己去报警,自己好说歹说把警茶找来了,他却竟然说是误会,还说和打人的是朋友。



    大哥受到了威胁?



    还是脑子被打坏了?



    “朋友?没有人闹事打人?”警茶可不是好糊弄的,一个胖胖的警茶又扫了眼花衬衫,这才看向了倒在地上的老头,“他的脚是怎么回事?”



    花衬衫想都没想,直接说:“他自己摔的,不信你问他。”



    老头的脚踝是花衬衫踩断的,真不关方远的事情,但是面对花衬衫恐吓的眼神,老头无奈的点点头:“是,是我自己摔的。”



    “他呢?”警茶又指向了捂着脑袋的矮胖男子。



    矮胖男子当时挨了方远的肘撞,脑袋被打破,现在捂着头顶,半边脸被哗哗流淌的鲜血染红,花衬衫冷静的回答:“也是自己撞的。”



    胖胖的警茶被花衬衫的说辞气乐了:哦,一个断了脚踝,疼的呲牙咧嘴,一个脑袋有个大窟窿,差点流干了血,都是自己摔的,自己撞的?



    和这个年轻人没有一点关系?



    糊弄鬼呢?



    当劳资瞎吗?



    胖胖的警茶伸手推开碍事的瘦高个,慢慢的走到了花衬衫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把他拉到了自己面前冷冷的说:“你知不知道谎报警情的后果?”



    面对胖警察的恐吓,花衬衫却面不改色,他当然知道谎报警情的后果,不过如果警茶把方远抓走,谁给自己十万美元?



    为了十万美元,花衬衫现在是宁可得罪警茶,宁可自己被抓进去关几天,也不能让方远有任何的闪失,不能失去了这个大金主,所以一咬牙一跺脚,当着两个警茶和所有人的面,推翻了对方远的指控,睁着眼说瞎话。



    “确实是他们自己摔的,自己撞的。”花衬衫为了钱铁了心要保方远,依旧嘴硬。



    “哼。”胖胖的警茶推开了花衬衫,冷冷的看向了方远,朝着他伸出了手掌,“你们两个的身份证,快点拿来。”



    雅儿贝德有合法的护照,但她是偷渡过来的,没有正规的入关手续,不经查,更别说身份证,华夏护照全部丢了的方远。



    其实以艾丽西亚的渠道,给方远整个真的非洲国家护照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以前全部是在非洲出任务,也没有这方面的紧迫需求,尼克队长就疏忽了。



    面对穷追不舍的两个警茶,方远不慌不忙的笑了:“我的身份证在我朋友车上。”



    “你没有身份证吧?”胖警察当然不相信方远胡扯,反倒流漏出了惊喜的笑容,意识到自己可能抓到了一条大鱼,当即掏出了手铐。



    “我说了,我的身份证在我朋友车上。”方远笑的更加灿烂,指向了胖警茶的身份,“不信?你问他们。”



    “他们?谁啊?”胖警茶几人疑惑的扭头向后看去,自己身后一米远处,赫然站着一高两矮三个男子。



    这个高个的男子身高一米九多,壮的如同一头狗熊,还穿着态国陆军的作训服,浑身杀气腾腾,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人。



    另外两个矮个虽然穿的是常服,但是其中一个朝着自己怒目而视的,赫然是刚才开着悍马在街上横冲直撞的公子哥。



    这一高两矮三个人正是霸域,素潘和帕沙,他们收到了方远发的短信马上折返回来。



    不但素潘他们来了,查尔斯等人也抱着膀子站在人群前面,笑着注视着两个作死的警茶。



    “你想看他的身份证?”霸域是陆军中尉,丝毫没把两个警茶放在眼里。



    两个警茶不认识帕沙,但是认识霸域和素潘,面对霸域的质问,已经吓的浑身打颤,说话都哆嗦了:“是……是。”



    这个年轻人竟然是霸域和素潘的朋友,胖警茶很快反应过来了,马上摆着手表示自己不想看了。



    “好,我给你看,你过来。”霸域勾着手指头,让胖警茶过来。



    胖警茶哪敢过去,只能尴尬的站在原地,忽然间,霸域大踏步向前,扬起了蒲扇般大小的手掌,带着呼呼风声扇向了胖警茶。



    随着清脆的声音响起,胖警茶的身体原地转了个圈,一口老血从他嘴中吐出来,在空中四溅开来。



    霸域好像还不解恨,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的狂扇胖警茶,边打边骂:“让你找我朋友的事,让你检查我朋友的身份证……”



    两个警茶被霸域一个人打的抱头逃窜,围观的人群除了惊恐,却一点也不意外。



    在态国,贵族还是比较有势力的,更别提军方了。



    想当年,一个小军丝令的儿子在夜里逛酒吧,因为争风吃醋挨了打,他老爹调了几百人直接封路围住了酒吧,干脆把酒吧烧了,嚣张跋扈的程度可想而知。



    这个年轻人竟然是素潘的朋友?花衬衫的目光在素潘和方远之间来回穿梭,他如果知道方远和素潘这个小魔头是朋友,给他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去碰方远的瓷。



    

1
(←快捷键) <<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