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656 危!

作者: 最后更新:2021-07-19 12:47
    “淘淘~淘淘~”



    荣陶陶刚下飞机,就听到了荣凌那大呼小叫的声音。



    不由得,荣陶陶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转头望去,刚好见到荣凌翻身下牛,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下一刻,接机的众人都有点懵,因为......



    那身高足有一米九开外,威风凛凛的鬼将军,竟然被荣陶陶抱了起来?



    毫无疑问,荣凌比荣陶陶更高大、更魁梧、更威风。



    但荣陶陶双手插在荣凌腋下,手臂的长度弥补了身高的不足,直接就是一个“举高高”。



    “唔~”荣凌一身的霜雪嗡嗡作响,凝结为实体的雪制铠甲被荣陶陶托着,犹如撒花儿似的,将他扔上了天,一飞十多米......



    “想我啦?”荣陶陶仰头笑嘻嘻的说着,看着从天而降的荣凌,心中也满是感慨。



    算一算的话,荣凌今年也有三岁半了,时间过得还真快。



    想当初,荣凌还是个才到自己膝盖处的小胖子,现在,已经是比自己高半头的鬼将军了。



    “咳咳。”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咳。



    荣陶陶转眼望去,却是见到了一个负手而立的女将。



    她的身材高挑,站姿笔直。作训帽下,是一张英气勃勃的面容。



    铁血的军旅生涯改变了她太多太多,那一双眉宇之间,带着无尽的飒爽英姿。



    说真的,荣陶陶才离开高凌薇几天时光,本不该有这么多感慨。也许是因为此次帝都行步步惊魂、太过凶险吧......



    现在回想起来,总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她的肩膀上还站着一只通体雪白的梦梦枭,此时正瞪着金色的眼眸,望着这边。



    高凌薇稍稍皱了下眉,如此小动作可谓是一闪即逝,带着一丝制止的意味。



    荣陶陶接收到了她传递的讯号,便收敛了玩闹的心思,毕竟是在莲花落城,是比较严肃的地方。



    与身后机上的星烛军士兵道别过后,荣陶陶带着荣凌与夭莲陶,快步来到了高凌薇面前。



    高凌薇一双美眸仔细打量了荣陶陶半晌,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儿?



    荣陶陶的精神状态似乎好过了头,是因为重逢的缘故么?



    这个状态下的荣陶陶,真的很让人欣赏。



    积极、阳光、活力四射,就像是个小太阳,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荣陶陶笑呵呵的说道:“呦呵~高队亲自来接机啊,这么闲?”



    高凌薇收回了打量荣陶陶的目光,直视着荣陶陶的双眼:“你有些变化。”



    “是么?”荣陶陶眨了眨眼睛,顺手抱起了女孩肩膀上的梦梦枭,捧在手里使劲儿揉了揉。



    “咕~咕~”梦梦枭被揉捏的一阵摇头晃脑,委屈巴巴的叫着。



    高凌薇伸手将梦梦枭抢了回去,帮它脱离了苦海,再次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走吧。”



    说话间,她召唤出了胡不归,轻盈一跃,翻身上马。



    荣陶陶虽然不满手中的发泄神器被抢走,却也只能无奈的看着,翻身上了胡不归。



    身后,夭莲陶和荣凌已经坐上了践踏雪犀,向机场外走去。



    荣陶陶开口询问道:“我们去哪里呀?有什么任务么?”



    高凌薇:“望天缺。”



    察觉到身前的女将军不愿说话,荣陶陶也只能瘪了瘪嘴:“哦。”



    出离了机场,荣陶陶也看到了守候多时的龙骧十八骑。



    荣陶陶对着为首的李盟打了个招呼,而在这军纪严整的队伍里,李盟只是点了点头,便在高凌薇的命令下,带着青山龙骑前方开路,一路向南。



    行走在四下无人的荒郊野外,荣陶陶终于可以放肆些许了。



    他向前挪了挪屁股,伸手环住了前方女将军的腰。



    高凌薇下意识的想呵止,但想到周围都是她的兵,她最终也没拒绝,而是任由荣陶陶抱着了。



    而荣陶陶却是得寸进尺,脸也深埋在她的脖间,深深的吸了口气。



    还是那熟悉的味道,还是那熟悉的感觉。



    嗅着她的发香,带着寒冷的空气灌入肺中......



    家,甜蜜的家。



    我又回来了!



    高凌薇:“......”



    短短3、4天的离别,至于这样?



    极为敏感的高凌薇,不仅察觉到了荣陶陶有些许变化,也意识到了荣陶陶此行帝都的凶险。



    都是常年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于龙北战区厮杀的人,前一阵荣陶陶断腿断手、在床上躺着的时候,高凌薇也有出去数日执行任务的经历,哪见过荣陶陶这样的状态?



    高凌薇暗暗揣测着,也唯有一个解释了。



    就是在过去的三天时间里,他很可能有过一个念头:我回不去了。



    所以他才这般贪恋,这般庆幸?



    想到这里,高凌薇轻声说道:“你的行为与你展现出来的精神状态不符,为什么?”



    “哦。”荣陶陶脸蛋埋在她的脖间,左右磨蹭了一下,“我和南诚阿姨不仅帮叶南溪获得了一片星辰,我自己也获得了一片星辰。”



    “嗯?”高凌薇眼眸一凝,他竟然获得了一片星辰碎片?



    第一时间,高凌薇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算上来回路程,一共不过4天时间,荣陶陶和南诚凭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获得两枚星野至宝?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他们到底去了哪里,又都经历了什么?



    想到这里,高凌薇竟然不因为荣陶陶获得至宝而高兴,反而面色不太好看:“跟我讲讲这次任务过程?”



    荣陶陶枕着她的肩膀,小声说着:“旋涡,暗渊,星龙。”



    高凌薇:???



    他一共说了三个词,高凌薇只能听懂一个“旋涡”。



    另外两个是什么东西?暗渊是一处地点,星龙是一种魂兽么?



    高凌薇心中疑惑:“什么意思?”



    荣陶陶迟疑了一下,悄声道:“回去慢慢说。对了,最近队里忙不忙?”



    高凌薇回应道:“老样子,规划龙北战区魂兽种族的分布。”



    荣陶陶:“能抽身出来么?”



    高凌薇:“你想干什么?”



    荣陶陶:“我特意把夭莲陶带回来了。



    你知道的,狱莲能锁定方位,只要我一具身体伫立在雪境旋涡入口处,我们就不会迷路。”



    闻言,高凌薇抿了抿嘴唇,她听懂了荣陶陶的意思。



    思索片刻,高凌薇开口道:“总指挥那边还没下达命令,可能是觉得时机还不成熟。”



    荣陶陶却是说道:“我们可以打个头阵,小部队先进去看看情况。



    别人都见过旋涡啥样,咱俩啥都不知道,先进去适应适应,起码心中有数。



    日后再进入雪境旋涡,你也更好指挥队伍,我也顺便去感知一下其他莲花瓣的方位。”



    高凌薇心中微动,不知道荣陶陶此行帝都是受了什么刺激了,竟然这么心急。



    亦或者是因为星野至宝给他带来的影响?



    高凌薇开口劝道:“别心急,陶陶。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按部就班。”



    荣陶陶却是笑了:“不急不行啊,之前在爸妈家答应了你,要解决问题。



    爸爸随时可能返回青山军,妈妈也随时可能孤身一人、返回老家。”



    “嗯......”



    荣陶陶继续道:“我总觉得过了这个年,咱爸就会返回青山军,现在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



    我们的目标人物还不见踪影,你也没有得到任何莲花,魂法不够,还镶嵌不上霜美人的魂珠,无法驭心控魂,我不得不急啊。”



    高凌薇心中一暖,她稍稍后仰,歪了歪头,碰了碰荣陶陶的脑袋:“是不是新获得的星辰碎片影响到了你?”



    “不。”荣陶陶撇了撇嘴,“我就是觉得,我为了叶南溪拼死拼活,我自家人的事儿却没有进度,心里别扭。”



    高凌薇开口安慰着:“你才出去了4天时间,陶陶,对自己不要这么苛刻。



    另外,南溪是我们的朋友,你也不可能见死不救。”



    “理儿是这么个理儿......”



    两人轻声闲聊着,在龙骧十八骑的守护之下,一路从莲花落赶往了望天缺。



    还是那句话,这里的天气好的可怕,也让荣陶陶愈发感觉到了不安。



    终于返回了望天缺城,夭莲陶陪着荣凌在青山军大院内切磋武艺,享受“亲子时光”。



    荣陶陶则是跟着高凌薇上了三楼,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部的休息室中,荣陶陶刚一打开房门,就看到了贴了满墙的资料纸。



    一时间,之前研发魂技、断腿断手的苦难日子又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不过相比于之前,此时的荣陶陶释怀了很多。



    因为他成功了!



    但也正因为他的成功,岳父可以重拾夙愿、岳母却又要孤苦伶仃了。



    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青山不负卿。



    还真是让人恼火......



    “咔嚓。”休息室的门被高凌薇随手带上,她摘下了作训帽,一手拾着脑后的头绳撸了下来,漆黑的长发顿时散落肩头。



    私下里,单独面对荣陶陶的时候,这位凌厉女将,无论是气质还是气势都柔和了些许。



    “呵。”高凌薇轻轻叹了口气,褪下了雪地迷彩外套,随手扔在衣架上,也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荣陶陶扭头看向高凌薇:“这么疲惫?这几天都在执行任务?”



    高凌薇可是魂校,而且还是本命魂兽为雪夜惊的魂校。



    但凡她展现出来些许疲惫,那必然是高强度作业了很久。



    “雪狱斗士的村落规划很困难,这种魂兽并不好管理。”高凌薇背靠着沙发,仰着头,枕在了沙发屏上。



    荣陶陶面色古怪:“就你这性格和手段,雪狱斗士还敢起幺蛾子?”



    高凌薇笑着瞪了荣陶陶一眼:“我们是帮它们建立村落,为它们划分生存、狩猎区域,我们不是杀敌!”



    从见面到现在,这位冰冷的女将,终于在二人世界里,脸上露出了笑容。



    荣陶陶心中颇为好奇:“最后怎么解决的?”



    高凌薇:“七场四胜,雪狱角斗场内切磋。青山军出了七个人,我是其中一个。”



    说着,高凌薇屈起手指敲了敲额头,一副伤神的模样。



    竟然是跟雪狱斗士在角斗场里切磋,这能不伤神么?



    难怪她一进屋,放松下来之后,整个人看起来是这样的疲惫。青山军领袖一职,让高凌薇成长了太多了。



    此刻的她,已经是一名合格的成熟领袖了。



    唯有在私下里面对荣陶陶的时候,她才展现出了这样的一面。



    在莲花落接机时,包括一路返回望天缺城,她没有流露出丝毫疲态,甚至荣陶陶都没察觉到。



    荣陶陶来到沙发旁,道:“我给你按摩啊?按按头?”



    高凌薇面露调侃之色:“你会么?”



    荣陶陶当即坐了下来:“按不好还安不坏嘛!”



    高凌薇:“......”



    随后,她被强行按着肩膀转身,也靠进了荣陶陶的怀里。



    荣陶陶会个屁按摩?



    除了吃啥啥不剩,荣陶陶不精通任何其他的生活小技巧......



    但显然,高凌薇并不在乎他的手法。靠在他的怀里,她也难得的感受到了一丝安稳。



    她也彻底放松了下来,合上了双眸,轻声道:“跟我讲讲你的这次帝都之行?”



    荣陶陶一边揉着她的太阳穴,一边开口道:“发生了好多事情,且得跟你说一会儿呢。”



    就这样,荣陶陶讲述了起来。



    说真的,高凌薇真的很累,精神上的疲惫不比肉体层面的疲惫,她只能通过睡眠来补足。



    高凌薇本以为她会听着故事,昏昏睡去。



    享受着温馨气氛的她,已经做好了睡过去后,任由荣陶陶抱她上床,照顾她入睡的准备。



    高凌薇却是没想到,自己竟然越听越精神?



    说是4天的帝都行,但荣陶陶的主要任务过程只浓缩在了短短的几个小时之中。



    而就是这短短几小时的过程,彻底颠覆了高凌薇的世界观!



    星龙!星技!星珠!



    暗渊!佑星!残星!



    一时间,高凌薇的心中升起了无数个问号。



    她也从靠在荣陶陶怀里听故事,变成了和荣陶陶排排坐在茶几前,一边吃零食,一边讨论这个世界的神奇规则。



    荣陶陶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直至说到新获得的星辰碎片功效之时......



    出大问题!



    高凌薇一手拿着雪花酥,轻轻的咀嚼着,淡淡的扫了荣陶陶一眼:“所以你还有一具身体,现在叶南溪的身体里。”



    荣陶陶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急忙道:“是在她的魂槽里,那里一片漆黑,有旋涡旋转,我感知不到外界的任何信息。



    魂槽世界,就相当于另外一个维度的世界。



    我不是在她的身体里,而是在特殊的魂槽世界中,就像你脚踝里的雪绒猫一样。”



    高凌薇的眼神玩味,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容:“也就是说,你当了南溪的魂宠。”



    荣陶陶:“......”



    “咚”的一声!



    高凌薇突然抬起一条长腿,沉重的军靴踩在了茶几边缘,桌上散乱的零食都震了震!



    只见她一手搭在了膝盖上,轻轻拍了拍:“也空着呢。”



    荣陶陶心中“咯噔”一下!



    他硬着头皮说道:“那个...残星之躯是纯粹的星野魂力构成的,我倒是能进你的魂槽,但是会跟你的身体犯冲。



    你是雪境魂武者,你我都会很难受,胡不归也会特别痛苦。



    主要是叶南溪有佑星,能补全我的残星之躯,提供魂力和生命能量......”



    “呵。”高凌薇一身轻哼,不置可否。



    啊这......



    荣陶陶差点哭出声来!



    原来,你不是我的大薇,而是我的大危!



    行吧,



    这辈子的快乐就到此为止吧~



    咱们十八年后再见!



    :

1
(←快捷键) <<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已到尾章 (快捷键→)

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