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00章 绪方要被编成阿伊努英雄史诗了?【7200字】

作者:漱梦实 最后更新:2021-07-19 11:52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第1卷从零开始的武士生活第500章绪方要被编成阿伊努英雄史诗了?【7200字】“然后在这个时候把鹅掌草投进去,就能大大地提升肉的鲜味,并且去除肉的腥味。”



    “鹅掌草是非常好用的调料,算得上是万能,我们阿伊努人的每一道肉菜,基本都会放鹅掌草进去调味。”



    坐在绪方和阿町身前的阿依赞,一边认真打理着身前的锅,一边给绪方和阿町讲解着这道“鹿肉锅”是如何烹制而成的。



    现在是午饭时间。



    由奇拿村村民和绪方二人组成的这支队伍现在已经停了下来,架起了一口口锅,做起午饭。



    绪方、阿町、阿依赞3人围坐在一口锅旁。



    锅里面装着的,是绪方他们这段时间最常吃的鹿肉。



    仍处于治病基本靠求神的部落制文明的阿伊努人,其平均寿命自然是不会太长。



    阿依赞今年也才35岁而已,但在阿伊努的社会中,已妥妥是名中年人了。



    像切普克村长那样都已经头发花白了,却仍然能精神矍铄的人,只不过是极少数。



    阿依赞虽然已是个中年人,但拥有这么大的年纪的他,却仍然有着颗好学的心。



    在他们奇拿村开始跟和商做生意后,对日语有兴趣的他,主动跟和商们学习起了日语。



    虽然有些不标准,但非常流利。



    他算是切普克村长的御用日语翻译之一了。



    绪方之前和切普克村长交流时,基本都是靠阿依赞来做二人之间的翻译。



    在绪方和阿町决定跟随奇拿村的村民们一起前往红月要塞后,阿依赞被切普克派来担任绪方他们二人的随身翻译兼生活小管家。



    这段时间,阿依赞总会亲自掌勺来为绪方和阿町烹制他们阿伊努人的特色美食。



    不得不说——外表是一个糙汉子的阿依赞,料理水平非常地高。



    而且阿依赞是个很健谈的人,在做饭时,阿依赞常常会像现在这样给绪方他们科普他们阿伊努人的美食文化。



    目前,3人面前那正煮着鹿肉的锅已经开始不断向外散发着香气。



    待阿依赞将鹅掌草扔进国内后,那向外散发出去的香味变得更鲜了起来。



    “放完鹅掌草后,再把松茸、白口菇放进去。”



    阿依赞从放置在旁边的小布袋里抓起一把松茸与白口菇扔进锅中。



    “再接下来,只需要慢慢等肉和蘑菇彻底煮熟就好。”



    说罢,阿依赞拿起旁边的盖子,给这个大锅盖上盖子。



    “要等多久啊?”阿町问。



    “嗯……还是需要蛮长的时间的。”



    “这样啊……”阿町嘟囔,“看来这锅菜要花不短的时间才能煮成啊……不过味道闻起来的确是蛮香的。”



    这种等待饭菜煮好的时光是很枯燥的。



    虽说这段时间和阿依赞他进行了较为频繁的接触,但和他还不算特别熟络。



    而且绪方他们和阿依赞他不论是文化还是年纪都相差太大了,就算是想聊天也不知要聊些什么。



    在绪方仨人在这稍有些尴尬的氛围中沉默了片刻后,阿依赞主动出声打破了沉默。



    “反正距离肉煮好还需要一点时间,不如我跟你们讲讲在我们阿伊努人中代代流传的英雄史诗吧?”



    “英雄史诗?”阿町猛地挑了下眉,眼瞳中闪烁出强烈的感兴趣的光芒,“这是什么?”



    “嗯……你们可以理解成歌颂英雄人物的故事。”



    “大概……类似于你们和人中的《桃太郎》、《一寸法师》、《力太郎》这样的故事。”



    “我们阿伊努人不像你们和人那样有文字。”



    “所以我们是靠口耳相传来传诵、铭记我们的历史。”



    “这些在我们阿伊努人中代代相传下来的英雄史诗,有些是虚构的,但有些是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事情。”



    说到这,阿依赞的眼中浮现出淡淡的追忆之色。



    “在以前,我还是幼童的时候,最爱干的事情,就是跟着村子里的其余孩童一起围在村里的老人们的膝边,听老人们讲述这些英雄史诗。”



    “听这些英雄史诗,是我们这些阿伊努人在童年时期最快乐的消遣之一。”



    阿依赞的话音落下,阿町眼中的感兴趣之色变得更加浓郁了。



    “好啊好啊!那就跟我们讲讲你们的英雄史诗吧!”



    阿町最喜欢听故事了。



    她最大的爱好就是听说书、听落语……听一切跟讲故事有关的东西。



    绪方此前从没听闻过阿伊努人的英雄史诗,所以他的兴致现在也有被稍稍勾起来一些。



    阿依赞清了清嗓子。



    “那我跟你们讲最受大家欢迎的史诗之一——《朱轮》吧。”



    “啊,先提醒你们一句,我们的许多英雄史诗都是不会像你们和人讲你们的历史故事那样,讲‘谁谁谁’去干了什么。”



    “而是讲‘我’去干了什么什么。用‘我’来做视角讲述故事。”



    因为这个时代还没有“第一人称”、“第三人称”这样的名词,所以使得阿依赞刚才的那番话有些难懂。



    绪方给阿依赞刚才的那番话做了个总结——意思就是他们的英雄史诗大多都是以第一人称来进行讲述,而不是以第三人称来进行讲述。



    又清了清嗓子后,阿依赞缓缓说道:



    “在这个大家庭里,养姐心胸广阔,尽善尽美地对我好,一直如此,从未改变。家里的大梁、满满的好看的物品、黄棘手呢的木饭盒和匣子,互相交映的宝物下面,一层灿烂夺目。啊,我住的家多漂亮啊!”



    ……



    阿依赞所讲的这故事并不算很长。



    绪方刚开始还饶有兴趣。



    但在听到一半后,就感到有些犯困了……



    反倒是阿町从头到尾都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阿依赞所说的这名为《朱轮》的英雄史诗,其故事梗概大概是这样的——



    在很久以前,有一个男孩被一个家庭给收养了。养父母和养姐都对他极好,家境也非常不错,生活美满。



    在男孩变为少年后,养父母告知了少年他的亲生父母的事情。



    原来,男孩的父亲是个拥有远超神明的容貌和勇气的人类。



    而男孩的母亲则是神明,是狼女神。



    男孩的父亲因过人的勇气和美貌,遭人嫉妒,日夜战斗,最终在酒席上不慎喝下了毒酒。



    父亲身亡后,身为神明的母亲便带着妹妹去了他们神明居住的神界,只留下男孩一人。



    得知真相的男主,决定为生父报仇,踏上了复仇之路。



    经过一场接一场的战斗,最终报仇成功。



    故事的结局就是男孩和一个名叫欧亚璐璐的绝美少女成为夫妻,一起回到了家乡,过上了美满的生活。



    这样的故事,对于阿町这种没听过多少有趣故事的人来说,或许还算得上是有趣吧。



    但对于绪方来说,这样的故事实在是让他提不起劲……



    在前世,绪方看过一些记录希腊神话、北欧史诗的书籍。



    这种“主角是人神杂交的产物,然后因某种原因开始冒险,最后成功抱得宝物或美人归,过上幸福生活”的故事,绪方在前世就看过多少了……



    绪方发现这些英雄史诗的套路都非常地相似。



    主角总会是人与神杂交的产物。然后主角常常会开局就父母祭天。



    接着主角会因各种各样的原因就踏上冒险,最后成功和一个绝美的女子成婚,与她一起归隐某处,走上人生巅峰。



    绪方对这种套路的故事已经腻味了。



    不过为了礼貌,绪方还是强撑着、努力装出一副感兴趣的模样,听到了最后。



    反倒是此前从未接触过这种类型的故事的阿町,其眼中所闪烁的感兴趣的光芒是货真价实的。



    将这英雄史诗讲完后,阿依赞停顿了下,随后缓缓说道:



    “《朱轮》算是历史较为悠久的史诗之一了。”



    “可能都没什么人记得《朱轮》是从以前的什么时候开始流传下来的。”



    “有些人觉得《朱轮》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而有些人则觉得《朱轮》是虚构的。”



    “我们的不少英雄史诗都是这样,因为流传时间过久,久到我们这些子孙后辈都记不清这些故事是真实存在的,还是虚构出来的。”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认同《朱轮》是真实存在的。”



    这时,阿依赞突然咧嘴笑道。



    “说起来——真岛你有希望成为能在我们民族中代代流传的新史诗的主人公呢。”



    “我?”绪方伸出手指了指自己,挑了挑眉。



    “真岛你救了我们村子的事迹,已经完全足以被编成史诗,然后在我们的民族之中代代流传下去。”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反正等我老去了,一定会对村子的年轻幼童们讲述真岛你的故事。”



    “告诉村里的年轻人们,曾有一个名叫真岛吾郎的和人挺身而出,救了险些被灭村的我们。”



    “嚯~”坐在绪方左边的阿町一边窃笑着,一边用右手肘钻着绪方的左侧腹,“这么说——外子有希望能像那些英雄史诗的主人公一样被代代流传下去吗?”



    “理论上来说——是这么回事。但要让一篇史诗不断流传下去,成为永远不会被忘记的不朽篇章,这相当地难。”



    “等到真岛的事迹广泛流传后,才有希望让真岛的史诗被永远流传着。”



    绪方一直静静地听着。



    从刚才开始,他的表情便变得非常古怪。



    前阵子,他才刚在奥羽地区那,碰上了打算以他绪方逸势的故事为原型,打算写一部能永世流传的歌舞伎剧本。



    而现在在冰天雪地的虾夷地,他竟又碰上了类似的事件。



    若是运气好的话,以他的化名真岛吾郎的故事为原型的史诗将有可能代代流传于阿伊努民族之中——最起码会在奇拿村流传很长的一段时间。



    绪方倒不介意他人传诵他的故事。



    只要别魔改就行。



    “阿依赞,你以后若是想对村里的年轻孩童讲述我的事迹的话,我是没什么意见啦。”



    “但记得别乱讲哦,若是把我说成是什么留着漂亮的月代头的武士,或是把我说成是什么美貌的‘姬武士’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阿依赞大笑了几声。



    “放心吧。我可是亲眼见识过真岛你的事迹的人,不会乱讲的啦。”



    “阿依赞!”阿町此时出声道,“再跟我们多讲一点你们的英雄史诗吧!”



    “以后再慢慢跟你们讲吧!现在——先吃饭吧。肉已经煮好了。”



    说罢,阿依赞掀开身前的大锅的盖子。



    在盖子被掀开的下一刻,诱人的香气立即朝绪方他们扑面而来。



    绪方他们拿出各自的碗,各往自己的碗中夹了一大块鹿肉。



    用筷子将碗中的鹿肉夹起、递到嘴边,仅轻轻一咬,便轻轻松松将肉给咬了下来。



    鹿肉被煮得恰到好处,哪怕是一名牙口不好的老人家在这,说不定也能轻松将这肉给轻松咬开。



    因为这肉是跟蘑菇煮在一起的缘故,所以在将肉咬开后,肉的滋味与蘑菇的鲜味都会在口腔中蔓延开来。



    蘑菇独特的风味被肉的脂肪包裹着并融为一体,令舌尖感受到难以用任何词汇来解释的愉悦。



    经过这段时间的与阿伊努人的相处,绪方已经深刻地感悟到——虽说阿伊努人直到现在仍处于落后的部落制文明,但他们的美食文化不容小觑。



    直到最近才开始接触肉食的阿町,现在也渐渐能体验到肉食的美好了——虽说她的肚子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彻底习惯肉食,所以每一顿饭,她都还吃不了太多的肉。



    ……



    ……



    迅速解决完午餐后,绪方解下他腰间的佩刀,将刀抱在怀里,倚靠在旁边的一棵大树上。



    在吃完午饭后,会有一小段时间的休息时间。



    不少人会选择在这段时间睡个午觉。



    绪方还蛮喜欢睡午觉的。



    所以在吃完午饭后,绪方便大大咧咧地抱着他的刀,倚靠着一棵大树,打算小睡一会。



    顺便一提——在绪方现在正打算小睡一会的这个时候,阿町正在不远处洗着她和绪方的碗筷与锅。



    绪方刚抱着他的刀,倚靠着树干坐在地上、闭上双眼,他就突然听到了一连串正朝他快步逼近而来、对绪方来说相当陌生的脚步声。



    阿町的脚步声是什么样的,绪方是记得很清楚的。



    正向他靠来的人不是阿町,而且在人数上也对不上。



    绪方睁开双眼向前望去。



    正向他这边快步走来的,是4名少女。



    而这4名少女,绪方也并不陌生——正是那4个头上绑着不同颜色的头带的女孩。



    自袭村的哥萨克人被打退后,绪方虽还能偶尔在村子里见到这4人,但一直没有什么机会和这4人再做交流。



    绑着红、紫、蓝这3色头带的女孩,绪方不记得名字,倒是还记得那个绑着橙头带的女孩的名字——绪方记得她叫“亚希利”。



    这4个平均年龄还不到15岁的女孩快步走到了绪方的身前,然后一字排开。



    “怎么了吗?”绪方用阿伊努语问。



    绪方之前就有靠着那本“阿伊努语常用指南”打下阿伊努语的基础。



    然后在这段时间内也频繁地和阿伊努人接触、交流,所以在不知不觉间,绪方的阿伊努语目前已经突飞猛进,已经能够用阿伊努语和阿伊努人进行简单的交流。



    这4名在绪方身前一字排开的女孩面面相觑了一阵。



    随后像是提前演练好的一样,向绪方鞠了个近90度的躬。



    绑着橙色头带的亚希利用很不标准的日语磕磕巴巴地说道:“非常谢谢……唔!”



    然而话才刚说到一半,她就因为不慎咬到了舌头,发出低低地痛呼,并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露出痛苦的表情。



    绪方光是看着就觉得痛。



    刚想询问“没事吧”时,亚希利强忍着咬到舌头的疼痛,继续用很不标准的日语说道:



    “非常谢谢你救了我们。”



    亚希利的话音刚落,另外3名绑着红、紫、蓝头带的女孩便纷纷紧随其后,纷纷用同样很不标准的日语向绪方道谢。



    4人都用日语向绪方道过谢后,便再次向绪方深深地鞠了一躬,最后一溜烟地跑远了,迅速自绪方的视野范围内消失。



    在亚希利她们离开时,洗完碗筷和锅的阿町刚好回来了,并恰好看到亚希利她们离开的背影。



    “我记得那女孩好像是叫亚希利吧。”阿町提着刚洗好的碗筷与锅,朝绪方问道,“她们是来干什么的?”



    “没干什么。”绪方说,“只是来跟我道谢的而已。”



    说到这,绪方露出无奈的微笑。



    “可能是因为她们的日语还很烂的缘故,她们在讲完一句道谢的话后,就立即离开了。”



    ……



    ……



    此时——



    “终于向那个和人道谢了呢。”走在前头的红头带女孩说道。



    “终于不用再去学和人的语言了。”蓝头带女孩吐了吐舌头,“我这辈子不想再学任何一句和人话了……”



    “亚希利,你刚才好像咬到舌头了。”紫头带女孩朝亚希利投去担忧的目光,“没事吧?”



    “没事……”亚希利将她的小舌头突出,用手指轻轻抚摸着刚才咬到的地方,“没有流血……”



    “感觉真丢脸啊……”亚希利微红着脸,“明明已经练习过了很多次了,竟然还会咬到舌头……”



    在哥萨克人来袭的那一夜,绪方救了本想和某个哥萨克人同归于尽的亚希利。



    这种救命之恩,若是连句谢谢都不对人家说,那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



    所以自哥萨克人被打退后,亚希利一直想着去跟绪方好好道谢。



    为此,亚希利找到了村子里的一名会讲日语的村民,请他教她该如何用日语向人道谢。



    而她的那3名挚友——绑着红、蓝、紫色头带的这3人则跟着亚希利一起学习日语,打算之后跟着亚希利一起去给绪方道谢。



    这仨人和亚希利是亲密无间的挚友,自己的挚友被人所救,她们也想跟那个救了她们挚友的人好好道谢。



    除此之外,这仨人之所以打算向绪方道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为了减轻一些心里的愧疚感。



    这仨人之前都觉得绪方看起来平平无奇的,说不定还没有他们村子里的那几名身材极其强壮的男性厉害——然而就是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和人,救了他们村子。



    这股愧疚感驱使着她们也去向绪方好好地道个谢。



    自哥萨克人被击退后,她们就潜心学习着日语。



    她们4人本以为日语很容易学,待学会日语后,劈里啪啦地跟绪方道谢。



    但在真的开始学习后,她们才发现——不知是她们天赋欠缺,还是因为日语本就那么难的缘故。



    自哥萨克人被击退后到现在,她们练了这么长的时间,能够讲出的还算标准的日语,就一句“非常谢谢你救了我们”而已。



    实在是学不会其余的话的她们,只能抱着无奈的心情,用她们仅学会的这唯一一句日语来跟绪方道谢。



    所幸的是,向绪方的道谢还算顺利——也就只出现了负责开头的亚希利不小心咬到舌头的这个小意外。



    “没关系啦!”红头带女孩宽慰着亚希利,“只不过是一点小意外而已,你最后不是也顺利跟他道完谢了嘛。”



    红头带女孩话音落下,紫头带和蓝头带女孩也跟着一起宽慰亚希利。



    “亚希利!终于找到你了!”



    这时,亚希利的奶奶的声音,突然自她们的身侧响起。



    亚希利的奶奶佝偻着有些驼的背,缓步走向亚希利。



    “我刚才一直在找你呢,你到底去哪了?”



    在那一夜的与哥萨克人的激战中,亚希利的母亲和奶奶都十分幸运地没有受什么大伤。



    见奶奶向她们询问她们刚才干嘛去了,亚希利立即回答着。



    得知她们是去向绪方道谢后,奶奶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遗憾之色。



    “瞧,我没有说过吧?那个和人是万里挑一的好男人。”



    “只可惜那个男人已经成家了啊。”



    “若是他没有成家的话,刚好可以借着‘报答救命之恩’的名头,让亚希利嫁给他。”



    “倘若能让他成为我们家的人的话,日后肯定不会再有什么人敢得罪我们家。”



    “也罢。既然那个和人和我们的亚希利无缘的话,那就罢了。希望赫叶哲那边也能有值得成为我的孙女婿的优秀男人。”



    “奶奶,请不要乱说这种话。”微红着脸的亚希利没好气地说道。



    自从亚希利的年纪长到14岁后,亚希利的奶奶就常常把和亚希利的婚嫁挂在嘴边。



    就在亚希利刚想继续好好说教一下自家奶奶时,一道清冽的女声突然自她的身后响起:



    “亚希利!”



    亚希利扭头向后望去——来者是在她们村子里赫赫有名的“女猎手”:希帕里。



    希帕里是自“失踪事件”出现后,崭露头角的女猎手之一。



    她和亚希利的关系还算不错,当初亚希利在学习弓箭时,有向希帕里求教过,所以希帕里算是亚希利的半个老师。



    希帕里快步走到亚希利的身前,说:



    “亚希利,我们的伙食有些不够了。”



    “我刚才已经简单地调查了一下周围的树林,猎物不少。我打算趁着现在有时间,去猎点今夜的晚餐回来,现在正缺人手,你要不要跟我一起来?”



    希帕里又看了看红头带、紫头带、蓝头带女孩仨人。



    “你们要一起来吗?”



    “好呀!”红头带女孩立即面带兴奋回答道,“我们去打猎吧!”



    紫头带和蓝头带女孩纷纷点头,表示愿同往。



    而亚希利在犹豫了一会后,最终也点了点头。



    *******



    PS:本章中阿依赞提及的《朱轮》出自文献——金成まつ笔录·金田一京助译注的《阿伊努叙事诗集4》复刻版,三省堂,1993年,37-38页。



    因为作者君查到的故事是残缺版的,所以有些故事内容可能有些不对,特此告之。



    *******



    PS2:为了撰写本章,作者君花了你们难以想象的时间去查阅资料,光是知网上和阿伊努人相关的论文,都翻看了不知多少遍,光是购买论文的钱,可能都有上百块了……



    自动笔开始连载第7卷后,我查阅知网的频率,比我写毕业论文那会还要高。



    作者君查了好久的资料,才终于查到了一篇真实存在的阿伊努人的英雄史诗——《朱轮》。



    而这辛辛苦苦找到的英雄史诗,还是残缺版的。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方面的原因是因为这种冷门至极的知识,即使是在互联网上也极难找到相关的资料。



    另一方面的原因,便是因为阿伊努文化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直到【2019年】,日本才通过了新法《阿伊努民族支援法》,首次在法律中承认阿伊努人是“原住民族”,并创设了旨在维持与振兴其独有文化的补贴制度。



    也就是说,直到2年前,日本政府才正式承认了他们国家有这个民族存在。之前一直是不承认他们国家有这个民族的。



    阿伊努人长期处于日本国的鄙视链低端,凡是长着张阿伊努人的脸、说阿伊努语的人都会被歧视、排挤。



    在这样举国排挤阿伊努人的大环境下,阿伊努人的文化被阉割、抹杀,整个民族被和人同化。



    直至今日,能流利地讲阿伊努语的阿伊努人已经不多了。



    同时因为没有什么人还记得那些在他们的民族中流传了千百年的英雄史诗的缘故,现在已有大量的英雄史诗失传了,没人再记得了。



    老实说,虽然现在仍有不少阿伊努人活着,但“阿伊努”这个民族现在基本上算是半个身体进棺材了。



    希望这民族不会就这么消亡在历史的长河中吧。



    

1
(←快捷键) <<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已到尾章 (快捷键→)

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