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夜梦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孩子

    更多精彩小说请点击m.dushuzhong.com读书中小说网 免费阅读,最快更新,无广告,无弹窗。

    最初,灵笪并没把《亲养录》放在誓言密道里,叶文蕴发疯似的在密道狂走,三年的时间,走遍了梅朵雪山大大小小的密道。叶文蕴地毯式的搜索,几次都差点找到《亲养录》。迫不得已,灵笪把《亲养录》藏在了誓言密道。

    叶文蕴找孩子的决心,就跟当初嫁给灵笪的心一样决绝。这么执拗的女人,可爱又可恨,多少次灵笪想阻止她,一汪泪眼搅浑了灵笪预想的狠话,只能任其发疯发癫。

    “你也知道母亲们在看着,残忍的族规为什么不废掉,族规是死的,人是活的。”

    “你嫁到灵族这么多年,什么时候真正了解过我们?”

    “我不是嫁给灵族,我是嫁给了你。”

    “难道你不贪慕领头人的荣光吗?”

    “是啊,贪慕,”叶文蕴很想可笑,眼泪却决了堤,“贪慕你的英姿,贪慕你的倔强,贪慕你的高贵地位,贪慕你万人敬仰——,让我想想啊,我已经很久没有动过脑子,语塞了,哈哈哈——”叶文蕴靠在誓言密道的墙壁,抚摸着安全门的凿痕,这里封存了一个名叫叶文蕴的女人和她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夏日爱情。“我还贪慕你什么来着?我忘了,你告诉我,你告诉我,我还贪慕你什么?”

    “文蕴,回去,你试一试抚养灵邪兄弟,如果还是不行,我们再想办法。”

    “放了我吧,求你了。”

    “如果你这么爱孩子,就不应该嫁给我,看着你心痛,我的心更疼。”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心痛,你有你的族规就够了。”

    “如果我不做领头人,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孩子在哪能告诉我吗?”

    灵笪摇摇头。

    “那废什么话,如果死能让我知道他在哪,那就死,我也解脱了。”

    “你就不想想我吗?”

    “不不不,”叶文蕴痛苦地摇着头,“我们的婚姻是一段孽缘,你是我的劫数,山盟海誓,不离不弃,都比不过族规,别再试图让我活,活着是真正的炼狱,我活得每一天都是提醒我,这是在惩罚我的贪心,你也说了,我是贪慕你领头人的荣光,这些都是惩罚,就让死来结束这悲惨的、唾弃的、不被原谅的一生。”

    看到叶文蕴眼底的火焰,那是灵魂的释放和燃烧,生命最后的抗争,灵笪词穷到哽咽。

    嫁给灵笪十二年,这是叶文蕴第一次看到他哽咽,不是在孩子被抱走的时候,不是在她绝望的时候,而是在即将解脱的苦海前,“这时候哭?不合适,你应该笑着送我走,因为我有了希望。”

    “你能笑着走,我却笑不出来,怎么办?”

    “别哭,我不值得。”

    “你是我此生的珍贵,如果有来世……”

    “如果有来世,你我就擦肩而过,别留念想给对方!”

    “这一世我没和你过够,如果有来世,愿我们不要生在高山草原。”

    “高山草原没有错,灵族没有错,错在这些墨守成规的人,宁愿一错再错,都不肯纠错。”

    “文蕴,前面就是《亲养录》的藏地,这是的安息花(白花曼陀罗)。”

    “你不一起看看,他被送到了哪?叫什么?”

    “我不能。”

    “那我可不告诉你哦,因为等会我就……,诀别了。”

    “文蕴,别怪我。”

    “我不怪你,我太爱那个孩子,我还有最后一个愿望。”

    “你说。”

    “我死后,能不能葬在誓言密道?”

    “葬在这,那轮回……”

    “我不想要什么轮回,这辈子爱一次就够了,不要什么生生世世,如果有来生,那就变成雪山春季的小草,生命短暂,平实欢快,我的种子跟着东北季风走世界,飘摇,无根,自在。”

    “好。”

    “谢谢你,我去找《亲养录》。”

    叶文蕴远去的背影,依然婆娑可人,渐渐与黑暗同色,灵笪依然恋恋不舍。灵笪眼前浮现起修密道的情景,两个人经常一前一后,他不但喜欢看叶文蕴娇俏的神情,也爱看她婆娑的背影,怎么看都看不够。而此时,叶文蕴的背影像针一样扎进印灵笪凄怆的心里、眼里、记忆里……。

    “灵笪!”叶文蕴惨叫。

    灵笪飞奔,走近叶文蕴。

    叶文蕴痛苦地蜷缩在密道里,看见灵笪,“照顾好他们。”

    灵笪点点头。

    “你早就知道,是不是?”

    灵笪紧紧搂着叶文蕴,“知道,不能说。”

    “没关系,我原谅你了,知道他们都好就好,只是没想到……,他们有个伴更好。”

    “……”

    “你别恨我,我的执拗拖累了你,在我喝下安息花的时候,我想起了你所有的好。”

    “……”灵笪泣不成声。

    “我也不后悔这辈子与你爱过……”

    “别说话。”

    “我闭嘴的时间长着呢,让我在说说你……”

    “……”

    “怪不得一个喜欢绿豆糕,一个喜欢冬枣,……我……太傻了,……没猜到。你……就嫌绿豆糕糊嗓子,而我喜欢……”

    “文蕴,我带他们过来看看你。”

    “不用了,我这样……会……吓到他们,太遗憾了,我……吓……”

    “文蕴……,文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