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至上神尊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45章 返回

    更多精彩小说请点击m.dushuzhong.com读书中小说网 免费阅读,最快更新,无广告,无弹窗。

    青城宗,位于浩云山脉,乃是东青州众多二流门派之一。

    随着青城宗和造化宗的战事结束,这个门派进入了平和时期,变得跟往常看起来,似乎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只有内门众多弟知道,区别真的很大了。

    梦琉璃的离去,导致内门第一组织神翼直接解散,曾经让人谈而色变的组织,就这般消散。

    另外水月峰某座府邸外,再也没有秦萱萱的追求者存在了,佳人不再,谁还会过去呢?

    不过这段时间还算热闹,因为落日山脉地底洞府的事情过去并不久,还在他们的讨论热潮之中,闲得百般无聊的众多弟,时不时就会提起此事。

    在青城宗的内门入口位置,看守大门的几个弟,就恰好谈论着此事。

    “这落日山脉之行对我们门派而言,也不知道算好处还是坏事。跟造化宗的战事是停了,可少了两大美人啊。”

    “确实啊,这简直是不可承受之痛,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吧,毕竟可是去了天月圣地那等地方。”

    “不但如此呢,还死了几个人,周天宇、印双月、秦泽……”

    “不过收获也有的,据步青云等师兄,带回了几种厉害的灵级武技。”

    看守内门入口的有四个人,看起来都比较年轻,都是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彼此都在议论着。

    同时,偶尔会有内门弟出入,往往都是给他们看看身份玉牌,确认了身份后,他们就会放行。

    这时一个人走过,将身份玉牌给了其中一名弟确认身份。

    那名年轻的弟拿过身份玉牌查了下,确认身份无误后,还给了对方,转过身正准备和别人继续聊天的时候,内心突然一怔。

    刚才他看的身份玉牌,其中的信息是什么来着?

    是……秦泽?

    “站住!”

    青年迅速转回来,盯住了正准备进入青城宗的少年。

    另外三个看守入口的弟被这名青年的大喊声吓了一跳,也一个个看了过来。

    “有事?”秦泽看着对方问。

    经过二十来天的赶路,他终于赶回了青城宗。

    “你是秦泽?”青年盯着秦泽问道。

    此言一出,另外三个看门的弟也不禁骚动了起来,总算知道这个青年为何会有如此反应。

    秦泽?

    秦泽不是都死了么?

    一时间,四双眼睛都带着几分质疑,落在了秦泽身上。

    他们四人,恰好是以前不曾见过秦泽的人。

    “我是秦泽,你们有什么问题么?没有问题的话,我要进去了。”

    秦泽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但看门的四名弟,显然不能让秦泽进入青城宗。

    “吧,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冒充秦泽?冒充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有意思么?”

    一名弟冷冷地话,语气显得十分不客气。

    已经死去的人?

    秦泽愣了愣,旋即道:“看来这其中有误会,让人都以为我死去了。实际上我并没有死,这点你们可以去找认识我的人过来,一眼就能认出我。”

    看秦泽得这么平静,这回反倒是看门的四位弟迟疑了。

    难道秦泽真的没有死?

    “我人是假的,难道身份玉牌也是假的?”

    秦泽示意手中的身份玉牌,这比什么都具备服力。

    见此,看守入口的四名弟神色也缓和了许多,感觉或许真的是误会。

    就在四人之中,有人打算去找秦泽熟识的人来分辨秦泽身份时,又有一人来到了此处,似乎是刚从外面回来。

    “这不是风师兄么?风师兄的身份不需要验证了。”

    看守入口的弟十分客气。

    被称之为风师兄的人点点头,径直朝着门派内而去。

    “对了,风师兄不是认识秦泽的么?风师兄你看看,此人自称秦泽,且拿出了身份玉牌,当真是那被传已经死去的秦泽?”

    一名看守弟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喊住了那名风师兄问了问。

    风师兄闻言明显愣了愣,转身朝着秦泽看去,神色当即变幻不定了起来,但很快他就把自己的神色掩饰了下来。

    “风惊羽。”秦泽认出了此人。

    “风师兄,他确实是秦泽么?”看守弟又问了一句。

    风惊羽突然冷哼了一声:“开什么玩笑?秦泽早已经死去了,这是证据确凿的事情,怎么可能又出现一个秦泽来?”

    这一番话语,的四个看守弟都是一愣。

    秦泽的神色也沉了下来,盯着风惊羽。这风惊羽这番话语,是什么意思。

    “阁下,不管你是谁,冒充我们门派中的死者,是不是太不应该了点?”

    风惊羽又转而对秦泽喝斥,仿佛秦泽真的只是个假冒伪劣的人。

    这种姿态,使得四个看守弟也立刻重新对秦泽带上了敌意,防备地看着秦泽。

    既然认识秦泽的风惊羽都了秦泽是假冒的,在他们看来,眼前这个家伙就确实是个假冒之人。

    “风惊羽,你想要做什么?别给我太过份了。”

    秦泽看着风惊羽,话语可一点都不客气。

    他归心似箭,却仍然被人阻隔在外,心中当然很不舒服。

    “我过份?到底谁过份?”风惊羽握了握拳,似乎想动手,紧接着又想到自己似乎不是秦泽对手,便对看守的弟吩咐:“你们看牢这个家伙,我要去上面禀告,我们门派死去的弟岂能随便让人冒充?”

    话着,风惊羽匆匆转身而走。

    “哼!”

    秦泽冷哼一声,当即上前走来,同样要进入青城宗。

    “停步,这里不是你该进去的地方。”

    四个看守弟拦住了秦泽的去路。

    “你们让开,我不想欺负你们,但我的忍耐也是有个限度的。”秦泽漠然道。

    “我们的忍耐才是有限度的,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冒充本派的人,而且是个已死的人,莫非就没把我们青城宗放在眼里吗?”

    四个看守弟一步退让的意思都没有,反而眼神充斥着排斥。

    “为何逼我动手呢?”

    秦泽的手中,长枪缨雪浮现而出,随意舞了个枪花。

    “我们难道会怕你?”

    四个看守弟神色凛然,连忙也取出了各自的兵器,做好了防守的姿态。

    看着四个看守弟,秦泽不想再多什么了。

    既然认定了他是冒充之人,他即便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不过,这青城宗,他是非进不可!

    秦泽挥动手中长枪,当下就冲了上去。

    “砰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碰撞声当即传出,但这种战斗并未持续太久。

    以秦泽当下的实力,青城宗的内门弟,恐怕没几个人会是他的一合之敌。

    将四个看守弟都打昏在场后,秦泽径直进入了青城宗。

    等到青城宗内门管事闻听消息赶来,只见到四个昏迷的看守弟,至于那个风惊羽口中冒充秦泽的人,则根本见不到。

    ……

    “为什么你在这里?”

    水月峰。

    秦泽重新回到了这个地方。

    当回到秦萱萱的府邸内后,他看见的不是秦萱萱,而是另外一个熟人。

    饶从雪。

    秦泽看见饶从雪很吃惊,殊不知饶从雪见到秦泽,更是震撼无比。

    “你……你不是死了么?”

    饶从雪后退了数步。

    他们在一个院里相见,这里跟过去一样,环境很雅致,草木芬芳,摆放着石桌石椅,很适合闲暇之际坐着休息。

    “我没死,你还没回答我呢,你为什么在这里,萱萱人呢?”秦泽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没死……”饶从雪有些复杂地看着秦泽。

    听闻秦泽死去的消息后,她的内心也是有些遗憾的,毕竟这是个她亲眼见到从外门来到内门的人,亲眼见证崛起的人,可谓未来可期,就那么死去确实可惜。

    沉默了下,饶从雪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秦泽。

    当得知天月圣地的强者路过落日山脉,带走了梦琉璃和秦萱萱时,秦泽完全是愕然的,此前绝对没有料到会有这种事情。

    秦萱萱。

    梦琉璃。

    两人居然都去了中神州的天月圣地?

    在这个瞬间,秦泽突然有种感觉,有种青城宗中再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的感觉。

    饶从雪之所以会出现在此地,就是因为以前秦萱萱的府邸,已经被划分给了饶从雪,如今饶从雪才是这里的主人。

    “不过你还活着就是好事,我带你去掌门吧,澄清你已死的误会。”饶从雪接着对秦泽道。

    “不用了。”

    秦泽拒绝的非常干脆。

    因为他想到了很多很多,没有了梦琉璃和秦萱萱,他在这青城宗中,不仅仅是没有什么留恋,更是失去了一种保护。

    他想到了因秦玄宗之事,一直想要针对他的长老赵三河。想到了因为嫉妒他与梦琉璃走得近,试图杀害他的掌门之步青云。

    这青城宗,已经没法待下去了。

    想及此处,秦泽也不迟疑,当即就在府邸中,将自己一些的一些东西收集起来放入空间戒指,并将一些月光石给了饶从雪。

    “你就当我没有来过吧。”

    秦泽收拾好后,就打算离去了。

    “秦泽,怎么回事?”

    “有些事情你不知道,那就不必多问了,没必要把你卷进来。”

    秦泽告别了饶从雪,离开府邸,走下了水月峰。

    ……

    与此同时。

    青城宗一条路上,两个人正在走着。

    其中一人是一名白衣青年,看起来气宇轩昂,颇有几分领袖气质,有种习惯将一切掌握在手中的姿态,十分不凡。

    另外一人是一名绿袍中年男,看起来倒是平凡,只是眸开阖间,精光四溢,平凡中又透露着几分不平凡。

    这两人,前者正是步青云。

    而后者,赫然是长老赵三河!

    “贤侄听了吧,秦泽回来了。”赵三河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让人很不喜欢听。

    不过,步青云却仿若未觉,平静回答道:“确实,本来已经他已经死去,却没想到还活着……回头,我得好好质问段秋,到底怎么回事。”

    这两个人能走在一起,正是步青云特意联络的缘故。

    因为步青云了解到赵三河因为秦玄宗之事,对秦泽和秦萱萱很不待见,曾经还做过让任何内门组织都不能让秦泽加入的事情。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不需要查。

    所以步青云知道后,顺着这个线索稍微查了下,顿时查出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他发现秦泽在外门时,赵三河派人去暗杀过。他发现秦萱萱在藏经阁选择功法时,赵三河暗中做了手脚用残缺的功法将之替换。

    甚至他还发现,赵三河联络过黄千云等人,黄千云曾带着人去对付秦泽和秦萱萱,这都是赵三河暗中支持的。

    有了这些证据,步青云跟赵三河一来二去,自然就狼狈为奸了。

    如今,在听闻秦泽归来的消息后,两人更是没有迟疑,立刻站在了一起。

    “贤侄觉得接下来应该怎么做?”赵三河问道。

    “简单。”步青云淡笑道:“真正的秦泽已经死了,在落日山脉就死了。如今出现的,只是个冒牌货而已,此人实在可恶至极,竟然冒充本派已死的弟,本派理应做出应对,将其处死,以儆效尤,让世人明白本派弟不容冒充。”

    赵三河有些意外,又道:“不过认识秦泽的人怎么办?不是谁都认不出他的吧?”

    步青云不由笑了:“长老听过易容么?”

    “易容?”

    “没错,此人易容成本派已死的弟,亵渎死者,罪大恶极啊!”

    “原来如此,此人确实应该处死。”

    “哈哈哈,我已经命令了下来。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有人动手了。”

    “很好,我们也过去看看。”

    ……

    秦泽走下水月峰的时候,看见的是一众内门弟。

    还不等他些什么,这些内门弟,就通通杀了上来。

    “罪人,你竟敢易容冒充本派已死弟,并闯入本派意图不轨,还不快快受死?”

    伴随着一阵高喝,一群内门弟直接杀了上来。

    其中话之人,秦泽也不陌生,竟是当初被他所杀的秦少军的弟弟秦少烈,此人曾因秦泽的缘故颜面扫地,如今可谓卷土重来。

    当然,以此人的实力根本不够看,真正带头的,实际上却是其余灵丹境的武者。

    这些人,秦泽也能认出几个,跟他可谓是无冤无仇,却挥舞着刀剑,毫不留情地对他杀来,要置他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