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画之长歌行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九十五回 一叶障目怎见性,视若无睹自知机

    莫向前冷笑道:“好……好……”他连说两个“好”字,听到人群中有人惊呼:“代王府齐天?莫非是永丰候齐候爷?”变色道:“原来是永丰候,怪不得不将丐帮放在眼里!”

    齐天摇头道:“依莫帮主所言,败在严长老手下的那些门派弟子,丐帮又何曾将他们放在眼里?”

    齐天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不仅莫向前语塞,更让在场过半无门无派,或小帮小派的人产生共鸣。

    一些本来平时绝不敢叫板三庄九派的人,物伤其类,一个个义愤填膺。

    一人大声道:“小候爷说的有理,比武比的就是高低,要像莫帮主说的,后面也不用打了,直接比拼师门,势力弱的一方,自动认输算了。”

    另一人哈哈笑道:“如此极好,连着口水也省了,以后有了过节,只比门派势力,大家一团和气。”

    众人哄堂大笑。莫向前面色忽阴忽暗,猛一拂袖,转身而去。群丐愣了愣,跟着悻悻去了。

    比武继续。等到第五轮,齐天对上少林达摩院首座明心大师的俗家弟子程少龙,他人还没上台,也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

    场下跟着响起一片高呼声:“小候爷加油”,声音整齐划一,几百人一同喊来,端的是震天地动。

    少林派既执武林牛耳,又少问世事,高僧大德之土,历代穷出不尽,可谓备受尊崇。

    这些人事不关己,十之**和少林没有过节,也和齐天素不相识,放在任何时期,都不能让他们同心协力,重此抑彼。

    只是齐天刚才对莫向前的一番话,让这些势单力孤的江湖人士,不自禁的生出兔死狐悲之感,比武的性质也就变了味道。

    在这些人眼里,齐天俨然代表着自己,向武林门户之见,发起荣誉的挑战,大家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齐天上台作了一揖。程少龙也不还礼,阴声笑道:“小候爷一战扬名,若能笑到最后,抱得美人归,此后声名鹊起,怕是能与五十年年前,陈平安在太湖夺得‘武林道’盟主相媲美。”

    齐天莞尔道:“那还请程兄手下留情,让在下多笑一会。”程少龙打了一个哈哈道:“原来小候爷不止文武兼备,还是妙人。”

    程少龙敛住笑声,正色道:“自古木秀于林,风比摧之。小候爷既然选择出头,就得接受考验。”他右脚踏开,右掌竖起,左掌相托,道:“候爷出招吧。”

    齐天也摆了一个姿势,右拳高举过顶,状若小鸡啄米,左拳遥相呼应,宛如灵蛇吐信,道:“齐天末学后进,如何敢与少林争先,还请程兄赐教。”

    程少龙只觉无论怎样出手,自己上中下三路,尽在对方拳式笼罩中,心下一惊。

    明心大师忽然合十道:“‘马空冀北’。阿弥陀佛。原来是马王马帅前辈的高足。”

    程少龙心中一凛,知是师父提醒,凝神静气,脚踏右弓步,双掌向前疾推。这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八步追风掌”的“双手推窗”。招式虽叫推窗,可他自幼沉浸,便是一幢楼房,怕也能给推倒。

    齐天只觉对方掌力汹涌,吹面生疼,心想少林绝技,享有盛誉,果然无虚。他身子一晃,往右窜出,右拳回落,一招“老马识途”,从左肋穿出,击向程少龙右臂。

    程少龙一个侧身,使招“梅鹿探情”,右脚踢向齐天腰间“京门”穴,左手屈肘探爪,拿他“肩井”穴。

    齐天右掌斜切,斫向程少龙小腿,左拳击他腋窝。两人以快打快,顷刻之间,交手七招,只瞧的众人眼花缭乱。

    少林派的“八步追风掌”,掌力雄浑固不在话下,更以速度见称,而齐天以攻对攻,竟是丝毫不落下风。

    明心大师微锁的眉峰,却是渐渐舒展开来。他本来担心“八步追风掌”虽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可排名靠后,比之马王的成名绝技“天马拳”,只怕颇有不如。待见齐天见招拆招,并不抢攻,一旦陷入持久战,想少林内功醇厚绵长,岂非扬短避长。

    程少龙也和师父一般心思,心想比消耗,那可正中自己下怀,当即沉心静气,稳打稳扎。

    一刻钟不到,两人你来我往,已经交手三百多招。任是程小龙功力深厚,如此剧烈的消耗,也不禁开始心慌气短,额头冒汗。

    程少龙待见齐天依旧气定神闲,心惊更甚,想这小子二十出头,就算打从娘胎练功,如何比的上自己近三十年的苦练。

    却不知齐天有了严松的前车之鉴,并未倾尽全力。如果说程少龙内力深厚,有如古井之水,深不可测。但井水终有枯竭之时,可齐天贯通任督两脉,却是宛如长江大河,真气源源不绝。

    又过了一刻钟,两人再交手二百余招。程小龙浑身大汗,气喘吁吁,不仅身法凝滞,连着招式也破绽百出。

    齐天却和没事人一般,对人家的破绽,也宛如未见,依旧见招拆招,人快他快,人慢他慢,既不退让,也不逼进。

    程小龙自知继续下去,自己势必真气枯竭,乏力而亡。他本来还有压箱底的绝技,准备下一轮用来对付别人,如果开始使来,或许还能反败为胜,现在真气耗尽,那是只能徒呼奈何。

    比武至此,孰强孰弱,不仅方台上三庄九派的首脑洞若观火,就是台下观众眼力劲再差的,也知程小龙已是强弩之末。

    这些人之前呐喊助威,这时反而一齐静止下来。少林派执武林牛耳,为天下武学正宗,就算一败涂地,那也轮不上他们落井下石。

    慧能师太道:“明心大师,快让令徒止手。”明心充耳不闻。

    慧能师太轻轻叹了口气,继续道:“程少侠视死如归,不敢有辱少林威名,可少林数百年的威名,岂是一场输赢,能够轻易损之。”

    明心大师索性闭上眼睛。众人面面相觑。明心的态度,显然是宁愿徒弟力竭而亡,也不肯主动认输。

    三心道人摇了摇头,道:“大师一叶障目,如何明心见性,证得果位?”

    明心惧然一惊,霍地闭开眼睛,喝道:“龙儿,还不住手,更待何时?”他这几句话,用佛门“狮子吼”说来,宛如黄钟大吕,振聋发聩。

    齐天退后一步,率先停住,道:“程兄,令师有话,莫若暂先住手,等吃饱喝足,再来赐教在下高招?”

    众人听他言辞恳切,实已给足少林派面子。可程少龙自艺成以来,未尝一败,被师门寄以重望,隐有少林四代弟子之首的趋势。他日斩断尘缘,就算当不了方丈,师父达摩院首座一职,也是十拿九稳。如果就此认输,让少林蒙尘,那便前功尽废。

    程少龙将心一横,疾提内息,将全身仅存的功力灌注双掌,使招“尘埃落定”,双手各划一个半圈,猛地合击过去。

    齐天骤不及防,再要应变已然不及,他心念一动,全身真气快速汇向胸前,只得硬接了对方一掌。

    三庄九派的首脑,无不脸色剧变。此乃少林七十二绝技中,“一拍两散掌”的最后一招,威力奇大,中者尘埃落定,魂飞魄散,胜负立分。

    齐天只觉有如一块千斤巨石,当胸压来,心肺欲裂,全身骨骼都似散架一般,身子一晃,立足不住,栽倒下去。

    程少龙使尽全身最后一丝气力,也双脚一软,一屁股跌坐在台上。场下惊呼声四起,这结果简直比程少龙落败更要出人意料。

    堂堂达摩院首座的高徒,在师父已然喝止,对手住手的情况下,竟然当众发难,偷袭于人,这就是黑道上人的,也不敢犯的大忌。而被偷袭的,还是代王府的候爷。

    要知当今大唐天下,过半的将士,都乃代王的旧部。若是比武失手,打死了永丰候,那些人就算有话可说,那也无计可施。这要被偷袭致死,朝庭如何能容的下?那些将士怎么忍的住?少林威名虽盛,又如何敌的过朝庭的雷霆之怒?

    惊呼声中,倾城、韩风月、铁树花一齐掠向高台。倾城花容失色,不知齐天伤势如何,不敢乱动,摇晃着他手臂道:“小天,你………你还好吗?”见他挣扎着坐起,这才松了口气,待见他唇角溢血,显然受伤不轻,又忍不住掉下泪来。

    铁树花怒发冲冠,转身大骂道:“狗东西,恁不要脸。”飞起一脚,踢了过去。

    程少龙全身乏力,别说躲闪,就是手指头都动弹不得,胸口吃了一脚,身子败絮一般,斜斜飞了出去。他肋骨断裂,口中鲜血狂喷,洒在空中,血雨一般四下飘散。

    场下四处躲闪。若是平时,能对少林派的弟子施以援手,那是天大的人情,自然趋之若鹜。可众人见他人品恶劣,心中鄙夷,一个个视而不见。程少龙重重摔在地上,伤上加伤,一声闷哼,顿时晕死过去。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