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画之长歌行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九十二回 礼下于人不少求,名前当事弗多愿

    言九鼎见苗俊明夸暗损,连带自己都指责了一番,心中着恼。他爱徒心切,一时出口相求,人家既然卖了脸,自己便算承了情。他名叫九鼎,外号“一言九鼎”,自是不容耍赖,黑着脸道:“你待怎样?”

    苗俊想了一想道:“天岳剑派风生水起,潇湘大地都快被你们占完了,能不将湘北那旮瘩地方,划分给我五鬼门管理。”

    言九鼎厉声道:“地盘的事少痴心妄想,本尊他日也饶你一命,当还今日的人情。”

    苗俊郁郁的道:“令徒的性命倒是金贵,能抵的上在下一命。”他虽然狂妄,对施驰自称“老子”,可在言九鼎面前,却不敢放肆。

    言九鼎冷哼一声道:“你要不满,尽可取了施驰性命,那也只能怨他学艺不精,本尊绝不插手。”

    苗俊知他的绝不插手,那只是现在,到时秋后算账,必定承受人家的报复,五鬼门虽在湘西为尊,可要对上天岳剑派,那是多有不及,若然加上三庄九派,那简直以卵击石。他悻悻的道:“算你老儿狠。”

    苗俊突然叹了口气,道:“都说背靠大树好遮阴,大门大派就是好,看人不顺眼就要了性命,也不怕有后顾之忧。像我们这些势力微弱的,比个武还得战战兢兢,生怕一个失手,遭人报复,带来灭门之祸。”

    场下听了,那些独来独往,或者势单力薄的,心有同感,俱得默然不语。那些势力雄厚的,虽知江湖就是强食弱肉,可当众说来,便成了恃强凌弱,难免成为众矢之的,也都不说话。场中一时鸦雀无声。

    许是心有戚戚,接下来比赛,开始几场都极克制,一个个点到为止。可到了后来,这些豪门子弟,虽非亡命之徒,终是勇猛之士。

    那些实力悬殊的,还能收放自如。遇上旗鼓相当的,打到激烈处谁,谁也顾不上留手,不仅又有两人丧命,伤的更是甚众。

    等第三轮比试开始,首场抽到的是文试第二,轮空二场的飞星山庄的任去来,和湘西“五鬼门”的苗俊。

    苗俊打量着对手,见他披着大氅,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咳嗽不断,嘿嘿一笑道:“看任公子长相,也是实诚的人,你这副身子,不在家颐养天年,跑来娶媳妇,万一赢得第一,再耽于美色,只怕身子更差,挨不了多久,让人家年轻轻的守寡,可不是损人害已?”

    任去来微微一笑道:“若得来有情相伴,去有侣相从,就活一年半载,也胜过孤苦一生。”

    韩风月向齐天道:“任大公子谈吐风雅,倒不负文试第二之名。”齐天道:“此人可是一个全才。”韩风月讶然道:“小候爷识得?”

    齐天点了点头,这任去来便是之前向他祝贺,在岐山有过两面之缘的青年。这人文采风流,虽然交手不多,可和花雨对敌,还能分心替小南解围,武功之高由此可见一斑。关键还精通奇门之术,在岐山率先破阵,摘去凤仙果,说是全才实不为过。

    那黑大个道:“这人畏寒多喘,脸色沉郁,这是手太阴肺经有损之症。时间一久,积重难返,就是不死,也得成为药罐子,这丑鬼话虽难听,说的倒也不假。”

    他不说话则止,一开口声高音亮,四周可闻。方台上任逍遥戄然动容,急掠过去,双手抓向那黑大个。那黑大个趋身避开,喝道:“老鬼,动手动脚的干嘛?”

    任逍遥心下微惊,自己随手一抓,虽无伤人之意,可后生晚辈中,能躲过的也为数不多,这少年随随便便的就避了开去,武功绝非寻常。

    倾楠笙遥遥望见,不知任逍遥意欲何为,怕他对人家不利,那黑大个一张大嘴巴,口无遮拦,虽也讨他厌恶,可要伤在九仙山,惹得高云山的问罪,自己虽然不怕,那也麻烦不小。

    倾楠笙跟着飞身过去,落在两人中间,向任逍遥道:“逍遥兄,不知这高云山的客人,那里得罪你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还请多多担待。”

    任逍遥知他意在提醒自己,面对高云山,不可鲁莽,点头说道:“楠笙兄误会了,这位小兄弟医术市超,兄弟一时失态,让楠笙兄见笑了。”

    倾楠笙也吃了一惊,难道这黑大个远远一观,信口一说,竟将任去来的病症断的清楚?如此说来,这黑大个简直是神人了!

    倾楠笙转过身去,朝黑大个深深一躬,道:“少侠既能看出去来贤侄的病症,定然医术超人,若能施以圣手,不仅逍遥兄弟感激不尽,就射日山庄也同感大德,以后永远都是我奇门三庄的贵客。”

    方台上九大门派的首脑,见倾楠笙以一庄之尊,就是自已等人,也只能让他起身相迎,执手相送。如今竟为破日山庄的人行此大礼,奇门山庄连谊之深,那是非同一般。

    那黑大个大大咧咧的道:“老铁我只是郎中,又不是和尚,可没那个普度众生的慈悲心肠,给人看病,全凭心情好坏,你对我无礼也就算了,又对我大兄弟不善,还想求人治病,可不知你怎么想的?”

    倾楠笙脸上闪过一丝怒色,要不是为了笼络破月山庄,他如何能卑躬屈膝?自己既然放下身份,放眼武林,敢不给面子的,也都寥寥无几,那轮他一个小子拒绝?

    任去来朗声道:“倾伯伯和爹爹不用费心,去来的病一时半会死不了,天下能人异士,奇珍异宝众多,来日方长。”

    黑大个道:“病鬼倒有点志气,宁死不肯求老铁我。”任去来淡淡的道:“兄台既对奇门三庄不待见,想来在下恳求也是无用?”黑大个愣住道:“你又没开罪我,怎知求也没用?”

    任去来微微一笑道:“家父爱子心切,倾伯伯待去来有如子侄,亦也一般。他们能为了去来的病放下身份,在下身为奇门山庄的一员,荣辱与共,怎能为了活命,低三下四的让人笑话怕死。”

    黑大个道:“好小气,你要不是我大兄弟的情敌,老铁倒有点喜欢你了。只是天下能人异士、奇珍异宝虽然不少,可能开的出处方,治的好你病的,除了老铁和我师父,老铁我一只脚趾头都数的过来。”

    任去来道:“生死有命,那也不劳兄台放心。”向苗俊道:“还请苗兄赐招。只是在下有言在先,在下近来气喘频繁,不宜久斗,为了速战速决,不得尽力而为,还请苗兄全力以赴。”

    苗俊狂笑道:“素闻奇门三庄的人眼高于顶,在下倒要看看任大公子的尽力而为,有多厉害。不过我也丑话说在前面,‘五鬼门’不以武功见长,任大公子可得小心。”

    苗俊说到“小心”,并不前冲,反而身形急退,四下游走,十个指甲连弹,整个比武台顿时笼罩在一团墨雾中。

    一股腐腥味,迎风而散,靠近周边的人,头脑一阵眩晕。有些见多识广的喊道:“这是五鬼门的‘大王花瘴’,大伙喝点酒就解了。”

    众人还不及讨酒,满台黑雾陡然消散,却是被任去来用大氅,将黑色粉末兜尽,一同现出苗俊窜动的身形。

    苗俊只得停下,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道:“你怎么做到的?”他吃惊倒不是人家没有吸入瘴气,摒住一时三刻的呼吸,别说练武之人,就是普通人也得做到。可自己明明攻了七招,人家躲闪了七下,奇门山庄的人,能避开自己七招,那自然也非难事。可一个人在动作的同时,还能憋住呼吸,简直匪夷所思。至于兜去粉末的功夫,反给他忽略掉了。

    任去来好整以暇道:“苗兄还是使点真功夫出来,如此雕虫小技,可还难不倒在下。”

    苗俊咬了咬牙,双手伸进怀里。任去来皱着眉头道:“苗兄难道还想故技重施,祸害四周?”不待人家将手拿出,欺身过去,抓向苗俊头顶。

    苗俊大惊失色,人家这随便一抓,快速绝伦,变幻莫测,似乎无伦往那里躲闪,都正好送上门去。他念头方自一转,头上一痛,已被人家抓住,一股热流从“百会”穴透入,全身酥软,身子凌空飞起,落下台去,身下便似有一层棉花垫着,竟不疼痛。

    苗俊摔在地上,身下青砖铺就的地面,便似是灵丹妙药,全身气力尽复。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心中万念俱灰。

    他从湘西而来,本欲藉着这次比武招亲,让“五鬼门”的名头,在自己手里大出风头。开始也如他所愿,在他的精密算计下,诱使“天岳剑派”施驰故技重施,被他用瘴气迷住,迫得言九鼎当众求情。

    苗俊一身武功与毒药五五开,加在一起,就是九大门派的佼佼者,也都折戟沉沙,不禁信心大增,大有天下英雄谁敌手之慨,谁知在对方手下,毒药不灵,武功连一招也躲不开。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