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画之长歌行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九十回 燕子南飞去还来,桃花东流无复行

    倾城忽然道:“你等我一下。”径自上楼而去,一会匆匆下来。齐天见她左右提着两个大包,连两肩也各背了一个,任她身手敏捷,这短短一会功夫,也不可能收拾四个包裹,显然早有预谋。

    倾城将提着的包裹,交到齐天手里,回头望了一眼,脸上浮出一丝流恋之色,咬了咬牙,道:“咱们走吧?”

    齐天道:“上哪里?”倾城打量着房中的摆设,幽幽的道:“你去哪,我就去哪,反正这个地方,以后是回不来了。”

    齐天迟疑道:“那倾庄主呢?”倾城恨恨的道:“他有他的射日山庄,武林威望和江湖势力就够了,我这女儿反正也没放在心上过。”

    齐天问道:“那你兄弟姐妹呢?”倾城低声道:“我娘生我的时侯难产,虽然保住了性命,可元气大伤,就此落下病根,后来再无所出,在我十岁那年就过世了。”

    齐天放下包裹,摇头道:“都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倾庄主就你一个独生女,我能为你和天下人为敌,可怎忍让你父女决裂!”

    倾城冷笑道:“你不会以为,学了师公几手武功,就天下无敌了?上了台后,你心眼呆板,下不了手,人家可不会留情。”她虽然气恼,待听他说“我能为你和天下下为敌”,心下却是欢喜的。

    齐天愣了愣,明白人家意思,却是怕自己打不过别人,有性命之忧,才出自下策。他心下感动,握着倾城双手,道:“你放心,自从服了你给的‘白泽丹’后,经师父传授,后来小有际遇,自问还是有些把握的。”

    倾城反问道:“要是没把握呢?”齐天道:“那我就带着府兵,将你抢回长安。”

    倾城听他说的幼稚,忍俊不禁道:“你这小候爷倒是挺威风的。”齐天佯叹道:“那也没有办法,偌大的代王府,将来可不能没有王妃。”

    倾城哼道:“姑娘我才不稀罕呢。”她话虽说不稀罕,可心花怒放,连脸上都要开出花来。

    齐天将她背包解下,放在桌上,牵起她手,道:“咱们走吧。”倾城问道:“你真要去参加比武?”

    齐天点头道:“咱们一走了之,射日山庄颜面扫地,将来的婚礼上,缺了泰山大人,那可不完美。”另一只手将门拉开。

    门外静静站着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冷冷的道:“好小子倒是想的挺美。”正是射日山庄庄主倾楠笙。

    齐天心中大惊,他自从打通任督二脉以来,功力突飞猛进,数丈之内就是落叶的声音,也逃不过他耳朵,人家什么时候来到门外,竟然一无所知。

    倾楠笙盯着倾城,道:“果是女生外向,那‘白泽丹’你娘病入膏肓也不肯服下,留给你将来救命用的,你却轻易给了这小子。”

    齐天忙松开倾城手,道:“倾庄主,当初在‘落花山庄’寒潭底下,令爱性命危及,在下秉承师命,这才草率拜堂。”

    倾楠笙冷笑道:“如此说来,还要倾某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了。”要不是他适先在门外听见,这小子还有一分良心,能替自己面子着想,真要敢带女儿私奔,早已陈尸自己脚下。

    齐天道:“若非令爱赐药在前,齐天也无法后报,如何敢以恩人之居。只是既然种下因果,结下良缘,齐天六尺男儿,身为人夫,自不能容得自己妻子,被人染指。”

    倾城听齐天说的铿锵,其情固深,其意更坚,芳心大慰,他知父亲性情刚烈,怕他一怒之下,暴起发难,上将拦在齐天身前,道:“儿女虽然失却清白,可当时事态危急,女儿也欢心喜悦。爹爹你一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心地仁厚,有时显得迂腐,却也不是什么低劣的品行。想山庄和官府联姻,难免为人诟病,有损爹爹的颜面,可代王府自他祖父开始,到驸马爷手里,两代安守本分,皆乃朝庭的清流。究竟是何让爹爹对他如此不喜?”

    其实女儿的质问,倾楠笙也曾问过自己,他自己也答不上来。只是看着女儿宁愿舍弃自由,甚至抛却性命不要,也要向着人家。心中便备感失落,而越失落,便愈愤怒。自觉要不是齐天,女儿还是自己女儿,知心知意,知寒知暖。自从他俩在一起后,女儿便离得越来越远,完全脱离了自己掌心。

    像九仙山悬崖上的那些燕子一般,天气转凉的时侯,便向南飞去。只是那些燕子,到得明年春暖花开,还会飞回来,依旧守着它们的老巢,可女儿飞走之后,就像九仙山的桃花东流入海,再也回不来了。

    倾楠笙冷哼着道:“无论是谁想娶我倾楠笙的女儿,都得接受考验,成为青年才俊的翘楚,才有资格成为射日山庄的姑爷。”大袖一挥,飘然去了。

    倾城见事情破露,再要潜逃已然无望,牵着齐天叮嘱他道:“等下比武,那些混蛋都是各帮各派各门各家的佼佼者,无不身怀绝技,你可别再手下留情。”

    齐天点头了点,暗暗告诫自己,届时不容有失,可不能再妇人之仁。两人连袂去到广场,武试已经开始,台上斗的难舍难分,台下看的津津有味,倒也没人注意他们。

    倾城回到自己的席位。齐天举目张望,只见适先用膳的位置,酒席虽然撤去,可朝风月和那黑大个,仍在原地没动,当下快步走了过去。

    那黑大个望见道:“大兄弟总算回来了。”齐天道:“台上什么情况?”

    韩风月知他不在场,没有听到刚才宣读的规则,替他解释道:“武试由山庄将晋级的名字写在纸条上,放在箱里随机抽取两人比武,胜出的名字放进另一只箱里,输的了淘汰出局,以此类推,直到只剩两人决出高低。比武不限武功兵器,中途可以认输,另一方不得再行动手,但打斗中生死自负。也就是说,除非自己认输,要不比的是输赢,决的是生死。”

    齐天道:“多谢韩兄相告。”韩风月道:“另外对小候爷来说有个好消息,文试前三名,依次可以轮空一二三场。小候爷文试第一,可以歇息三场。”

    齐天笑道:“看来百无一用是书生,那话可不全对,多读些书,还是有些好处的。”

    黑大个道:“何止有些好处,三场下来,大兄弟观尽对手的武功路数,到时知已知彼,简直大占特占便宜。”

    朝风月惑然道:“倾庄主既知小候爷和倾城姑娘两情相悦,还要比武招亲,显对小候爷颇有成见,在文试上也对小侯爷极尽刁难,却在武试上另对小候爷大开方便之门,倒是让人费解。”

    黑大个大大咧咧的道:“那有什么费解,想来人家折服于大兄弟的文采,临时改变主意。”

    韩风月想了一想,倒有几分道理。其时台上已经决出胜负,接下来抽到上台的一组,分别是破月山庄的大公子归无伦和太行山大刀门掌门的公子吴小龙。

    齐天定睛望去,只见归无伦二十五六,相貌和当年在杭州城外的荒丘上,向刘柱中问罪的二公子,倒有七分相像。再看那吴小龙,中等身材,人极干瘦,却使一柄金背大环刀。金背大环刀本身极重,此刀刀背厚度,足有平常的二倍,这份量自然更重,想来膂力过人。

    归无伦微微一笑道:“王兄父子在晋中独霸一方,岂不快哉,何必好高骛远,跑来自取其辱?”

    王小龙哈哈一笑道:“武林中名实难副,吴某要不见识一下,就被名头唬弄住,这把刀可不白铸了。”两人针锋相对,倒都不是省油的灯。

    归无伦道:“王兄说的有理,希望你也人如其名,是龙非虫。”右手屈指一弹,一缕劲风,悄无声息击向王小龙胸前。

    吴小龙不期他说打就打,被他抢去先机,要是实质暗器,还能将之削去。可这指风无影无形,只得使招“铁锁横江”,大刀当胸一横,指风击在刀身上,发出“当”的声响,震得手臂微微发麻。

    王小龙心中一凛,大刀斜引,急斩过去。金环振动,撞着刀背,连连作响,宛如雁鸣一般。

    韩风月道:“大刀门的十八路‘回雁刀’虽然迅急刁钻,可归无伦的‘破风指’指风化劲,比之归二公子的借助外物,高出数倍有余,这吴公子只怕撑不过十招。”

    他说话间,吴小龙已经连攻了七招,将归无伦逼退七步。那黑大个道:“老兄,你这话可说大了,人家七招没有还手之力,算上开始已经八招了,如何在两招之内反败为胜?”

    他这话说完,王小龙又攻了八招,归无伦再退八步,已经到了高台边上退无可退。朝风月凝声道:“这大公子懂得藏拙,比起二公子一味逞强,可高出不止一筹。小侯爷到时对上,还得加倍小心。”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