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画之长歌行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六十九回 争风吃醋女儿事,针锋相对侠客情

    两人回到方府,方清平吩咐王大海,驾车到齐天所说的客栈,将白无常、红梅姑娘、花雨主仆四人接了过来。

    方清平夫妇殷勤款待,招待五人住了两天。到得十五,众人吃过晚饭。齐天为父寻药,准备上山,像白无常一众江湖儿女,遇见天下瑰宝,心痒难撩,自然也要一睹为快。

    花雨对红梅道:“叶姑娘,山上人多凶险,你又不会武功,还是留在这里。”

    叶红梅偷偷望了齐天一眼,道:“我会照顾自己。”小蕊哼了一声,道:“看你弱不禁风,怕是岐山都爬不上去,还照顾自己?”

    齐天暗自不解,这两天红梅姑娘礼数谦恭,让人无可挑剔,可小蕊就像吃了huǒ yào一般,逮着便是一顿猛呛。

    更让他纳闷的是,平素知情达理的花雨,竟也听而任之。只是人家主人不开腔,自己这外人说话,难免有欺主之嫌。好在小蕊只是言语冲突,并无出格的举止。

    红梅淡淡的道:“世间有些事,并不一定都是武力能够解决。”小蕊冷笑道:“武功解决不了,难道靠你抚琴弹唱?”

    叶红梅微微一笑。小蕊又道:“那些江湖中人粗鲁好色,你又长得勉强能看,到时人家发起疯来,把你衣服剥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叶红梅明知人家吓唬自己,可是说到恐怖处,也不由让人心惊肉跳。小蕊得意扬扬的道:“怎么,害怕了吧?”

    叶红梅气苦,不再说话,眼巴巴的望着齐天。齐天见她眼中既带着哀求,又充满期待,心中不忍,可要带同上山,想来届时少不了一场混斗,万一人家有个闪失,自己将他带离县衙,该如何交待?

    方清平插口说道:“公子放心,叶姑娘的安全,就交给小老我了。小老只看看热闹,不参与争夺,保护叶姑娘,自问还是没有问题的。”

    齐天道:“那就拜托方老了。”他有外人在场,便不以“堂主”相称。

    众人乘坐王大海的马车,到得山脚下时,天色已黑,明月如盘,整座岐山都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银辉中。

    众人弃车上山,只见一路影影绰绰,窃窃私语。远处不时有兵刃交击声,想是冤家路窄。

    众人行到山腰,齐天见叶红梅气喘吁吁,缓下脚步,说道:“大伙歇歇脚吧。”小蕊斜瞥着叶红梅道:“说了让你别来,偏要逞强,这不连累大家?”

    齐天忍不住道:“小蕊姑娘,叶姑娘到底怎么得罪您了?”小蕊瞪着眼睛,道:“她没得罪我,是你得罪我了?”

    齐天一头雾水,搔头道:“我那里得罪了?小蕊姑娘说出来,我一定改正。”

    小蕊重重哼了一声,碎碎骂的道:“朝三暮四,沾花惹草,不要脸,简直臭不要脸。”

    白无常哈哈大笑道:“好兄弟你还不知道么?人家这是为她小姐争风吃醋。”他此言一出,不仅齐天面如火烧,就是叶红梅和花雨也都脸色通红。

    忽然不远处一个声音,怒道:“好啊,老骗子在这里,可找的我好苦。”一道身影飞奔过来。

    齐天等到近前,瞧清那人面容,心中暗叫声苦。却是两人进城遇见的那人,白无常以酬谢人家相告之名,反蹭了人家一顿吃。

    那人怀恨在心,对白无常的声音,简直深入骨髓。他见到齐天,怒火更盛,道:“原来小骗子也在这里。”

    齐天见他双眼通红,明显委屈多过愤怒,心中暗暗不解。却不知人家随身携带的钱财有限,白无常那一顿吃,让他倾家荡产,这两天身无分文,晚上睡在破庙,白天靠到山上采摘野果充饥。

    若是一般江湖中人,风餐露宿,倒也是家常便饭,可他出身殷富,几曾吃过这般苦头?

    白无常尬然道:“那天我让好兄弟去请个朋友,有件要事忘了交代清楚,就着急赶了过去,等回来埋单时,找不到小兄弟人了。这几天一直惦记着,今晚碰见,真是太巧了,等下下山,由老哥作东,咱们再去吃过一顿。”

    他不说吃不好,这一说吃,勾起人家的悲愤往事,更加怒不可遏:“好啊,两个骗子,骗了胡某一顿,还不嫌够。”揎拳捋袖的道:“看你一把年纪,胡某暂且饶过你。”盯着齐天,却是在说,你年轻小,那可饶你不得。

    齐天讪讪的道:“胡兄息怒,那天我和白前辈确实有事。说好相请胡兄,反让胡兄买了单,好生过意不去。不知胡兄那天结付几何?”从怀里掏出一绽五两重的银子,道:“要不够的话,在下再补给胡兄?”

    那姓胡的汉子看他神色真诚,不似作伪,怒气稍息,事己至此,就是将人家一顿胖揍,也弥补不回那个大亏。他迟疑片刻,夹手夺过银子,愤愤的道:“还有许多剩余,就当利息了,今日暂且饶过你。”猛一拂袖,大步流星的去了。

    小蕊好奇的道:“怎么回事?”齐天道:“没什么。”小蕊碰了鼻子灰,哼声道:“不说拉倒,谁稀罕么?”

    众人歇了一会,继续上山,到得山顶时,四处全是人,连稍大一点的树桠上,都站满了人。

    月光挂在头顶,似乎触手可及,清风拂过山岗,夹带着木叶的清香,薰然欲醉。

    忽然风中传来一股香气,越来越浓,那香气就似混合了世间所有的香味,芬芳馥郁,直达灵魂深处,气血都燥动起来。

    突然一阵衣袂带风声,也不知是谁率先开始寻找,只见人来人往,纵上纵下。

    可满山飘香,野花野果无数,要找出是那株花那颗果,无异大海捞针。

    众人忙乎一阵,徒劳无功,静静寂静下来,除了四顾张望,扭动脖子发出“格格”的轻微脆响,连虫蚁都悄然无声。

    白无常道:“看这情况,这趟是白跑了。”他前来岐山,心中虽然带着侥幸,可年高岁寡,深知天下奇珍,有德者居之的道理,倒不如何失落。

    齐天长长叹了口气。叶红梅突然问道:“公子对这果子很在意么?”

    齐天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颓然道:“家师患有旧疾,久治不愈,我本想碰碰运气,万一获得,许或对他老人家的病,有所裨益。现在看来,这等稀世珍宝,不是我辈凡夫所能奢及。”

    叶红梅摇了摇头,嫣然道:“那也不一定。”她抬头望着月光,嘴里念念有词,脚下时左时右,时前时后,如此走了一会,来到一株巨大的梧桐树前。

    那树足有合抱之粗,高达三四丈高,树疏叶凋,甚是枯萎。

    齐天不知人家意欲何为,只得紧随左右,他抬头望去,只见树顶的枝干上,长了一株小树,枝叶已经凋落,孤零零的挂着一颗鹅卵大的果子。

    那果子遍体通白,晶莹通透,映着月光,里面流光溢彩,仿佛有一只凤凰腾飞。

    小蕊指着惊呼道:“仙果,快看,是仙果。”花雨连忙斥道:“想把人都引来么?”

    小蕊自知失态,连忙闭上嘴巴。可她这一呼一乍,山上寂静,远近皆闻。

    邻近两人闻声,急掠过来。小蕊心中愧疚,飞身迎上道:“仙果是我们发现的,想抢可没门。”

    当先一个使单刀的中年汉子笑道:“这仙果既不是小姑娘栽植,也没人售卖,自然不用讲个先来后到。”他嘴里说话,手上可不怠慢,眨眼间砍出三刀。

    小蕊寒声道:“你就不怕没命享用?”娇滴滴一转,避开刀势,双掌翻飞,抢攻过去。

    白无常急催道:“好兄弟快摘了果子,咱们赶紧下山。”他这几天身体恢复虽快,比巅峰时期,仍然不足一半。

    齐天武功虽然佼佼,花雨出自“春风亭”,功夫也不弱,可一旦陷入重围,成为众矢之的。功夫好的也许还能脱身,像叶红梅不会武功,或武功差的,只怕脱身无望。

    齐天也想到此节,屈膝一纵,身子拨地而起,向树冠窜去。一阵“嗖嗖”声响,无数暗器从四面八方打来。

    齐天躲闪不得,连忙使个“千斤坠”,急坠下来。一阵“扑扑”声响,树干上钉满了五花八门的暗器,在月光下闪闪发亮。

    就近的率先赶到,倒不攻向齐天,都往树冠掠去。还在半路上的,怕被别人抢了先机,不断抛掷暗器。有些反应慢的,挨着暗器,从半空坠落下来,有的一声不吭,显已当场身死,有的大声惨呼,料来受伤不轻。

    不一会儿,树下围满了人。众人心知肚明,谁要率先上树,那便成了公敌,马上就是暗器的靶子。

    那和小蕊交手的汉子,也知失去先机,虚晃一招,向后纵开。远处陆续有人赶来,挤得周围滴水不漏。

    一些急性子的忍耐不住,又或者自持轻功过人的,跃上树去,不一刻尽被钉成刺猬。有些暗器力道极大,透着衣服,连人钉在树干上,晃晃荡荡的甚是渗人。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