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画之长歌行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三十七回 情之所往生死以,爱之能为古今同

    许木心中后悔不迭。他将消息买与师叔,虽是为了讨好对方,也是自忖没有把握应付,早知两人如此不济,不如自己动手,发了这笔横财。

    至于人家大闹山庄,他送穆英上双塔寺既不在场,回去后水淹山庄也未跟随,到后来谭明月逃逸,武馆风流云散,更是谁也没有功夫对他一个车夫道说。

    齐天大惊失色:“你没事吧?”倾城额头冷汗涔涔,惨然道:“算姑娘不自量力,银票在里,希望你们说话算数,放我们一条生路,别要自毁名声。”

    那成师叔狞笑道:“多谢姑娘提醒,两位若是作古了,老夫的名声依然白玉无瑕。”倾城侧过头去道:“这回你总该相信了?”

    齐天至此方才明白,原来她以身犯险,拼着腿骨断裂,竟是为了取信自己,心中又是怜惜,又是愤怒。

    那青年会意,不待师傅吩咐,欺身上去,一招“左右拍云”,双拳轰向齐天“太阳穴”。齐天低头避开,一个肘锤横撞过去。

    那青年斜步一闪,使招“蛟龙出海”直捣中宫。齐天左脚后退半步,身子前倾,还招“万马奔腾”争锋相对。

    那青年暗地窃喜,敢情对方并不知道自己以膂力见长,腾挪躲闪反是短处。他当即驱尽全力,迎着拳头砸去,只觉一股大力透来,呼吸为之一窒,整个人有如风中败絮,被击飞二三丈外。

    那成师叔急掠上前,扶住徒弟,宛如一团软泥,在他心口一按,便如一桶冰水当头浇下,整个人都凉了一截。但觉触手深陷,胸膛的骨骼竟然全部碎裂,连喊叫也不及发出,便已毙命。对方拳法之霸道,内力之浑厚,别说自已不如,就是认识的人中,怕也没有几个能及。

    倾城故意提醒道:“你杀了他?”齐天不由一怔,若说在寒潭边上,杀死那名挑水弟子,自已不知轻重,可眼下全力出手,结果几可预料,他想了一想,咬牙道:“谁若伤你,我便……”

    倾城接口道:“你便怎样?”齐天低声道:“我也顾不上许多。”倾城听他真情流露,心田有如蜜渗,满心的欢喜,只觉别说断腿之痛,就是赔上另一条腿,那也大有所值。

    阿花尖声大叫:“杀人了,杀人了。尤师哥死了。”许木走近身去:“阿花不怕,还有师哥我在。”

    阿花扑进许木怀里,紧紧抱着他:“他们会不会也杀了我们?”许木拥住阿花,轻轻拍着她后背,一边安慰:“有你爹爹在,不会有事的。”心中竟是盼得眼前的局面,越发凶险越好,那样自已便可多得片刻的温存。

    倾城道:“快将那老东西给我擒来。”齐天迟疑道:“杀人不过点头地,人家一把年纪,就别另行羞辱了。”

    倾城怒其不争的瞪了一眼:“你不去我去,姑娘拼着这条腿不要,也得出了这口怨气。”

    齐天见她挣扎着站起,忙道:“你别动,我去还不行。”只得依言过去,他知那姓成的老头软鞭了得,远远站住:“在下情急失手,致使令徒死于非命,实非所愿。”他这话倒也不假,他出手虽然没有保留,可也没有取人性命之意。

    那成师叔哼了一声:“休得惺惺作态,尤金命丧你手,只能怨他学艺不精。”

    齐天心中一凛,他徒弟死亡,不仅无有哀伤之色,言语更是冷酷之极,叹了口气道:“在下初学乍练,武艺未娴,以免误伤,还请老伯配合。”

    那成师叔道:“敢情想让老夫束手就擒?”手中的软鞭,突然笔直飞出,身随势进,宛如一杆长qiāng,扎向齐天心窝。

    齐天仓促间合掌一拍,夹住鞭子。那成师叔微一抖手,鞭梢反卷,缠向他手腕。齐天急忙撤手。对方振腕一甩,长鞭蛇竖而起,朝他脑门击到。

    齐天侧身闪过,对方的软鞭,竟是如臂使指,抽缠刺绕,如影随形。他仗着“行空步”趋避,一时间虽然有惊无险,可对方及远而攻,可谓立于不败之地。

    别看那成师叔似乎稳占上风,心中却是越打越惊,自已一套鞭法使了过半,竟连对方一片衣角也没沾到,情知长此以往,没等收拾人家,自已先要气力不支。

    他左手悄悄伸进怀里,摸过二枚铜钱,用食中两指,夹住一枚,另一枚扣在掌心,右手软鞭使招“秋风扫落叶”,扫向齐天下盘,待得对方跃起,将铜钱掷出。

    齐天右脚一个旋腿,刚将暗器扫偏,对方疾一抬手,另一枚铜钱急射而至,撞在左膝的“鹤顶穴”上,腿部麻木,失去平衡,摔在地上。

    那成师叔提鞭在手,另一只手捋着胡须,哈哈大笑:“小子,这下看你还怎么躲。”齐天单手支地,盘膝坐下:“说来还得多谢老伯。”

    阿花眼见父亲得手,芳心大定,听得这话,一把将许木推开:“许师哥,你瞧这人可有毛病?败在我爹爹手上,反而谢谢人家。”

    许木感受着怀里残留的体香,怅然若失,暗道:“我又何尝没有毛病,为了你这臭娘们,不惜冒犯帮规,你要再敢三心二意,老子拼着同归于尽,也不让你好过。”

    齐天继续道:“人说江湖险恶,手断层出不穷,在下之前还多有不信。是老伯我上了一课,以后与人交手,当有一分力,就使一份劲,以免再遭暗算。”

    倾城吁了口气:“你终于开窍了。”面色如常,竟是并不如何担心。那成师叔道:“好小子,若在以往,凭你这番觉悟,老夫定当收你为徒,好好栽培一番。”

    倾城冷笑道:“跟着你学,那还不得生人勿近。”那成师叔阴笑道:“姑娘长得一副尖酸嘴皮,怕是难逃红颜薄命的下场。”

    倾城好整以暇的道:“这个不劳您费心,算命的说我眉目清明,人中阔长,可是福寿绵长,多子多福的相。”她说溜了嘴,最后一句出口,偷偷瞥向齐天,见他含笑望来,不由恼羞成怒,狠狠瞪了一眼。

    那成师叔狞笑道:“如果那算命的今个在此,定当改批易断。”手中的软鞭,斜直射出,刺向倾城胸口。

    齐天左手撑地,支身而起,单足一点,窜身过去,右手抓着鞭身,紧手一握。

    那成师叔暗运内劲,鞭梢微微一翘,垂软下去。齐天上回合住软鞭,因着靠近末端,鞭梢留有余力,是能倒缠,这次握住鞭身,与鞭梢留有长距,却是余力不足。

    齐天单足一跳,踩住软鞭,松开手来,左肘微沉,右臂外翻,右拳置于左腕之上,向外推出。

    那成师叔大惊失色:“‘放马南山’。”急忙松手,撒开鞭柄,一个后翻跃开。

    齐天欺身上前,右拳高举过顶,状如小鸡啄米,左拳遥相呼应,宛如灵蛇吐信。别看他拖着条腿,可是行动迅捷,竟和常人无异。

    那成师叔骇然道:“‘马空冀北’。马帅马老帮主是你什么人?”齐天听他喊出师傅的名讳,顿住道:“你识得我师傅?”

    那成师叔诧然道:“老帮主是你师傅?”倾城心念一动道:“你也是马帮的弟子?”

    那成师叔赧然道:“老汉不才,忝为马帮三代弟子,冲撞公子和姑娘,实在罪该万死。”他既知齐天乃是老帮主的传人,便不敢以老夫自称了。

    倾城叹息道:“想不到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马堂,竟然腐烂至此,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那成师叔老脸通红,羞愧难当:“不瞒两位,老汉这生除了对马痴迷,别无嗜好。前日相了一匹宝马,奈何卖主要价极高,老汉想方设法的筹钱,仍然短缺大截,以致误入歧途。”

    他用“七日醉”下酒,本意只为谋财,倒未想着害命,奈何百密一疏,反而曝露了形迹,这才一不做二不休。

    倾城想起马帅来,敢情马帮的弟子,都是对马一般的痴,心下稍稍释怀。齐天心念一动道:“你刚才说什么马来着?”那成师叔道:“是匹‘忽雷驳’。”

    “‘忽雷驳’?”齐天重复一遍道:“听我师父讲,此马世间稀有,寻常怕是很难得见。”

    那成师叔叹了口气道:“老汉活到这把年纪,还是头回得见,要不也不至险些铸成大错。”

    倾城道:“是谁叫卖?长的什么模样?”那成师叔道:“那人蒙头遮脸,江湖上的买卖,为了掩人耳目,时有之事,老汉也没多加留意,敢情两位认得?

    倾城与齐天对望一眼,不约而同点了点头:“极有可能就是那老贼。”齐天迟疑道:“那人既是爱马之人,怎会轻易转手于人?”

    倾城道:“那老贼的名头,姑娘倒也听过,一般在江湖上能够闯出名声,还能存身立命,都精明过人。他既知‘忽雷驳’世间少有,定然极为打眼,谋马害命后,怕被追查出来,将马销赃,自也在情理之中。”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