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画之长歌行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九回 不义之义别乎义,求仁得仁斯为仁

    谢飞越径自道:“眼看彭帅之命再难回复,我沽了一壶老酒,潜行登上长城,只待狼烟燃起,便酹酒遥敬,以死报得彭帅知遇之恩,和众将士并肩抗战之义。”

    彭大头大声喝彩:“好汉子,真他妈的够种!”谢飞越涩然一笑:“我虽心如死灰,苟延于世,可站在隘口上凭风北眺,待见关山莽莽雄壮无比,想到这万里江山,不久便要沦为异族的版图,自也忍不住捶首长叹。”

    众人听他讲述江山之崔巍,不由得悠然神往,听到无奈决绝处,不禁想象那一声叹息,当自极尽苍凉悲壮。想大丈夫为民请命,为国洒血,顿时一个个热血沸腾,只恨不能生出一双翅膀,飞到边关随着众男儿一同厮杀。

    众人听他讲到:“突然背后一个声音斥责我说:‘大丈夫志在千里,眼下些许困厄,便自怨自艾,遮莫让人笑话。’我回头望去,识得竟是儿时的同伴白惊天大哥。”不禁露出怀疑之色。

    谢飞越道:“按理说来,我和白大哥阔别二十余载,绝难一眼相认。可白大哥天生异相,一张紫膛脸世间稀有,再者成年后相貌虽异,少时的轮廓却也不是无迹可寻。”众人听他这般解说,方才释疑。

    谢飞越接着道:“我俩一边把酒言欢,一边讲叙别来际遇……”他说到这里,坚毅沉郁的脸上,方自泛过一丝柔暖之色:“言谈间,白大哥问我因何在京,我想军情虽然机密,可白大哥并非外人……”忽然想到,正是因此累得白惊天身败名裂,最终不假天年,心中不由悔恨填膺,喘息着道:“白大哥听完之后,沉默了会,忽然对我说他有一法,可解粮困之危。”

    众人听到这里,已有许多人心底隐隐明白,只是事情委实大过离奇。待听谢飞越续道:“我先是大喜过望,后来听白大哥所言,竟是要将他手上押运的五十八万两镖银,用作购粮之资。我想其中关系何等重大?托镖之人岂能善罢干休?白大哥见我犹豫不决,便反复对我劝说圣人之道: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至于个人荣耻,更是不足道哉。”

    齐天心中又是敬佩,又是惭愧,望着白惊天的遗体,那为国为民、舍身成仁的形象,在他心中急速放大。他先前答应照拂柳青青与关雎雎,实则半为情动,半为势迫,此时为白惊天英雄侠义所感,登时打定主意,即便粉身碎骨,也要保护二女毫发无损。

    “武林道”诸人眼见谢飞越神情悲怆,语气激烈,虽不尽信,也不由信了七分,假想换作自己,又该如何抉择?许多人隐隐觉得,当此家国存亡之举,换作自己怕也义不容辞。

    关雎雎想起父亲临终前交待自己的那番言语:“雎雎,看你外表柔弱,待人和善,内心实则刚强,这一点和你爹爹像极了。你眼见白大叔将你爹爹一生的心血毁于一旦,内心不忿,定要图谋报复。好孩子,你可一定要听爹的话,千万不可心存此念,你白大叔和爹爹半生知交,肝胆相照,其中必有他的苦衷。而这理由,换作是你爹爹,想也一般在所不惜!”

    关雎雎一念至此,芳心如割,屈膝跪下,双手合十,朝天默告:“爹爹,有白大叔前去陪你,地府中想来不再孤寂。女儿不孝,终是没有听您老的劝,以致铸成大错,还请您在九泉之下,代女儿向白大叔请罪。”

    柳青青一颗芳心,既感欣慰,又是伤感。想起丈夫此去,天涯万里无觅,而日月悠悠,永昼怎消,长夜怎遣?脸犹未干,又被泪水打湿。

    谢飞越抬头望着茫茫的云天,心中也如那云天一般茫茫然。他获白惊天赠镖后,沿途收购粮食,及时解得粮困之危。眼见边关暂时无忧,当即禀明上司,告假往寻。彭定安得知粮草的由来,对白惊天的钦佩之情,那是有加无替,欣然修书一封,陈说分明。

    可白惊天亡命天涯,形踪飘忽,要想找寻谈何容易?谢飞越驰马西出,一路打听,竟是渺无音讯。他一日灵机一动,寻思事发之后,“武林道”身为苦主,必定更为焦急,自己只要暗中追踪,必可收获渔翁之利,孰料得讯赶来,仍然迟了一步。

    谢飞越长长吐了口气,悠悠的道:“后来的事,你们也都清楚,所有护镖的人,全部被人迷昏,五十八万两镖银连同押运的总镖头一起失踪。所以你们理所当然的以为被他图谋,却不知那批失镖,早在暗里置成粮草,运往了边关。”

    关莽撞尖声道:“粮绝不绝,城破不破,那是朝廷的考虑,关我‘武林道’鸟事?”他后面还待说“白惊天那厮,哪来狗屁的权利,拿别人的银子去他妈的大方?”话到一半,十几双眼睛一齐转过瞪着他。

    关莽撞心头一怯,暗地骂道:“他奶奶的,我这可是为本盟仗义执言,怎地不知好歹?”只听朝风月问道:“空口无凭,不知可有凭证?”跟着大声嚷嚷道:“是啊,空口无凭,可有什么证据?难不成你说是我老子,我就得喊声爹?”

    关莽撞情急失言,一颗心立即悬到嗓子眼上,既怕旁人笑话,生怕当事人顺着话头,大占特占自己便宜。好在对方既不纠结,大事当前,”武林道“一众也无心理会。

    谢飞越”哼“了一声,掏出一封书信,凌空抛了过去。韩风月抄手接过,只见信封上面,写着“彭一鼎呈鉴”五个大字。他虽没目睹过彭定安的手笔,但见笔划苍劲,充满剑拔弩张之意,知是出自将帅手笔无疑。

    韩风月知悉彭元帅本名一鼎,定安乃是表字,只是信上并未注明呈给谁鉴,不便独自拆阅,将信递与马腾空意示询问。马腾空稍一沉吟,转手交给关莽撞道:“你来念给大伙听听。”

    关莽撞接过,摇头晃脑的念道:“彭一鼎呈鉴。”声音洪亮,语速缓慢,倒也别有一股抑扬顿挫之感。他瞥眼望见好些人脸上的表情忍俊不禁,情知表错了情,也不见窘,撕开封口,抽出信笺展开:“定安字谕各英雄好汉足下……”想自己居然也成了英雄好汉,不由甚为得意,只是有了前车之鉴,倒也不便见诸形色:“前者外族侵犯,顽劣不退,眼看军中粮草顿困,一鼎是遣麾下参将飞越上京求援,怎奈朝廷{……}六点。”

    旁人听他语句不通,大惑不解。马腾空那少年弟子喊道:“什么六点七点,你当掷骰子么?乱七八糟的,可看清再读,这可不是开玩笑。”关莽撞恼羞成怒道:“你奶奶的,是人家在‘朝廷’后面,画了六个点,老子照单下菜,开的什么玩笑?”

    马腾空也是一怔,随即明白过来,想是彭帅书写时情绪起伏,对朝廷颇有微词,碍于纲常,未便逾越,沉声道:“老关,别听人家打岔,继续念你的。”

    关莽撞应了一声,接着念道:“怎奈朝廷……别有打算,至使边关危如累卵。后得白惊天义士菩萨心肠,高义赠金,由飞越沿途购运粮草,及时解得边关粮尽城破之危。此社稷之幸,万民之福,白义士之德,飞越之劳,一鼎巧功,殊不足道哉。后获飞越讲叙个中情由,知悉白义士赠与购粮之资,原乃‘武林道’委托之镖,今窃作国难,实不胜惶恐。望‘武林道’一众英雄海涵,见信莫与追究白义士失职之责,宽以时日,一鼎筹得原数,定自奉还。英雄风范,他日有缘,再行拜会!一鼎敬上。”

    “武林道”诸人面面相觑,呆呆地望着白惊天遗体百感交集。马腾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朝着白惊天遗体拜了四拜道:“白大侠,你侠骨仁心,让贫道好生景仰,可你为民伏节,求仁得仁,虽也怪大伙不得。”

    其余“武林道”诸人跟着一齐跪下,各自毕恭毕敬的拜了四拜。这些人的行为性格,或许各有不足,可对为国为民的忠臣义士,却无不敬重。

    谢飞越心下自也明白,白惊天的死虽也怨不得“武林道”诸人,可他满腔悲忿,那有道理可言?此时听得马腾空“为民伏节,求仁得仁”的八字评语,心念一动,顿有所悟,跟着向白惊天遗体拜了四拜道:“白大哥,前方敌寇未退,战事不明,局势刻不容缓,还恕飞越不肖,没能为你守孝。愚弟今日暂且别过,待得他年天下安定,飞越定自归来,长伴兄长左右,祭礼不辍。”

    谢飞越站起身来,向齐天道:“公子的高义,末将没齿难忘。江湖险恶,还望公子事毕,早日归家,勿使高堂悬念。”他心知白惊天的后事,自有其代为操办,也就不再赘言交代,拱了拱手,迈开大步,转身下坡而去。

    “武林道”诸人耳听健马长嘶,齐头望去,只见一人一骑,往北驰去,追之不及。却是谢飞越那马颇通人性,从酒肆尾随而来,等在坡下候着。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