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斩星辰落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九十八章 误解成恨,误会后离别

    更多精彩小说请点击m.dushuzhong.com读书中小说网 免费阅读,最快更新,无广告,无弹窗。

    云泽外。

    三道人影极速的向着远处掠去,直至天边的一座山头之上方才停下来。

    “噗嗤!”​

    周别离再次喷了一口鲜血出来,气息也是萎靡了许多。

    “阿离,你怎么样?”​一旁的星雪落花问道。

    周别离摇了摇头:“无碍,只不过是血脉消耗的太多,身体有些损伤,加上我旧伤未愈而已,休息个一年半载就可以恢复了。”​

    ​赶来的陈鱼儿看着受如此重的伤的周别离,恨恨的说道:“该死的岑疯子!你明明为他付出那么多,甚至不惜浪费自己宝贵的修炼时间来这上古战场来找他,他非但不领情,还将你打成这样,简直不可饶恕!我要进去活剐了他!”

    “好了,鱼儿,先别冲动。”​

    周别离一把拉住了就要再进去的陈鱼儿,微缓过来一口气后问道:“鱼儿,我有些事想问你,你跟我是一起从小到大的,你陈氏天朝也与我周氏天朝相互甚亲,有些问题,我希望你可以如实告知。咳咳!”​

    陈鱼儿见她咳嗽出血,心疼的握住了她的玉手,急忙问道:“你先缓一下,别急,你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想知道,岑疯子,是不是真的在相思树下,等了我两年?而且,我的族人,我的祖父,他们并不待见他?”周别离问道,直到现在,她才怀疑起来,为什么之前那么爱她的岑疯子一定要离开她,仅仅是她的那句话吗?看他说的话,似乎另有隐情,那不成,他真的受了莫大的委屈,且自己不知?

    一见周别离问这个,陈鱼儿瞬间沉默了,神色复杂,周别离见她不说话,便是知道她真的知道些什么,摇着她的手,急忙道:“你说啊,你倒是说啊!”

    “那个疯子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为他这样吗?!”见一向冷静似妖的周别离这般模样,陈鱼儿也是暗自吃了不少醋,心酸不已。

    一旁的星雪落花叹气道:“表妹你也别为难鱼儿了,即便她告诉你又能如何?过去的事还能挽回吗?”

    “你们都不说是吗?”

    周别离沉默了一会儿,而后直接站了起来,美眸中有着一抹倔强和坚定:“好,你们有你们的难处,我知道,那我就自己回去找祖父他们问个清楚,找父皇问个清楚!”

    “诶诶诶,阿离,你莫要冲动!难道你忘了,你之前为那疯子求情之时可是挨了不少刑法,这次你还是要为那个疯子,你还想触怒你祖父不成?”陈鱼儿阻拦道。

    周别离瞥了她一眼,道:“那你就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然我以后还是会去找他,哪怕他打我千次万次,我也要搞个清楚!你知道我的性格的!”

    “……唉,怕了你了……”

    陈鱼儿望着周别离这副倔强的模样,也是有些于心不忍,便是娓娓道来:“我知道的不多,那岑疯子的确是在相思树下等了你两年,无论你找没找他,他都一直待在相思树下等你,哪怕是之前和你争吵过以后,他还是在那里。期间,他也与周氏天朝的一些人发生过冲突,不过他也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直默默的承受着,也不知是谁告诉其他人他是血种魔孩。你也知道,我们两朝都深受其害,有不少人为此付出代价,于是周氏天朝的人,也是唾弃他,咒骂他,甚至有人不止一次向你父皇禀报,你父皇也是出兵围剿他,甚至也亲自出过面,似乎是跟他说了些什么。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咔吱!”

    听完以后,周别离紧握玉手,发出阵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此刻的她,眼有怒意,她当然知道岑疯子是什么性格,他真的可以为了自己受很大很大的委屈,所以以他那脾气这才没有还手,至于自己父皇跟他说了什么,不用想,她都可以猜个七八分出来,毕竟之前,他们就一直反对她和他在一起。

    周别离深吸了一口气,在缓缓吐出,努力镇压着自己心中的怒气,转头看向了星雪落花,道:“表姐,我与你关系甚好,看在我的面子上,也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

    “……你当真要知道?”星雪落花也是沉默些时间,才问道。

    周别离坚定的摇了摇头,无论怎样,她都想知道,自己在闭关之后,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委屈,经历了什么事,自己是不没有他了解自己那样了解他那么多,但起码,她知道,他不会真的因为她的那番话就咬着牙离开她的。

    虽说……她的那番话,也的确是过分了些,但……自己也是为他好不是?以他的聪明才智,他不会想不到的。

    “唉……好吧,我告诉你……”星雪落花没有再坚持什么,而是一五一十的告诉周别离。

    “砰!”

    周别离一拳便是轰碎了自己身旁的山头,美眸里面尽是眼泪,喃喃自语道:“父皇,祖父,你们为何要这样……你们不是答应了我,只有我能够担起重任后,你们便不再阻止我了吗?那你们为何这般对他,这般对他啊!啊啊啊!”

    周别离仰天长啸,声音悲痛,她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是这般,难怪,难怪,他会离去,就算是换做自己 恐怕也是转头就走吧?!

    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声音中第一次有了恨恨的感觉:“那我的记忆,是不是祖父他们也是动了手脚?我为何会忘记了他那么多的记忆,害我误会他,让他那么伤心!”

    “这倒并不是。”

    让周别离意外的是,星雪落花反而摇了摇头,说道:“你的祖父他们是想阻拦岑疯子见你,但未对你动过什么手脚,也没有说封了你什么记忆,不然,以他们的手段和实力,你觉得,你现在能记起来?”

    周别离一愣,下意识道:“那为何我想不起来了?”

    “你忘了?你修炼的洛神经,在你未成年之前,可是绝对的否决情爱的啊!”

    星雪落花指了指她,说道:“洛神经是洛神所创,本就是清心寡欲之功法,修炼讲究的就是一个静字,而情之爱,乃是大忌,因为你喜欢一个人,你心便不能静下来,洛神经便是修炼缓慢,这就是为何你祖父还有父皇不让你成年之前碰那些东西。而且,若是你碰了,那洛神经便会在你修炼之时,自主封印了你脑海中关于情爱的记忆,直到你成年方才会慢慢回想起来。所以你才觉得,岑疯子什么都未曾付出,只是一昧的无理取闹,太过幼稚,其实……是你想不起来而已,想不起来他的好,他对你的爱。所以,你才老是经常误解他,不理会他。”

    “喂,你这是再帮那个臭疯子说话吗?!”陈鱼儿有些不满的戳了戳星雪落花的手臂,不满道。

    星雪落花看着目光已经充满不可置信的周别离,叹气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情爱那种东西,本来就是双方相互付出,而不是谁单方面的付出便可的,你有错,岑疯子也有错,岑疯子错在对你的话没有很好的理解,甚至他自己也是曲解了你的话。而你错在不知了如何解他,一昧做的伤他的事,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是也不是?我也曾是过来人,知道你的感受,这才说出来。有时候,一个彼此的误会,哪怕只是一句话,都真的会成为压垮对方的最后一根稻草……从而离别,此生再见,或已是陌生人……”

    “所以……我这两年以来,一直都是误会他了……”

    周别离的脸色更是苍白了几分,像是失去了力气,瘫坐在地,眼中有泪,嘴唇有些颤抖,声音也是有着几分颤音:“我一直要他理解我的感受,理解我的压力,可我何曾想到,那些话,那些事 会对他的伤害那么大……我又何曾……体会过他等待相思之苦啊?”

    “唉,所以说,即便你知道了,那又如何?事情已然发生,你和岑疯子的矛盾也由误会,一直延伸到了由爱生恨,这种恨,是很可怕的,他有多爱你,可能现在,就有多恨你了。”

    星雪落花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所以,放下吧,放下了,对你,对他,也算是一种解脱,若是还是那么纠缠不休,那最后的下场,必是两败俱伤。”

    周别离贝齿紧咬自己的红唇,眼如决堤一般涌下,止不住,眼前模糊,似乎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个背影,一个……离她越来越远的背影。

    霎时间,似乎整片天地都安静了下来,陈鱼儿眼神复杂,不知如何安慰周别离,只能伴在她的身边,轻拍她的香肩。

    星雪落花也是沉默不语,望着远方,美眸中有着一抹哀叹。

    过了不知多久,周别离突然站了起来,伸出玉手擦干眼泪,铿锵有力的说道:“我还是要去找他,我想再问个清楚,问他心中是否还有我!”

    “你还要去找那个疯子啊?!”陈鱼儿被她此话吓了一跳,连忙阻拦,“你不要命了,你可知道,以你现在的状态,你再去找他,绝对会被他打死的!”

    “我不怕!”周别离摇了摇头,她想搞清楚,他是不是真的那么恨自己,还是有着她还不知的委屈,只是想赶她走罢了。

    “你去不了了。”星雪落花突然开口道。

    “嗯?为何?”周别离疑惑。

    “那里,云泽,似乎是封闭了。”

    星雪落花玉手遥指,周别离和陈鱼儿这才望去,只见云泽突然大涌动了起来,再也无法看到里面情况半分,周围的弱水罡风更是壮大狂暴,连空间都是紊乱了起来,乌云密布,雷光闪闪,一些还想着进去找大机缘的凶兽都是被直接绞杀成肉沫了。

    周别离心惊,云泽里面,似乎,乱了……也……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