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玄风云

把本章加入书签

素玄风云 第二十六章 治疗

    淮江草庐,清心等四人又在互相疗伤,但是大家的身体和真元一直保持在五六分的样子,再也没有好转。

    清心上人想着:“四人都身负重伤,再靠我们四人想要完全好转,短期是不可能了,不过好在我已经请了百草谷的龙睿龙玉师兄弟,到时候完全恢复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待众人离开后,清心留下了元术;对他说道:“元术,明日你陪为师去接两个人。”

    元术脑子一转,说道:“师傅,龙睿他们算算时间也要过几日才能到得了吧?”

    清心说道:“你懂什么?我们一定要赶在他们之前见到龙玉他们。”

    元术有些疑惑:“为什么?”

    清心道:“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除掉那妖孽过程中占据主动,魔教教母向着那妖孽,逍遥子和冷月又被那魔教教母所迷惑,断然是不会想着八荒正道了。”

    沐歌的房间里,教母焦急的朝逍遥子问道:“龙玉他们什么时候能到?”

    逍遥子说道:“应该就在明后天,可是那天好像有两只送信的仙鹤。”

    教母惊到:“两只?你是说?”

    逍遥子说道:“清心师兄估计也找了百草谷”

    教母问道:“那百草谷还会救女儿的性命吗?”

    逍遥子想了一下她是魔教教母在这里可能会有危险,便说道:“诗诗要不你回避一下吧?因为我怕百草谷的人看见你横生波折”

    教母没想通,说道:“你嫌我在这里碍事?”

    逍遥子赶紧说道:“诗诗,你误会了,我怕到时候你和女儿有危险。”

    教母说道:“他们又不认识我,怕什么?”

    逍遥子不好争执,便闭口不言

    第二日一早,清心和元术就登船离开了草庐,前往了淮江和洛水岔口等着。

    临到晌午时分,水面上顺流飘来了一艘小船,船上立着两个衣带飘飘的小生;元术打眼一瞧,指着小船对清心说道:“师傅,你看是他们吗?”

    清心顺眼望去发现船上就是龙睿和龙玉,纵身一跃,朝那小船飞去。

    龙睿没有细看,因为是有人偷袭,一掌发出,一束青色的掌力呼啸而出在水面上划出一道印痕。

    清心知道以自己现在的体质硬㨃不过,只得一个旋身避了过去。砰!龙睿那一掌在水面炸出一朵水花。

    清心见龙睿又要出招,赶紧大呼:“师侄,是我!”

    龙睿这才发现来人竟然是清心师叔,赶紧收招;又后退了两步给清心让出一个落脚的位置。

    清心在小船落下,脸上有些微微发烫,心里觉得失了面子:“没想到,我现在遇到一个后备,还要躲避一番。”

    龙睿赶紧施礼:“龙睿拜见清心五师叔,刚刚师侄多有得罪,希望师傅见谅。”

    龙玉也过来施了一礼,说道:“没想到,五师叔受伤竟然如此严重,伤你的人肯定是个高手。”

    清心回了一礼,应道:“龙玉不愧是三师兄的弟子,一眼就能看出老夫的受伤程度。”

    龙睿心道:“清心五师叔一向小心眼,不肯吃亏,要不是身体有恙,早就还手了。这如何看不出来。”

    龙玉说道:“五师叔面色蜡黄,精神虚萎。一看气色就能明白肯定是受伤不轻。”

    龙睿赶紧说道:“那还等什么,五师叔,我们赶紧回草庐去,好为你们疗伤。”

    清心赶紧摆手道:“不急,等一下。”

    玉睿师兄弟愣了一下,满脸疑惑。清心说道:“我希望玉师侄能先救我和元术,然后再去草庐救他们。”

    龙玉以为清心是不愿意等,所以有些误会的说道:“五师叔不用担心,我能同时一起救;不用多耗功夫分先后。”

    清心想的是,如果自己先得救了,那么去了草庐就能把握主动。到时候杀了沐歌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听龙玉这么说,一脸的不悦;欲言又止:“可是”

    龙睿发现清他脸色有些不对,便问道:“五师叔,怎么了?”

    清心说道:“草庐现在情势复杂,我怕玉师侄到时候救了不该救的人。”

    龙玉行医一向奉行的是万事万物皆可救,没有好坏善恶之分。一听清心这么说,犹如碰到逆鳞一般,心里有些生气却不好发作,只好悻悻的说道:“五师叔,我现在的真气只能够施展一次,所以只能同时救;要不五师叔等两天,我先去救他们?”

    龙睿见气氛有些不妙,赶紧搭腔:“五师叔,要不就按师弟说的来吧,毕竟他才是治病之人啊;再说,不是还有我嘛。”

    清心虽然心里不爽,但是现在毕竟是自己求着他,如何能反对,只好先依着再说;便挤出笑来顺着说道:“好,我们就听玉师侄的。”

    清心领着龙玉,龙睿还有元术继续顺江而下,往草庐的方向驶去。龙玉和元术在船舱,清心一个人立在船头头绪纷乱,想思量出一个对策。

    龙睿看了看清心的背影,便走过去猜测的问道:“五师叔,伤你的人是不是也受伤了?还在草庐?”

    清心点了点头。

    龙睿继续说道:“是女的吗?她和逍遥子五师叔,是什么关系?”

    清心听到龙睿话里的意思似乎知道了些什么,便转过头来盯着龙睿:“什么意思?”

    龙睿掏出一张纸条,递给清心道:“五师叔,你看看。”

    清心接过来一看,原来是逍遥子写给百草谷求救的信,信上要龙玉去淮江草庐救一个姑娘。

    龙睿淡淡的说道:“一个陌生的姑娘,竟然能让逍遥子师叔亲自发信求救,这关系肯定不一般。”

    清心其实已经估计到逍遥子会向百草谷求救,所以看了看纸条上的内容并没有多大的好奇,一听龙睿这么说,还是怒道:“因为那魔教教母就是他的老情人岳诗诗,老情人要救,他能不听?”

    龙睿一听,明白了一个大概;又追问道:“原来教母就是师姑?那师姑又和那女的什么关系?”

    清心说道:“因为那女的和清昱一模一样的月牙胎记。”

    龙睿也知道清昱当年是众人合力才制服除掉清昱,心里大卫不妙:“难怪这女的能如此厉害,看来八荒又要经历一场劫数了”

    清心说道:“所以,师侄;你我一定要联手在草庐除掉这个妖孽。”

    龙睿点了点头:“五师叔,你放心;好歹我也是玄盟的执法长老,除魔卫道也是本分,我一定相助。”

    四人来到了草庐;睿玉师兄弟见到逍遥子等人寒暄了一番便开始救人。

    龙玉说道:“还请大家脱掉上衣,盘腿坐好;我好施针。”

    清心、逍遥子、冷月、元术四人宽下衣襟系在腰间,坐成了一排。不知为何,四人心底或多或少都有些许紧张,连呼吸都不敢大声生怕自己漏了怯意。

    龙睿在一旁护法,看着几人的样子,心里有些好笑:“这几人心里各怀鬼胎,这时候都还在互相提防着对方”

    龙玉也在四人身后盘腿坐下闭目调息,口中默念着心诀;片刻,浑身渐渐生出橙黄色的真气。龙玉双手一推,真气犹如一团徐徐不断的暖风抚了过去。

    四人只觉得后背这真气暖烘烘,四人紧张的心渐渐舒缓下来,身体也开始放松。

    龙玉见他们紧绷的身体松弛了下来,觉得时候到了;猛的,双手一阵翻飞,再一挥;咻!!咻!!咻!!咻!!八枚银针一闪而过,同时飞出。哧!哧!的几声,八枚银针准准的扎在了四人后背的神道、至阳两穴。

    四人只觉得后背犹如蚊虫叮咬,刚刚舒缓的心又不自然的有些紧绷起来。

    龙玉双目紧闭,右手五指并拢按在眉心;缓缓的拇指曲于掌心,将真元化成四道真力聚在其他四个指头上;忽的,右手一甩,四指大张,弹出四道金黄色的真力。

    哧!哧!哧!哧!四道真力从四人的至阳穴扎进去,顺着经脉左图右窜游走全身。四人只觉得体内时而闷痛,时而撕裂。要不是后背两枚银针护着心脏,似乎就要一口气上不来。

    清心,逍遥子,冷月三人倒还好能稳住,只是元术的脸上随着体内的疼痛面目狰狞,不到半个时辰,元术实在是强撑不住一下栽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龙睿见状,有些担忧的望着龙玉问道:“师弟,没事儿吧?”

    龙玉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儿,放心吧。”

    又过了大概一个时辰,那真力还在四人的体内游走;清心三人早已满身汗珠。这时,三人也有些支撑不住,不时发出闷哼的声音。

    这时,龙玉闻到了一股其他病人的气息从楼上传来。他觉察有些不对,便多了一个心眼。突然,他右手变爪,朝四人一吸;四道真力又从至阳穴飞了出来,回到龙玉的体内化成了一颗真元。左手一挥,八枚银针齐刷刷的弹了出来回到自己衣袖。

    龙睿以为治好了,便对四人说道:“师叔,你们都运功试试。”

    三人一听,赶紧运功催动真元试了试。发现确实痊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