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小妾

把本章加入书签

双面小妾 第七十八章 兄妹

    更多精彩小说请点击m.dushuzhong.com读书中小说网 免费阅读,最快更新,无广告,无弹窗。

    “我们在闲聊呢,大哥和爹说完话了吗?”方槿衣笑着说道,看着方槿袆的眼神里满是欢喜。

    “嗯,不过说了几句有关战事的话。”方槿袆点头道,看向走过来的苏沐秋,笑道:“看来妹夫确实很讨我妹妹欢心,我可是多年都没有看到她笑得这么开心过了。”

    苏沐秋微微弯了下腰,说道:“大哥说笑了,槿衣是我夫人,我自然要好好待她。”

    方槿袆笑着向苏沐秋抱拳道:“你我年纪相仿,就不要叫我大哥了,我也不叫你妹夫了,直呼其名吧,这样顺口些。”

    “好,槿袆。”苏沐秋也不客气,然后看了旁边的苏梓旭一眼,说道:“这是内弟,苏梓旭。”

    苏梓旭一听他的名字,立马上前向方槿袆抱拳行礼道:“梓旭见过大哥,早就听闻大哥在边关的威名,今日有幸见到大哥,梓旭此生无憾了。”

    方槿袆一脸笑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说得这么严重,你是沐秋的弟弟,自然也是槿衣的弟弟,我的弟弟,日后我们相见的机会还多得是呢。”

    “是,方大哥。”

    方槿袆看向方槿衣,声音温柔道:“走吧,去你院子里坐坐。”

    “好。”

    几人一起来到院子的亭子里坐下,紫漪去找笙笙了,方才出去得太急,估计笙笙还在后院呢。

    方槿衣看向方槿袆,问道:“大哥,你此次回来怎么没有提前写信告知?我也好早些准备去城门口接你。”

    方槿袆笑着摇头,解释道:“事出突然,我也是突然就接到圣旨,说是让我立刻赶回都城。临近都城时,我才从百姓口中得知,采芜被册封为太子妃一事。”

    方槿衣笑着没说话,想来岩哲是早就有意要方采芜成为太子妃了,不然按时间来算,大哥怎么可能刚好来得及赶上呢?

    “我与夫人成婚时,槿袆你没回来,可着实让夫人难过了一阵。”苏沐秋突然说道,脸色认真的看着方槿袆。

    “我哪有难过啊?”方槿衣不悦的看向苏沐秋,然后对方槿袆说道:“大哥,你别听他胡说,我没有难过,我知道这两年战事吃紧,大哥你也是无可奈何。”

    听见方槿衣的话,方槿袆心中的愧疚就更深了,他抬手摸了摸方槿衣的头,说道:“槿衣替大哥着想,大哥感到很开心,同时也对你感到愧疚。”

    “大哥,都过去了。”方槿衣难过的摇头,其实当时说不难过是假的,但毕竟已经成了过往,再提也是徒增伤感罢了。

    方槿袆摇头,一脸正色道:“成婚乃是大事,可大哥却没能陪在你身边,甚至连一句祝福的话都没能当面和你说,大哥,有愧于你。”

    气氛突然变得沉重起来,方槿衣抬头看向苏沐秋,满脸都是抱怨之色。

    接触到方槿衣的视线,苏沐秋有些心虚的看向了别处,他方才不过是随口提一下罢了,可没想把气氛搞得这么僵。

    “大哥若是觉得心中对我有愧,不如就补偿我吧,答应我一件事好吗?”方槿衣笑着拉过方槿袆的手,一脸期待的样子。

    方槿袆从小就不会拒绝方槿衣的要求,更别提这个时候了,立马点头答应,“好,你说吧,不管是什么事,只要大哥能办到,一定答应你。”

    方槿衣一脸喜色,对他说道:“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自然要好好利用一番了,所以大哥你先欠着,待日后时机到了,我自会与大哥说。”

    “好,依你。”方槿袆眼神宠溺的看着她,他知道方槿衣的心性,所以并不担心她将来会让他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大公子。”

    听到许久没听到的声音,方槿袆先是一愣,然后转身便看到两眼泪花的笙笙,看着她的模样,不禁感到有些好笑,开口戏弄道:“没想到笙笙看到我竟会是这等反应,可真是吓到我了。”

    笙笙走上前来,将手里的托盘放到桌子上,然后向方槿袆欠身行礼,“笙笙给大公子请安,大公子能平安归来真是太好了。”

    “虽然许久未见,但笙笙还是和之前一样吧,不必对我如此多礼。”

    “是,大公子。”笙笙点头道,直起身站到了旁边。

    “离家时,我心里一直担心着槿衣和你在府里的日子,如今见到你们一切安好,我便放心了。”方槿袆一脸欣慰的说道,在场的人都知道他的话是何意思,但却没人说破。

    笙笙面带笑容的点头,接着又难过道:“大公子回来便好了,小姐很挂念你,这几年写了很多信,却迟迟不见回信,小姐都急坏了。幸好从边关时不时会传回来消息,否则小姐都要跑去找大公子了。”

    “槿衣,你给我写过信吗?”方槿袆疑惑的看向方槿衣,似乎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

    方槿衣听到方槿袆的问话,立马就明白过来,看来她写的那些信都没送到方槿袆手里。

    “笙笙说得太夸张了,其实也就是一两封而已,或许是送信途中出了什么事,因此信才没有到大哥手中。”方槿衣笑着说道,事到如今,说再多也没有用,还是往事随风吧。

    笙笙一脸疑惑的看着方槿衣,开口道:“什么一两封,明明有很多,小姐你……”

    “笙笙。”方槿衣厉声打断了她的话,然后看向脸色阴沉的方槿袆,笑着说道:“大哥,你别听笙笙瞎说,她一向夸大其词,况且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就别提了。”

    苏沐秋和苏梓旭对视了一眼,心中了然,看来是有人把方槿衣写给方槿袆的信在半道上给截了,或许那信连城门口都没送出去。

    “槿衣,是大哥考虑不周全,你我兄妹二人情谊深厚,我在边关多年,你怎会连一封信都不给我写,是我太疏忽大意了。”方槿袆低头自责道,他根本就没想到会有人拦截方槿衣给他的信,心中对方槿衣的愧疚又加深了。

    “大哥,那些都是小事,你不要放在心上。大哥在边关多年,我一直都担心大哥的安危,如今大哥平安回来,我也终于松了口气。所以,我们不要提那些不开心的事了,好不好?”

    方槿衣满脸笑容的看着方槿袆,想把这件事就此划过,不过方槿袆却不这么想。

    方槿衣自小便是心性孤傲,凡事又为他人着想,因此那些信中只是问候和报平安,至于她在家中的委屈应是只字未提,可即便如此,那些人还是扣下了信,真是该死!

    “夫人说的对,既然你已平安归来,那些事就暂且别提了。当然,并不是让你就此作罢的意思,只是先缓一缓,待过阵子再说。”苏沐秋在一旁帮衬道,他知道方槿衣现在定是想息事宁人,否则在册封太子妃这个时候,若是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对他们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方槿袆苦笑着点头,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只是在知道事情始末后,心里对槿衣有些愧疚罢了。”

    方槿衣看着方槿袆,笑着摇摇头,拉过他的手臂道:“大哥,你我心里明白的,所以,就此作罢吧。”

    方槿袆看着她,沉默半晌,终于笑了一下,说道:“好,听你的。”

    “方大哥,你就放心吧,日后有我大哥在,没人敢欺负嫂嫂的。要是有人敢,我药王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不管是什么人,定让他后悔来这世上走一遭。”苏梓旭满脸义正言辞的说道,像是怕方槿袆不相信,还继续道:“就拿方才来说,三小姐即将被封为太子妃,但她居然嘲讽嫂嫂,不也照样被我大哥给教训了一顿。”

    “梓旭。”方槿衣有些不悦的皱眉道,她并不想让方槿袆知道这些事。

    被方槿衣瞪了一眼,苏梓旭立马乖乖闭上嘴不再说话,他不过就是想替他大哥说几句好话,让方槿袆对他大哥印象好点嘛。

    方槿袆皱眉看向方槿衣,问道:“她又欺负你了?”

    一个‘又’字,证明了方槿袆并不是第一次知道方采芜欺负方槿衣,想必之前也有多次吧。

    方槿衣勉强笑了一下,说道:“其实没那么严重,不过是话不投机争执了几句罢了,往后我不理会她就是了。”

    方槿袆沉默着,半晌后,抬头看向苏沐秋道:“往后槿衣就拜托你了,不论今后发生何事,请一定要护她周全。”

    苏沐秋看着他,许久,神情严肃道:“定当竭心尽力。”

    方槿衣看着苏沐秋,眼神微变,却是什么也没说。她和苏沐秋之间的事,方槿袆并不知道,还有许多事,他也不知道。

    但是方槿衣并不希望方槿袆知道,她太了解方槿袆了,若是让他知道了那些事,只会让他陷入两难。

    这个世界上,对她好的人实在太少太少了,所以她不希望他们为了自己而受到伤害,她想让他们一生都能够健康平安。

    方槿袆看着微低着头沉思的方槿衣,眼里满是心疼,他自小就疼爱这个妹妹,发誓会一生保护她,可是如今,他却连最简单的事都没做好。

    “待会儿大家一起喝一杯吧,就当是庆祝我平安归来。”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