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暖婚之夫人甜又拽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027 当大佬变得幼稚

    更多精彩小说请点击m.dushuzhong.com读书中小说网 免费阅读,最快更新,无广告,无弹窗。

    盛雀歌暂时还不知道自己的行程已经曝光,她跟着厉晚舟直接进了宗序的房间。

    当她看见厉晚舟拿出钥匙的时候,还笑了:“宗序都这样了,你还担心他在外面有什么事情呢?”

    “那怎么知道呢?男人都是不能相信的!”厉晚舟开了锁,大摇大摆踏进门内。

    屋子里的一切摆放都很简单,床上豆腐块也叠得整整齐齐。

    晃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厉晚舟站在屋子中央,摸着下巴思考:“我觉得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还得再找找。”

    盛雀歌可不敢随意乱翻,只能站着不动等厉晚舟自己去找。

    不过她刚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桌子上放着个相框,里面是他们两个人的照片,应该是订婚那天拍的,宗序还是那副硬邦邦的模样,厉晚舟脸上能看到一点微弱笑意,脑袋不自觉偏向了他。

    看起来,很登对。

    盛雀歌收回视线,轻声问:“怎么样啦?”

    “暂时没有发现”

    “那不就得了?”盛雀歌说,“走吧?”

    “来都来了,再看看呗。”厉晚舟带着盛雀歌离开小楼,四处逛了逛。

    等快到中午了,盛雀歌提醒她:“宗序快开完会了,现在还不准备走?”

    “我们就在楼下等等。”

    两个人便坐在树丛旁边的椅子上,等了一会儿,还真看到一辆吉普开了过来。

    厉晚舟激动的拍盛雀歌肩膀:“来了来了!”

    盛雀歌刚想说,来就来吧,这有什么好激动的?

    就看见从宗序车上下来的,不只是他自己,还有个女人

    她一边庆幸还好自己那句话没说出口,一边转头看,就发现厉晚舟那双漂亮的眼睛瞬间红了。

    厉晚舟咬着牙:“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盛雀歌刚想说什么,手机震动起来。

    一看来电显示上的名字,盛雀歌不免就有些心慌。

    厉晚舟这边又有事儿,她很少这么顾不过来。

    “你先冷静,说不定只是工作关系而已,等我接个电话,然后陪你上去找他怎么样?”

    手机还在震动,盛雀歌的心脏也跟着节奏扑通扑通跳动起来。

    厉晚舟摇头:“不可能,这边不是谁都能来的,就算是工作,也不可能到他住的地方来,这是规矩”

    “那你别着急,咱们再等等。”

    “等不了,我要是不上去,谁知道他们孤男寡女的在楼上做什么呀!!”厉晚舟也不管盛雀歌了,“你先接电话,我去找他。”

    盛雀歌没拦住,只能先接了电话,免得之后贺予朝又要找她算账。

    “喂?”

    盛雀歌都听出自己话里的没底气。

    她其实有了预料,觉得贺予朝肯定知道她在哪儿了。

    “周侃告诉我,他碰见你了。”

    男人的语气不辨喜怒,盛雀歌一时也分不清他的心情如何。

    没想到周侃还是个大嘴巴!!

    “唔,这个嘛,是这样的,我今天陪晚舟来找宗序,宗序你知道吧?她未婚夫”

    贺予朝冷笑一声。

    “她找她的未婚夫,你来做什么?”

    “……就是陪她来看看。”

    盛雀歌总不能现在就说自己是陪着来捉奸的,只能瞎找了个听着便很不靠谱的理由。

    果然,贺予朝直接发飙了,男人不高兴之后,声音里直冒冷气不说,还在往下掉冰渣子。

    “是么,陪她看看之后呢,顺便再看看那里有没有长得好看的人?”

    盛雀歌:“”

    她哪有啊!

    她来了之后还没见到几个帅气的小哥呢!

    盛雀歌挺委屈:“没有啊,我们都没怎么见到人。”

    “哦,那就是很遗憾了。”

    盛雀歌脑子里警铃大响:“没有!没有很遗憾!”

    主要这个地方吧,有着非常的男色诱惑,尤其最近还有不少在这里训练要参加某个重要盛事的小哥们,那是一个个的高大挺拔又帅气,还都散发着荷尔蒙魅力

    可盛雀歌又不是为这个而来,当然确实容易让他误会就是了。

    加上她没有提前告诉贺予朝,就非常像是要偷偷做什么的样子,这下真有点跳进黄河洗不清的态势。

    “我现在过来接你。”

    盛雀歌心里一惊:“你现在过来的时间,我说不定都回去啦!”

    “盛雀歌。”某人语调更幽深,“别和我讨价还价。”

    都已经连名带姓叫她了,证明他是真的在气头上。

    盛雀歌不由怪罪起那个周侃来,多嘴什么啊,还当他是个好人呢,居然就那么告诉贺予朝了!

    “其实我是陪晚舟来捉奸的。”盛雀歌怕他继续生气,只能说了真话。

    “”

    “当然不是真的证明宗序做了什么,只是最近他反应有些古怪,导致晚舟开始怀疑他,我怕晚舟自己会太冲动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所以才要陪她来,但这个事儿,真的不那么好开口告诉你。”

    盛雀歌也不知道贺予朝到底有没有接受这个理由,这会儿她还惦记着厉晚舟那边,只能匆匆说了句现在要去看看厉晚舟之后再详说便挂了电话。

    贺予朝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面色依旧不好,也照样联系了小李备车。

    他自然不会不相信盛雀歌,就是想到他的人在自己不受控的环境里呆着,会非常没有安全感。

    何况某人已经打翻了醋坛子——尽管盛雀歌还什么都没有做。

    而且要说这个事情,还和前两天盛雀歌一边刷新闻一边感慨,那些小哥一个个的都很帅气有关。

    贺予朝听到这话的时候,直接就把手机给扔开,不准她再盯着别的男人看。

    只是欣赏也不行!

    前有这么个事儿,今天又知道盛雀歌去了那地方,某人不醋才奇怪了。

    等他把人抓回来,一定要好好收拾不可,让她亲口说说,到底是谁更好看大佬全然未决自己这些想法有多么的幼稚,然而碰上盛雀歌之后,他本就已经有了不少变化,根本无暇在意了。

    盛雀歌打了通电话耽误了不少时间,赶紧上楼去。

    还好刚刚才去过,楼下守卫没拦她。

    这一路,盛雀歌都在忐忑,可千万别闹得不可收拾,也在默默为宗序祈祷,别辜负了厉晚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