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格神装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22章:鬼!

    匆匆离开了贯一门,向渊来到了城里的马市准备选一批脚力好的马儿。

    他从广陵骑来的马,因为平时用不到,两年前就被他给卖了。

    好在诸阳繁荣,马市里的马种类也不少。

    向渊粗略看了一下后,选了一屁毛色棕红,四蹄踏雪的成年河曲马。

    选好马后,眼看天色已经接近了正午。

    向渊不再耽搁,拉着马儿出了诸阳城,踏上了返回广陵的官道。

    ……

    三天后,风尘仆仆的向渊回到了已经离开了三年的故乡广陵。

    望着眼前熟悉的家门口,向渊刚一进门,就听到了一声惊呼。

    “三少爷,您怎么回来了?”

    扭头顺着惊呼的方向看去,一名穿着管家服饰的中年男子进入了向渊的视野。

    中年男人就是向府的管家,向渊轻声道:“是赵管家啊,我回家来看看。

    我爹和大伯三叔呢?”

    快步上前接过了向渊手中的包袱,赵管家笑着道:“三位老爷都在家呢,小的这就领您去。”

    带着向渊,来到了后院花园的一盏爬满了葡萄的凉亭下,向渊的父亲叔伯三人正坐在凉亭里,聊着闲天。

    蓦然看到向渊回来了,兄弟三人都先是一愣,紧接着惊喜道:“渊儿回来了?

    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就回来了。”

    三年的时间向渊的体格又魁梧了几分,哪怕是兄弟三人中最高的向文栋,现在也要比向渊矮上大半头。

    拍打着向渊比在家的时候还要壮实的手臂,向乐山嘴角含笑,很明显,向渊在外面过的日子很不错。

    看到亲人,向渊也露出了一抹笑容:“最近没什么事,就想着回家来看看。

    爹、大伯、三叔,最近家里都还好吧。”

    拉着向渊来到葡萄架下面坐下,向文栋捋着长须笑道:“家里一切都好,你大哥去年也重新娶了一门妻子,上个月你嫂子已经查出来有了身孕。

    我说你也得抓紧时间给我找个侄媳妇回来。”

    提及自己的婚事,向渊挠了挠后脑勺,打了个哈哈没有正面回答。

    听到家里没有什么事,向渊一直有些不安的心也放了下来,跟几位长辈说了一声,就跑去找到了王冲。

    三年时间不见,王冲的气色明显又衰老了几分,眼角和脖子上都明显出现了许多松弛的皮肤。

    看到向渊回来,王冲也很是惊喜,听到向渊已经顺利拜入贯一门,并且还被杨靖收入门下,武学进展都很顺利,老护院更是欣慰不已。

    将一瓶打理气血,舒筋活络的药膏递给王冲,向渊不经意问道:“王叔,我走得这些日子,家里没什么事吧。”

    生怕父亲大伯他们害怕自己担心,而不告诉自己,向渊谨慎的又问了一遍王冲。

    回忆了一下,王冲缓缓摇了摇头:“没有,这几年广陵太平的很。

    不过听说相邻的临泉城好像是出了什么事,连诸阳的守城军都出动了。”

    再三确认家里没有什么异常后,向渊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了下来。

    原本有些不安的情绪,也舒缓了下来。

    心中的不安平息,向渊在家里美美地住上了五天,又重新温习了一下身为富家少爷的美好后,便启程赶回了诸阳。

    ……

    抬头看着已经布满了橘色晚霞的天空,向渊遥遥看向了前方。

    心中犹豫是先停下来休息,还是快马加鞭,趁着城门关闭之前,赶回诸阳。

    这里距离诸阳还有不到八十里,我快马加鞭一个时辰怎么也能感到了。

    天气渐凉,走的匆忙没有带厚实衣物,如果选择在野外过夜,这晚上的寒风,想来是不太好受。

    踌蹴犹豫了片刻,最终向渊还是决定加速赶回诸阳。

    “驾!”

    一甩马鞭,身下的马儿发出一声嘶鸣,托着向渊四蹄奔腾的朝着诸阳城跑去……

    ……

    “还是慢了一步。”快要抵达诸阳城的时候,远远地向渊就看到了已经紧紧闭合的城门。

    为了绕开临泉,这一次他只能选择一条稍远的路线,导致没能及时赶回诸阳。

    来到城门前,向渊翻身下马,望着眼前严丝合缝的城门,无奈的耸了耸肩。

    看来今晚是只能在外面凑合一夜了。

    转身拉着马儿往旁边走,向渊身上突然没由来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咚!

    身后的城门,突然发出了一声轻微的撞击声。

    耳垂一动,向渊疑惑的转过身来。

    什么声音?

    凑到城门前,那种砰的撞击声再次传来。

    不由贴地在了城门上,向渊就着城门中间的缝隙朝里面看。

    一双前后摇晃的靴子,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

    顺着这双靴子向上看去,向渊瞳孔一缩,顿时明白那种撞击声是怎么来的了。

    那是一具被吊在了城门内,被风吹的不断摇摆的尸体。

    那轻微的撞击声,就是尸体的脚尖,撞在了城门上的声音!

    吱~

    由于向渊整个人都贴在了城门上,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了城门上。

    原本紧紧闭合的城门,突然吱的一声……

    缓缓打开了!

    望着眼前打开了一条一人宽缝隙的城门,向渊的脸色微变。

    迅速向后退了几步,此时此刻,武夫身上的汗毛都微微竖了起来。

    一股后脊发凉的感觉,让向渊不由自主的提起了一万分的精神。

    退到了城门外宽阔的地方,武夫紧紧盯住城门上那道一人宽的漆黑缝隙。

    诡异森寒的气氛随着时间不断加重。

    握紧了拳头,向渊的额头都开始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心中早已经做好准备,一旦发现任何不对劲,就立刻召唤青僵尸身!

    似乎是因为目标的不断后退,让城门后的存在,有些着急了。

    就在向渊退到了马匹边上的时候,一只满是青色血丝的手掌,突然从城门里伸了出来,按在门边。

    “我去!”

    看到这幅恐怖的画面,向渊蹭的一下翻身上马,朝着马屁股狠狠一拍,就要驾马逃离。

    对于鬼怪这种东西,前世受过无数恐怖片熏陶的向渊,比这个世界的人还要更加敏感。

    除非必要,他是绝对不愿意与这种存在交手。

    能跑就跑,现在的他,还没有十足的把握对付这些东西。

    童子身虽然有克制鬼怪的效果,可天知道这鬼有多厉害。

    要是出来个鬼王级别的,别说我这二十几年的童子身,就是一百岁的老处男,都不见得顶用!

    心里嘀咕着,向渊惊疑的回头看去。

    这一回头不要紧,一张铁青色,双眼惨白的鬼脸已经追到了他身后不到五米的距离!

    “找打!”

    没想到这鬼的速度这么快!

    向渊惊骇之余,两腿一蹬直接从马上跳了起来,挥动粗壮的右臂,宛如攻城锤一般,狠狠的朝着恶鬼轰去!

    砰!!!

    一拳捣在了鬼脸上,一股透彻骨髓的深寒刹那间就让武夫的整条右臂都变得僵硬刺痛起来!

    巨力爆发!

    被向渊一拳砸飞的恶鬼,打着旋儿倒飞倒地。

    一张脸皮被弄破了大半,露出了里面蠕动血红色尸虫和粘稠腐烂浆液的血肉。

    一口咬破舌尖,喷出热血在自己的双手上,向渊浑身煞气腾腾!

    从鬼怪刚才的一两秒就追上来速度上向渊就明白,自己想跑肯定是跑不掉了。

    既然跑不掉,那就弄死你!

    而且从刚才自己那一拳上的效果来看。

    这头鬼,似乎并不是很厉害!

    充满爆炸力量感的双腿猛地一蹬,向渊仿佛一头扑食的猎豹,双手捏成爪,杀向了还没爬起来的恶鬼。

    呀!!!

    当向渊沾满了童子血的双手,死死地擒住恶鬼的手腕上,滋滋的白烟让恶鬼当即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嚎!

    有效果!

    童子血奏效,向渊脸上的凶相更加浓郁,直接一招虎爪穿喉打向了恶鬼的脖子!

    嘶!

    透彻骨髓的寒冷爆发,向渊骇然低头,那恶鬼的肚子上竟然又长出了一只手,狠狠地掏进了他的胸口!

    鬼爪入胸,恶寒伴随着剧痛,让向渊几欲狂吼。

    感受到那冰冷的鬼爪朝自己的心脏位置摸去,自己的身体僵硬的像是一个木头!

    就在向渊准备发动青僵尸身,殊死一搏的时候,两道如匹练一般的白影突然从城门的方向窜了出来,狂风一般扑到了向渊这边。

    砰!

    只感到一阵巨力涌来,向渊厚重魁梧的身子就像纸片一样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一颗老树上才停了下来。

    后背火辣辣的痛楚与胸口还未消失的恶寒让向渊的精神都有些恍惚。

    挣扎从地上爬了起来,武夫晃了晃脑袋朝前一看。

    之前在军营里见过的那对白袍男女正拿着一只口袋,将刚才险些把向渊杀死的恶鬼,往口袋里塞。

    “没死?”

    注意到了向渊盯着他们的目光,胡琳稍感诧异。

    一个普通人被阴鬼的阴气侵蚀,又被他们兄妹联手一击的余威击中,竟然活着。

    听到妹妹的轻咦声,胡康也朝着向渊看去,并且认出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他们之前在军营里见过的那群人中的一个。

    “有趣,是俗世中的练家子,而且还是个未破身的童男,怪不得能压着恶邪打。

    若是不这阴鬼已经吃了血食,生了灵智。

    估计都不用你我出手,这个小家伙就能收拾了他。”

    看着向渊,胡康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神色。

    练家子在各大世家都是上好的仆役人选,尤其是入流的练家子,有时候还会成为世家弟子的一股不小助力。

    见向渊能够凭借凡人之躯压制恶邪,胡康心中不由升起想要收下这个男人作为仆役的想法!

    ……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