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格神装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20章:三伏天结霜?

    靠在老树下,夜间的凉风渐渐吹走了白日的燥热。

    舒适的气温下,向渊的眼皮开始上下打架,气息变沉打起盹来。

    空荡无人的街道上,无声的寂静让这座白天热闹非凡的城市,多了几分阴冷和森然。

    哒哒,哒哒!

    突然间,一阵竹棍落地的声音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响起。

    极端安静下,突兀的响声!

    让好几只正趴在房脊上睡觉的野猫瞳孔一下竖了起来,弓起身子,浑身的毛发炸起,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东西。

    南街的尽头,三道长长的影子猛地被拉长,红绿色的布条编成的衣服显得褴褛不堪,圆圆的斗笠下,被阴影遮住的面庞,吐露着森白色的雾气。

    突兀诡异出现的三道瘦高人影,晃悠着身子一步步向前。

    每一次他们的脚步落下,便会发出那种哒哒的竹棍落地声,似乎他们用来行走的腿,就是两根竹棍。

    迈动缓慢的步子,瘦高人影走到了南街与西街的交汇处。

    靠坐在老树下的向渊,便自然而然的进入到人影的眼中。

    唰!

    扭曲的影子仅仅一步来到了向渊的面前。

    三道瘦长的人影悄无声息的将打盹的武夫围了起来。

    阴冷的气息吹拂,老树上开始结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霜。

    呜……

    一点一点接近着向渊的脸,这三道瘦长人影斗笠下的面孔仿佛要伸出斗笠一样。

    “阿嚏!”

    或许是因为突然的寒冷让向渊有些不舒服,就在人影即将触碰到他的刹那。

    向渊的一个喷嚏,立刻让这三道诡异的瘦长影子消散无影。

    怎么突然这么冷?

    醒了过来的向渊,看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疑惑地看了看四周。

    而就在他的目光触及到一旁的老树上时。

    原本随意的眼神,顿时一变!

    “这是……”

    将脸凑近了老树,看着树皮上一层还没有完全化去的白霜,向渊猛地回头扫视一圈周围。

    三伏天结霜?

    看到老树上白霜的瞬间,向渊后脊一阵发凉。

    难道在自己睡觉的时候,有什么诡异阴冷的东西接近了自己,从而导致上树皮上结出了白霜?

    诸阳现在也有那些脏东西了吗?

    神情沉重,在临泉城遭遇的一切向渊还记忆犹新。

    如果此刻连诸阳都要陷入到那种恐怖的环境中,自己真的有必要回一趟广陵了。

    巡逻的时间很快接近了尾声,按照之前的预定,四组巡逻的弟子都回到了中心街口。

    “怎么了,脸色怎么不太好看。”回来后,看到向渊的脸色不太好,王柏凑近问道。

    “没什么,今天夜里有什么情况吗?”

    摇了摇头,向渊不想把诸阳城里已经有诡异出现的情况告诉王柏。

    一来是这种事情没有亲眼见到,是很难相信的。

    二来这件事一旦说去,必然会引起恐慌,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没有,这项任务比我们想象的要轻松。

    就是这猫叫声叫得太烦人了,说也奇怪,这三伏天的,怎么还会有老猫叫春。”

    蹙着眉头看向两旁的房梁,王柏有些奇怪的说着。

    猫叫声?是因为猫看到了那些东西吗……

    小时候老听人家说,猫可以看到一些阴邪的东西,这么闷热的三伏天,老猫的叫声怕不是叫春这么简单了。

    心中有了想法,向渊却没有声张。

    招呼着贯一门的弟子们,先回军营休息,这件事只能从长计议。

    之后的巡逻中,向渊提高了警惕,不仅来回游走在几只巡逻队伍里。

    同时也在隐秘观察着夜色笼罩下的诸阳。

    可是令向渊不解的是,似乎自从那一次的意外遭遇后,诸阳城里的诡异就彻底不见了踪影,一连一个多月的时间,他都再也没有察觉到一点的蛛丝马迹。

    这天中午,王柏提着两坛黄酒一包油酥花生米回到了营房里。

    “嘿嘿,伙房的老宋送了我两坛黄酒,整两杯?”

    咧着一张大嘴,王柏提着酒坛子就走到了向渊的身旁,也不管自己这位师弟答不答应就从怀里掏出了两个拳头大小的酒杯。

    “送?怕是你又在忽悠人家老宋,要教他练武了吧。”斜了一眼王柏,向渊也不客气,抓起王柏斟满的一杯黄酒,仰脖就灌了下去。

    黄酒酸涩,一杯下去,向渊嘴角自抽,连塞了一小把花生米,才把酸涩的味道压下去。

    “瞎说!我什么时候忽悠老宋了,开桥扎马,我教的可是正经的拳架子。”

    抿了一口黄酒,王柏眉头直跳,他平日里喜欢喝点小酒。

    可来到军营之后,不能随意外出,就只能偷摸从伙房那里搞一些做菜用的黄酒。

    磕着花生,向渊抓起酒坛子续了半杯黄酒:“少来,照你这么个教法,没三五年都没法跟人交手。

    老宋人实在,你少蒙他。

    咱们在这待不了多久,你就教他两招擒拿好了,那玩意重技法不重练法,学会了也能和人交交手。”

    “擒拿?也行,这玩意是熟能生巧,老宋手长肩宽,教他几招擒拿,对付普通人也够了。”点了点头,王柏仰脖就杯子里的黄酒吞了下去。

    “向师兄,王师兄,出事了!”

    砰的一声,营房的门被一名贯一门弟子撞开。

    蓦然冲进来的弟子吓了王柏一大跳,差点把刚吞进来的黄酒,又给喷了出去。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看着一脸大汗的弟子,向渊按住了准备发火的王柏,随之问道。

    缩了缩脖子看了一眼脸色涨红的王柏,满脸大汗的弟子喘息了几口后连忙道:“小武……小武被人给打了!”

    “什么?!谁干的。”

    啪的一声将手里的酒杯捏成了碎片,王柏铜铃般的大眼圆瞪。

    小武和王柏是同一个师傅叫得,只不过入门比较晚,所以武艺不高。

    但是这小子平日里心眼子灵活,做事认真,深得许多师兄弟喜欢,其中也就包括王柏。

    “一个女的。”

    “女的?”听到小武被一个女的给打了,王柏脸上的怒色反倒消弭了几分。

    小武虽然入门晚,但并不是个草包,他的武艺虽然比不上向渊王柏这样的高手,但寻常的汉子肯定不会是他对手。

    可现在却被一个女的给打。

    那很显然,这个女的一定也是个练家子。

    “无缘无故的人家怎么会打他,是不是小武干了什么,才被人家给教训的。”动了动眼睛,向渊问道说。

    “额……好像是小武说了一句那个女的腰细屁股大,好……好生养。

    然后被那个女的给听见了,所以……”

    “活该!嘴贱!”既然是自己这面先挑的事,王柏脸上的怒意彻底消失。

    “不过怎么说都是同门师兄弟,还是去看看吧。”跳下床穿好鞋子,向渊与王柏在报信弟子的引领下,来到了军营大门往东两百多米的一处空地上。

    “向师兄和王师兄来了!”

    看到向渊和王柏来了,已经围在这里的贯一门弟子连忙将两人迎了过来。

    人群的圈子里,脸上两枚红彤彤巴掌印的小武趣÷阁直的昏迷在地上,而在对面,则是两名身着白色长袍,腰上系着一圈灰蓝色绸带的男女。

    “就是他把小武打了?”望着对面那名身材娇小,脸上还有着几分不悦的女子,王柏问道一旁的一名弟子。

    “嗯,就是她。我们刚才洗澡回来,走到营门的时候,正好碰见这对男女进来。

    然后小武就嘟囔了一句,没想到这个女的耳力极好,被她听见了。

    我们还没回过神来,接着就是啪啪两声,小武就倒下了。”

    回忆着方才那白衣女子宛如鬼魅的极速,何长青还有些心有余悸。

    “两耳光就倒下了,手劲这么大吗?”既然是自己这边理亏,王柏也不矫情,直接起身走到了那对男女面前。

    “不好意思了两位,我这位兄弟嘴贱,轻薄了这位姑娘。我在这里替他赔个不是。”

    看到王柏如此懂礼数,且是真心诚意的道歉,打人的那名女子脸上的不悦也消散了几分。

    一旁的男子也摆了摆手道:“算了,以后让你那位兄弟注意点。

    这次就不与他计较了。”

    说完后,这对男女便朝着中军大营走去。

    望着两人离去的方面,向渊的目光若有所思。

    “把他给我抬回去,年纪轻轻不学好,吃人家两耳光也是活该。”替小武给那名女子道了歉,王柏转过身来,对着一种贯一门弟子沉声说道:“我贯一门里都是正经的练武人,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地痞帮会。

    下次要是再有人这样,我亲自给他掌掌脸!”

    挥舞起蒲扇般的大手,王柏指着昏迷倒地的小武,全然是把他当做了不良典型!

    ……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