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格神装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9章:巡逻!

    答应了熊新平的抽调后,第二天一早。

    一位骑着高头大马的军官就来到了贯一门,领着向渊王柏,以及三十位贯一门弟子,前往了诸阳城外的军队驻扎地。

    守军军营位于诸阳城外的一片阔野平地上,用粗大的木制栅栏围起来。

    跟着军官走进了军营,向渊一双虎眸轻扫,将军营内的各个角落都尽收眼底。

    “这次抽调诸位来,是希望你们暂时负责一下,城内夜间巡逻的任务。

    这是给你配备的袖标和卫棍。

    具体的巡逻任务,稍后会有专人来给你解释。

    你们就暂时住在这几个营房里,吃饭可以左边的食堂,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挂着红边围布的营房找我。”

    将向渊一行人领到了三间连在一起的营房门口,军官稍稍解释了两句,便驱使着身下的战马,转身离开。

    目视着军官离去后,向渊和王柏招呼着贯一门的学徒们,将地上一箩筐的巡逻袖标和铁木削成的卫棍抬进了营房里。

    木板搭建的营房里,陈列简单。

    除了两侧的大通铺,中间一条走道外,整个营房里就只有一堆还带着霉味的被褥铺盖。

    “这条件可够艰苦的啊。”

    摆手轻扇着鼻尖,一进屋就往鼻子里窜的霉味,让王柏眉头直皱,显然是对这边的环境,不是很满意。

    “这里的条件肯定不能和门内相比,先凑合吧。

    虽然没说要抽调几天,但是按照据师父估计,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月。”

    虽然也太喜欢这里的环境,但怎么说都来了,也不能因为这里的环境就扭头回去,向渊安慰了王柏两句。

    三间营房,向渊和王柏要了一间,剩下的三十个贯一门弟子,一间十五人。

    好在这营房虽然环境不怎么样,但是胜在空间大,十五个人一屋,也一点都不显拥挤。

    这边向渊一群人,刚把房间打扫好,铺好被褥铺盖,一名脸色蜡黄,背还点驼,身上穿着兵服的男人敲门来到了营房里。

    “呃……我……我是来告诉你们,夜间巡逻事宜的。”

    这名男子一进屋子里,一招眼就看到了满屋子体格健壮的大汉,兵服汉子神色一怔,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

    “进来说吧。”

    看到传令兵被吓住的表情,向渊轻笑了两声,朝着男子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

    “这个,诸位的任务想必都知道了,就是负责诸阳的夜间巡逻。”进了屋子,男子咽了两口唾沫,润了润嗓子,深呼了一口气开始解释道:“其实这个任务非常简单。

    诸阳有四条大街,每条街上都十五个长巷,二十个短巷,其他分叉的小胡同不算。

    你们的任务就是负责将这四条大街,六十条长巷,八十条短巷一一巡视一遍。

    巡逻的时间是从戌时开始,丑时结束。

    当然如果有什么特发情况的话,可能还会到寅时。

    这是巡逻任务的大概细则,具体实施起来你们可以自己安排。

    不过有一点要注意,巡逻任务只能延迟结束,不可以提早结束。

    如果被发现提早结束的话,会受到很严重的军法处置。”

    将夜间巡逻的任务交代了一遍,男子安静地等待在一旁。

    等着向渊他们提出问题,然后他再进行解答。

    “你的意思就是我们一共就负责这么多区域,具体的分组之类,我们可以自由分配是这样吗?”

    大概听到了男子的意思,向渊点头道。

    “是的,夜间巡逻的任务不算重。只是因为我们确实抽不出人手,所以才请诸位来帮忙的。”

    点了点头,男子回答道。

    “那如果遇到了什么贼匪,我们可以动手吗?”

    将拳头捏的啪啪作响,自从上次的游匪闯入贯一门,火烧了好几间房子后,王柏对于贼匪一类的就深恶痛绝!

    望着王柏那两条都快赶上自己腰粗的手臂,传令兵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讪讪挤出了一丝笑容:“动手是可以,但是最好还是以制服为目的。”

    生怕自己一说可以动手,这些大汉会把一些小贼小偷直接活活打死,传令兵在制服两个字咬重了字音!

    “好了,别老想着动手。

    这个,你先去吧。

    大致的情况我们都知道了,是从今天晚上就开始巡逻对吧。我们会按时出发的。”

    笑骂了王柏一句,向渊对着传令兵点点头,示意他可以走了。

    被一群魁梧大汉盯着,后背都被汗水浸湿的传兵了如蒙大赦,赶忙拱了拱手,转身快步离开营房。

    “无趣的任务。”

    听完传令兵的解释,知道这次的任务只是普普通通的巡逻,王柏大感无趣。

    “算了,这次诸阳的副都尉亲自上门借人,怎么说我们都给给他个面子。

    你们先休息吧,日落后准时在营房门口集合。”

    拍了拍王柏的手臂,向渊扭头对着其余的贯一门弟子吩咐着,他虽然入门不过三年,比这里大部分的人入门时间都要晚。

    但是无奈向渊的起点高,直接就拜入了杨靖门下,与王柏同辈。

    而且向渊本身的实力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成分。

    明劲巅峰的向渊,也算是贯一门有数的高手,不算杨靖那一辈的贯一门高层外。

    向渊王柏这一辈的弟子,除了门主的亲传弟子,也就是贯一门的大师兄还在外面没有回来,剩余的几位师兄弟,都在暗地里表示,如果真的动起手,搏杀较量,他们很有可能都不是向渊的对手。

    包括门主的三弟子,那位巨熊大汉柳怀山!

    所以在贯一门,向渊说话的分量还是非常重的。

    这边向渊话音一落,三十位贯一门弟子连忙点头应道。

    ……

    稍稍休整了一番,吃过午饭之后,向渊王柏以及贯一门的弟子们都自觉的回到了房间里睡觉。

    虽然巡逻不是一整夜的工作,但毕竟也要走上好几个时辰,多休息保持精力充沛,对于他们的第一次巡逻,还是非常重要的。

    头一间营房里,向渊与王柏一人占据了半边的床铺,各自酣睡着。

    练家子虽然有超乎常人的武力,但毕竟也不是神仙。

    会累、会饿、会不舒服。

    哪怕向渊与王柏都是明劲巅峰的高手,体力也依然有着极限。

    睡眠中,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当外面天空已经开始出现鲜红的晚霞时,向渊徐徐睁开了双眼,作为一个练武十七年的人,对于时间的把控,向渊已经可以做的非常精准。

    这边向渊刚醒,王柏也晃动着脖子爬了起来。

    “这床也太硬了,睡得老子脖子都硬了。”

    走出营门,两名贯一门弟子熟稔的端来了脸盆清水和毛巾给向渊王柏洗漱。

    洗漱好之后,王柏清点了人数。

    并让贯一门的人都带好了巡逻袖标拿好戍卫棍,等到一会吃完晚饭,日落天黑之后,他们就正式开始这第一次的巡逻任务。

    ……

    日落西山,夜幕昏稠

    天色昏暗下来后,诸阳的四条大街都相继挂上了灯火,作为方圆数百里最大的城镇,诸阳的夜生活要比广陵盛大许多。

    巡逻开始之后,向渊与王柏将三十名贯一门的四组,各自巡逻四条大街以及所属的长短巷。而他们两个,则是随机的城内寻走。

    分好组,四组人马便四散离开,开始巡逻自己的位置,而向渊与王柏则各自挑了一条街,巡查起来。

    左臂上带着鲜红的袖章,人高马大,体型魁梧的向渊行走在大街上,周围的人不少抱以瞩目。

    甚至是不少“夜君子”在瞧见了向渊之后,心里都打起了退堂鼓。

    向渊这幅身形,佩戴上巡防的身份,震慑力实在太强。

    负着手在大街上行走的向渊,一双淡然的虎眸也瞧见了不少面露犹豫的人。

    只不过他懒得去多事,他们的任务只是巡逻,对于这些没有真正犯事的人,没必要多余出手。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街上的人流越来越少,这个时代终究还是比不上向渊前世大都市的灯红酒绿。

    时间到了晚上九点之后,也就是亥时。

    大街上的人就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唯有几个零散摆摊的小贩,还在坚持等待着最后的客人。

    “向师兄,西街和南街都没有发现情况。”

    小跑着来到向渊身旁,一名贯一门弟子轻声和向渊汇报着。

    因为贯一门这一次一共来了三十个人,分成四组就有两组八个人,两组七个人。

    所以向渊就和王柏一人选了两条街,向渊负责西街和南街,八个人的那组里,有一个人就负责向向渊汇报情况,王柏那组也是一样。

    “嗯,让大家伙注意点安全,有什么事及时来这里找我。”

    点了点头,让汇报的弟子回去,向渊索性就坐在了南街谷膳酒楼大门口的老树下。

    这里是南街距离西街交口的位置,如果有什么事情,通报的弟子可以最快赶到这里,通知他。

    眼看着时间渐渐到了午夜时分,整个诸阳的街道上已经空无一人,就连向渊身旁的谷膳酒楼,也在半个时辰前,打烊关门。

    银霜似得的月光洒落在地上,让有些漆黑的城市,变得透亮了几分。

    双手抱胸靠在身后的老树上,向渊双眼半阖养着神。

    诸阳作为一座大城,治安一向不错,很少有偷鸡摸狗的事情发生,所以对于这次的夜间巡逻任务,向渊也看得很轻。

    毕竟这一次出来的同门弟子,手上都有点功夫,寻常的三两个毛贼根本不会是他们的对手,所以他并不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

    ……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