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格神装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8章:擎象桩!

    “既然你已经有了如此功底,确实也有资格学习完整的搏虎手和后续武学。”

    见识了向渊的武功底子厚,杨靖也不吝啬,直接就准备将后续武学交给他。

    起身带着向渊来到了门内一处空地上,杨靖解开了上身布挂的口子,露出了迥异于向渊这种魁梧厚实的精炼身材。

    摆出了搏虎手的起手式,杨靖缓声道:“

    “搏虎手乃是我贯一门的主流武学,专攻双臂发力,练至极致可与虎豹搏杀,这就是搏虎手名字的由来。

    但是作为一门手上功夫,搏虎手难以避免的就是下盘的薄弱。

    若是遇到了专攻下盘的腿功高手,就会吃亏。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贯一门的长辈,便冥思苦想创出了搏虎手的后续武学,来弥补这部分的缺陷。

    这后续武学的名字便叫——擎象桩!”

    道出了搏虎手后续武学的名字后,杨靖双臂平举,虚按两侧,脊背挺直,整个人骤然间浮现出了一股安稳如山,浑厚如巨象的蕴味。

    “擎象桩与搏虎手不同,只有练法却没有打法。

    它的主要作用是用来弥补搏虎手对于下盘力道的缺乏。

    同时擎象桩也是一门熬炼搬运气血的内练桩功。

    今天我先把桩功的练法交给你,明天我再教你口诀要点。

    你的搏虎手练到现在已经是非常不错了,缺的是药练部分,这一点后面我也会帮你安排。”

    余音落下,杨靖的身形变换,悉心的将擎象桩的十九个动作一一演示给了向渊。

    然后手把手的让他尝试了一下,并当场纠正了一些技巧上的错误。

    如愿学到了搏虎手的后续武学,让向渊很是兴奋,并就此在贯一门安定了下来。

    吃饭、练武、睡觉!

    心里有着强烈执念的向渊,在贯一门的生活可谓是枯燥到了极致。

    每天从睁眼开始,除了吃饭上厕所,向渊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了习武之中!

    甚至许多贯一门的弟子都不止一次的看到,向渊一个人在休息的时间偷偷练习,且练习的强度还非常之大,几乎可以用自虐来形容!

    在这种极端的自闭以及练武的氛围下。

    许多对于向渊这种行为感到厌恶的弟子,在暗地里就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武憨子!

    而听到这个外号的向渊却并不在意。

    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种人,他自己本身不努力,却还厌恶别人的努力。

    他们想尽办法,让周围的人变得和他一样,确实就是希望以此来获得心安理得的感觉。。

    对于这种人,向渊懒得搭理。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见识过超凡力量的他,远比这些人的眼界要宽广无数倍。

    ……

    很快,春去秋凉,夏走冬至

    向渊来到贯一门,也有整整三年的时间了。

    一间栽着两颗苹果树的普通小院里,正是正午十分,太阳毒辣的时刻。

    向渊却穿着一身灰白色的布褂站在炎炎烈日下,脊背挺得趣÷阁直,练着桩功!

    时间滑落,当天空中的太阳让向渊的影子开始出现倾斜的时候。

    双目紧闭的武夫突然睁开了一对虎眸,虚按在胸口的右拳,骤然轰出!

    啪!

    一声炸响,震动整个小院。

    向渊蹙眉收起了桩功。

    还是不行,师父所说的龙虎之力,我还是体会不到。

    收了桩功。向渊走到了小院的一张石桌前,拿起了桌子上的茶壶,敦敦敦将壶里的茶水一饮而尽。

    自从杨靖将擎象桩传给了向渊之后,这三年里,他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一日不曾歇息,就连睡觉的时候,都在揣摩着动作要领。

    在这种近乎自虐的坚持和钻研下,擎象桩也为向渊带来了不小的惊喜。

    首先就是肉身力量方面,作为一门兼具搬运气血的内练桩功。

    擎象桩让向渊从粗浅的肌肉训练,转到了更加专业的内腑打熬。

    每一次苦练擎象桩,都是在锻炼身体里的五脏六腑、关节以及筋膜,由外转内的加强自己的力量。

    三年时间,向渊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变得更加有力。

    每一次搏动都能输送更多的血液到身体的各个角落,肠胃的消化功能也变得更强,自己现在每天的饭量都能抵挡上正常人的五倍!

    但是向渊想要的却不仅仅是这些,练武至今一十七哉,他如今的武力堪称明劲巅峰。

    可他的追求远不止一个区区的明劲,他还想要追求更高的力量的层次。

    为此向渊特意请教了杨靖,而据杨靖所言,想要突破明劲的层次,进入暗劲。

    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要降服龙虎,体悟龙虎之力。

    关于龙虎之力,杨靖解释的非常模糊,点名扼要的就是想让向渊自己先去悟。

    并直言告诉向渊,这龙虎之力,就藏在了这擎象桩里!

    但是向渊苦练了三年的擎象桩。

    除了懂得如何搬运气血,借助桩功的呼吸法,锤炼内脏筋膜之外,对于龙虎之力,没有一丝进展!

    “向渊,杨师叔找你。”

    就在向渊坐在院子里,愁眉不展思考着龙虎之力的玄机时,手里提着一根齐眉长棍的王柏来到了小院的门口,招呼道。

    “知道了,马上来。”

    三年前,向渊与王柏因为误会爆发了一场极其激烈的大战。

    而在向渊拜入贯一门后,却与王柏成为了为数不多几个可以说上话的朋友。

    听到杨靖找自己,向渊起身提了几桶冰凉的井水,冲洗了一下身上的汗水,然后换上了一身干净利落的玄青色劲装,朝着杨靖的住所走去。

    “师父,您找我?”

    来到杨靖的房门前,向渊轻叩了两下,轻声说道。

    “进来吧。”

    得到杨靖的应允,向渊推开门走进了杨靖的房间。

    这一进房间,房间里除了杨靖,居然还有一名身穿官服的中年男子。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诸阳的守军副都尉熊新平,熊大人。

    这是劣徒,向渊。”

    看到向渊进来,杨靖介绍了一下坐在他身边的官服男子。

    “见过熊大人。”

    听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居然是诸阳的守军都尉,向渊眉头一挑。

    诸阳因为地处偏域,所以守城的军备也不算多,并没有设立守城将军,而是以都尉统御。

    所以眼前的这个熊新平,严格意义上来说,就是诸阳军方势力二把手,是诸阳真正的高层。

    “这次熊大人莅临我贯一门,是想要抽调我贯一门的一些好手,协助军方完成一些任务。

    向渊,你入门晚,年纪轻。

    正好可以借着这次历练,增加自己的经验。

    所以门内这次准备让你和王柏领队,你愿意吗?”

    道出了叫来向渊的目的,杨靖平静的看着向渊,等待着向渊的回答。

    “徒儿愿意。”

    对于这一次的抽调,向渊心里其实是拒绝的,毕竟谁也说不准这次军方是想要他们去干什么,若是做什么耗时间,又无意义的任务,岂不是凭白耽误了他练武的宝贵时间。

    但是刚才杨靖也说了,他入门晚,年纪轻。

    这显然是在提点向渊,是时候为门内做出一点贡献了。

    毕竟他自从拜入贯一门后,基本上就没有花过一分钱,每日的吃食和使用的药材这三年堆攒起来,也是一大趣÷阁银子了。

    所以向渊想了想还是应下了这次的任务,算是对这三年里贯一门的照顾,进行一点偿还!

    见向渊答应,杨靖满意的点了点头,扭头对一旁的熊新平道:“大人可还满意。”

    看着向渊近乎两米的身高,虎背蜂腰,浑身如岩石般鼓起的肌肉。

    这种普通人看一眼都会心里发怵的恐怖身形,熊新平连忙道:“满意满意,能得贵徒相助,熊某很是满意。”

    与杨靖客套了几句,熊新平起身走到了向渊身旁:“明日我会派人来接你们,辛苦了。”

    “大人客气了。”

    拱手目送熊新平离去后,向渊扭头问道身旁的杨靖:“师父,诸阳出了什么事吗,军方居然会找我贯一门要人手。”

    “我也不知,只是听说最近周遭都有些不太平。

    向渊,你和王柏这次去帮忙,也要注意分寸。

    我们只是帮忙而已,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该掺和的。”

    拍了拍向渊的肩膀,杨靖低声给向渊留下了几句告诫。

    从杨靖那里回来,向渊一路都在思考,这一次诸阳军方突然抽调人手,让他想起了三年前自己来到诸阳前,在临泉城碰到的诡异以及那队深夜行军的军队。

    难不成临泉的诡异,已经蔓延到了诸阳?

    毕竟这段时间,诸阳也没有发生什么匪祸天灾,军方的人手,不可能不够。

    再在加上三年前我来到诸阳的时候,军方就一直在征兵……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的向渊,起身回到了里屋,拿起纸趣÷阁,奋趣÷阁疾书写了一份书信。

    如果连诸阳成都出现了诡异的话,那距离临泉更近的广陵……

    虽然两个月前才跟家里通过书信,但是心有不安的向渊,还是决定去信一封,问一问广陵现在的情况。

    写好了书信,向渊看着手里的趣÷阁杆,突然一愣。

    有些时候真有些怀念前世的高科技,想知道广陵的情况,直接发个微信就行了,哪像现在……

    ……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