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格神装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无题

    轻轻地的掀开了窗板露出一条两指宽的缝隙。

    向渊屏息朝着外面看去。

    只见午夜时分原本空空荡荡的街道上,一小队接着一小队身披轻甲的兵士正快步穿梭在街上,朝着城外开去。

    “大半夜行军,有古怪。”

    从没听过有军队会在午夜时分行军,而且还这么静悄悄的生怕被人发现的样子。

    合上了窗板,向渊心中不禁升起了几分疑惑。

    难不成这些军队是开拔前往临泉的?

    被这支奇怪的军队弄得心里有些烦闷。

    离开了广陵来到了诸阳,这期间接触到的事情。

    让向渊愈发感到自身实力的匮乏不足。

    不行,还是得尽快增强自己的实力。

    贯一门得尽早去看看,不过若是能再找到一些装备就更好了……

    武学一途,无法速成,即使向渊现在拜入了贯一门,学到了搏虎手的后续武功,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让自己的实力有长足的进展。

    但是如果他能够找到别的装备,那么对他的实力增强,一定是快于武学的。

    默然坐在漆黑的屋子里,向渊的喘息声厚重有序,一双雪亮虎眸微微倒映着光华,让人无法直视。

    第二天一早,向渊便前往了诸阳贯一门的所在。

    作为诸阳数得上名号的武馆,贯一门的驻地坐落在诸阳东城区的中段,里外五六间大院子,看起来也是阔气非凡,大门口束着的桅杆上,一张赤边黄底的武旗,被风扯得趣÷阁直,猎猎作响。

    坐在贯一门对面的小茶馆上,手里捏着茶壶,向渊侧目打量着贯一门进出里外的人。

    这一上午,来往与贯一门的除了贯一门本身的学员外,还有诸阳许多大户人家的管事。

    毕竟维持一个武馆需要大趣÷阁的开销,贯一门除了正常的学费外,平日里也会让门下弟子接一些保护、押镖、甚至配合衙门巡防的一些任务。

    坐在贯一门对面看了一上午,向渊没有看到一个入流的高手,进出贯一门大院的都是只些体格壮实,空有力量,却没有练成把式的新手。

    徒有虚表,还是高手都不在家?

    没看出什么明堂来,向渊摸出几个铜钱就准备结账。

    这时,一名留着寸长小辫,体型魁梧,手腕上还扎着两环牛皮护腕,穿着贯一门制式长服的男子,从贯一门里走了出来。

    高手!

    看到小辫男人后,向渊的后脊一下挺得趣÷阁直!

    就像是老虎遇到了敌人会拱起自己的前肩一样。

    此人搏虎手的造诣,不在我之下。

    目光游动在小辫男人扎着牛皮护腕的粗壮手臂上,向渊一眼就看出了眼前这个男人也是苦练搏虎手的高手!

    而就在向渊打量着小辫男人的同时,这个男人似乎是感受到了背后射来的目光,猛地回头看向了向渊的位置。

    只不过这个时候向渊已经起身离开,所以小辫男人并没有发现什么。

    “小武,今天上午那个茶馆里是不是坐了个人?”指着向渊之前坐的位置,王柏扭头询问着站在武馆门口的一名弟子。

    “九师兄你说啥呢,茶馆哪天不坐人啊。”挤着三角眼莫名其妙的看着王柏,被叫做小武的弟子,挠着后脑勺回答道。

    “算了。”摆了摆手,王柏没有深究,只当是自己多心了,快步离开了武馆。

    回到客栈后,向渊点了几个菜让伙计一会送上去后,就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从一上午的观察来看,贯一门确实是有实力的,起码就这一个上午,向渊就看到了不下于五六批人来找贯一门办事,零零星星过来学武的人,也有不下于七八个。

    尤其是最后他准备走的时候出现的那个小辫男人。

    虽然没有交手,但就从对方体型动作上,向渊也能看出对方有着极其扎实的功力,绝不在自己之下。

    ……

    解决了中午的温饱,下午照旧来到了贯一门对面的茶馆。

    只是这一次,向渊刚一走进茶馆,一打眼就看到了上午临走前出现的那个小辫男人。

    没想到王柏居然会在茶馆里,向渊进门的脚步倏然一顿。

    而这一幕也被坐在茶馆里的王柏看在眼里。

    就是他!

    不动声色的走到另一张桌子上坐好,向渊照例叫了一壶茶,一叠油酥和两个馒头。

    相互都感觉到对方的存在,向渊和王柏却都没有一丝动作,安静的吓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快去,天色渐渐昏暗,茶馆里的人也越来越少。

    到了打烊的时间,茶馆小二有些犯难的看着还不打算挪步的王柏和向渊。

    想上去请二位爷走吧,可看着两人跟小山似壮硕的身子,脚底又是一阵发怵。

    “兄台不是本地人吧。”当天色彻底黑了下来,茶馆里只剩老板小二,和王柏向渊的时候,一直默默坐在一旁的王柏,突然起身提着茶壶走到了向渊的桌边,开口说道。

    抬眉看了一眼王柏,向渊笑了笑:“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只是我听说城里今日来了一伙游匪,个个都是武艺高强。

    官府这几天正打算全城搜查呢。

    这茶馆开了十来年了。

    每日来的人我大都认识,可您却实在面生。

    而且……”

    将手里的茶壶放在桌子上,放出了砰的一声轻响。

    王柏坐在椅子上,盯着向渊:“我问过茶馆伙计了,兄台你今天上午在这茶馆里坐了一上午,一直盯着我贯一门在看。

    兄台在看什么呢?”

    面对王柏愈发咄咄逼人的气势,向渊平放在腿上的双手已经握成了两个砂锅大的拳头。

    时间仿佛凝滞在了一起。

    面对双目凌厉的王柏,向渊张了张嘴刚准备解释,一阵急促的铜锣声突然响起!

    “来人啊!抓贼啦!”

    橘黄色的火光伴随着焦急的大喊声从贯一门的大院里涌出。

    一看到这幅情景,王柏脸上骤然浮现了一抹狰狞之意!

    “好啊,你果然有问题!”

    爆喝一声,根本不给向渊解释的机会,王柏举拳便打。

    赫赫拳风将桌子上的茶壶饭碟悉数掀翻,摔了个粉碎叮当!

    砰!

    抬手挡住了王柏沉重的拳头,向渊翻手一抓,捏住了王柏的手腕,解释道:“等一下,你误会了……“

    “还想狡辩,跟我到衙门去说吧!”根本不给向渊开口的机会,王柏振臂一式双龙取水,朝着向渊的喉咙打去。

    接连受到王柏毫不留力的重击,向渊被打出了一头火,这件事本来就与他无关,王柏这么乱扣帽子,着实让人火大。

    心头火起,向渊也不再留手,一脚踹飞身边的桌子,拳风呼啸的就朝着王柏抢攻而去!

    论实力,向渊与王柏都是练成明劲的三流高手,而且修行的武学也都是搏虎手。

    拳风交错,身形重叠,茶馆里的桌椅板凳,被两人打的横飞炸裂,满目疮痍!

    可是打着打着,王柏却感觉出几分不对。

    向渊所使的招式套路,和他贯一门秘传的搏虎手几乎是一模一样。

    虽然有着几分细微的差别,那也是实战中的调整。

    反手一击肘击逼退向渊,王柏双眉倒竖,圆目怒睁喝问向渊:“你个贼坯子,从何处偷学的我贯一门武学,给你老子说清楚。”

    “我他妈是你老子!”打的双眼发红,向渊也懒得再和王柏解释。

    有着恢复指环打底,向渊突然拳风一转,直扑王柏的面门,赫然是打算以伤换伤!

    “妈了个巴子,老子今天非把你的手脚全都给你打断!”

    面朝向渊的扑击,王柏不闪不避,两臂展开宛如猿猴一般往里重重一合!

    砰!

    向渊的拳头狠狠捣在了王柏的胸口,而王柏攥成的空心拳也凿在了向渊的耳朵上!

    闷哼一声,两人齐齐后退!

    向渊捂住双耳,指缝间鲜血不断流淌,王柏的一击双峰贯耳活生生打穿了他的耳膜。

    如果没有恢复指环,向渊的下半辈子就只能做个聋子了。

    而硬吃了向渊一拳的王柏也不怎么好过,搏虎手是手上功夫,练到深处,随意一捣都有三四百斤的力道。

    如果不是他还练有一套家传的硬气功,刚才向渊的一拳之下,他的胸骨早都已经断了。

    同时遭受重创,向渊与王柏之间的搏斗也陷入了短暂的平息中

    努力长吸一口气,王柏忍不住咳出了一大口乌黑色淤血。

    虽然提前用了硬气功防御,但是向渊奋力一拳的力量还是有些超出他的预料。

    这一拳下来,心肺还是受了挫伤,短时间内是无法动手了。

    就在王柏发现自己无法继续动手时,他对面的向渊突然一把论起了身旁的一张桌子朝着王柏狠狠砸去!

    砰!

    下意识的抬臂格挡,预想的痛楚却并没有出现。

    王柏诧异的回头,只见他的身后一名举刀正准备砍他的游匪已经被这一桌子给砸翻在地。

    “跟你说了,老子不是游匪!”

    在恢复指环的作用下,向渊双耳的创伤已经恢复了不少,捡起一根桌子腿走到半跪在地上的王柏身边时,向渊喘着粗气说道。

    ……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