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格神装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2章:离开

    “死血症?”

    听到赵明秀的结论,向渊微微一愣。

    “嗯,死血症。我仔细检查了这个山匪的全身上下,最后确认这个人就是死于死血症。”

    摘下挡在面部的白布,赵明秀道:“死血症是一种很可怕的病症。

    患上这种病症的人,全身的血液都会逐渐坏死,然后不再流动。

    就像是死人一样,这种病症的过程十分痛苦。

    血液不再流动,就会淤积在身体的各个器官。

    疼痛、窒息、抽搐……这些都是死血症会引起的症状。

    我看这个人也是倒霉了,死血症的患病几率很低,也不传染。

    但是至今都没有有效的治愈方法,一旦得上就是绝症,只能痛苦的等死。”

    “这样吗……”暗自点了点头,又给了赵明秀一锭银子作为谢礼,白眉在赵明秀一脸谄笑下离开了巡捕房。

    走在广陵的大街上,向渊心中暗自思索。

    郑高飞是三流高手,要是有什么死血症,他如何练到这重境界的武功。

    看来尸毒的效果就是和这死血症的症状类似,让人体内原本鲜血的血液,变成粘稠凝固的死血。

    死血不流动,导致血管堵塞,继而身体各个器官失去活力,然后痛苦死去……

    如果真是这样,那以后和非生死仇敌的人动手,我还得小心留意一些。

    也不知这僵尸牙链的被动,能不能关闭了……

    念头所致,向渊装备栏的僵尸牙链突然光华一闪,一串信息浮现在了他的眼中。

    僵尸牙链:被动:攻击附加百分之五尸毒伤害(已关闭)

    面露惊喜,没想到这装备的被动效果竟然真的可以关闭,暗自压下心中的喜意,向渊大步返回了向家。

    ……

    转眼年华,秋收冬藏

    四个年头又过了

    新年开春的第一天,向家却没有半分的迎春欢喜之意,反而府内上下皆是一片肃然

    其原因就是向家的老家主,向慕南已经陷入了弥留之际……

    向慕南的卧房里,向文栋三兄弟以及向渊、向川、向明等一众小辈,还有王冲这些老家仆都齐聚在卧房里,聆听着向慕南最后的话。

    “文栋……”轻声呼唤来自己的大儿子,双眼已经浑浊一片皆不能视物的向慕南,紧紧抓住了向文栋的手:“文栋,你是长子。我死以后,向家就要你来担着。

    你们兄弟切记和睦,莫要生而事端。

    否则,我走也走得不安心啊……”

    “爹,您放心。我兄弟三人,一定听您的话!”跪伏在向慕南的床前,向文栋颤声应道。一旁的向乐山和向北辛也是虎目含泪,轻轻点头。

    “川儿,爷爷没能给你寻个好亲事,你莫要怪爷爷。”心里始终还惦记着黄若儿那一次的背叛,向慕南长叹一口气说道。

    “爷爷,我怎么会怪您呢……”身躯颤抖,向川是长孙,和向慕南相处的时间最长,感情也十分深厚。

    此刻看着床上即将西去的爷爷,简直心如刀割。

    “呃……还有谁,我没交代来着。

    哦,对了。还有渊儿……”意识已经开始混乱,向慕南抿了抿嘴:“渊儿今年也有二十了,原本是想等你生日再给你。

    不过爷爷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从怀里摸出了一张纸条递给了向渊:“这是爷爷给你取的字。

    渊儿,我向家世代从商学文,学武的就出了你一个。

    没有前人给你探路,日后你可能要多辛苦一些了……”

    虽说是穿越而来,但是在向家生活了二十年,向渊也早已把向家人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面色黯然的接过向慕南手里的纸条,向渊低声应道:“孙儿明白,孙儿不怕辛苦!”

    听到向渊说完,向慕南原本枯黄的脸色突然变得红润起来,说话也变得流畅了不少,几句话便把要交代的事情说完。

    看到向慕南突然好转,向家人具是心里一悲,知道这是老爷子回光返照了……

    果不其然,这阵子精神头过去后,向慕南的气息一下就微弱到细不可闻,嘴唇翕动了几下,便撒手人寰……

    “爹!”

    “爷爷!”

    ……

    向家家主向慕南驾鹤西去,丧礼向家足足摆了一个多月。

    期间不仅广陵的各大富户皆前来悼念,甚至连广陵县令孟宏骏也亲自过来,为老家主奉了三炷香。

    老家主的离去,让向家在悲痛哀伤中沉寂了许久,直到天气转热,夏季萌发时,这股亲人逝去的痛楚才渐渐变淡……

    “渊儿,你等一下。”

    烈日当头,早上刚刚练完几套拳架的向渊,正准备回房洗个澡。

    可刚一转身,就听到了王冲的声音。

    疑惑的转过身子,向渊看着大步走来的王冲:“王叔,找我有事?”

    望着眼前赤裸着上身,强壮的躯体喷发着灼热气息的向渊,王冲眼中几经犹豫,最后还是从怀里取出了一封书信和半块厚实的铜币。

    “这是……”看到王冲取出的两样东西,向渊隐约感到,王冲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和自己说。

    “渊儿,你今年以是加冠之年,按理说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有些事情王叔要跟你商量一下。”捏着手里的信封和铜币,王冲看着向渊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您说。”

    “从你六岁提起要和我学武,如今十四个年头过去了。

    你无论是武艺还是体魄都超过了我,我已经没什么能交给你的了。

    这封信和这半块铜币给你。

    我和你爹商量了,让你离开广陵,去诸阳求学。”将手里的信封和铜币递给了向渊,王冲徐徐说道。

    “求学?”接过信封和铜币,向渊疑惑道:“那这两样东西……”

    “你到了诸阳后,拿着这封信和这半块铜币去找一个叫贯一门的地方,在那里你可以学到完整的搏虎手以及后续武学。”王冲道。

    “完整的搏虎手?后续武学?!”眼眶里一下子精光四溢,搏虎手向渊练了十四年,早已融会贯通,练成了明劲,成就了三流高手。

    原本向渊以为搏虎手练到这种程度,就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居然并不完整。

    “嗯,这搏虎手是当年本就是我师门的武学,你到了贯一门找到一个叫杨靖的人,给他看这封信和这半块铜币。

    他自然会收你入贯一门,传你完整的搏虎手和更高深的武学。

    渊儿,你的武学天赋极高,体质神异。

    往后势必会在武学一路上走的更远。

    但是即使你走的再远,还是要听王叔一句劝,凡事莫要……”

    “知道了王叔,我这就回去准备行囊!”听到能学习更高深的武学,向渊的早就飞向了诸阳。

    王冲后面了说什么,他压根就没听清。

    看着兴致冲冲大步离去的向渊,王冲无奈的低叹了一声,对于向渊他现在已经无法约束。

    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里祈祷,小公子能够把控住自己的欲望,不要落到和他一样的下场……

    ……

    “爹,孩儿前来辞行。”

    收拾好行囊,向渊便来到了向乐山的房间前来和自己的父亲告别。

    正坐在房间里捧着一本词集翻阅的向乐山,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儿子,轻轻点了点头:“嗯,你年及弱冠,也是时候出去走走了。

    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妻子去世后,向乐山对于向渊的宠爱便愈加浓烈,几乎到了向渊要什么,他就是想尽办法也要给他弄来的地步。

    见父亲答应,向渊面露一喜随即道:“谢谢爹关心,那孩儿就先告退了。”

    啪嗒

    门板碰撞的声音让向乐山身子一震,随之空荡的房间里,响起一阵悠长的叹息……

    ……

    此次远去诸阳,向渊为了方便一个仆人都没有带,只收拾了一下衣物,带上了一些银票,随后便骑着一匹枣红骏马轻装出行。

    驾马奔驰出广陵,站在城外的小道上,向渊回首眺望身手生活了二十余年的地方,心中一软,但很快便被眼中的坚毅强压下去。

    如果没有童年的那次遭遇,如果不是身具神奇的装备栏。

    向渊或许会和父亲叔叔,兄弟们一样在这片地域,过着富足到老的日子,安稳的做一个富家翁。

    但是在见识过那些远超俗世的存在后,向渊的心早已不甘盘旋在这片小小的池塘里……

    “驾!”

    生硬的撇过头,向渊高扬马鞭,轻喝一声。

    尘土飞扬的马蹄声中,背后的广陵城也变得越来越小……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