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格神装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0章:世家、宗门!

    嘴角一抿,一眼就看出了郑高飞打的什么算盘。

    向渊双臂一翻,一式手挥琵琶抓向郑高飞的左臂,风声阵阵,气势十足。

    如果郑高飞执意还要攻击他的左臂,那他的左手也会同时遭到他的反击。

    硬碰硬?!好!

    那就看谁伤的重!

    身为土匪头子,郑高飞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眼看向渊想和他硬碰硬。

    钢牙一咬,继续朝向渊的左臂打去。

    砰!

    闷哼一声,两人齐齐后退。

    向渊捂住左臂,郑高飞的铁掌威力十足,一掌下来肩头处已经是乌黑一片!

    而同样吃了向渊一记搏虎手的郑高飞也不好受,左手的小臂无力的低垂着,肘部和手腕处都被向渊扭成重伤!

    郑高飞嘿笑的看着向渊,从明面上看,向渊受的伤明显要比他重。

    毕竟他只是小臂已经受伤,而向渊则是整条左臂都已经受到重创。

    “小子,你这么年轻就能练成明劲确实不凡。

    但是真要动起手来,经验还是太差!”满口的黄牙透露着笑意,在郑高飞的眼里,这一场战斗其实他已经赢了!

    看着满脸得意的土匪头子,向渊轻笑着摇了摇头,一点也没觉得自己落入了下风。

    “弟兄们上,这小子一条手已经废了,谁能活捉他,赏银百两!”

    语气凶厉,郑高飞高声命令着身旁的山匪,自己却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两步。

    他与向渊都是三流高手,虽然他之前的语气是那般的轻蔑不屑,但郑高飞还是保持着对向渊的警惕。

    毕竟同样身为三流高手的他,知道一个入流的练家子临死反扑有多么的恐怖!

    “杀!”

    在金钱的贪欲驱使下,十多名山匪当即红着眼挥舞着手里的木棍棒槌朝向渊冲去。

    望着朝自己扑来的山匪,向渊嘴角轻扬,身形一倾闯进了人群。

    砰砰砰!

    被木棍棒槌铁锹等武器击打在身上,向渊却丝毫不在乎。

    左臂受伤严重暂时不能动,向渊就凭借着一条右臂,冲向一名山匪,如铁钳一般的大手一把扼住山匪的脖子。

    咔吧一声脆响,这名山匪的喉骨便被他活生生掐断!

    直取要害!一击必杀!

    只余一条手臂可以动用,但向渊却像是虎入羊群!

    山匪们的攻击向渊全都不躲不避,用自己强横的体魄硬抗,顶着攻击,血腥的杀掉一名名山匪。

    砰!

    额角被一名山匪的打的鲜血直流,满面鲜红的向渊抬起细长的眼眸看向那名山匪。

    那如地狱恶鬼般的眼神,让山匪脚下一软,裤裆都浸了一片骚黄……

    轰!

    一拳砸向山匪的胸膛,胸口都被向渊一拳打的深陷下去的山匪,惨叫一声,张口喷出几块内脏的碎片。

    头一歪,死了!

    活动着满是伤痕的身体,向渊咧嘴冲着郑高飞一笑:“你的小弟,好像都完了……”

    望着站在一片尸体中央,一脸鲜血却还在微笑的向渊,郑高飞心里一紧。

    这个向家的公子爷,还真他娘的是个狠茬子!

    一脸阴沉的走上前来,郑高飞凝望着向渊:“哼,这些废物死了又能怎么样。

    只要能拿住你,老子照样能换来一大批钱。到时候反倒不用分给这些废物了。”

    “哦,是吗?”

    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向渊迈起脚来,一步步朝郑高飞走去!

    看着满身伤痕的向渊,郑高飞冷哼一声,伤成这幅模样,我看你怎么跟我打!

    脚下重重一蹬,郑高飞身如大雁,展开双臂朝向渊猛扑过去!

    抬起手臂挡住郑高飞的一击铁掌,向渊提跨上步,甩手就是一招落步藏刀,刚猛的手刀直劈郑高飞的脖颈!

    头一歪躲过向渊的手刀,郑高飞刚想反手回击时,却骇然发现向渊已经被打残的左臂,居然好了!

    之前乌黑血肿的肩头赫然只有小片的淤青!

    怎么可能?!

    双眼猛地瞪大,郑高飞心里骤起狂风大浪!

    这边郑高飞心中惊骇,可向渊的手上却丝毫没停。

    在郑高飞意想不到的情况下,他左手捏掌为拳,猛击郑高飞的胸膛!

    事发突然,郑高飞想要再躲闪已经来不及,只得架起双臂挡在胸前,硬吃向渊这一拳!

    砰!

    搏虎手恐怖的劲力让郑高飞被向渊一拳打飞,双臂上一道乌青的拳印,惨不忍睹!

    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而起,郑高飞赶忙寻找向渊的身影,可是入眼处,向渊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去哪了?!

    “你……是在找我吗?”

    银霜般的月色挥洒下,一道庞大魁梧的身影静静地伫立在郑高飞的身后。

    披散的乱发,惨白的眼仁,凸出两道獠牙的嘴唇里,徐徐喷吐着森白色的寒雾……

    感受到那些流露到脖颈上,让他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的寒雾,郑高飞面如土色的咽了口口水,身子猛地向前一倾,就要逃跑!

    “嗬嗬,想跑?”

    嘿笑两声,向渊比之前还要粗上两圈的手臂一把从背后一把抓住了郑高飞的胳膊。

    手掌上尖锐的指甲深深扣进了这个土匪头子的肉里!

    看着郑高飞近在咫尺的脖颈,向渊突然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皮肤下那涌动着鲜血的血管在轻微的跳动!

    眼中红光一闪,嘴角裂开,向三公子露出了一幅阴森的笑容!

    “啊!!!”

    凄厉的惨叫声陡然响彻于整个山林之间,无数飞鸟走兽都因为这声惨叫惊慌逃窜奔离!

    尖锐的獠牙深深的刺进郑高飞的动脉里,咕咚咕咚的吮吸声在黑夜里格外的恐怖诡异!

    印象中腥咸的血液流淌进嘴里,却变得甘醇如蜜,让向渊如饥似渴!

    “真是……舒畅啊!”

    滚烫的鲜血顺着喉咙涌入身体里,让向渊能够清晰感觉到自己因为使用青僵尸身而损耗的鲜血居然得到了补充。

    这是否意味着,我只要能够不断地补充鲜血,就可以一直使用青僵尸身……

    又发现了青僵尸身的一个妙用,顿时让向渊更加欣喜几分!

    被吸取了大量鲜血后,郑高飞变得极度虚弱起来,瘫倒在地惊恐的望着向渊,嘴里不住的念叨着:“世家……世家……”

    “你说什么?”

    让郑高飞失去了反抗能力后,向渊也就收起了青僵尸身,变回了人形。

    毕竟青僵尸身的使用是需要耗费他体内鲜血的,现在劲敌以除,就没有必要继续保持着。

    “你是……世家族人……”捂着脖子上两颗狰狞的血洞,郑高飞一脸惨笑的看着向渊。

    “世家族人?”

    听到郑高飞口中的陌生词汇,向渊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十年前遇到的裴家兄弟!

    但是为了能从郑高飞嘴里套出更多的信息,向渊还是装作了一副茫然的模样。

    看到向渊茫然的表情,郑高飞也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我知道了……你是没落的世家弟子。

    只是侥幸复苏了血脉而已……这么说来……老子也真是倒霉啊。”

    弯腰蹲到郑高飞的面前,向渊笑眯眯的看着郑高飞:“把你知道的关于世家的信息告诉我,我放你一条狗命。”

    捂着脖子,郑高飞惨笑一声:“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你打又打不过我,论势力我向家是广陵首屈一指。

    我今天就算放了你,你难不成还能对我造成威胁?”哼笑了两声,向渊的语气里充满了对郑高飞的不屑。

    听到向渊这么一说,郑高飞的心里也有些动摇了,毕竟没有人不想活,哪怕只有一线生机。

    “你说话算话?”盯着向渊,郑高飞沉声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向渊拍着胸脯道。

    “那好吧,不过我也知道的不多。”沉默了片刻,郑高飞缓声道:“在没有逃到这里做山匪之前,我曾经是一位世家族人的随从,因为办事不利,要被砍掉一只手。

    我不服,趁着离府行刑的时候,杀了守卫,逃到了这里。”

    “说重点!”向渊不耐烦的敲了敲地面。

    瞥了向渊一眼,郑高飞接着道:“我在那个家待了三年,也星星点点听到了一些信息。

    世家,就是掌握了血脉之力的家族。

    依靠祖上传递下来的血脉,他们能够掌握极为恐怖的力量。

    据说这种力量是来自于妖魔。

    我曾经看到过我服侍的那位公子,一甩头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白蟒,活生生吞掉了一名活人。”

    说着郑高飞还看了一眼向渊,刚才向渊化身青僵尸身,很显然就是世家族人的手段。

    听了郑高飞说的,向渊暗自点了点头。

    十年前裴家兄弟来到广陵追捕那头虎妖,就曾经变化出一个狼头来……

    这么说世家族人掌握的力量,其实就是变成妖魔……

    “还有吗?”踢了踢郑高飞,向渊问道。

    眼神一闪,郑高飞喘了口气道:“我只知道这么多。”

    “是吗?”一伸手捏在郑高飞的脚踝软筋上,向渊咧嘴笑道:“你可想清楚,否则你这条脚筋可就保不住了。

    我说过不杀你,可没说不能弄残你!”

    脚筋被向渊捏住,郑高飞疼的脸色一白,连忙道:“听说,与世家相对的还有一群名为宗门的存在。

    他们不像世家这样,依靠血脉的力量,而是依靠一些神秘的器具,使出一些不可思议的力量。

    但是这些宗门一向与世家不和,具体的我也不知道。”

    宗门……记忆里浮现了出那两个打出金光的男子,向渊双眼微眯:“还有呢?”

    “没了没了,只有世家和宗门才能掌握超凡的力量,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郑高飞摆手解释道。

    “只有世家和宗门?”眉头皱起,向渊试探道:“那我们这些练武的……”

    听到向渊的话,郑高飞惨然一笑:“练武?在世家和宗门的力量下,练武……嗬,就他娘的是个屁。

    即使是一流高手,碰上了那些能变化成妖魔,力大无穷,速度极快,还掌握了诸多诡异力量的世家族人,也是白搭。

    更不要说,那些连攻击方式都摸不着的宗门弟子了。”

    说着郑高飞还看了一眼向渊,眼中的意思显然是在说,我不就是败在你这个世家弟子的手里了吗?

    “好了,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你该放我走了吧。”

    从向渊的手里小心翼翼的抽回腿,郑高飞挣扎的站了起来。

    正在深思郑高飞所言的向渊不耐的摆了摆手。

    心脏砰砰直跳,郑高飞缓缓转过身,可注意力却全部集中在身后。

    毕竟从向渊刚才表现的一切,郑高飞还不敢确信他到底是不是个信守承诺的人。

    郑高飞的背后,向渊侧过脸凝望着郑高飞缓缓离去的背影,心中默念着数字……

    眼看着距离向渊越来越远,逃出生天的喜悦也开始弥漫在郑高飞的心间。

    小畜生,等老子养好伤,看我怎么对付你。广陵向家是吧……

    心头恶念涌起,郑高飞的嘴角不住扬起了一丝怨恨。

    可就在郑高飞即将彻底脱离向渊视野的时候,一股难以言语的冰寒突然在他的身体里爆发!

    捂着像被刀割一样的心脏,郑高飞噗通一声倒在地上,身体像是虾米一样曲成了一个弓形,不住的抽搐。

    “百分之五的尸毒发作时间这么长吗?”

    缓步走到郑高飞的身前,望着已经口吐白沫,两眼翻白,皮肤都蒙上了一层青黑色的郑高飞,向渊撇嘴摇了摇头。

    僵尸牙链附带的百分之五尸毒向渊一直都想知道具体的效果是怎么样。

    但是和郑高飞的对战中,自己伤了他这么多次,却始终不见尸毒的作用。

    原本向渊还以为是百分之五的尸毒太轻,效果不明显。

    现在看来,倒是自己估计错了。

    僵尸牙链上附带的尸毒,百分之五的数字并不是代表着毒性!

    而是剂量!

    只有当尸毒的剂量在敌人体内堆积到一定程度时,尸毒才会爆发。

    但是尸毒具体的效果,还是需要专业人员解剖了郑高飞的尸体向渊才能知道。

    刚才向渊假意放郑高飞走,也是想最后看看尸毒会不会爆发,如果不爆发,向渊也会出手扼杀郑高飞。

    至于说好的放郑高飞走……

    和一个土匪强盗讲信誉,向渊自认自己还没傻到那种程度。

    ……

    竖日清晨

    当温暖的阳光斜射道赵享李振的脸上时,被土匪麻药放翻的向家伙计们也都从昏睡中苏醒了过来。

    揉着胀痛的脑袋,赵享的脑子里突然回想起了向渊的那句汤里有毒,随即也顾不得胀痛的脑袋,一个翻身从地上窜了起来,摆出御敌的姿态,四处扫视。

    那,那是……

    目光落了不远处的一块平地上,赵享的身子顿时一僵,眼神霎时间变得呆滞了起来!

    这时,稍慢一步赶来的李振和向家伙计走到赵享身旁,看着愣住的赵享,李振惑然道:“看什么呢,怎么了?”

    晃动的举起手臂指向前方,赵享颤声道:“你……你们看……”

    疑惑的顺着赵享只得方向看去,李振和一众伙计们面色一边,目露骇然:“这……这……”

    清晨的斜阳下

    向渊靠坐在一颗枯树下,面向朝阳,酣然入睡。

    在他的身边,十数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

    每一具尸体都是满脸痛苦,身体上有不规则的扭曲,显然是生前受到了巨力的重创……

    听到了动静,酣睡里的向渊转醒。

    缓缓扭过头看向赵享一群人,他眼眸的瞳孔在朝阳的映射下化成了一片碎金琥珀……

    “少……少爷,这些人都是你杀的?”

    惊恐的咽了口唾沫,赵享颤栗的询问道。

    从树下站起身来,活动着身体,向渊轻声道:“嗯。”

    向渊轻描淡写的一个嗯字,却让赵享一众人心里如大海波涛一般,动荡不停。

    “你们把这些山匪的尸体收拾下藏好,从松河回来后,把这些尸体带回广陵,交给衙门领赏。

    山匪以除,我就不和你们去松河了。你们自己去吧。”说着向渊一把扛起了郑高飞的尸体,转身朝广陵的方向走去。

    望着向渊脚步飞快离去的背影,赵享一伸手使劲掐了一下李振的大腿。

    “嘶!你干嘛!”一巴掌拍掉赵享的手,李振疼的直倒吸凉气,瞪着两眼看着赵享。

    “疼吗……看来不是做梦……”

    赵享恍惚的看着面前一地的尸体,能在一个三流高手和十几个山匪的围攻下,反败为胜还将他们全部杀光。

    这份战力,三少爷在广陵这片地方,怕是已经无人能敌了吧……

    ……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