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格神装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9章:下毒!

    “要不,还是问问渊儿的意见?”

    兄弟三人久不做声,最终还是向北辛先开口道。

    “北辛!”

    皱起眉头,向文栋压根就不想同意这件事,对于向北辛的提议他直声喝止!

    “好,就问问渊儿的意见。”向乐山反倒是笑了笑。

    见两个弟弟,都同意了,向文栋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再开口。

    ……

    半晌后

    被叫来的向渊看着面前的父亲和叔伯,干脆道:“可以,这趟我去。”

    “渊儿,你可知此行有多危险,那群山匪杀人不眨眼,你纵有武艺傍身,也不可鲁莽啊。”向文栋切声劝诫道。

    “大伯放心,小侄心中有数。

    两三蟊贼而已,算不得什么。”本就有一身斐然武艺的向渊,在得到僵尸牙链后,实力更是暴增。

    况且修习武艺,勤学苦练是一方面,实战同样也是十分重要的一项。

    学武十年,向渊虽和王冲上山搏杀过几次野兽,但总觉得不过瘾。

    兽不比人,与人交手才是向渊一直渴望的事情。

    而且,向渊也希望能够借此机会,试一试那青僵尸身的威力。

    弄清楚僵尸牙链究竟能够把自己的战力增幅多少!

    没想到向渊的态度这么坚定,向文栋架不住向乐山和向北辛的目光攻势,随即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吧,此事就这么定了……”

    ……

    三日后

    向家的车队缓慢的行驶在广陵通往松河的山路上。

    广陵与松河相距约三四百里地,车队正常速度,两天左右就能赶到。

    但是因为一路上都是山道,为了安全起见,晚上便不能赶路,所以路上耗费的时间要长一倍。

    向家这次往松河运送的是整整四车的土褐菇。

    这种菇类,味道淳厚,与河鲜一起搭配能够最大程度挥发其鲜味。

    但因为这种土褐菇对于生长条件很苛刻,只有广陵附近的一座弯溪村有种植。

    所以每年都是由向家统一采购,然后发往临近的城镇。

    靠坐在带头的一辆货车上,向渊半阖着双眼扫视着四周。

    这一次为了保证运送货物的万无一失,不仅他亲自出面,同时向家还派出两名护院陪同。

    这两人分别名叫赵享和李振。都是王冲培养出来的,手头上也有些武艺。

    虽说不比向渊这样的三流高手,但也能独自对付三四个壮汉。

    据向家的情报,那伙劫道的山匪人数并不多,也就十来个人。

    除了领头当家的是个好手,其他的都是些蟊贼,长年风餐露宿,真打起来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

    驮着货车的盘牛缓慢徐行的走在山道上,天色明媚,向渊靠坐在头车上。

    有些刺眼的阳光散在了他的脸上,让其不自觉的眯上了眼睛。

    这边车队正走着,被向渊派出去先头探路的赵享和李振回来了。

    “有什么发现吗?”目不斜视,向渊轻声询问。

    “回少爷,并没有什么异常。”身材瘦长,双手奇大的赵享诚声答道。

    “嗯,你们去休息吧。”

    点了点头,向渊对于这次的押送并没有什么担心。

    据王冲所说,江湖上的练武人虽然不少,但是真正能入流的却不多。

    哪怕是普通的三流高手,都可以在军中混到一个不错的职位。

    一流二流高手更是朝廷大力招揽的目标。

    所以那群山匪的头头,顶天就会是个三流高手。

    因为更高层次的高手走到那都是享受一方仰视的存在,他们的尊严也很难让他们落草为寇。

    既然对方最多就是三流高手,向渊自然也就不用担心什么。

    且不说身上的两件装备,单论实力向渊也不虚对方。

    真要是死战起来,有着恢复指环和僵尸牙链的向渊,胜率绝对能碾压对方!

    心中无畏,对于这次押送向渊也就看的很轻松,一路上除了拍赵享李振去探了探路,便一直坐在头车上闭目养神,等着那群山匪出现。

    很快,夕阳西落,黄昏霞起

    山路崎岖狭窄,为了安全起见向渊下令就地休息

    找了一处平坦的位置,随行的伙计们开始搭帐篷,埋锅造饭,解下盘牛给它们喂草喂水……

    很快,通明的火光驱散了黑暗带来的寂静恐慌,伙计们相互协作,用随身携带的食材和车上的土褐菇煮出了一锅香浓的蘑菇汤

    汤好了,赵享先给向渊盛了一碗:“少爷,吃饭吧。”

    轻嗯了一声,向渊接过赵享递来的蘑菇汤:“你们也快些吃,大山的夜里不安全,要谨防万一。”

    “好的少爷。”点头答应,赵享随即转身和一众伙计们分食起来。

    端着碗走到一旁,向渊凝望着银色映辉下寂静的黑色山林。

    “嗯?”刚把碗凑到嘴边,一缕蘑菇汤的香气窜进了他的鼻子里。

    这汤……坏了!

    双目猛地瞪大,向渊迅速转身朝着正在分食蘑菇汤的一众伙计和赵享李振大喝道:“别喝,汤里有毒!”

    “什么?”听到向渊的大喝,赵享李振和一群伙计诧异的回过头,可就在这时一股猛烈的眩晕感已经蔓延到了他们的全身。

    咚咚咚

    沉闷的摔倒声后,除了向渊外,整个车队的所有人都毫无知觉的倒在了地上,除了一个人……

    缓慢的从大锅后面站起来,一名穿着向家伙计服饰的男子疑惑的看着向渊:“你是怎么发现汤里有毒的?”

    啪的一声将手中的碗摔碎,向渊面露阴沉朝着那人走去:“这些下人没吃过土褐菇,可我却是已经吃腻。

    土褐菇性质温热,不能与寒性食材同煮,否则便会有一股极淡的土腥味。

    方才锅里煮的东西我都看过了,都是些普通食材,并没有寒性的。

    那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在汤里加了别的东西。

    你是那群山匪的人吧……”

    微笑着鼓起掌,那名假扮向家下人的男子满脸欣赏的看着向渊:“向家三公子,果然不同凡响。

    不仅武艺出众,心思更是细如发丝。”

    “少废话,叫你的人出来吧。”近一米九的魁梧身材在火光的映衬下,让向渊的脸笼罩在一片阴影下,凭增了几分森然的威严。

    “不愧是广陵第一高手,确有几分胆色!”

    一旁的一片山坳密林里,一名身材与向渊不相上下,但是气息更加野性的男子带着十多名山匪徐徐走出。

    “皮先生,这次可多谢你了。

    要不是你易容混进向家的队伍,撂倒了这些人,老郑我还真不敢动向公子。”因为脸颊的一处刀疤导致了笑容有些僵硬,郑高飞嘿笑拍着那假扮向家下人的男子。

    “首领哪里话,这向渊乃是向家的三公子,咱们若是能把他活捉了,定要换来一大趣÷阁赎金!”眼里透着精光,皮汉秀冷笑道

    “哈哈哈,甚好甚好!”肆意的大笑着,在郑高飞的眼里向渊仿佛已经成了一大堆耀眼的银子。

    看着已经在肆意讨论自己究竟能换多少钱的郑高飞一群人,向渊深呼了一口气,脚下猛地一蹬,身如狂风扑向皮汉秀。

    眼角寒光一闪,见向渊扑来,郑高飞冷哼一声,一招提手上翻朝向渊的肩膀打去。

    满脸狠厉之色,在郑高飞讶然的目光下,向渊不躲不避的直接撞上了他的铁掌。

    咔嚓一声,向渊的肩膀发出了一声错位的闷响。

    而这位向家三公子竟硬扛着郑高飞的一掌,掳走了皮汉秀。

    肩膀被郑高飞一掌打的脱臼,向渊裂开一嘴森白的牙齿,把肩膀狠狠一提,咔的一声又给接了回去。

    清脆的骨骼碰撞声,听得一众山匪都后牙发酸。

    “你挺聪明啊,混进我向家的车队下毒,还会易容术,当真是个人才。”

    轻拍着皮汉秀的肩膀,向渊森寒的语气,让皮汉秀后背冷汗直冒。

    被向渊掐着脖子,他刚才的那股得意劲早就不知扔到哪里去了。

    “你……你就是杀了我,你也跑不掉。

    你放了我,我保证不会动你,我们……只是求财。”挣扎着劝说向渊,皮汉秀牙齿打颤,连一句话都说的断断续续。

    “真的只是求财吗?”

    看到向渊语气松动,皮汉秀赶忙点头:“真的真的,我们只是求……呃!”

    随手甩开被他捏断了脖子的皮汉秀,头一次杀人,可向渊却没有感到一丝的罪恶感。

    狗东西,凭你也配威胁我?

    看着地上还在不断抽搐的皮汉秀,向渊嘴角浮现了一丝狞笑,抬头看向郑高飞一群人:“接下来就是你们了。”

    被向渊那如恶鬼般的眼神震慑,不少山匪都面色一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察觉到身旁被向渊吓退的山匪,郑高飞轻哼一声:“口气倒不小,郑某领教你的高招!”

    狂风骤起,怒喝震耳!

    向渊与郑高飞皆是练就手上功夫的高手,向渊的搏虎手传自王冲,两臂齐齐发力五六百斤的重磨也能掀飞。

    而郑高飞则以一手铁掌闻名,劲力上虽不如向渊,但一双手却如钢似铁,两尺厚的青石板一掌下去也能拍给粉碎!

    两道魁梧的身影轰轰的撞在了一起,向渊上前就一击黑虎掏心,直取郑高飞的胸膛!

    眼角厉色一闪,郑高飞左手挡在胸前,右手带动了阵阵恶风朝向渊的左肩拍去,赫然是打算让向渊伤上加上!

    ……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