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格神装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8章:第二件装备!

    “你好。”

    正在指挥工人搬运货物的沙逊,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了一声深沉的男子声音。

    疑惑的转过头,看着面前高大魁梧的向渊,沙逊不禁向后退了一步,蹙眉道:“你好……有什么事吗?”

    咧开嘴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向渊道:“听闻你们是来自陀沙国的商队,所以想来问一下,你们什么时候会开始售卖?”

    听到向渊是来买东西,沙逊面色缓和,随即不好意思道:“抱歉,我们这次并不准备在广陵举行售卖的。”

    眉头轻微一皱,向渊紧接着道:“是这样的,我祖父非常喜欢陀沙国风格的一些商品,近日便是他老人家的寿辰。

    所以我希望能购买一些你们的商品,作为他老人家寿辰礼物。

    价格你放心,我不会压价的。”

    伸手将一块十两的银锭递给了沙逊,向渊不经意露出了腰间系着的荷包。

    里面鼓鼓囊囊有不下于一百两的银子。

    接过那沉沉的银锭,沙逊眼里的精光亮起,嘴角的笑容藏不住的开始上扬:

    “原来是这样,这位公子可是真是个孝顺的人。

    既然如此,我沙逊也是个爱成全别人的人。

    您稍等,等我把货都搬到后院,您可以一件件的挑选。”

    看出了向渊是个富家子弟,沙逊的态度也一下子变得积极了起来。

    能够一出手就是十两雪花银的人,肯定不会在乎再出个一百两……

    于是在沙逊不断的催促下,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工人,终于把所有的货物都搬到了南林馆的后院。

    满脸笑容的引着向渊来到后院,沙逊下令把所有装着商品的箱子全部打开。

    让这位款爷一件件的好好挑选!

    目光在箱子里的东西上一件件扫过,向渊集中了全部的精神感应着装备的气息。

    很快,院子里摆的的十三个箱子他看完了十一个,只剩下这最后的两个箱子!

    老天保佑吧。

    深呼一口气,三公子的眼神落在了箱子里一串由细长獠牙串成的项链上。

    找到了!

    熟悉的气息刹那间让向渊的心脏猛跳!

    注意到向渊盯着那串项链一动不动,沙逊连忙说道:“向公子好眼力,这串项链是陀沙国的珍兽锐齿狼的獠牙串成的。

    由手工大师定制,价值不菲啊!”

    努力的让自己急促的呼吸冷静下来,向渊取出一枚二十两的银锭递给了沙逊:“这串项链我要了!”

    没想到一串普通的狼牙项链居然能卖出二十两的天价,沙逊眼珠一转,就要坐地起价。

    可当这位商人要开口提价的时候,却迎上了向渊那深沉如渊的乌黑双眼,伸手拍在了商人的肩膀上,三公子笑了笑:“沙老板如此仁义,想必不会借机宰我吧。”

    感受到向渊那双大手上的力道,沙逊的额头都冒出了汗珠,赔笑说道:“当然当然!”

    将那串獠牙项链放在怀里揣好,向渊又看了看剩下的一个箱子,还是一箱很寻常的东西。

    又挑了几件做工还算不错的玉器,向渊才在沙逊满脸的谄媚笑容下,离开了南林馆……

    ……

    回到向府,将那些玉器交给下人收好,向渊迫不及待的回到自己房间,并命令下人不许任何人来打搅自己。

    从怀里取出那串獠牙项链。

    轻轻摩挲着这串来自不易的项链,向渊张嘴咬破指尖,挤出了一缕鲜血,抹在在了獠牙项链上。

    呼!

    鲜血蒸发。

    一道除了向渊外任何人都看不到的光一闪而过,一道信息缓缓浮现。

    【僵尸牙链】

    被动:攻击附加百分之五尸毒伤害

    主动:青僵尸身

    蹙眉看着两道信息的含义,向渊缓缓摊开手掌,呼的一掌拍向身旁的床畔!

    咔嚓一声,极品红木打造的床畔应声裂开。

    俯下身子,向渊细细检查了一下自己打出的裂痕。

    终于在裂痕的边缘位置,发现了几处极其微弱,比头发丝还细的青黑色痕迹……

    这就是尸毒吗……

    大致知道了这附加的尸毒伤害是什么意思,向渊又把目光放在了那个主动能力,青僵尸身上面。

    意念在青僵尸身四个字上轻轻一点,一股极寒的冷意骤然自他的体内爆发!

    心头一紧,向渊的身形突然拔高,从近两米的身高猛地暴增到了两米八!

    小麦色的健康皮肤变成了青灰色如皮革一样。

    整齐束好的长发散开,披散到了肩头。

    口中也是一阵痛痒,两颗尖锐的犬牙从向渊的嘴里凸出。

    呼……

    寂静无声的房间里,一道接近三米的恐怖身影一动不动的伫立在房间中。

    张口吐出一道森寒的白雾,向渊缓缓移动着沉重地脚步走到了身旁的铜镜前。

    暗黄色的镜面里“人”,有着比之前更加贲然如钢铁般的肌肉。

    高高鼓起蚯蚓般的青筋血管,青灰色的黯淡皮肤。

    披散下来的黑发里是惨白的眼仁和凸出的獠牙。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尖锐的指尖戳在脸上,木然迟钝。

    “这就是……青僵尸身?”

    握紧了拳头,向渊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现在的身体里比之前更加汹涌澎湃的强大力量!

    伸出漆黑的舌头舔舐了一下自己粗长的獠牙,锐利的牙尖让他深信。

    这两颗牙齿能够轻松刺进任何生物的体内。

    太强大了!

    并没有因为自己变得这般丑陋而对这幅躯体产生排斥。

    恰恰相反,青僵尸身的强大力量,让向渊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具恐怖的身体。

    正当向渊痴迷的欣赏自己强大的新身体时,一股虚弱感猛地涌来,他脚下一个趔趄,就瘫倒在了地上。

    恐怖的青僵尸身缓缓消失。

    变化回人身的向渊半瘫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脸色惨白。

    体内不知何时消失了小半的血液,正在恢复指环的作用下,徐徐恢复。

    过了半刻钟,才从失血虚弱的感觉中缓过劲来的向渊,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端起桌子上的水壶,咕咚咕咚的灌进嘴里。

    看来,这青僵尸身的使用是需要我体内的鲜血作为消耗。

    一旦我的身体支持不住这种消耗,青僵尸身就会被解除……

    抹去嘴边的水渍,向渊心中庆幸。

    毕竟这个时代,可没有完善的输血设备,一旦过度缺血,死亡肯定会随之而来。

    幸亏自己已经有恢复指环这件装备,否则这僵尸牙链就只能作为底牌来用了。

    虽然有着不晓得副作用,但僵尸牙链强大的属性,依然令向渊十分满意!

    空荡的房间里,低沉的笑声渐渐荡漾开,让路过这座房间的下人都不禁一缩脖子,惊恐的看了一眼房间,然后快步离开……

    ……

    “大哥,这已经是咱们丢的第三批货了。

    在这么下去,不光老主顾那边没法交代,亏损也有些大了。”

    向家老大向文栋听着三弟向北辛的抱怨,揉着眉心无奈道:“我当然知道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但是从我们广陵到松河只有那么一条山路。

    如今世道不太平,到处都在闹土匪强盗。

    实在不行,就多派几个车队去,总有能过去的。”

    广陵地处偏域,一直以来都是民泰安生,极少有匪患。

    但是前几个月不知怎么的,广陵通往松河的必经之路上突然流窜来了一群山匪。

    这些山匪人数不多,但是却有个长于武艺的当家,占着山道肆意抢劫过往车队。

    广陵和松河的守军也曾经出兵征剿过几回。

    但这群山匪滑溜的很,一看风头不对就往山里躲。

    守军只能稍稍搜寻,便无奈退回。

    “要不,派王大哥去押队?”摩挲了几下手指,向北辛提议道。

    “不妥。那群山匪的头头也是个练家子,外号断山掌。

    刘家上个月为了一批急货,把家里两个护院头领都给派去押队,结果还是人财两失。

    王大哥岁数也不小了,刘家的那两个护院都是三十多岁的壮年结果都送了命,要是派王大哥去……”

    王冲在向家这么多年,与向老爷子私交甚好,待向家三兄弟也如亲人一般。

    明知此行危机四伏,性格忠厚的向文栋自然不愿让王冲冒险。

    “那这可如何是好,总是这么无底洞一样的往里送也不是办法啊……”烦躁的站起身,向北辛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

    “可以派渊儿啊,他正值青壮,又得王大哥武艺亲传……”

    “乐山,你……”

    眼神一楞,看着突然出现在了门口的向乐山,向文栋和向北辛具是面露诧异。

    “别这么看着我。

    爹如今岁数大了,家里的事情都是你们在操持。

    渊儿随我,意不在商。所幸他喜好武艺,现在我向家有难,既然渊儿能帮得上忙,你们也不必顾忌。”

    走进屋子里,向乐山笑着说道。

    自从十年前向渊被裴家兄弟带走后,向渊的母亲罗慕霜便一下病倒。

    虽然后来向渊平安回来了,但罗慕霜还是因为这场大变在六年前去世……

    妻子离世,向乐山这么多年也就一直孜然一身。

    向文栋和向北辛也曾提议向乐山再续一房,但都被向乐山左拖右拖的,最后不了了之。

    如今,若是向渊再出什么事,向文栋就怕自己这弟弟活下去的唯一支柱都塌了……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