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格神装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7章:无数的装备!

    夜晚

    宾客散去,原本应该是热闹非凡的向府,此刻只有零零散散的下人仆役在陆续收拾着喜宴用品。

    向府后堂

    向老太爷高居主位,向文栋三兄弟此居其下。

    而向渊一辈的则以向渊为首。

    端坐在椅子上,向渊气息冗长,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却散发着一股如山峦般沉重的压力。

    看着跪在堂中的黄若儿,向渊目光扫向一旁的向川道:“大哥,这是你的未婚妻。该怎么做,你自己决定吧。”

    满脸悲色,眼神透着绝望的黄若儿在向川的眼里可怜又可恨。

    拳头握紧了几次,向川眼神黯淡了几分,还是没有敌过从小到大的情分,低叹一声:“她对我无意,但我不能对她无情。

    二弟,让她走吧……”

    眼皮低垂,向渊的目光缓缓落在了黄若儿的身上:

    “既然大哥决定了,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来人,把这个女人赶出我向家!

    还有,让黄家把我向家的聘礼都给退回来!少一个子儿都不行!”

    “是!”早就候在门外的几名家丁沉声应道,架起面如死灰的黄若儿,便朝着向家大门走去。

    经此一事,黄若儿心里也明白自己这辈子怕是再无翻身之日了。

    背叛夫家,让娘家蒙羞,自己这辈子最好的结果,恐怕就是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老死在黄家。

    毕竟在这个时代,没有人会再去娶她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

    处置了黄若儿,向家一家人也都各自散去。

    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大家都需要好好休息休息……

    ……

    回到自己的房间,向渊魁梧的身子往床上一座,整个床顿时重重的往下一沉!

    十年时间,每一日都在刻苦磨练自己的向渊,不仅练就了一身常人望而生畏的强大体魄。

    更是从王冲的手里,学到了一套威力颇为不俗的武学。

    如今的向渊,按照王冲所说,在武林中也勉强算是三流的高手!

    化劲、暗劲、明劲!

    这是区分一二三流高手的最基本条件!

    何为明劲?

    寻常之人动手,出拳打人;一拳打出,身具十分力,却只能打出五六分。

    而练成明劲的人,一拳打出,身具十分力,也能打出十分力!

    简单来说,练成明劲的人,就是已经能够顺畅控制自身力量的人!

    向渊苦练十年,寒暑不休,每天的训练强度都是超负荷,旁人根本无法想象的。

    在王冲的细心调教和传授下,才逐渐踏入了这一层境界,成为了三流高手之属。

    双臂拄在膝盖上,黑漆漆的屋子里向渊静坐在床上,一双虎眸精亮的吓人……

    在广陵他基本上已经找不到对手。

    即使是师傅王冲,也只能凭借着丰富的经验,勉强和白眉打一个平手。

    拳怕少壮,体魄强悍的向渊在身体素质上已经超越了王冲太多太多!

    不说技法,即使简单的拳脚对撞,向渊硬抗王冲十拳都无碍。

    可王冲只要被向渊打中一拳,那就得好半天才能缓过来。

    同时向渊有一点特质让王冲很惊讶。

    那就是向渊对于武学的接受速度并不是十分出色。

    但是他对身体的磨砺熬炼以及那股子狠劲,王冲活了大半辈子都没见过。

    十年苦修让向渊成为了三流高手,寻常十几个壮汉在向渊手下都走不过几个回合。

    但是向渊却并不满足这个成绩!

    甚至觉得有些太慢了!

    十年前那恐怖的虎妖,能够打出金光手印的长袍男子,变化出狼面的裴家兄弟。

    这些记忆就像用刀子刻在在了他的脑子里一样。

    十年来每一天都在他的眼前重现。

    不够,这种程度根本不够,和他们比起来,现在的我依然是个“孩童”……

    烦躁的喘着粗气,向渊翻身躺在了床上,目光落在了视野中的装备栏上!

    六格半透明的装备栏空空如也的躺在那里,一尘不染……

    在从裴家兄弟手中死里逃生的第三年。

    向渊装备栏里恢复指环上的百分数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

    那一阵子,向渊每日都紧张的盯着装备栏里的恢复指环。

    生怕自己一个眨眼,这件自己依仗的最大法宝就那么彻底消失了。

    直到一天夜里,向渊起夜准备去上厕所的时候。

    一打眼就看见了装备栏里正缓缓消失的恢复指环。

    身体微颤的看着不断消失的恢复指环,向渊有心阻止但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很快,恢复指环的身影在装备栏里彻底消失。

    瘫倒在地,向渊一身虚汗,眉头紧紧皱成了一个川字。

    但就在他气馁的时候,一行小字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

    融合完成!

    融合?

    眼中精光一闪,向渊念头一动恢复指环就再次出现在了装备栏中,并被其从装备栏中取了出来,拿在了手里。

    将恢复指环放到一边,向渊一翻身从地上坐了起来,一拳就砸向了坚硬的地面!

    满目期待的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拳头。

    剧烈的痛疼感仿佛被掐断了一样,向渊脸上连一点痕迹都看不出。

    果然!

    当自己血肉模糊的拳头开始缓缓恢复的时候,兴奋到无法自抑的向渊险些大叫出来!

    原来装备上的数字一旦达到百分百,装备就会彻底融入我的体内,无论装不装备都会具有效果。

    那这不就意味着我实际上可以拥有无数的装备吗?!

    联想到这种可能,向渊那天夜里激动的连觉都没有睡,活脱脱在屋子里压抑低笑了一夜。

    但是……

    自从恢复指环之后,十多年的时间。

    向渊就再也没有遇到一件装备,如若不是装备栏是虚幻的。

    他估计这些年积攒下来的灰尘,都足够把这六格装备栏给装满了!

    没有装备,是目前向渊最为烦神的问题。

    练武这条路上,王冲自己就是个三流高手,已经把能教的都交给向渊了。

    如果向渊想要继续提升实力,在无法找到新装备的情况下。

    就必须要寻找更强的高手来学习更强的武艺!

    装备……武学……

    黑洞洞的屋子里,一声悠长的叹息传出,充满了无奈和压抑……

    ……

    竖日清晨

    向家的后院池塘边,向渊双臂虚抱,沉腰定胯,身体上下浮动,双臂和肩胛处的肌肉微微跳动。

    王冲传授向渊的武学名为《搏虎手》,乃是一门手上功夫。

    练至巅峰,可生撕虎豹!

    跟着王冲十年,向渊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每日刻苦练武,一日都不曾断绝。

    搏虎手的造诣已经堪比苦练三十年之久的王冲!

    站了一个半时辰的桩功,向渊缓缓收功起身,拿起了一旁的毛巾擦拭身上细密的汗珠!

    “少爷,少爷。”

    端着一缸凉茶正牛饮的向渊突然听到了一旁急促跑来的仆役呼唤,放下茶缸道:“何事慌慌张张!”

    满头大汗跑来的仆役喘了喘气:“少爷……您……您叫我们留意的陀沙国商队,来了……”

    脸上喜色涌现,向渊追问道:“已经到广陵了吗?!”

    “对,商队刚到东城驿站,正在那里卸货呢.”喘匀了气的仆役答道。

    “好!”嘴角高扬,向渊对仆役挥了挥手:“你下去吧,去找管家领十两赏银!”

    听着背后仆役的千恩万谢,向渊大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物,便出了向府朝广陵东城走去。

    走在广陵的街道上,向渊心中忐忑。

    他的第一件装备恢复指环,便是向乐山从陀沙国商队买来的一堆小玩具杂物里发现的。

    这么多年来,向渊再没有找到一件装备,在滤清了所有的线索后,这个陀沙国就成了他的首要目标。

    只不过陀沙国距离东土,路途遥远。

    而广陵并不是唯一的商路,所以十年来,向渊都没有等到陀沙国的商队再来。

    但是如今……

    ……

    南林馆

    整个规格不大的驿馆是专门用来接洽向陀沙国商队这样外来商队的驻地。

    每一个来到东土行商的他国商队都必须到南林馆登记入册,统一居住在南林馆中。

    今日闲置了许久的南林馆再一次迎来了他国商队,来自陀沙国的小叶商会!

    南林馆外,小叶商队的领队也是这只商队的最大老板沙逊,正督促着工人把活物从驼牛身上卸下来,整齐摆放到南林馆的后院。

    “沙老板这次来广陵准备呆几天啊。”南林馆的负责人,老赵笑着和沙逊说道。

    ”两三天吧,我们这次的目的地不是广陵。只是在这里歇歇脚。“操着一口还有些蹩脚的东土话,沙逊回答道。

    “那这次不出摊了?”吧嗒着烟嘴,老赵好奇道。

    “不出了。我这次带的货都很贵重,不能轻易示人,以免被人惦记。”凑到老赵身旁,沙逊小声道。

    “明白明白,那你忙。我先走了。”点了点头,老赵敲了敲烟袋锅子,摆手离去。

    正当老赵转身没走几步时,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大团阴影,挡住了他的去路。

    老赵抬头一看,正是迎面走来的向渊。

    “呦,这不是向公子吗?”

    “赵主管,听说南林馆来了一支陀沙国商队,有这回事吗?”向渊咧嘴一笑道。

    “向公子耳朵可真灵,没错是有一支陀沙国商队今日到广陵。

    喏,这不正在那卸货呢。”努了努嘴指向小叶商会,老赵好奇道:“怎么,向公子想要找他们买东西?”

    “嗯,听闻陀沙国的玉器精美,我祖父的寿辰就要到了,正好给他选两件作为寿诞之礼。”向渊解释道。

    “向公子有心了,那你去挑吧。我就先走了……”

    目送着老赵离去,向渊看着不远处的小叶商会,迈动脚步走去……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