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格神装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5章:难不成,他们吃过?

    时至午夜,当向渊看的眼睛都开始发干,困意也抑制不住滚滚而来的时候。

    破败的木屋门口,一道瘦弱的影子缓缓靠近了……

    瞪大的眼睛,黢黑的眼底,白里透青的脸色让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显得十分诡异。

    正被瞌睡虫骑在头上不断点头的向渊,目光不经意间瞥到了门口多出的影子。

    困意霎时间烟消云散,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握紧了手里的狼牙,向渊满目紧张的盯着门口的男子,颤声问道:“谁?!”

    空洞无神的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身体高瘦的男子一步跨进了木屋里,一伸手就要朝向渊抓来!

    什么情况?!

    直接来硬的?

    说好的哄骗呢?!

    似乎是觉得向渊不过是个小孩童,这个突然冒出来,跟鬼一样的男子一言不发的就直接动手。

    吓得头发都要炸起来的向渊一猫腰就躲进桌子底下。

    眼看小家伙躲进了桌子底下,那男子也随之弯下身!

    “我打!”

    怪叫一声,向渊毫不犹豫一拳打向男子的脸。

    砰的一声,男子捂着脸后仰倒地!

    龇牙咧嘴的捂着自己的拳头,向渊从桌子底下钻出来。

    刚才一拳打在男子的脸上,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打在了一块大冰坨上一样。

    不仅坚硬而且冷的让人发麻!

    眼看男子倒地,向渊拔腿就往外跑!

    这种情况下什么东西都没有自己的小命来得重要!

    可就在向渊一条腿都已经迈出了木屋时。

    一双冰冷有力的大手突然抓住了他的左脚脚踝,猛地一拉,又把他给狠狠的拽了回去!

    咚!

    男子的力气很大,抓着向渊的左脚一把就把他摔在了地上!

    脸与地面的亲密接触,一瞬间便让向渊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鼻子里也淌出来的两道温热涌。

    把向渊拽倒,诡异男子将稚童翻了个身,冰冷的大手死死地掐住了他的脖子!

    “呃!”被男子死死掐住脖子,无法呼吸的窒息感让向渊的眼前开始发黑,双手胡乱的四处抓弄。

    虽然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向渊的体魄和气力都已经远超同龄人,但是面对眼前的诡异男子,却仍然无法与其抗衡。

    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脸已经憋成了猪肝色。

    濒临窒息的状态下向渊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在不断放慢。

    眼看着死亡逼近,向渊鼻子里流出的鼻血,却在这时顺着他的脸颊,流到了男子的手上!

    “啊!!!”

    凄厉的惨叫声骤然响起,猛地松开手,诡异男子滚到在地,像是一条离开了水的鱼,疯狂的扭曲挣扎着,像是承受着什么极致的痛苦!

    怎么会这样?

    连滚带爬跑到一边,向渊茫然诧异的看着惨叫打滚的诡异男子。

    注意到男子冒着白烟的双手,让向渊灵光一闪,摸了摸脖子上的鼻血!

    老子知道了,是血!

    童子血!

    双眼一下变得明亮起来,为了佐证自己的猜测,向渊舔了舔鼻子里留下的鼻血,混合着口水吐向了那男子的脸部。

    嗤啦!

    果不其然,向渊的鲜血触及到男子的瞬间,立刻发挥出强硫酸般的效果。

    男子面孔在向渊童子血的灼烧下,变得支离破碎,眼珠都垂落到了嘴边,看起来可怖极了!

    眼看童子血有效,向渊连忙多舔了几下,就准备上去补刀!

    但这时,诡异男子却挣扎着一鼓扭身子爬起来,惨叫着连滚带爬的离开了木屋,迅速消失在外界漆黑的夜色中。

    诡异男子跑掉,六岁稚童也没胆去追。

    噗通一声瘫倒在地,体力和精神的高度消耗,让向渊现在连耳朵在不断嗡鸣,眼睛也开始发花。

    磕烂的鼻子在恢复指环的作用下已经开始缓慢愈合,但向渊心中的恐惧却随着时间不断增加。

    刚才的那个男人……是鬼吗?

    脑海中现在还浮现着那男子被童子血腐蚀的恐怖面容,如果是人类的话,受了这么重的伤,别说逃了,恐怕连站起来都相当困难。

    先是鬼,然后是妖。

    原本还以为这是个正常的世界,结果才刚发现一点不一样,这最恐怖的东西就被我接连赶上了。

    暗道自己真是倒了血霉了,向渊起身将身上的灰土拍掉一些,然后捡起刚才打斗中掉落的狼牙。

    因为害怕会不会还有别的东西会来。

    一整个晚上六岁稚童连打个盹的时间都不敢有,一直死死地盯着门口,深怕再跑来什么诡异的东西。

    好在,这一次,他的担心只是多余。

    阳光出现,黑夜消散,当一切恐怖阴森的气息都消失后。

    稚童才缓缓松了口气,吃了一点凉水就老面饼子,闭上眼稍稍休息了一会。

    ……

    广陵县令县衙后堂

    孟宏骏满脸笑容的将两名穿着素色长袍的男子迎入堂内。

    “两位大人快请上座。”

    笑着朝孟宏骏点了点头,真戒微笑道:“多谢孟县令。”

    三人坐定,孟宏骏吩咐下人上了茶,然后微微探身询问道:“二位大人来我广陵,不知所谓何事啊。”

    ”鄙人听闻,贵宝地数次发生大血案,所以前来助贵府一臂之力,降服那作案凶人。”真戒轻声答道。

    “你们也是为了那凶人而来?”

    孟宏骏面露诧异,没想到眼前的真戒真法居然也是为了那血案的凶手而来。

    “也?难不成还有人……”心里咯噔一下,真戒随即追问道。

    “是的,不久前,有对裴家兄弟来到广陵,也是为了那凶人而来,而且也有朝廷的诏令。”孟宏骏如实道。

    对望了一眼,得知了裴氏兄弟已经向他们一步而来,真戒和真法心头微沉:“那请问孟县令,这裴家兄弟在广陵可有什么行动?”

    “有,他们召集了全城的幼童,一开始并没有做什么。

    但是后来却把向家的三公子给带走了……”

    向慕南与孟宏骏关系不错,裴家兄弟带走向渊要做什么,孟宏骏也从向家听到了些风声。

    但是无奈于裴家兄弟手持朝廷诏令,孟宏骏是有心无力,没法阻止。

    不过之前裴家兄弟在给孟宏骏解释为什么要用孩童作为诱饵时曾经提到。

    五岁至十二岁的小孩心肝最是美味。

    可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

    难不成他们吃过?

    ……

    询问了一些关键问题后,真法真戒起身向孟宏骏告了退,迅速出了县令衙门。

    “这俩兄弟也太狠心了,居然拿孩童当诱饵,简直不是人!”言语里充满了对裴家兄弟的厌恶,真法狠啐了一口!

    “裴家兄弟带那孩子已经出城两日,我们要尽快找到他们,或许那孩子还有一线生机!”心性比真法略高一些的真戒,并没有怒骂在表面,而是理智的分析了现在的情况。

    打定主意,两人快步出了城,开始在城外搜寻裴家兄弟和向渊的踪影。

    ……

    夜幕缓缓降临

    不知何处飘来的一朵云纱将月色变得朦胧模糊

    依靠在木屋的一根柱子后面,此刻屋外哪怕是的一丁点动静,都会引起向渊的高度紧张。

    白天的时候

    向渊曾经无数次鼓动起逃跑的念头,但是每当他踏出木屋的时候,总能感觉一股让他后背冒汗,头皮发麻的目光投注到他的身上。

    仿佛只要他再迈出一只脚,死亡就会同时降临一般

    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那两个混蛋兄弟。

    逃跑无望的向渊,只能继续困守在木屋里,眼睁睁的看着阳光褪去,夜色一点点降临……

    时间一点点过去,冗长的等待时间以及紧张惶恐的情绪,让向渊的嘴里都变得有些发。

    突然间!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的向渊一下睁大了两眼,猛地望向木屋的大门

    就在刚才

    木屋外微弱却一直不曾平息的虫豸鸣叫声……

    骤然中断!

    世界一下陷入了令人颤栗的死寂中!

    ……

    沙沙

    屋外的草地被踩踏的声音越来越近。

    无法自抑的吞咽口水缓解自己的紧张,向渊用一条布带将狼牙死死的系在自己的手上,防止再次脱落!

    呼……

    骤然浓郁起来的腥味涌来,月光下的木屋外,一头庞大的身影渐渐逼近

    轰!

    巨响震耳欲聋!

    腐败破旧的木屋墙壁被一只锐利粗壮的虎爪轰然推到!

    一头体长超过四米,通体黑纹白毛,双眼湛青,獠牙凸出的老虎,在烟尘中走出。

    满脸凶光的盯着木屋里。

    完了……

    看到虎妖那庞大健硕的身躯,向渊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体型差距到了这个地步,他实在不认为自己有一丝的机会,能与虎妖对抗!

    黏腻的口水滴答滴答的从虎妖的嘴角滴下,落在地上。

    如此鲜美活泼的小东西,让它口水横流,恨不得直接扑上去,一口吞下这块美味。

    可兽性的本能,仍旧让其保持着心底的警惕。

    虎妖一边提防着四周,一边迈动脚步朝着向渊逼近!

    虎妖越是靠近,那股让人窒息的压力就越是浓郁。

    双腿忍不住的疯狂打颤,面对这样一个恐怖的妖物,没有当场吓尿裤子,已经算是向渊胆子大了。

    伸出满是倒刺的鲜红舌头舔舐了一下嘴唇。

    看着近在咫尺的向渊,虎妖再也忍受不住心底对这美味的渴望,大吼一声就朝着向渊扑了过去!

    虎啸声起,庞大的阴影出现在头顶,向渊的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根本挪不动一步。

    猩风扑面,六岁稚童两眼紧闭,咬牙等待着痛苦的降临。

    可就在这时,一声乍喝却将向渊沉沦哀默的意识,一下子又拉了回来!

    “孽畜,休得放肆!”

    ……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