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格神装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4章: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原来是个练武的小家伙,怪不得气血这么充沛。”随手将阻拦的家丁推开,裴青露出一抹冰冷阴鸷的笑容

    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陌生男子,向渊脸上闪过一丝警惕,向后退了几步道:“你们是谁?”

    这么会功夫,向慕南已经带领着家丁护院和王冲都赶了过来,将向渊护在了身后。

    “二位公子,为何今日私闯我向家,不知所谓何事?”见私闯家门的竟是裴勇裴青两兄弟,向慕南心中一沉,迈步向前问道。

    “原来这里是向老爷的府邸,抱歉,惊扰了各位。

    我兄弟二人贸然前来,是想请这位小兄弟帮我们一个忙。”笑着指着向渊,裴勇道。

    看到裴勇指的正是自己的小孙儿,向慕南,心头一颤。

    “裴公子说笑了,我这孙儿不过是一幼童,能帮你什么忙。”

    “我没有说笑。我兄弟二人此次前来广陵的目的,向老爷也知道。

    我们需要这位小兄弟配合我们把那个凶人引出来,到时候凶人伏法,向家也能分得几分功劳。”

    裴勇的话刚一说完,裴青已经迈步伸手就要去抓向渊。

    “阁下几句话,就要带走我家小公子,未免也太过霸道了吧。”虎眸微眯,王冲一步上前,挡在了向渊的面前。

    面对裴青的大手,护院首领抬手横肘,一式霸王举旗将裴青的手掌磕飞。

    被王冲阻拦,裴青嘴角抽动,脸上怒色浮现,一股森然的气息流露,齐肩的黑发竟然从根部开始变灰。

    “裴青!”从身后按住了裴青,裴勇低沉的嗓音让裴青从怒火中清醒过来,头发的异变也随之复原。

    “向老爷,我兄弟二人这次是为了朝廷交代的公务,有权征召平民协助。

    您若是执意不同意,就休怪我兄弟二人不讲情面了。”裴勇直白的威胁,让向慕南的脸色一变。

    神色几次变换,向慕南耷拉的眼皮抬起看向裴勇:“那两位公子可否告诉老夫,到底要让我这小孙儿帮什么忙?”

    “我说了,只是希望想让这位小兄弟助我们引出在广陵接连犯案的那凶人而已。”裴勇语气轻松,似乎一点也没看到向家人阴沉的表情。

    “你这不就是要拿小公子做诱饵吗!”面露不善,王冲沉着脸说道。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不过各位放心,我兄弟二人定会保证小兄弟的安全,绝不会让他被那凶人所害的。”

    面色诚恳,裴勇微微颌首,语气中的不容置疑却愈发明显起来。

    “爹……”向渊的父亲向乐山凑近向慕南,眼中的求助之意溢于言表。

    握住拐杖的手不断用力,导致青筋都高高鼓起。向慕南脑子里思虑了千百遍,看着眼前的裴氏兄弟,又望了望自己身后这一大家子。

    最终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希望二位公子遵守诺言,一定要保我小孙儿周全。”

    眼见向慕南答应,裴氏兄弟也笑着点了点头。

    而向渊的父亲向乐山则脸色倏然间苍白起来,张口就要说什么,却被眼疾手快的王冲捂着嘴拉了下去。

    “小兄弟,跟我们走吧。”笑眯眯的走到向渊身旁,裴勇低头看着满眼畏惧的向渊,对于这个诱饵,他很满意。

    握紧了小拳头,虽然明知面前的这两个人要拿他去做诱饵,向渊一心的惊惧抗拒,却也只能无奈的被迫接受。

    毕竟从向慕南的态度上,已经能够看出这两人的身份必然不凡。

    连身为向家家主的向慕南都没有办法拒绝这两个人的要求,还是个六岁稚童的他,就更加无力反抗了。

    被裴勇带走前,向渊转头望了一眼身后的向家人。

    虎目含泪,奋力挣扎的向乐山拼了命的想要上前拦住裴氏兄弟带走向渊,但却被王冲死死拉住。。

    连家主都无法拒绝,深知此事已经不可为的王冲,只得咬紧了牙关,牢牢地抱住向乐山,不让他去做傻事,任凭自己的双手被抓出道道血痕……

    向渊被裴氏兄弟兄弟带走了。

    向乐山无力的瘫倒在地,眼神空洞绝望,心中无法想象自己妻子如果得知了这个消息,能否经受得住这样的刺激……

    “乐山,我……唉……”看着万念俱灰的向乐山,向慕南嘴唇翕动了两下,却发现自己真的不知该如何安慰自己这儿子。

    ……

    广陵城外,一处荒野的破旧木屋中

    向渊眼神慌乱的看着眼前这两名高大的男子,心中忐忑。

    这两人把自己带到这里来究竟想要干什么?

    “哥,靠这小子一个人,能行吗?”就着月光,裴青瞥了一眼小孩童说道。

    “行与不行都只能如此一试,那家伙狡猾多疑,我俩如果在这他定不敢来。”裴勇说着转过身走到向渊身旁蹲了下来:“小家伙,我交给你一件事,你要是能办好,或许这条小命还能留下。”

    咽了口口水,向渊道:“什么……事?”

    “非常简单。”取出一枚巴掌长的纤细犬齿,裴勇道:“等一会,我们会先离开。

    你留在这里,等到晚上的时候,可能会人来找你,哄骗你,让你跟他走。

    但是你要记住,一定不能跟他走。

    不论他用什么手段,你都不能离开这间屋子。

    如果你能坚持不被他带走,那么第二天晚上就会有一只青眼白毛的老虎过来。

    到时候你要寻找时机,把这根狼牙插进它的脚掌上。

    之后的事,你就不用管了。

    你放心,我们就在附近,一旦有变我们会立即赶来。只要你帮我们办成这件事,我不仅可以让你回家,还有一份大礼回赠于你。”

    接过那牙尖闪烁着寒光的狼牙,向渊抬头看了看裴勇,木讷的点点头道:“好吧。”

    见六岁稚童听明白了,裴勇留了一袋干粮和水壶,便和裴青离去。

    ……

    “哥,我俩都走了,那小子不会趁机逃吧。要不我去把他两条腿给卸了?”回头望着木屋,裴青目露寒光道。

    “不用。”摆了摆手,裴勇脑中浮现起向渊的样子,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容:“这小子不错,虽然是个小孩。

    但是眼明智多,这么大的孩子你见过几个能有他这样体魄的。

    小小年纪就肯吃苦,心性也是数一数二。

    我们带他离开向家的时候,他不哭不闹,一点逃跑的意思都没有。

    显然是知道跑也没有,还会拖累家族。

    说实话,我现在还真有点想保下他的意思。”

    “那……”

    “只是有这个意思而已,具体的话还要看他自己。

    那虎妖多疑狡猾,即使发现这样的鲜美孩童,也会先以伥鬼诱惑勾引。

    无法引走后,恐怕才会现身亲自前来。

    六岁孩童面对那头虎妖,几分生死,你我都清楚。

    给那孩子狼牙,只是给他一缕希望。

    否则必死的绝望,可是会让人做出很多不理智的事的。”裴勇缓缓说道。

    “明白了……”裴青若有所思的回望了一眼身后的木屋,随后便跟着裴勇快步离开……

    ……

    一个人待在漆黑破落的木屋里,寂静的夜晚里向渊甚至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平白无故遭遇这等倒霉事。

    靠坐一张布满灰尘蛛网的桌子边,向渊拿起了裴勇留下的干粮,一袋子老面饼子。

    已经放凉的老面饼子又厚又硬,嚼起来咯的向渊后槽牙生疼。

    吃了大半个老面饼子又喝了几口凉水,肚子有些发凉,向渊缩着身子紧了紧身上的衣物,这个季节的夜晚还是有些寒冷。

    昨天还是锦衣玉食,结果今天就成了旁人的诱饵,这命运可真是无常啊……

    长叹一声,向渊靠在一张破桌子边上,反手掏出了裴勇留下的那枚狼牙。

    巴掌长的狼牙通体闪烁着一丝青光,牙尖锋利无比,就跟一把小匕首似的。

    这个世界还真有妖怪啊……

    翻看了一会狼牙,向渊心头茫然,一想到自己很快就要面对一头老虎妖怪,他这心脏就忍不住一阵发颤。

    是,他是由恢复指环可以修复伤势,但这不代表他就是不死之身。

    恢复指环的力量极限在哪,他不清楚,致命的伤势能不能复原,他也不知道。

    目光微移,看着安静躺在装备栏的恢复指环,向渊又叹了一口气。

    这一次,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

    ……

    第一天夜里,很平静。

    因为心里太过紧张,向渊直到天启明后才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而当他苏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站在木屋的破门前,凝望着外面,向渊心中逃跑的冲动也愈发强烈!

    几次抬脚,又缓缓放下。

    他的外表虽然是一个六岁的小孩,但实际上,加上上辈子的二十多年,他已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成年人了

    所以他心里清楚,自己一旦逃跑,跑不跑的掉另说。

    向家势必会受到牵连。他虽然是穿越而来,但是六年的朝夕相处,怎么着也有一些情感。

    把住门框,六岁稚童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转身回去靠坐在地上,保存体力应对晚上的突发情况……

    夕阳西落,红霞满天

    阴月高挂枝头,夜幕悄然降临

    白天的温暖随着太阳的消失,而变得冷寂孤寒起来,

    蜷缩在木屋里,向渊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门口,手里紧握着那枚匕首似的狼牙,

    紧张的等待着裴氏兄弟口中的那个“人”。

    ……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