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格神装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3章:诱饵!

    清晨,小别院

    “王叔,你认真的?”挑眉看着王冲,向渊的眼神、表情、神色都充满了怀疑。

    “嗯,去吧。”满脸认真笃定的神色,王冲的重重地点了点头!

    “嗯……”沉吟了半天,向渊恍然大悟,两手一抱拳:“哎呀呀,昨天先生给我留的字帖我还没写,父亲知道非得揍我。

    王叔,我先走一步!

    咱们有缘再见!”

    “你往哪跑!”一只手就把准备逃跑的向渊给滴溜了回来,王冲细声劝说道:“你放心,我练功的时候也经历过这个,忍一忍就过去了!”

    “大哥,这可是滚开的水啊,你确定你不是想拿我烫火锅?”吞咽着口水,向渊望着眼前一个比他还高的大铁桶里沸腾煮开的漂浮着各种药材的液体,眼神中充满了抗拒。

    “这药汁是我的独门配方,看似是滚开沸腾,其实并不烫人。

    放心,王叔不会害你的。你准备一下,我数到三就把你扔进去,免得你再跑。”抓住向渊把他举到铁桶旁,王冲道。

    “王叔,你等等……”

    “三!”

    双手一松,伴随着一声惨叫,向渊噗通一声便砸进了铁桶里。

    刹那间,水花四溅!

    一掉进铁桶,向渊本能的就要挣扎往外爬,但只比温水稍热一些的温度,让他很快又安静了下来。

    “不烫吧。”笑着出现在桶边,王冲道:“好好泡着,这桶药汁可是花了你王叔不少积蓄,你可不能给我浪费了。”

    感受着散发着浓浓药草味的药汁,向渊确实没有感觉到烫,只有有一种辛辣刺鼻的气味不断往他鼻子里窜。

    见向渊老老实实的缩在了药汁里,王冲满意的点了点头。

    ……

    广陵县令衙门

    被广陵县令一早就请到衙门的向慕南歇坐在衙门后堂,心中暗自揣测。

    不知今天县令究竟有什么要事……

    在后堂等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广陵县令孟宏骏领着两名青年来到了后堂。

    见孟宏骏来,向慕南连忙起身。

    “向老爷,本府给你介绍一些,这两位是朝廷特别委派来助我们缉拿那凶手的。

    裴青、裴勇两位公子,这位是我们广陵向家的向老爷子,向家在我们广陵是首屈一指的富户。

    你们要求的事,在我们广陵或许只有向老爷子可以办到。”孟宏骏介绍道。

    “向老爷子,我兄弟二人此次奉朝廷之命,前来广陵除祸,希望老爷子能够配合我兄弟二人,早日还广陵一片清净。”

    裴青和裴勇长相颇为相似,只是身为兄长的裴勇气质更加沉稳老练,说话也带着几分客气。

    而其弟裴青就看着有些轻浮,尤其是一双锐利高傲的眼神,总是充斥着一幅漠视的感觉,让向慕南隐隐感到几分不喜。

    “哪里哪里,能够为我广陵百姓做点事,老朽求之不得。

    二位需要什么可以尽管提,老朽一定尽力满足。”虽然心中有些暗疑,但向慕南的面子话还是说的滴水不漏。

    但接下来,裴勇的一句话裴勇的一句话,不仅让向慕南的脸色一下变了,就连一旁的孟宏骏的表情都一僵。

    “是这样的,我希望向老爷能够为我兄弟二人提供一万两白银。”

    在广陵,一个正常的家庭,每月的用度大概在三钱银子左右,也就是三百文,整个广陵一年的税收不过三千多两。

    现在裴勇张口就要一万两银子,着实让向慕南和孟宏骏感到有些骇然。

    “怎么,有问题?”看到向慕南和孟宏骏的表情,裴勇蹙眉道。

    “这位小哥,老朽能问一下你要这么多银子要干嘛?”连孟宏骏都要以礼相待的人,向慕南也不敢轻易得罪,只得好声问道。

    “跟你说,你能懂吗?”裴勇还没回答,一直目光充斥着不耐烦的裴青抢先一步说道。

    被裴青毫不客气的话一堵,向慕南顿时面露尴尬,一旁的孟宏骏连忙圆场道:“二位,你们是从大地方来的,我们广陵是个小城,一万两银子确实不是一家两家能够轻易拿出来的。”

    “二位放心,这一万两银子我兄弟二人只是用来对付那凶手,不做私用。

    擒住凶手后,一万两银子原数奉还。”挥手止住了又要开口的裴青,裴勇笑着解释。

    “若是如此的话……这样吧,二位先回驿馆休息。本府这就召集广陵富户商议,为二位凑出这一万两银子。”稍稍犹豫,孟宏骏随之道。

    相互对视一眼,裴氏兄弟点了点头,随即迈步离去。

    裴勇两兄弟走后,孟宏骏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转身坐到了堂上。

    “大人,这两人到底是什么人?”

    沉默了片刻,向慕南沉声问道。

    “我也不知,但是他们手里确实有朝廷的文书。”

    摩挲着椅把,孟宏骏道:“不管怎么说,他们有朝廷的文书,提出的要求,我们就要极力满足。这一万两银子……老爷子,您能拿多少。”

    想了想,向慕南道:“三千吧,我向家虽然生意做的不小,但也不可能存积这么多的现银,钱基本都压在货上了。。”

    “三千就三千吧,剩下的我会找大小富户一起拼凑的。”叹了一口气,孟宏骏怅然起身:“只希望那兄弟二人真的有本事能够擒住那犯案凶人,还我广陵一片青天白日。”

    看着孟宏骏满脸的愁色,向慕南心里也清楚,广陵地界上,接二连三的恐怖血案发生对他这个县令有多大的压力。

    “大人不要太过担心,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嘴上安慰着孟宏骏,但向慕南的心里对于那两个年轻兄弟俩能否摆平这一次的事件,揣着几分怀疑。

    在此之后,孟宏骏召集广陵大大小小十数家富户,甚至调动了广陵的银库才堪堪凑齐了裴勇兄弟要求的一万两银子。

    一万两雪花白银整整齐齐的摆放在衙门后堂的时候,折射出来的光彩让站在一旁的人都只能眯起双眼。

    满脸笑容的引着裴勇兄弟来到后堂,孟宏骏指着对方称一座小山般的雪花白银:“二位,一万两银子如数凑齐。”

    见孟宏骏真的在很短的时间里凑齐了一万两白银,裴勇兄弟俩满意的点了点头。

    “真是劳烦孟县令了。”拱手向孟宏骏谢了谢,裴勇围绕着那座银山转了转:“有此银山,捉拿那凶人便有了七成把握。

    孟县令,现在劳烦你召集广陵十二岁以下,五岁以上的孩童在荣阳门外的广台集合。”

    听到裴勇突然要召集五到十二岁的幼童,孟宏骏不禁惑然:“这是……”

    “那凶人喜食人之心肝,而五到十二岁的孩童心肝最是美味。

    所以我们要从广陵的孩童里挑出一位,做诱饵,引出那恶人。”

    听完裴勇的解释,孟宏骏目光陡然一缩:“拿孩子做诱饵,这……这……”

    清楚看见孟宏骏眼中逐渐浓郁的抗拒,裴勇上前一步凑到了孟宏骏身旁低声道:“孟大人,我兄弟二人这次可是奉朝廷之命,前来缉拿凶人,若是因为你的不配合,导致任务失败,你说这责任应该谁付?

    况且,牺牲一人,换取整个广陵的安全。不值吗?”

    “可是……”心中的底线被触碰,孟宏骏脸上的挣扎之色愈发浓郁。

    “没有可是,凶人一日不除,血案就会继续发生。

    身为一方县令,不为一地百姓着想,犹犹豫豫,你当真不怕朝廷降罪吗!”裴勇的一声乍喝,吓得孟宏骏猛地一个激灵。

    抬起袖子抹了抹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孟宏骏咬了咬牙:“好……好吧……”

    ……

    竖日

    广陵荣阳门外的广台上,上百个五到十二岁的幼童在各自父母的带领下来到了这里,议论声、交谈声让整个广台都陷入了一片嘈杂之中。

    站在一侧的酒楼二层,裴勇裴青兄弟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广台上的幼童。

    “哥,一个会不会太少。多找几个绑一块,那家伙一定忍不住。”望着那些懵懂茫然的父母和小孩,裴青面容冷漠的说道。

    “不可,之前在宓阳我们波及到的平民太多,族里已经给我送来传书,让我们最近都收敛手脚,做事不可再波及平民。

    而且那个姓孟的县令虽然胆小,但未必怕事。

    一旦他将此事上报,就很难善了了。”目光扫动了两圈,裴勇转身坐到一旁的茶桌边:“尽快找一个味道足的,此事结束,我们还要尽快赶去辽河援助六哥他们。”

    “嗯。”点了点头,裴青抬手遮住自己的口鼻,眼中浑浊的光芒一闪,脸颊两边突然长出了两排细长的胡须,就像是猫狗一样。

    长出胡须后,裴青快速的抽动着鼻子,在这些孩童中寻找体格最为强壮,气血丰盈的。

    “咦?这……”忽然发出了一声轻咦,裴青急速抽动了两下鼻子,然后目光一凌。

    “怎么了?”侧目看着面露异色的裴青,裴勇问道。

    “我嗅到了一个味道非常浓郁的小家伙,但是……他不在这群孩子里。”脸上的胡须消失,裴青转头对着裴勇道。

    “不在这?这么说……应该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孩子喽。”轻笑两声,裴勇站起身来,向着楼下走去:“走,去看看。”

    ……

    与此同时,正在家中院子里锤炼身体的向渊,神情愉悦,在泡过王冲给他配制的药汁后,他的劲力肌肉增长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让他很是开心。

    “诶,诶!你们不能乱闯,来人啊,来人啊!”耳边突然传来的家丁惊呼声,让向渊疑惑的放下手里的石锁,探头疑惑,出什么事了。

    ……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