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三十四章 我是飞蛇零幺二

作者:岳不勤 最后更新:2021-07-19 10:16
    “那个,----你要真借不到钱的话,我倒是认得几个跑贷款的。只要一张身份证,和几张照片就行,…”



    “好!他们在哪?你能不能带我过去?”



    光头男的话还没有说完,张玲玲便毅然决然的答应下来。她骨子里是那种不服输,不愿欠别人恩情的人。



    自己能够扛下来固然最好,也省得看别人的脸色,受生活的窝囊气。



    “你等下,我让他们发个位置,然后咱们就打车过去。”光头男说着,掏出手机就翻看起了通讯录。



    他找了好一会儿,才在数百个通讯名单里找到那个备注‘无抵押贷款’的“明哥”号码。



    “喂?明哥吗?我有个朋友急用钱,想找你帮帮忙,请问你有没有时间?”



    光头男拨打这个号码的时候手都有些抖,他自问也不缺这三万三的维修费。但无缘无故就被这小姑娘骑车给撞了,总不能自己掏腰包修吧?



    本着“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的真理,他这么做虽然有些不地道,但也算是合乎情理吧?



    “有呀,当然有时间啦!哥们吃的就是这碗饭,怎么可能没有时间呢?----说说吧?你那位朋友是男,还是女?具体想借多少?”



    电话那头的明哥似乎很通情达理,言语之间也处处透露着为“客户”所着想的态度,听得光头男不禁有些意动。



    “呃,她是一位大学生,蛮漂亮的一个小女孩儿。因为不小心把人家的车子给刮花了,所以就摊上点儿事儿。你看,能不能借给她三万?”



    光头男此时的心情很复杂,他既怕这位明哥说“借不了”,又怕这位明哥说“能借,但只能借一万,或者是两万”。



    “能啊,必须能!不过,你们总得来一趟吧?我这见不着人,也没办法给你们办手续不是?”



    听到明哥那边没有什么问题,光头男的心里是既兴奋又紧张。他也是第一次这么做,总觉得有些对不起眼前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



    “行,那你发个位置,我和她马上就过去。”



    光头男说着还忍不住看了身边的张玲玲一眼,害怕她出尔反尔,又怕她会一时想不开做出些什么傻事来。



    见到张玲玲的表情很镇定,人也没有什么反常行为,光头男才放下了心,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这才略显愧疚的对张玲玲说道:“----你,想好了没有?要不?再找朋友试试看?”



    “不用了,我们走吧。”张玲玲面无表情的丢下这句话,然后率先坐进了出租车的后排座位。



    叶风这几天很忙,刚从惜霞山回来,便被直接带到了的秘密基地里。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规矩会如此严苛,饭都没有来得及吃上一口,洗个澡刚换上干净的衣服,便被带到了基地的医疗点给来了个全身大检查。



    好不容易挨到了吃饭时间,上面居然又派了位专员过来,说是要了解了解情况。



    ----了解什么情况?自然是的具体情况呗。



    可是,的队员们一无所知,即便是队长苏星辰和副队汪保国也都是两眼一抹黑。



    ----这,能说正常吗?



    “我们大家都晕倒了,醒来的时候倒是看见了几个大蛇的脑袋,也仔仔细细的搜过了,并没见什么蛟珠呀!”



    老k皱着眉头努力的回想着晕倒前的情景,可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可能。



    叶风他是人,又不是什么妖怪,怎么能够头顶开花,脚下生根,肋下伸出来又粗又长的藤条呢?



    他没敢把这话说出来,只怕是说了,这眼前的专员同志也不会相信的。



    “我倒是有些线索。”叶风说着,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你,就是叶风吧?我听说过你。”那位专员同志眼含深意的盯着叶风递过来的手机。



    好几秒钟之后才继续说道:“身为一名特战队员,你应该服从组织的纪律。这种从市面上买过来的手机我们是不允许使用的,请你以后注意些。”



    “是,长官!我知道错了。”叶风的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不以为然。



    奶奶的,你们啥时候给我发装备了?除了两个小本本和这身上刚领的军装,我特么还有其他的装备吗?



    “----报告首长。”



    苏星辰“呼啦”一下子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对着那位专员行了个军礼。



    解释道:“叶风同志是我们的预备队员,执行这次任务也是被临时点的名,所以他的专属装备还没有到位。”



    “哦,这样呀。”



    听到苏星辰的话,那位专员的脸色才好看了



    些。他伸手接过叶风的手机,仔细的观看着里面的视频,脸色是越来越黑,眉头也紧紧地拧在了一起。



    ----岳忠庭?他怎么会在现场?



    视频里,岳忠庭正伸长了脖子在那里观看一颗发着七彩光华的珠子,那捧着珠子的人不正是岳忠庭的管家瘦子吗?



    “----蛟珠怎么会在岳忠庭的手里?”



    专员同志一遍又一遍的翻看着那段视频,很可惜,内容只有这么点儿。接下来应该是手机掉在了地上,因为画面直接变成了一片漆黑。



    “你这视频怎么没有声音呢?”专员同志疑惑的问到。



    “当时正在下雨,可能是手机进了水,话筒坏了吧。”



    叶风随便找了个借口,但忽然想起自己的手机是防水的,于是赶紧补充道:“也有可能是因为那里的环境所致。”



    “哦?是什么环境?…竟然能让视频没有声音?”果然,那位专员并不相信叶风的话。



    “那里的磁场很奇怪,我们的指南针以及通讯设备到了那里都无法正常使用。即便是看着太阳或星星走,方向也有很大的误差。”



    叶风并没有说谎,这一点儿,所有的成员都亲自体验过了,也不怕这位专员首长做深入的调查。



    “嗯,你的手机需要暂时放在我这里。你知道的,这个视频属于绝对的机密。至于手机里的资料,我筛查过后会复制一份给你。”



    这位年过半百的专员说着,直接按下了关机键,然后把电话卡抠出来还给了叶风,这才满脸凝重的走出了会议室。



    这基地里安装的有特殊的信号屏蔽器,即便是叶风从装备部领到了自己的专属手机,安上卡,也只能连接上基地的内部网络。



    别说和陈飞他们发视频聊天了,就算是电话也拨打不出去。可把叶风急得像丢了魂的苍蝇般,东瞅瞅来,西看看。



    “----那个,我一项懒散惯了。要不,这的‘预备队员’我就不当了吧?”



    叶风坐在基地休闲区的沙发上,刚想跟身边的老k抱怨两句,便看到苏星辰从她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一个非常精致的小盒子。



    “这表不仅有多种功能,还是我们的紧急联络设备,如非必要,你最好不要把它取下来。因为那样的话,总部的系统可能会认定为,----你已牺牲!”



    “哦。”叶风点了点头,把手腕上梦瑶送给他的那块儿价值不菲的名表取下来,装进了口袋里。



    然后,才接过苏星辰递来那块儿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手表,戴在了手腕上。



    “----请注意,程序已激活!欢迎叶风同志加入特战队,您的作战代号是“飞蛇”,队员编号为零幺二。”



    “----飞蛇?”



    叶风微微一愣,心说他们不是都叫自己“皮带”吗?怎么就成了“飞蛇”啦?难不成自己的表现有问题,这其中出了什么岔子?



    “----有人,推荐你进入更加绝密的部队,所以,这代号也是他们命名的。以后,你很有可能会被召去他们的基地里参加集训。”



    苏星辰的话有些遮遮掩掩,听得叶风有些云里雾里。他知道部队里的规矩,不该问的,就算你问了,也不一定会有答案。



    “你别多想了,一个代号而已。至少,你现在还是我们的成员,不是吗?



    我已经将你那部旧手机上的资料发到了你的新手机上了,这是我的车钥匙,你先开着。



    没有什么事儿的话,就可以回学校去了。听说你明天就要开课了,今天晚上不会想留在这里过夜吧?”



    “呃…,我还是回去吧。”



    叶风说:“公司那边还有些事儿,仙霞山的旅游项目我也要找唐毅公子再谈谈。”



    “嗯,有事儿我打你电话。”苏星辰说着,和老k一起目送叶风走进了基地的钛合金电梯。



    不得不说,如果没有车载导航的话,叶风想要走出基地上面的树林,估计还真要耗上小半天的时间。



    刚把车子开出那个挂着“南都植物研究所”牌子的大门,口袋里的手机便叮咚作响。



    叶风把车子靠边,按下了应急灯,这才掏出手机查看起来。屏幕上跳跃着一个未接电话,名字是张玲玲。



    ----玲玲?她不是回老家去了吗?



    叶风忽然想起苏星辰刚才对他说的话,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现在已经是五天假期的最后一天了。



    他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正好是下午两点半。玲玲的电话是半个小时前打过来的,叶风的脸上就露出了些许焦急。



    这丫头应该是想让



    自己到火车站去接她吧?希望她乘坐的列车能够晚点儿到。叶风这么想着,就坎坷不安的拨了过去。



    “嘟…嘟…!!!”



    电话突然被人掐断,叶风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丫头一定是生自己的气了。



    再拨,那端又是响了两声就被人无情的挂断。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叶风的心里莫名的慌张起来。



    他再一次按下了通话键,然后满脸凝重的把手机放在了耳朵边。



    “嘟…嘟…嘟…,----你特么谁呀?还有完没完啦?我警告你,再敢打过来,我…”



    电话那端响起了一个陌生的男音,叶风不用猜也知道,张玲玲肯定是出事儿了。



    “----你特么问我是谁?我就是刚才那个卖保险的。”



    叶风忽然就提高了嗓门大骂起来:“你特么有病呀?你闺女肝癌晚期还来找我买保险?



    这不是坑人是什么?我告诉你,我已经报警了,现在警察就在去你家的路上,你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叶风说完并没有掐断通话,却是竖起耳朵来仔细的聆听着话筒那边的动静。



    “卧槽!----明哥,这丫头肝癌晚期,…还有,警察马上就来了,咱们赶紧跑吧?”



    “----什么肝癌晚期?…警察?警察怎么知道我们在银辉大酒店?秃子,你特么再敢给我瞎叫唤,小心老子割了你的舌头。”



    明哥擦拭着心爱的单反相机,烦躁的瞥了眼大床边坐着的张玲玲,心想:这丫头看起来确实有点儿面黄肌瘦,不会是真的有病吧?



    “是…,是那丫头电话里一个卖保险的说,…她肝癌晚期还买什么保险,不是坑人嘛!他还说他已经报警了,那些警察们正朝这边赶呢!”



    秃子已经吓得满头大汗,他不停的朝门口看,心里默默算计着:做成一单他才分两百块,万一被警察抓到的话,就不知道要进小黑屋里蹲多久。



    “明哥,----对不起啦,您这钱,我不挣了行不行?”



    秃子见明哥不说话,拉开房门就跑了出去。那股子慌张劲儿,连香烟落在了桌子上都忘了拿!



    ----我靠!这秃子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秃子一跑不打紧,这明哥顿时就慌了神。



    他看了看大床上迟迟不肯脱去衣服的张玲玲,皱了皱眉,说:“算了,既然你还没有准备好,那咱们改天再谈。我还有别的事情,就先告辞了。”



    见到明哥要走,张玲玲的泪水就忍不住流了出来。她,----是还没有准备好用那样见不得人的照片做抵押,办贷款。



    她连男朋友都没谈过,你让她哪里有勇气把自己的身体展示给一个陌生的男人拍照片?这不是想要她张玲玲的命嘛!



    光头男提着从酒店的餐厅里买来的饭菜上了楼,刚刚走出电梯,便看见明哥拎着他那款价值不菲的包包走了过来。



    他连忙凑了上去,笑呵呵的问道:“明哥,那手续办好了吗?”



    “呃…”明哥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慌忙钻进了电梯里。



    “搞什么东东?不是说好要等我回来吗?”光头男看着明哥的背影,忍不住嘟哝了一句,然后脚下的步子就快了起来。



    他推开房门,见到张玲玲还坐在卧室的大床上,这才长长的吐了口气,把心放进了肚子里。



    说道:“从中午一直折腾到了现在,我已经饿得不行了。你饿不饿?要不要吃些东西?我买了好几份呢!”



    张玲玲不说话,却是走到客厅的茶几边,拿起上面的身份证,无声的抽泣起来。



    如果,老妈知道自己想用裸照作抵押办贷款的话,会是个什么反应?----她一定会伤心欲绝吧?



    光头男刚刚扒了两口饭,见到泣不成声的张玲玲,心里就顿时泛起了一股子负罪感。



    “哎!早知道我就报保险算了,也不至于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他想出声安慰张玲玲几句,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算了!”



    光头男干脆把筷子往茶几上一扔,说道:“这钱我也不要了。是我心存不良在先,不该鬼迷心窍,让你用这样的方式借钱。----对不起!”



    他说完便站了起来,刚刚走到门边,就看到一位穿着军装的年轻小伙子推开了房间门,他身后似乎还站着两位身穿制服的老警察。



    “我……”



    光头男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砰”的一声响,便捂着胯部瘫倒在了地板上。



    ----妈了个逼的,这王八蛋是谁?出手可真狠呐!

1
(←快捷键) <<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已到尾章 (快捷键→)

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