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薄少撒个娇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226 大佬哪需要创业?(1更)

    对方可是薄靳南啊。

    给洛欢几个胆子,洛欢也不敢嫌弃他啊。

    看着糖糖真切的眸子,洛欢只能忍着笑:“怎么会呢?”

    论扮猪吃老虎。

    薄靳南如果算第二的话,那么真的没有人敢称之为第一了。

    大佬哪儿需要创业啊。

    大佬现在分明就是事业蓝图开展到世界各地,已经没有更好的方向了!

    糖糖听到洛欢的回答后神色欣喜极了:“妈咪,我就知道你不会嫌弃蜀黍的。”

    “嗯?”

    糖糖怎么把薄靳南的姿态放得这么低?

    糖糖是不是对薄靳南有什么误解?

    ……

    薄靳南将洛欢和糖糖的互动尽收眼底,薄唇勾了勾,踱步上前,直接低声道:“在聊什么?”

    “妈咪说会支持你创业,一点儿都不会嫌弃你的。”

    薄靳南眸光幽深极了。

    如果不是糖糖开口这么一说,薄靳南都差一点忘了,自己还在“待业”阶段。

    薄靳南缓缓地勾起唇角,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目光却一直落在洛欢的身上,意味深长,盯得洛欢头皮发麻。

    洛欢:“……”

    糖糖和薄靳南这么一唱一和的,洛欢觉得自己是多余的。

    很多余!

    洛欢小脸不自觉的羞红了几分。

    薄靳南的眸光依旧幽深,糖糖则是凑近洛欢的耳边小声的开口道:“妈咪,我就当你答应我了,等我手术成功后,就接受蜀黍的追求。”

    洛欢:“……”

    这事儿被糖糖这么一说,就像是板上钉钉了一样。

    洛欢哑然失笑,面对小妮子赤诚的眸子,心底微动。

    她这是在手术前把自己安排的明明白白啊。

    终究还是没抵挡得住糖糖的热情,洛欢勾唇,轻声道:“好。”

    闻言,糖糖巴掌大的小脸立刻笑靥如花,尽是满足。

    ……

    明明只是母女俩之间的悄悄话,洛欢却可以感受到薄靳南深沉的墨眸一直紧锁住自己,让自己无处遁形。

    倾吐胸前的浊气,洛欢才觉得好了那么一些。

    可是耳根却一直粉粉的,看着红粉极了。

    ……

    第二天早上8点。

    糖糖准时换上了无菌服,准备推到手术室接受麻醉,手术会从9点正式进行。

    虽然在这儿之前已经做了很多次心理建设,可是洛欢如今还是心悬到了嗓子眼里。

    攥紧小手,洛欢平复着自己心头的紧张,现在这个时候,自己不能慌。

    陆琰还得上幼儿园,所以一大早,陆绍年只身赶了过来。

    尤其是知道了糖糖的病情之后,陆绍年对洛欢钦佩之余更是多了不少喜欢。

    这一早,并没有大献殷勤,而是陪在左右,低调的付出。

    陆绍年对于自己能有这种表现也相当诧异,要知道平日里自己除了高调就是高调。

    果然是遇见了对的人了。

    ……

    洛伟成得知手术也一大早上赶了过来,紧跟着的还有李慧和洛安暖。

    对于李慧和洛安暖,洛欢倒是觉得怎么看怎么不待见。

    有些人明明不是真心诚意来的,却还要在这个时候狠狠地踩上你一脚,恶心你,这不是贱的问题,而是坏到极致了。

    ……

    洛伟成一到病房见薄靳南和陆绍年都在,微许松了口气,连忙询问道:“欢欢,手术准备得怎么样了?”

    “应该没问题,待会儿能开始,糖糖要去手术室进行术前麻醉了。”

    听着洛欢平静的开口,一旁的李慧和洛安暖则是交换了下眼神,这郭龙怎么还没出事呢。

    洛伟成点了点头,走到糖糖身侧,抬手拍了拍小妮子的手背。

    “糖糖,外公等你……”

    “嗯嗯。”

    糖糖奶声奶气的应了声,表现出无所畏惧的模样,让洛伟成颇有几分感慨。

    这孩子的倔强模样,像极了洛欢啊。

    ……

    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洛欢亲自推着糖糖向着手术室方向走去,眼眶里一直噙着热泪。

    薄靳南陪在身旁,见洛欢瘦弱的肩膀还在坚持着推行手术床,直接道:“我来吧。”

    话音落下,薄靳南大手用力的握住把手,将病床向着手术室方向走去。

    洛欢抿唇,倒也没有上前阻止。

    一旁的陆绍年见状想插手,也觉得自己略显多余。

    平日里没有见薄靳南这般贴心,最近真是一股脑儿都用在洛欢身上了。

    糖糖则是躺在病床上,水汪汪的大眼睛抬眸看向薄靳南。

    薄靳南眸光一顿。

    这是一双清澈的眸子,很漂亮,跟水晶石一般。

    看着薄靳南有些失神……

    薄靳南唇角缓缓地扬起一抹浅淡的弧度,眸光深邃。

    “蜀黍一定会帮我照顾妈咪的吧?”

    薄靳南:“……”

    糖糖的声音很低,只有薄靳南和她两个人可以听得到。

    薄靳南眸光复杂,心底涌现出错杂的情绪,交织着。

    这个孩子,很懂事……

    明明都已经生死关头,可是却最为挂念的人是洛欢。

    薄靳南嘴角抿起,良久之后认真的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的回答了糖糖的问题:“当然。”

    这一刻,糖糖小脸上流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神色,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蜀黍,谢谢你。”

    “不必。”

    薄靳南眸光深沉,心被一直揪着,疼。

    这滋味,很难受。

    像是骨肉相连的牵扯感……

    割舍不断。

    两个人目光交汇,一个深沉,一个清澈,尽在不言之中。

    ……

    “等一下。”

    正当薄靳南准备推着糖糖进手术室的时候,宋丞快步走来,面色深沉。

    “靳南,洛欢,郭龙的问题出现问题了。”

    薄靳南脚步一滞,洛欢也跟着白了脸色。

    “宋医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早上准备抽郭龙骨髓的时候,发现他突然恶心想吐,而且伴随着腹泻……”

    洛欢:“……”

    腹泻?

    洛欢仔细想了想,两天前自己见郭龙的时候,他也是这个症状。

    洛欢张了张嘴,试探性开口道:“那……那是不是得等他情况好一些再做配型?”

    按理来说,普通腹泻,恶心想吐不影响做骨髓移植。

    宋丞浅眯眸子,落在洛欢苍白的小脸上,神色严肃。

    薄靳南见状很快意识到不对劲,直接上前拍了拍洛欢的肩膀,出声道:“你去陪一下糖糖,我和宋丞交流一下。”

    洛欢知道薄靳南这是在支开自己。

    洛欢咬唇,倔强的没有迈开脚步,却在薄靳南深沉的眸子注视下,只能点了点头,退到了糖糖的身旁。

    糖糖水汪汪的眸子环顾四周,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神色呆萌,不明所以。

    宋丞抿唇,等到洛欢走远后,缓缓地开口道:“靳南,郭龙之前的身体指标都不错,现在突然腹泻,恶心呕吐,我怀疑可能是艾滋病的急性期,而不是寻常的受凉引起的。”

    薄靳南:“……”

    什么?

    艾滋病?

    薄靳南俊脸迅速的沉了下来,情绪也变得激动起来,碍于众人都在,只能压低声音开口:“你确定?”

    “虽然我还不确诊,但是我建议立刻停止手术,做详细的检查,否则……如果郭龙真的感染了艾滋病,那么提供配型给糖糖不是救人,而是在害人。”

    “如果是寻常医生可能看不出,以为只是感冒受凉,但是我的临床经验很丰富,所以,靳南,相信我的判断。”

    薄靳南:“……”

    宋丞的话,薄靳南从来就没有质疑过。

    薄靳南听着宋丞真切的话,抿唇,良久之后缓缓地出声道:“好,我听你的,立刻终止手术,替郭龙做详细的检查。”

    “嗯。”

    宋丞大阔步的进了手术室,脸色难看。

    一旁的李慧和洛安暖则是神色得意不已。

    看样子这是出事了啊。

    这手术不了了之了啊。

    李慧和洛安暖心里一阵痛快,却尽量不表现在脸上。

    生怕被人发现了端倪。

    ……

    纵使糖糖就在身旁,洛欢的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砸落了下来。

    见宋丞慌乱的进了手术室,洛欢快步向着薄靳南所在的方向走去,四目相对。

    男人的墨眸深沉钝痛。

    这一刻,洛欢明白出现了变数。

    洛欢唇角挤出一丝笑意,直接道:“还……还……还有机会嘛?”

    这不是自己的机会。

    这是糖糖的机会啊。

    她的生命那么的宝贵……

    “宋丞重新检查郭龙的身体。”

    “不是检查过了嘛?”

    “宋丞初步怀疑,郭龙不是普通的受凉,而是是艾滋病的急性期……也就是刚刚感染艾滋病的反应征兆。”

    这一刻,洛欢觉得真的是天都要塌下来了。

    郭龙那么健康的一个人,怎么会好端端的是艾滋病的急性期,到底有没有搞错?

    洛欢心底是太多的困惑要问,可是话到了唇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有……有几成把握?”

    “宋丞的临床经验很丰富,他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儿。”

    洛欢只觉得眼前一黑,什么话都说不出口,整个人如飘零的落叶向着地面倾倒,还没倒地被薄靳南直接一把抱在了怀里。

    “洛欢?”

    薄靳南神色一紧,急切的出声呼唤了洛欢好几声,都没有得到洛欢的反应,转而将洛欢抱在怀里,快步唤来值班护士将洛欢送到了病房。

    薄靳南知道,洛欢是气急攻心,一时之间无法忍受这个噩耗。

    ……

    将洛欢交给医护人员照顾后,薄靳南快步赶到糖糖的面前,看着小妮子坐在病床上玩着积木,依旧是神色清澈的看着自己,耸了耸肩。

    “蜀黍,你看,妈咪真的很需要人照顾……”

    薄靳南被糖糖的话逗乐,薄唇溢出浅淡的弧度,缓缓地弯下身子。

    明明就是个小萝卜头,也不大,怎么就那么可爱又懂事呢。

    做不了手术,她没有半点哭泣。

    而是担心洛欢……

    “蜀黍,其实妈咪这几年经常一个人偷偷地哭鼻子的。”

    “嗯,我猜得到。”

    “蜀黍,妈咪其实很脆弱的。”

    “嗯,我看得出。”

    薄靳南缓缓地应了声,抱紧糖糖,一字一句,认真道:“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叔叔一定会确保你平安无事。”

    薄靳南的嗓音恳切,一字一句皆是从肺腑说出来的。

    糖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小手却抓紧了薄靳南的衣角。

    ……

    洛欢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发生了许多过往……

    那一夜的纠缠。

    婚礼上顾慕安的冷脸。

    婚后的如履薄冰,以及发现怀孕的欣喜若狂。

    难产,大出血……再到糖糖的病情如同炸弹一般爆发。

    洛欢猛地从睡梦之中惊醒,眼角还挂着未干的热泪,身子剧烈的颤抖着。

    “洛欢。”

    “妈咪。”

    洛欢一怔之际,就看到薄靳南和糖糖都陪在自己的面前。

    洛伟成见自己醒了也快步上前。

    “欢欢,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洛伟成这么真切的呼唤,让洛欢略微回神了些。

    “爸……”

    李慧和洛安暖见洛欢醒了,对视一眼,也心不甘情不愿的上前,打量着洛欢的神色,迫不及待的希望看到洛欢被重创后一蹶不振。

    “你没事儿就好,你知不知道你刚刚晕倒了真的把爸爸给吓坏了。”

    这也是这么些年来,洛伟成第一次看到洛欢经受不住打击晕倒的模样。

    洛欢抿唇,眼眶还是湿的,勾唇缓缓地出声道:“爸……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洛欢越是这儿说,洛伟成的心里越不是个滋味。

    糖糖则是直接爬上床,扑进洛欢的怀抱里。

    “妈咪……以后不许不乖不许不听话了。”

    “好。”

    洛欢重重的点了点头,将眼眶里的热泪全数掩下。

    薄靳南则是墨眸变深,见洛欢除了脸色苍白之外,情况还好,微许松了口气。

    ……

    一旁的李慧则是阴阳怪气的故作关切道:“欢欢,你可是家里的顶梁柱啊,你可千万不能出现什么问题……否则这个家可怎么办啊。”

    “至于配型,配型没有了还可以再找啊,你的身体很重要……”

    “你为糖糖做了这么多,其实也尽力了。”

    李慧的话,看似关切,实际上每一句话都是扎在洛欢的心尖上。

    洛欢的脸色再度惨白了几分。

    “有些事儿,没办法,人尽力了就好了。”

    洛伟成就是不乐意听李慧说道,见李慧这般开口,直接呵斥道:“够了,你给我少说两句吧。”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