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董卓之婿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两百章:惜在张燕,宛似晁盖

    公元194年四月中旬,沈辅抵达了金城,在李府内,貂蝉抱着李乐站在沈辅的身后,面容微微变化后,低声道:“如今外面的传言很多”

    沈辅一听,转身道:“什么传言?”

    “都是在议论你同吕布,到底谁才是天下第一”貂蝉道。

    沈辅笑了笑,“你希望谁是?”

    貂蝉听后,肯定道:“我只知道你绝不会输”

    沈辅嘴角一扬,“为夫要的不是第一,而是整个天下”

    “我明白,在你的眼中只有权力,只有沈家的霸业,至于各人的名声,从未在乎过”貂蝉有些黯然道。

    沈辅一看,没有多说什么,他明白貂蝉对未能名正言顺进入沈家,未能给李乐沈家子孙的身份,一直心有疙瘩,但可惜这个疙瘩,他解除不了。

    儿女私情永远要在大业的下面,无情吗?是很无情,但也不无情,无情是针对个人的感情,不无情乃是没有这份霸业,又何谈感情,正因为他手握大权,貂蝉和李乐才能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不受金钱权利的困扰。

    否则区区一个女子,纵然你本领再大,也有人会收拾你。

    “主公,长安传来紧急军情”这时,荀攸,阎圃,成公英匆匆而来。

    “说”沈辅听后,严肃道。

    “侵犯并州的袁绍大军,两天前已经撤退了”荀攸道。

    沈辅一愣,有些意外道:“这么快?”

    “禀主公,代县方面,张辽率领五千铁骑夜袭,颜良轻敌之下,损失惨重,随军粮草被焚烧一空,在加上袁绍为吕布的滔天武艺所慑,所以匆匆退兵了”荀攸解释道。

    沈辅一听,露出了几分赞赏之色,道:“文远果然乃大将之才,恨不能为孤所有”

    “主公,袁绍退兵,关中的局势便安稳了”荀攸笑道。

    沈辅点了点头,道:“明天启程回转长安”

    “诺”

    “主公,如今外面流言不少,很多人都在议论主公的武艺,以及同吕布到底谁才是天下第一”阎圃这时道。

    “哈哈”沈辅笑了笑,道:“孤刚才还在说这件事情,没事,让他们议论,不但不要控制,反而把风浪扩大,传令宣传处王璨,把这个消息,以最快时间传遍天下,这是吕布在为孤扬名,孤为何要拒绝啊”

    “可是臣担心,如此之下,会有很多不知所谓之辈,挑战主公”阎圃道。

    “挑战”沈辅不屑的摇头后,道:“孤不是吕布,孤拥有雄兵三十万,战将千员,挑战孤当然可以,不过要看有没有这个资格,若真能破开万难,走到孤的面前,孤期待如此之人”

    “主公,吕布此次一战立威,名声大震,未来估计会更加难以对付了”这时,成公英道。

    沈辅冷冷一笑,道:“公英,你错了,这天下没有比吕布更好对付的”

    “为何?”成公英不解道。

    “因为他崇武,并州成也吕布之武,败也吕布之武”荀攸认真道。

    “在给孤一点时间吧!”沈辅淡淡的说后,目光当中闪过了一丝寒意……

    此时,另一边,在冀州同并州交接的沽县附近,一片绵延的营寨内,帅帐当中,郭图望着面带不甘,神色阴沉的袁绍,抱拳道:“主公无须如此生气,虽然我军未能拿下并州,但也不是没有收获”

    袁绍一听,不满道:“我军还有何收获,叔恶惨死,公骥兵败”

    “主公,那张燕被吕布斩断了一臂,以成废人,他所携带的六万黑山军,只要在多加训练,便是一只战力极强的精兵,此乃上天补偿主公之损,主公何不取之,借此彻底平定黑山之祸”郭图低声道。

    “这……”袁绍微微有些意动后,道:“公则,张燕毕竟乃是某的盟友,他如今一出事,某便夺了他的兵马,这若是传出去,估计会有人说闲话”

    “主公多虑了,此事何须主公亲自出手,那黑山军名义乃各方豪杰,聚义而成,然其不过一群盗匪之众,贪婪金钱权利,以前因为张燕武艺高,威望大,众人还服他,但如今其已是废人,主公可以朝廷大将军的名义,一一封赏各级头领,黑山军经常骚扰黄河以北郡县,危害主公的根基,主公若是同意,此事图来安排,绝不会有任何怀疑”郭图自信道。

    袁绍一阵犹豫后,终于忍不住内心的贪婪,道:“好,不过要记住,一定要保密,此事你我知晓便足够了”

    “主公安心”……

    两天后,原本养伤的张燕突然病逝,死因对外,乃是伤寒感染,黑山军内众头领难过不已,袁绍对此也是悲痛万分,宣布将上奏天子,册封张燕为安国亭侯,收张燕之子张方为义子,同时任命孙轻、王当二人为荡寇,为奋武将军,统辖黑山军。

    二人领命之后,感恩袁绍的大德,愿率领黑山军投效。

    原本损失不小的袁绍,因为黑山军的加入,顿时兵力重新一震,整个人似乎重新恢复了雄风,心满意足的回转了冀州。

    然而袁绍以为瞒天过海的计谋,确被皇城司安插在冀州军中的一名小小干探给查到了。

    消息很快便被冀州卫传到了河东,又丛河东传到了长安。

    在皇城司府衙内,郭嘉看着手中的密信,冷笑道:“咱们大将军对外内心软弱,强硬不足,对内倒是又快又狠,果断有诀”

    “都知,要不要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不,自黄巾贼后,复有黑山、黄龙、白波、左校、郭大贤等底层百姓,罗市之徒,并起山谷间,不可胜数,大者二三万,小者六七千,以贼帅张燕为首,号称百万,其对任何一方势力,都是威胁,如今纵然传出去,估计收获也不大,反而会给袁绍重整黑山军的机会,你立刻传令冀州卫指挥使朱安,袁绍虽然名义上收了黑山军,但也必有人不服他,也必有智谋不凡,忠心张燕之辈,让朱安秘密联系这些人,把真相告诉他们,同时表明朝廷的态度,若愿为朝廷效力,若愿为张燕报仇,可暂时忍耐下来”郭嘉目光锋利道。

    “诺”

    “冀州同并州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如今最精彩的是徐州,那袁术是真的忍不住了,如今已经在联系徐州一些士族豪绅,想不动一兵一卒,入主徐州,传令下去,命令徐州卫指挥石义,派人把这个消息,秘密的传给徐州别驾赵昱,如今我关中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只要最多三年,待我军粮草充足后,便如秦出函古,势不可挡,所以我们皇城司的任务,就是不惜一切的代价的挑动战争,确保不会有春秋霸主的出现,阻拦主公统一大势”郭嘉道。

    “诺”

    “你去准备一份黑山众各级统领的名单给我,此事还需上奏主公”郭嘉道。

    “诺”……

    几天后,在距离长安不远的官道,沈辅看着郭嘉发来的名单,放在了旁边的桌案上,拿起朱笔,写下了“准,可自行办理”后,感叹道:“此三国水浒也,惜在张燕,宛似晁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