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二三节:静静的河(一)

作者:半步炼狱 最后更新:2021-07-17 00:20
    让达克回房间休息之后,马林和歌德说明了现在的情况,在上次的行动中梳理了一批混沌信徒,但是很显然,一次行动怎么可能处理掉所有混沌——会这么想的人,不是太过天真,就是太过愚蠢。



    正因为如此,混沌们这次的行动可以说是非常的隐秘,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一个外派组组长发现了他们的行动负责人,而且还一路追迹到了混沌们的脸上。



    泽姆这一次是咬着牙把他手里十几个外派组全压在了这里,而知道他手里缺人之后,马林还直接拉了卡特堡那边的行动组,十七个组,小两百号人一来就给了泽姆以极大地震撼——一水的雷根斯堡口音,人类,侏儒,兽人的配置,都是雷根斯堡最常见的种族,每个人都是各方面的专业人才。



    要不是马林都已经是殿下了,而且也算是根正苗红的王室成员,泽姆只怕连告密的心都有了。



    而有了这些生力军的加入,跟踪的效率有了很显著的提高,这些家伙的目标面对专业跟踪,那点反跟踪的能力只会令专业人员发笑。



    “等到今天晚上就可以行动,我决定以你的突击队为主,我的狼雨作为机动力量。”马林将他的准备告诉了歌德。



    对此,歌德点了点头:“你来主持吗,那我就放心了。”



    “不,主持人是你的妹妹林兹。”马林笑着说道。



    果然,歌德的脸上满是震惊:“她……我一直以为你不会真的原谅她。”



    “不,歌德,她对我个人的冒犯我还没有原谅,但是我认同她对于这片土地和王室的忠诚,所以,我让她进入突击队情报中心工作,也决定让她来主持工作,歌德,是这个世界需要忠诚的人,而不是我个人需要忠诚的人。”



    歌德笑了笑,有些尴尬,又有些感动:“谢谢你,马林。”



    “谢我什么。”马林说完,走到了窗边,看着西下的夕阳:“达克似乎很怕你。”



    “……王室只需要一个王太子就够了,比起布恩,达克太喜欢用他的肌肉来解决一切了,我必须要和以前的莫威士族长一样,让所有非长子们学会对他们的哥哥付出敬意。”说到这里,歌德叹了一声:“如果是以前的我,这一次一定会顺势再敲打一下达克,但是自从我看到里昂在你家的孩子们能够做到团结兄弟,我发现也许是我莫威士家的教育出了一点问题……所以,这一次我安慰了达克,因为我也想做一个好父亲,而不是一个是非不分的老混蛋。”



    他的这一番话让马林点了点头。



    同时也在感叹,也许这就是命运改变人生吧,在那个世界,那个达克也许就是因为没有马林的存在,最终在父亲的呵斥下渐渐扭曲。



    当然,这也只是猜测,但在马林看来,能够让达克这样的年轻人投身混沌,那一定是需要极大的痛苦与愤怒的。而现在的达克不一样了,这个年轻人在刚刚的时候哭得像是一个两百斤的肥崽,虽然哭着,但从他的表现来看,应该算是心结尽去了。



    “歌德,命运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这一次的行动,我不会参加,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说完,马林扭头看着歌德,发现这个老男人抿着嘴。



    “我知道,我欠你女儿的,也许永远都无法还清了。”马林想到了法耶,这个女孩在马林还小的时候,甚至还没有崭露锋芒的时候就选择了他,如果她能够想到这一天,她是不是会选择人生的另一条道路呢。



    “如果真的那么一天,我们欠你的,也永远无法还清。”歌德这么说道。



    马林对此微笑着摇了摇脑袋:“我说过,我是自愿的,这个世界不欠我什么,我的牺牲是为了让我的孩子们能够不再面对混沌。”



    “但更多的还是凡人受到你的恩惠,你的那几个孩子相比起数以亿计的无辜,从数量上来说显得太过渺小了不是吗,马林,你终究是在拯救这个世界。”歌德对此有不同的看法。



    马林叹了一声,决定不再在这一点上与歌德争论,终焉将近,马林打开了传送通道:“如果有无法对付的目标,泽姆和我的人都有办法联络我。”



    “你要去哪儿。”



    “莫斯科。”马林说完,头也不回地钻进了传送通道。



    ………………



    大毁灭之前的莫斯科是东欧最奇怪的一座城市,说他繁华,东欧地区比他繁华的城市就有很多;说他清静,那北欧地区接近北极圈的城市就要表示不服了;而说他大,那东亚地区与北美的大城市只怕都在发笑。



    但它依然是欧洲区最大的工业城市。



    马林来到这里时,已经穿上了冬装,拿着霰弹枪,脑袋上扣着有着苏联帽徽的防寒帽——对,这个世界的苏联一直活到了大毁灭之前,真的令人大感诧异对吧。



    说实话,马林之前和罗根在零元购的时候发现这东西时人都快傻了,最终也只能将这一切归咎于命运的小小差别。



    我也许拯救的并不是我所熟悉的那个时间线上的地球,但这个世界依然有老院长,也一样有素素,还有那么多为了活下来而死去的人,马林没有理由做一个懦夫。



    我之所以选择这么做,是因为我的祖国从来没有令他的人民失望过,同样的,作为他的孩子,也必定不会令母亲失望。



    之所以会来到莫斯科并站到地铁的入口,是因为马林与罗根来的时候,感应到了有电波存在。也许这里的地铁里会有和北美地区那样的幸存者据点,虽然这样的可能性很少,但万一有人活着呢。



    所以马林打开了肩膀上的灯,走下了台阶。



    地铁里一片漆黑,在光照不到的地方,活尸们拥挤着,畏惧着马林的它们努力地不发出声音,但马林还是时不时听到它们惊慌失措的尖细叫声,但是马林也不想随意杀戮它们——这些活尸知道畏惧,这证明它们不是疯活尸,瑞士山脉里那种活尸是真的疯了,因为它们面对马林还敢发动攻击。



    任何一个还能够思考的生物都不可能对马林出手。



    来到出入口的时候,大厅里的灯亮了起来,这让角落里的活尸们尖叫着逃向黑暗,马林没有开枪,只是看着这天花板上的灯光,最终马林收回了注意力,跳过栅栏,继续向着黑暗前进。



    地铁的候车大厅里满是各种残骸,朽坏的武器装备,早就失去了工作能力的机械体,只有灯光依旧。



    一些巨大的老鼠随着马林的到来而选择了逃跑,它们没有足够的脑子来理解马林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但是本能让它们选择在面对双足恐怖直立猿时退避三舍。



    马林顺着候车大厅防线的布置阵位继续前进,进入了漆黑的轨道,手电有些难以为继,马林使用了光照术式,这一次,光明再一次照亮了这一黑暗的世界,随着这满地的残骸,马林来到了铁轨的尽头,一个巨大的钢铁大门横亘在他的面前。



    马林思考了一下,先以扫描术式确认大门的厚度,然后以闪烁术式穿过大门,展现在马林面前的,依然是一个死亡的世界,也许是漫长的寂静之后来到这里的第一个人类,马林的到来引来了一片哗然——幽魂们发现了马林,它们尖啸着发动了攻击,面对扑面而来的幽魂,马林轻叹一声。



    神圣的声波横扫整个世界,幽魂们被点燃,然后在马林面前化作飞灰,它们之中,有一些幽魂留下了属于它们最后的存留——宝石。



    走在宝石们铺成的地面上,马林路过一个小小的幽魂,它没有被神圣的箴言驱散,于是马林伸出手,抚摸着它的脑袋,最终,它抬起头,生前已经接近畸变的小脸上满是囊肿。



    ·没关系了,一切都结束了,孩子。



    在马林的安抚下,这个孩子最终与它的同类们一样化为飞灰。



    抬起头,马林看向远处站着的机械体,它们一定是听到了马林的脚步声,但是它们并没有发动攻击,而是在确认了马林的外表之后立即退离开。



    这表明它们还在工作,很有意思,看起来也许这一聚居地还有处在工作状态的核心AI……马林带着这样的想法,开始继续在这个聚居地里游荡,每到一个地区,马林都驱散了这一地区的幽魂,然后检查了有可能存有数据的电脑和办公桌。



    只可惜,在这里,所有的纸制品都已经腐朽了,电脑也一样,不是无法开机,就是数据库全灭,而且这里的电脑非常老旧——比起泰南和北美的电脑,差不多就是二极管和电子板的差别吧。



    这东西甚至都没有操作面板,使用的还是DOS界面……这个莫斯科地铁不会是另一个时间线里的莫斯科地铁吧。



    马林有这样一种疑惑,因为他真的无法理解,这地铁里的科技和地面上的根本不能比。



    甚至连候车大厅那边的科技都不一样。



    但这一切只是猜想,马林继续游走,直到在一处有着金属门的大型金属管前停下,看着墙上狂乱的文字,马林不怎么懂毛子的文字,最终只能用双手撬开了这道房门。



    大门内的世界有灯光,有马林熟悉的装饰,一台还亮着屏幕的电脑,一张椅子,一张小床,床上躺着一具枯骨和一个坐在它身边的幽魂。



    ·我坐在这里这么久了,从来没有想过,第一个打开这个安全门的会是一个孩子,你是怎么过来的。



    这个幽魂还能交流,这让马林有些小开心——这一路走来碰到的不是精神病就是疯子。



    “我从西陆来,这里这是怎么了。”站在门口的马林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防空警报响了之后,我根据指示进入了地铁,这里原本有着至少十一万个个人用避难所,每天都会有流食从管道那边过来,但是有一天金属门没有电了,也没有食物,我最终饿死了。



    说到这里,这个幽魂看起来有些疑惑。



    ·我死后钻出去过,发现整个避难所都变了,我所在的这一区域应该有很多和我所在的管道一样的个人避难所,但是它们都不见了。



    好家伙,马林有些难以置信地吹了一个口哨:“听起来是时空出了一点问题,你的邻居和另一个时间线里的地铁里发生了调换,就你一个人没有,我不知道应该说你是幸运儿还是不幸者。”



    ·虽然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你的意思我有点明白,你的意思是说我的邻居们和所有的空间和另一个时间里的莫斯科地铁空间有了交换,我的避难所虽然整体结构还在,但是控制投食和房门的系统损坏了,最终我饿死在这里……该死,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



    “死亡的世界。”马林这么说道。



    这个幽魂沉默了一下,最终抱住了他的脑袋。



    “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比如地铁里是不是有可能还有别的避难所。”马林问道。



    ·这里就是莫斯科中央避难所,别的地方也应该有避难所,但我不知道具体的位置。



    这个幽魂说到这里,突然开始抖动,它开始不可遏制地畸变起来。



    看起来打开了这道门是它畸变的诱因。



    “喂,你还有什么心愿吗。”马林看着这个模样年轻的幽魂问道。



    它没能回答,只有一声嘶吼,眼眶中魂火赤红发紫的幽魂扑向马林。



    然后被马林一把扣住了它的脖颈。



    下一秒,化作飞灰的它留下的宝石落在马林手里,捏碎了宝石,将它撒在床上,马林拉开椅子,想要检查电脑的他却只能看着手里的椅背陷入沉默——在他的眼里,这个小小避难所里的一切都有腐朽,灯灭了,电脑屏幕也坏了,最终它停止了工作。



    马林最终只能退出这个小房间,然后将金属门放回原位,转过身,看着那些依旧在四处游走的机械们。



    晚安,莫斯科。



    马林感叹着。



    :

1
(←快捷键) <<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已到尾章 (快捷键→)

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