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妖血脉

把本章加入书签

大妖血脉 第59章 恶斗

    净梵似乎并没有跟过来,不过白鸣岐并不担心,她们两个的实力都在伯仲之间,这玲珑想必是动用秘法遁走了。

    “少爷,快走,我师姐过来了。”

    阿竹脸色微微一变,当即一掌劈出,一股柔和的风卷了过来,要把白鸣岐吹开。

    白鸣岐面无表情,一掐法诀,嘴里低喝一声:“符印宝诀,风,招来!”

    周身顿时青色霞光缭绕,青色的霞光在他脑后化为一团青色的光晕,甚至阿竹推出这一掌产生的风力都被青色光晕吸收。

    阿竹微微一惊的看着少年,脸色复杂无比,这是玲珑已经在阿竹身边落下来。

    “符印宝诀,火,招来!

    符印宝诀,水,招来!

    符印宝诀,雷,招来!

    符印宝诀,土,招来!”

    白鸣岐面无表情,手中法诀不停变化,身躯周身不断的亮起各色霞光,霞光升腾,在他脑后化为一重重光圈,紧紧片刻功夫,脑后的光晕已经是五色斑斓,蕴含恐怖的力量。

    “符印宝诀术!你是天师玄门的人?不对,你之前攻击我,明明是用的青城天罡三十六剑!”

    玲珑好奇的看着白鸣岐。

    以肉身驱动如此多的符印宝诀术,肉身得多强悍?寻常修士动用符印加持,也不敢一下施展如此之多,这是在玩火。

    白鸣岐的肌肤上似乎都隐约裂开,有些鲜血流出,这股力量实在太过霸道,即便是同级别的炼体修士,也无法承受如此多的符印加身。

    当然,如此多的符印宝诀加持,让他的气息一下冲到炼气九层。

    “停下来,你肉身承受不了,会死的!”

    阿竹握了握拳头,低喝道。

    玲珑诧异的扫了一眼自己的师弟,抿了抿嘴,站在一旁,没有开口说什么。

    之前在许府她就知道这小子对无极魔宗仇恨到了极点,不顾一切的要击杀自己,阿竹似乎是跟他认识的,难道是阿竹师弟杀了他家人?

    但是,阿竹师弟为什么如此关心他的模样?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的,我今天会死,而你们无极魔宗的,也会死。”

    白鸣岐仿佛是下定了某种决心,身上的气息还在不断攀升,再次施展符印宝诀术,直到周身血流如注,这才停下,满脸狰狞的看着二人。

    接着他低吼一声:“化狐!”

    妖气冲天而起,周身笼罩住赤红的狐火,而他受损的肉身也在极快的恢复,巨大的狐狸尾巴微微摇晃着。

    “哪里来的妖孽,欺我无极魔宗!”

    下方传来一声怒吼,一个身材高壮的男子冲天而起,周身魔气翻涌,一拳狠狠往白鸣岐砸过来。

    白鸣岐伸手抓住太清剑,剑芒运转,剑气暴涨数尺。

    “元师弟,快走!”

    阿竹脸色微微一变,开口提醒。

    这元师弟当初跟着李成元一起到了白府,而白府的家丁大部分都是被元师弟击杀。

    白鸣岐自然也是认出了此人,当时娘亲带他逃走时,此人就在白府之中。

    他伸手取出一枚八卦镜,法力灌注进去,八卦镜顿时喷出一股黄芒笼罩住这元师弟。

    元师弟顿时感觉周身其重无比,当即从半空之中往下坠落而去,而周身的法力也好似被禁锢住了一般。

    但他并不是主修法力,而是法力与炼体同修,当即发出一声怒吼,稳稳落在地上。

    白鸣岐咬牙道:“去死!”

    身影一晃,驱动剑遁,化为一道青色剑气,直奔元师弟而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即便是玲珑都来不及阻止。

    元师弟双手霞光闪烁,浮现出漆黑的手套,这手套之上布满了鳞片,隐约散发出淡淡魔气,他低喝一声,右手化拳,往前砸去。

    空中一声炸响,这拳头击出,带起的劲风竟然炸响虚空。

    拳头,竟然一时之间抵挡住了太清剑,剑尖轰在拳套上,拳套一点点碎裂。

    这元师弟虽然是炼气九层,但是配合他的肉身之术,即便是筑基初期的修士也不一定能够击杀他的。

    刚才他在明武县之中,就击杀了一些玄门弟子,依仗的就是自己肉身之术。

    元师弟另外一拳头直奔白鸣岐面门而来,这一拳是有手套法器加持,再加肉身之力,被打中,可想而知。

    “不要!”

    阿竹一声惊呼,他抬手扔出一张黄符,这张黄符化为一根箭矢,直奔元师弟而去。

    白鸣岐巨大的狐狸尾巴忽然挡在自己身前,挡住这一拳头。

    “天罡三十六剑!斩!”

    白鸣岐驱动剑元,在元师弟周身顿时浮现出三十六道剑光,太清剑不停震颤着,周身的剑气锐减,分出三十六道剑光,已经是到达极限。

    三十六剑齐齐轰入元师弟肉身之中,白鸣岐身躯暴退,身前的这个高大人影忽然一动不动了,周身一下碎成无数块,狐火一烧,魂魄都没有逃出,直接烧成灰烬。

    种骨箭落在尸身所在的地方,同样被狐火烧灼干净。

    周围争斗的正魔两道修士见到这一幕,倒吸一口凉气。

    白鸣岐转过身,抬头双目微微眯起看着阿竹和玲珑所在的方向,忽然一抬手,脑后光晕开始震颤起来。

    他手掐法诀,冲着阿竹和玲珑所在的方向狠狠一印,印诀牵引脑后的光晕,各色霞光融入指尖,一颗色泽斑斓的小球浮现而出。

    白鸣岐屈指一弹,这颗小球轰击而出,小球之中糅杂了数种力量,但是却没有立刻爆炸,而是携带风火雷电等力量往二人砸去。

    “轰隆!”

    一声巨响,这颗小球陡然炸开,无数霞光喷涌,火光,电弧,水刃,各种力量爆发,阿竹所在的地方都被这颗小球轰成粉末。

    玲珑周身魔气翻滚,有些惊骇的看了一眼眼前所爆炸的地方,刚才这一击,都几乎赶得上筑基中期修行者一击了,居然是从一个炼气修行者手里释放出来,而且并未借助任何的法器。

    就在此时,白鸣岐诡异的出现在玲珑和阿竹身后,手里的太清剑往前一斩,挥洒出一道丈许之巨的剑光。

    玲珑脸色微微一变,当即也不再藏私,扭身祭出一面黄铜盾牌,这盾牌原本只有巴掌大,随着法力催动,一下化为丈许之巨,黄铜盾牌之上雕刻着一尊巨大的狮头,此刻这狮子头颅仿佛活了过来。

    剑光斩在头颅之上,顿时发出一声巨响,铜光,青色剑气迸发,狮子头忽然张开大嘴咬住了这道剑光。

    这是一件防御的法器,而且还是盾牌类型的,居然挡住了太清剑光。

    “少爷,走吧,如今明武县已经被几大魔门埋伏,他们是无法走掉的。”

    阿竹说完,看了一眼旁边的玲珑。

    玲珑舔了舔嘴唇,笑嘻嘻说道:“虽然你杀了元师弟,我应该报仇,但你既然与阿竹师弟是旧相识,那我可放你离开。”

    此时,下方又传来惨叫声,忽然虚空之中出现一诡异的人影,这道人影仿佛是站在云层之中,但是周身魔气冲天,无法看清身形。

    只见这人抬手一掌往下压来,白鸣岐顿时感觉周身如遭重击,手中的剑光都无法维持,脑后的光晕几乎都要溃散。

    一只巨大的黑色手掌落下,白鸣岐脑后的各种符印飞出,轰在大手之上。

    但是大手威力只是稍微减弱几分,依然是气势汹汹,狠狠压下,一掌就把白鸣岐击飞。

    轰隆!

    地上砸出一个大坑,白鸣岐躺在坑中,嘴角溢出鲜血,身上破破烂烂,化狐状态解除,他心有不甘的看了一眼虚空的那道人影,咬牙道:

    “筑基后期强者!”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