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孤臣

把本章加入书签

明末孤臣 第79章 互相指责

    杀几个官,用这几个官的家财补上哗变士兵的军饷,布政使当然知道这种约定成熟的解决办法。丘八们毕竟没有远见,只要许给他们钱粮,让他们继续在生死线上挣扎着活下去,他们就会接受朝廷的恩赐,乖乖的被朝廷所用。

    看了一眼已经躺倒在地,真正中风了的知府,还有那个瑟瑟发抖的指挥使。推卸责任,平息士兵怒火这两个家伙已经有了,剩下的就是找一个胆大的人,去和乱军的头领谈判,公布朝廷公正的决断。

    这个人是谁呢?布政使扫视了一下满堂的官员,所有的人都紧张的退了一步。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暴怒的士兵已经杀红了眼,这时候谁去,都是死路一条。

    就在没有人站出来的时候,东厂的杭州县坐班冯如昂然的站出来,首先轻蔑的扫视了一下那些文臣,然后冲着镇守太监和布政使道:“都是小的办事不力,辜负了皇上和九千岁的重任,为了咱们皇上的江山,属下就走这一步。”

    镇守太监李公公就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个属下冯如,欣慰的点评:“这个江山是咱们皇上家的,赴汤蹈火的事还是需要我们这些人去做,我们这些没有卵蛋的,就让那些有卵蛋的看看,谁才是这大明真正的忠臣。”

    被这样打脸羞辱,那些一向自诩为忠君爱国的文臣们,并没有出来激烈的反对,反倒表示出了一阵阵的如释重负。

    锦衣卫的百户也知道自己这次是在劫难逃,如果在后面搏一搏,虽然不能减轻自己的罪责,但最少能够让自己的家小能够脱罪,于是也昂然的站出来:“我是皇上的亲军,久负皇恩,这是正是报答打皇上恩典的时候,我便和我的本家同去。”

    镇守太监就豁然起身,拍手叫好:“患难见真情,这时候才能让天下人看到,谁对皇上最忠心,谁对这个大明最负责。你们两个切去,无论结局如何,我都将为你们两个将功折罪。一旦你们二位不测,你们的家小便是我的家小。”然后就端起身边早已冷了的茶水,冲着二人一比:“以茶代酒,以为壮行。”

    两个人就一躬到底,然后后退三步,转身大步而去。

    看着两个人远去,镇守太监不由得长叹一声:“布政使大人,咱们也别再在这里呆着了,我们再去别的衙门看看,稳定住官场人心才是根本啊。”

    布政使现在早就没了主意,镇守太监怎么说,他就怎么办,没有半点主见。当然也不敢有半点主见了。紧随其后的按察使对着跪在地上的诸位同僚根本就没有半点同情,冷哼一声:“你们就等着听参吧。”然后紧追上镇守太监,然后一脸谄媚的提议:“前面不安全,我们还是从后衙走吧。

    镇守太监想了下,就点头同意,于是一百彪悍的锦衣卫力士呼啸着穿堂而过,保护着一群人远去。

    该走的人都走了,已经中风口吐白沫的杭州知府突然间从地上跳起来,凶神恶煞的上去就给这个县令一脚,神情狰狞而暴虐:“你这个忘恩负义混账的东西,罔顾了我多年对你的栽培教导,在这个关键时候,你竟然忘恩负义的落井下石,你的人品低贱卑微如此,你连畜生都不如,怎么还能算是君子?”

    对他这样的暴跳怒骂,李县令不过是冷笑一声,弹了一下身上被踹过的脚印,往后退了三步,然后眯着眼睛一脸淡然的道:“卑职当初将上报呈给知府大人的时候,您正在听戏。”转而面色转变怨毒起来,“我这前后三年侍候你无微不至,但是竟然不能够被你邀请听一场戏。不过就是因为一个盐商,为他的一个舅子,给了你10箱的金银,你就准备将这个位置,让给那个只会吃喝嫖赌的混蛋,你如此对待忠心耿耿的下属,还想指望下属能为你担当吗?”

    然后就一脸正义的冲着满大堂的同僚们大声呼喊:“就为了那些狗屁的金银,就忘却了同僚的辛苦和付出,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君子作为吗?”

    这话在外面被人听到,真的有一些让人无所适从,真的让人感觉到可笑。

    但在这里说出来,却是如此的冠冕堂皇,如此的正义无比。

    李县令不去看同情自己的那群同僚:“君子有君子的作为,官场有官场的规矩。既然你破坏了规矩,怎么能又怪得我不遵守规矩呢?而且这件事,本来就不是我的错。虽然我苛扣了那些士兵们的钱粮,但那也是被你所逼不得不为。你为了你追求的政绩,就不顾下面人的死活。而我将事情上报,你却不闻不问,安然的听书说戏。我做了我的本份,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与我何干?”然后就幸灾乐祸的冲着他拱了一拱手:“从现在开始,你不要这样在我的面前打官腔,不要在我的头上作威作福了,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看在上下一场的份上,明年的今日,我将为你烧上一套黄纸,也是我作为君子的心态。”

    面对这样的官场丑陋,满堂的同僚不但没有人感觉到恶心,反倒纷纷上前,开始结纳这个钱塘的李县令,未来的杭州知府。

    之所以如此,还不是名利所在?

    这一场大难是逃不过上面的法眼的,省里以上的官员,自然有盘根错节的势力存在,会将这一场抄家灭门的罪责消灭于无形,大家该吃自己的饭还是吃,该做自己的官还是要做,不过是需要下面一个替罪羊。

    本来县府合一,知府也应该没有什么大的罪过,只要将这大的罪过推到县令的脑袋上去,一切也就万事大吉。

    但是今天的事情却与往日不同,县令突然间暴起发难,并且将事情做得滴水不漏,所以这个替罪羊突然变成了反噬的老虎,那么倒霉的就是这个知府大人了。

    这个知府大人一去,钱塘县令因为早有预见,虽然也有责任,但至少不会丢官罢职。

    官场上就是这样,你红火的时候,巴结谄媚的无以复加,当你倒霉的时候,和你斩鸡头烧黄纸的亲兄弟,也会转眼翻脸。在官场上,从来就没有真正的真情,有的只是利益相关,大难来临时,互相举报以求获得将功赎罪,真的是毫不鲜见。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