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约代理人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 自焚

    “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村长不是好好地在家里吗?他是怎么死的?”

    一路上,高淑学不断的发问,村长的死亡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说明来源于剧情上的保护罩已经被厉鬼方打破了,接下来除了自救,几乎很少能被其他因素影响而保住性命。

    几人赶到村长家的时候,直接见到了村长的尸体,他横死在火炕上,脖子处有着红色的手掌印,很明显是被人扼住脖子窒息而死的。而且这个人之前和村长也是相识的,两个人曾经在炕上有过一段时间的聊天,木桌上的茶都沏好了,到了现在还没有凉透。奇怪的是,村长的表情没有表现出任何一点的惊讶,反而异常安定,就好像自己被对方掐死都是在自己的料想之中,早就做好了被杀死的觉悟。毕竟,如果是熟人突然出手杀自己,正常人都会下意识地慌张与挣扎,但是村长死前都没有表现出这些迹象。

    “不是厉鬼杀的,难道是牛老五?他特意过来算总账了?”高淑学转头问道,仿佛是对这种现象感到不可思议,如今已然是非常时期了,全村人都在躁动之中,他还敢随便抛头露面,哪怕是精神不正常也是不敢轻易这么做的。

    “极有可能。”贾靖看了看地上的鞋印,由于不久前下过雨,外界都比较潮湿,村长没有出过门倒还好,而外来的人则是会留下一个明显的脚印。至于贾靖几人,则是在带水的脚印上还附加有一小部分的浅红色,散发着怪味,倒还是很容易区分。贾靖顺着脚印离开的方向略微辨认了一下,对方杀死村长后立马就转身离开,没有过多地停留,像是急着要去做某件事情一样,甚至连其他房间都没有进,更是没有触碰客厅里的任何东西。

    “你们看,他的脚印到后来将要离开的时候,开始变得错乱,左右摇摆不定,应该是病症发作的征兆。”贾靖前后对比了一下,冷静地说道。

    “你们在说些什么东西啊?既然是活人杀了村长,怎么还扯到牛老五身上了,他可死了有十一年了,难不成死而复生?”何文不明所以,不解地问道,但面前的几人却不肯说,也便不去多加追问,自顾自地在原地来回叹气打转,他本来是来找村长问问能不能进一步地扼制自家媳妇的病情的,否则,每天晚上自家媳妇都坐在床头幽幽地看着自己睡觉,着实瘆的慌。

    “那我们接下来应该去哪里?”伊润冰掀开窗帘看向窗外,外头的天气又开始转阴,不多时又该下起大雨了:“能去的地方我们几乎都去过了,除非往山里找,但是这么大的山区,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头啊。”

    “还有个地方,或许是他必须要去的。”贾靖站起身,脸色凝重。

    “什么地方?”

    “村前的枯井。”

    “为什么?”高淑学不明白了,里边已经什么都没有,那么牛老五凭什么还要再回去一趟。

    “直觉吧,其他地方没有关键性的建筑了,合约从一开始也没有要求我们往周边的野外走。而且你们还记得吗,树林里的猫冢,牛老五之所以建造那个古怪的东西,定然是和厉鬼有所关联,因此,我想去厉鬼葬身的地方看看有没有其他异动。”贾靖打开门看了一眼符率的尸骸,没有被带走,也没有被破坏,牛老五似乎根本不打算把符率的尸体烧制成骨灰,换句话说,就是不去进行往后的诅咒行动了。

    这样就将会导致两个结局:第一,牛老五已经厌烦了,打算y-i次忄把所有的积怨全部都抒发干净。第二,对方发病太过及时,急着想要找个地方缓解,因此没有来得及对符率下手。

    “那就去看看吧。”高淑学不多加犹豫,就打算出门:“快些吧,趁着雨还没有下,有些痕迹还没有被冲刷走。”

    几人就这么往村外赶去,恰逢外头务农的村民往回赶,于是便相遇在一个较为狭窄的土路上。贾靖几人礼貌性的让路,却听几个村民自顾自地在嘟嘟囔囔着什么。也许是在责怪这几天多变的天气,或者是担忧着自家菜圃里还没有遮盖好雨棚。

    “你看到了吗,村口的那个枯井貌似冒烟了,不知是什么原因。”

    “怎么会没看到,那可是我出去种田的必经之路,刚刚我回来的时候它还在往外冒黑烟呢,一团团黑烟,就跟煤团一样,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惨叫呢!”

    “那可是牛家那姑娘死亡的地方,没准是感应到了自家弟弟的魂魄,这才着急忙慌地响应。”

    这几个农民一边抽着旱烟,一边窃窃私语,表情别提有多忌讳这一茬怪事,当贾靖几人走上前询问相关的事宜时,他们又像是失去了什么趣味一样,各自散去,一点交谈的机会都不留给贾靖。

    “嘁!”高淑学暗自捏紧了拳头,眉头紧皱,牙关咬的嘎吱作响。但是他没有急着发作,而是先左右观察了一下环境,确保周边没有其他村民的存在后才爆发出情绪。

    “这帮村民是不是根本没把我们当人看,一个个都是摆着那一副臭脸,排外也太过头了吧!”他愤愤地跺了跺脚,继续骂道:“还保守,保守个屁,我见鬼都比看他们的态度好,真以为自己是大爷了?地头蛇吗?活该惹来厉鬼的诅咒,你们tm的死不足惜!”

    一番发泄以后,他终于是被贾靖按住了肩膀。

    “我说过了,稍安勿躁!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贾靖也是对村里的人失望透顶,内心的情绪逐渐淡漠下来,热脸贴冷屁股也要有个度,过了,我也会炸毛。何况没有这帮村民,他们照样能收集到信息,顶多是过程更加繁琐一点,但总比看别人的臭脸好。

    听着高淑学一路上的骂骂咧咧声,贾靖终于是来到了枯井前,和村民们说的一样,此刻正有浓浓的黑烟往外冒,走进的时候还能感受到极高的温度。

    “有人在里边点了火。”高淑学借助一根木板挑开了井上的朽木盖子,微弱的火光顿时照耀了出来。

    贾靖强忍着呛人的黑烟往里边探头看去,顿时目光一凝,井底竟然有一个烧成焦炭的死尸!火焰还没有熄灭,还在不断地炙烤着,尸体的骨骼已经微微发红。

    “这是……”伊润冰捂住了自己的口鼻,满脸的不可思议。

    “有人在这里zì fén了!”高淑学沉声说道,霎时间,恰逢天边闪过一道雷霆,就像是劈到了几人的心底,惹来内心的震骇。

    “难道,他是牛老五?”贾靖喃喃着,看向手中的那条红色丝带,此时竟然渗出了鲜红色的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