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宠万年:调香娇妻太惹火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三十六章 老古董

    “呃······”乐茗低头看着被自己解开的外套,回想起刚刚说的话,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怎么每次碰到这个家伙,总能凑巧出现这些尴尬的事儿。

    乐茗觉得脸发烧:“我,我,我只是太热了。”

    罗羽高大的身躯站在她面前,乐茗只得节节倒退,一直退到了窗子边上。

    罗羽上前一步,乐茗只好再退一步。

    “你再过来,我可就跳下去了?”

    “你跳啊!”罗羽突然站住,斜着脑袋,嘴角又挂上了那么笑。

    “你别激将我,没用的。”

    “那你就跳一个看看嘛!”罗羽突然又往前一步,直接弯腰探着脑袋靠近了乐茗。

    乐茗被他逼的后背紧贴住了玻璃,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了,再退真的就只能跳了。

    一瞬间,乐茗脑子里千回百转,跳还是不跳?这个家伙没有正经,谁也摸不准他到底是开玩笑还是正经的。当然更不知道自己跳了,他会不会在最后关头救自己。

    乐茗觉得不值当为了这个去摔断自己双腿,正要低头,谁知这个家伙一掌朝自己拍了过来。

    Md,这是要袭胸吗?老娘活了这二十多年,还没碰见哪个货如此大胆呢!

    可是什么都来不及了,那一掌实际没有落到自己胸上,乐茗只觉的自己像是被一阵风卷了起来,又像是眼前的白光具有超大的威力一般。

    一个跟头,“扑通”一声,她只觉得自己快速的下陷,止不住的下陷。呼啦啦的水声从耳边传来,乐茗努力睁开眼睛,方才发现自己落入了水中。

    求生的本能,使得她双腿奋力一挣,一下子窜出了水面。

    这不是在窗边吗?怎么一转头,掉进水里了?乐茗迷迷糊糊,摸了一把脸上的水,再睁眼看去,才发现这竟是一个湖。

    一个露天的温泉湖,湖水冒出丝丝热气,氤氲在四周山石林木间,模糊了视线。这湖水的温度很适宜人的体温,真的好舒服,乐茗忍不住在里头扑腾了好几下。

    不过,扑腾完,心里就开始发愁了。这是个露天的湖,要自己怎么出去呢?

    隐隐约约看到对面岸上有一抹异于周围的白色,乐茗游了过去,待到近处才发现那居然是一堆布。

    看那叠的整整齐齐的样子,乐茗大喜,该不会是衣服吧!

    等等,怎么这么健忘呢!

    先弄清楚这是什么地方。乐茗躺在水中,蒙着脑袋想了好大一会儿,方才记起自己刚才还在罗羽的工作室二楼,自己好像是被罗羽这个不地道的家伙一掌给推过来的。

    呃······

    这衣服,那就是罗羽给自己准备的喽!

    乐茗仔仔细细将湖四周查看了好几遍,这才偷摸从水里爬出来,慌慌张张穿上了衣服。大小并不合身,倒是布料的手感摸起来很是美腻。只是这款式说不来是古是今,一件长衫套在自己身上仿佛裹了一块超大的布,自己站直了身子,险险踩不住。

    能有点避体的东西就可以了,在这里没法讲究,乐茗将自己的衣服搭在身后的山石上,等待晾干。

    随后便开始打量这四周。

    待自己从水里出来,站在这湖边再来看四周的时候,视线范围便大了许多,四周的景色也跟着不一样了。

    在身后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白色的身影,半卧半躺在一块光滑的大石板上。

    这个地方应该没有别人,那就是罗羽无疑了。

    乐茗轻手轻脚的走到跟前,才发现这人竟是在看书。

    “这是什么地方?”

    “窗子外面。”

    就知道这家伙不会正儿八经回答,乐茗一两下也跳上了青石板,找了个离他稍远点地方坐了下来。

    “你是人还是鬼还是神?”

    “你还能想到这世上有什么物种?”

    “妖怪?”

    罗羽低头笑了:“是人。”

    “只不过是活了很久的人,对吧!”

    罗羽笑而不答。

    罗羽慢悠悠的抬起头,左右端详着乐茗的脸蛋,“伤恢复的不错。”

    乐茗摸了摸脸,确实已经不疼了,忍不住一阵小激动:“这温泉水有愈伤的功效?”

    “嗯。”

    温泉水的治愈效果出奇的好,这当儿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而眼下又来到了这样一个风景秀美的秘境,乐茗的心情不知不觉便好了许多,至少目前不会因为那些乱七八糟的危险所烦扰。

    “这就是大黑说的你的院子?”

    “嗯。”

    “你家后院果真大,简直就是一个秘境。”

    乐茗左看看右看看,真是个神仙待的好地方啊!可惜自己终究还得面对外面的纷纷扰扰。想起这些事,不免叹了口气。

    罗羽像是感受到了她情绪的变化一般,抬起头看着她,许久才冒出一句话:“想我这小香铺,万把年来竟迎来了这样一位没出息的掌柜。”

    “······”乐茗气结。

    一抬头,迎上了他那双紫气氤氲的双眸,还有嘴角那抹嚣张肆意的笑,乐茗瞬间就有了斗志:“你才没出息!”

    乐茗一时怀疑自己听错了:“慢着,你说万把年来,这香铺子经营了万把年了?”

    “嗯。”

    “你到底活了多久了?”

    这个问题难住了眼前的家伙,看他仰头朝天的样子,估计是在算?

    “忘了。”

    “你已经活的忘了岁数?”乐茗只觉得自己的俩眼睛快瞪成了一个眼睛。

    “嗯。”

    “老古董,活化石······”

    “你再说一遍?”

    “呃······说什么?您刚才幻听,幻听······”

    一本书劈头盖脸砸了过来,乐茗往一侧躲去,这书才险险落进了自己怀里,这个家伙真是小肚鸡肠,睚眦必报!

    “看看,不懂的问素昔和大黑。”

    “·······”

    “别荒废光阴。

    “·······”

    自己最爱的就是荒废光阴好不好?

    乐茗突然替他悲哀了起来,一个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古董跟自己说别荒废光阴。

    “那我怎么出去?”

    “这个地方是你想怎么进来就怎么进来,想怎么出去就怎么出去。”

    “什么?”这句话不是用来吵架的吗?乐茗头晕,正要再问,眼前的身影晃一下消失了。

    想怎么进来就怎么进来,想怎么出去就怎么出去?

    这······难道是直意?

    乐茗觉得跟这个老古董很难打交道,听不懂人话好么?

    自己怎么办?就算找大黑和素昔,也得出去啊,可是想出去······

    呼啦·····哎呦,妈呀!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