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魅鬼医:纨绔大小姐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394章 小时候密友

    面容清秀,一袭蓝袍的司空清迈看着仍旧一身金黄色衣袍的钱多多,嫌弃道:

    “钱多多,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品味。阜成泓那个蠢货每一次比武打赢我的,你有什么好嘚瑟的?反正你赢得肯定也不光彩你。”

    “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敢挑衅我,你简直是找打。“

    “我就是嘚瑟了,挑衅了,你能怎么样啊?来咬我!”钱多多嚣张起来的模样,绝对是非常的欠扁的。

    司空清迈蹙眉道:“钱多多,我也不跟你废话了,跟我走!只要你乖乖的办事,我也不会为难你。”

    这次历练的结果不仅关系到他可以在家族今后五年内得到的资源,而且还关系到家主继承人的资格名额,说什么也不能大意。

    只有当上了少主,他才可以去争取自己喜欢了十五年的人,好好保护他......

    钱多多笑道:“就算你小子把我当祖宗供着,我也不跟你们走!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他有老大,他怕谁?!

    祁洛筱无奈的捏了捏眉头,这样搞下去,恐怕又麻烦了。

    要不,她自己独走?

    可是,祁洛筱又不放心钱多多的安全,毕竟这个小弟她是放在心上的,况且人家还是个寻宝小能手。

    “钱多多,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司空清迈是真的不想多麻烦,可是钱多多的不配合,令他愤怒了。

    “反正我不会跟你们走,你们最好现在就滚,不然待会没机会后悔!”钱多多善意的提醒道。

    司空清迈直接对自己的下属下令道:“把人给我绑走。”

    主子的命令不得不听,下属们只能硬着头皮上,亵渎皇族的罪名,他们只能揽下。

    祁洛筱上前,将钱多多护到了身后道:“想要带走他,你们好像没有问过我同不同意?”

    “小子,我看你是吃错药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司空清迈大笑道。

    在他看来,祁洛筱的行为无比的可笑。

    祁洛筱嗤笑道:“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小爷为什么要知道?”

    “废话少说,人,你是带不走的!”

    司空清迈怒道:“那么我偏要带走给你看看!”

    “轰隆隆!”

    双方直接打了起来。

    而司空清迈这边的人因为分为了两批,所以现在在这里的人比钱多多这边的少了很多。

    在双方数量相差一倍的情况之下,司空清迈他们想要抢走钱多多,可没有那么容易。

    钱多多躲在人群后面笑道:“来抓我啊!有种你来抓我啊!”

    “抓不到,就是抓不到!啦啦啦!”

    “……”

    钱多多一边得瑟一边寻着机会偷摸下手。

    那一副得瑟的样子,让司空清迈看了想要把他给大卸八块。

    “你就现在得瑟吧!等我抓到你,天天给你吃胡萝卜!”司空清迈咬牙切齿道。

    “裂星斩!”他一声怒喝,使出了绝招袭向了祁洛筱。

    祁洛筱直接避开,而司空清迈趁此空隙冲了出去,直逼钱多多。

    钱多多那圆滚滚的身体限制了他的速度,自然是躲避不开,很悲剧,他直接被司空清迈给抓住了。

    双手被强制性扣在了后背,痛的他龇牙咧嘴。

    “司空清迈,放开我!快放开我!疼!疼!”

    “轻点!你轻点啊!这是人肉,不是猪肉啊!”

    “你就是一头欠打的小肥猪!”司空清迈轻抬了一下眉头,嘲笑道。

    然后他挑衅的看向了祁洛筱道:“人,我抓住了,你小子不过如此,一点实力都没有。”

    “实力?我会让你好好看看小爷的实力!”

    就在司空清迈还想嚣张的时候,突然间他的脸僵住了,他发现自己浑身的灵力根本就用不了了。

    发生了什么?

    “嘭!”此时被他抓住的钱多多察觉到了此事,开始挣扎,直接从他的束缚之中获得自由,然后随即就给了他一拳。

    “想要抓我,我打死你!”

    钱多多还嫌不解气,接着踢了一脚。

    “嘭!”

    要不是看在这司空小子没有阜成泓那么讨厌的份上,他这一脚直接往那里踢!

    司空清迈满脸痛苦的捂着左小腿,看向祁洛筱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直觉告诉他,肯定和面前这个从头到尾没有一丝慌张的小子有关。

    祁洛筱还未回答,钱多多就凑到他跟前笑道:“现在你这个小崽子已经中了剧毒了,必须给我乖乖的听话,不然到时候死无全尸,就别怪我!”

    “剧毒!就你那胆量,还敢下剧毒?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

    钱多多脸色有些赫然,这小子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讨厌,小时候老拿他尿床的事情说笑,现在又拿他胆子小的事情说。

    可恶!

    钱多多哼唧一声道:“不相信,是吧?那我就让你相信相信!”

    接收到来自钱多多的讨好视线,祁洛筱无奈的催动司空清迈体内的毒药。

    “啊!”

    刹那间,司空清迈就感觉全身被烈火焚烧了一般,痛的要命。

    他浑身冒着热汗在地上打滚,他大喊道:“解药!多多,清迈哥哥错了,快把解药给我!”

    钱多多瞬间炸毛了,“去你妹的哥哥!我只是比你小了一天而已!”

    司空清迈疼得脸都变形了,可是依旧嘴不饶人,“大一个时辰也是大!”

    钱多多气道:“这可不是求解药的态度,你好歹也说点好听的话啊!”

    司空清迈手指抓在地上,面目狰狞道:“好听你妹!快点把解药给我,疼死了!我不带你走了!行了吧!”

    钱多多本来还想看看司空清迈痛苦的样子,可是一想到小时候那个保护自己的身影,顿时心软了。

    他看向祁洛筱,撒娇道:“老大,够了,停止吧!”

    “玩够了?”祁洛筱好没气的说道。

    钱多多耍宝道:“老大你最好了,是全天下最好的老大!”

    可是就在祁洛筱准备给司空清迈解毒的时候,钱多多又觉得这样做,祁洛筱又亏大发了。

    于是,他转头对着司空清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