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魅鬼医:纨绔大小姐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391章 要打就打啊!

    祁洛筱想到平日里钱多多那副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有钱的打扮,倏然觉得他如此作死也没什么了。

    阜成泓怒道:“钱多多,我在跟你说话,你到底有没有听见?”

    钱多多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道:“我自然是听到了,我耳朵又没有聋!可是我不想跟你走,你能把我怎么样?”

    阜成泓顿时冷声道:“钱多多,没想到到了这里面你胆子居然还大了起来,竟然敢拒绝我,那么就让你尝尝我的拳头的厉害!”

    钱多多挺了挺胸膛,嘚瑟劲十足的说道:“我有老大我怕你?”

    阜成泓上下打量了一下祁洛筱,“你想要这小子保护你?她是什么来头?”

    “我老大可比你厉害多了!祁洛筱听过没?”钱多多满脸自豪的报出了自家老大的名字。

    “祁洛筱?”阜成泓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当反应过来是谁之后,他直接祁洛筱,满脸怒意的咬牙切齿道,“就算你小子欺负我堂妹,又将大长老整成那副惨样的?”

    “你堂妹?”祁洛筱倏然想到了之前在药谷传送阵外的那名郡主,邪肆一笑,霸气侧漏道,“那又如何?你能耐小爷何?”

    自己被如此挑衅看不起,阜成泓能忍下去就怪了,他指着钱多多对着祁洛筱道:“你小子等着,本王有的是机会教训你,不过现在钱多多我必须要带走。要是你跟我抢人,那就别怪本王不客气!”.

    在战场中他能待的时间只有半个月,他还是以寻找宝贝为主,报仇这种事情,其他任何时候都可以。

    钱多多像名纤弱的小姑娘一般躲在祁洛筱身后,湿漉漉的看着她,“老大,我不要跟他走!你要好好保护我哟!”

    娇气完后,他又十分硬气的同阜成泓道:“你想要教训我老大,不怕告诉你,就你和你身后的人加在一起都不是我老大的对手!况且,你要欺负我老大,你认为我会袖手旁观吗?”

    阜成泓轻抬嘴角,不屑道:“老大,老大!钱多多你特么的真是丢你们东耀国皇室的脸!”

    “祁洛筱,告诉本王你的决定!”

    祁洛筱直接拿出长剑,剑指一脸嚣张的阜成泓,“决定你妹!是不是小爷对你说话太温柔了,导致你产生了小爷畏惧你的错觉?要打就打,废什么话?”

    祁洛筱一席话,直接点燃战场。

    漆黑的战场中,霎时爆发出了耀眼的灵力光芒。

    “唰唰唰!”

    双方动手了。

    了解了钱多多那边的人的实力后,阜成泓大笑道:“钱多多,这次为了绑走你,本王可是下了血本,看见没?我身后的这些人修为都比你的人实力强!就算祁洛筱她实力不错,难不成还能强到逆天?”

    钱多多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的咬破了阜成泓脖子吸干他的血,这家伙的嘴能不能不要这么贱?

    “我老大就是可以救世,怎么的?不服单挑啊!”

    硬气完后,他立刻小声向祁洛筱询问道:“老大,怎么办?我的人好像真的打不过耶。”

    祁洛筱一脸淡定道:“擒贼先擒王,既然你很了解那阜成泓,那么你就去对付他,正好可以让我看看你这些日子修为有没有长进。”

    “好!”对于祁洛筱的提议,钱多多一点都没有犹豫的同意了,撸起袖子就冲到了阜成泓的面前。

    阜成泓有些诧异,毕竟这还是钱多多第一次和他正面对上。

    随即他狂妄道:“钱多多,你个怂货,居然还想打我?你有那个实力吗?”

    “嘭!”

    钱多多二话不说,直接动手,两人彻底的打了起来,双方全面性开战。

    越打阜成泓就越惊愕,原本他以为自己可以秒杀钱多多这个怂包,没想到他竟然可以在他手下过这么多招。

    这个从来不爱修炼的家伙,何时变得这么强了?

    在这样修炼下去的话,那岂不是对他会造成很大的威胁?

    想到这,阜成泓下手越发的狠辣,大有一副要趁机废了钱多多的架势。

    越来越迅猛的攻势让祁洛筱钱多多有些招架不住,他一个踉跄让阜成泓抓到了机会!

    “咻!”

    这个时候,一根淬毒银针飞出,在这暗夜之中,直接命中了阜成泓的脖子。

    “嘶!”

    中招的阜成泓一时间觉得浑身无力,再也使不出一点儿灵力了,因此,钱多多有惊无险的躲过了阜成泓的攻击。

    一抹红色的身影出现在阜成泓的身后,一把剑此时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别乱动!要是这一剑下去,你即使死不了,也会直接被传送出去。”

    祁洛筱从一开始就注意到阜成泓手腕处带着的手环了。

    阜成泓愤怒不已,“你……你偷袭,还下毒,无耻,卑鄙!”

    祁洛筱嗤笑一声道:“你忘了你堂妹的惨样了吗?下毒?小爷下毒又怎么了?有种你也下啊!”

    阜成泓霎时便想到了他那现在如黑炭的堂妹,浑身打了个颤。

    此时,金阳国其他的人将东耀国的那些人打得那就一个惨不忍睹....

    钱多多看着自己人那鼻青脸肿的样子,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

    他何时才能带老大躺赢一回?

    祁洛筱冷声道:“不想你们主子跟你们说再见的话,全部都住手!”

    见阜成泓被祁洛筱控制住了,金阳国的人不得不停手,一个个对祁洛筱怒目而视。

    “太卑鄙了!“

    “有种光明正大的跟我们打一场!”

    “……”

    祁洛筱道:“小爷不愿自找麻烦,是你们找上门来的,我只是用最快而且最省事的办法解决这一次麻烦而已。”

    阜成泓沉声道:“放了我然后把解药给我,这一次的就算了。”

    祁洛筱嘴角微微勾起,声音忽的冷了一分,“你小子脑袋是被门夹了吗?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小爷连你们的护国大长老都下得去手,何况你一个小小的小王爷?”

    “你以为你们金阳国的小王爷向东耀国那样很少吗?”

    阜成泓被吓得语噎了一下,“那....那你要怎样才放过我?你别忘记只能在战场中待半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