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魅鬼医:纨绔大小姐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95章 冷情的离开

    听到祁洛筱的提问,冷情的神情有些沮丧,低下了头,小声的说道。

    “主子,我......你交给我的任务,还没有一点进展......”

    “所以我准备离开紫云国,去其他地方找找看。”

    祁洛筱从泣血镯中拿出洗髓液和聚灵药液,将它们递给了冷情。

    “这是洗髓液和聚灵药液,至于这二者的药效,想必你也应该从铁血军团的人那里听说了。”

    “上次离开仙香苑的时候就准备给你,可是我一下忘了,现在给你吧!”

    “至于找人这事,我还是那句话,‘慢慢来,宁缺毋滥!’。”

    冷情双手略微颤抖的用力握紧手中的药瓶,明亮的眼眸中有泪光闪动,在心里压得很久的大石,终于瓦解了。

    “原来主子不是对我的能力不满意,只是一时忘了。”

    至从冷情从铁血军团的人那里知道,祁洛筱给了他们洗髓液和聚灵药液之后,他就一直在等祁洛筱,等祁洛筱给他。

    倒不是说,冷情很想要那两样药液,当然,肯定也是想要的,只是在冷情看来,那两瓶药液是一种认可,一种祁洛筱对他的认可。

    可是等了许久,冷情都没等到,所以一直担心着,害怕什么时候祁洛筱,因为不满意他的办事能力,就不要他了。

    然,一切都只是一个乌龙而已。

    祁洛筱看着十分反常的冷情,疑惑道。

    “冷情,你.....怎么这么激动?”

    冷情一而再再而三的确定眼前的一切不是做梦之后,大笑一声,激动的说道。

    “哈哈,没事,主子,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完成你交代给我的任务的。”

    冷情这一笑,可真是把淡定的祁洛筱惊了一下,这下祁洛筱更加确定冷情今日不正常了。

    伸手拍了拍冷情的肩膀,一副‘我都懂’的表情看着他。

    “冷情,我懂的。男人嘛!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正常。”

    这下换冷情冷情蒙圈了,心想“男人?我怎么只记得,女子一个月会有那么几天不正常?难道我记错了?”

    一直只知道修炼的冷情,因为祁洛筱的话,忍不住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常识了........

    唉!所以说,二人的思维压根就没在一个次元上......

    .......

    紫云国,太尉府。

    从一个在石牌上刻有‘柔馨院’的院子里,传来一阵娇弱的哭泣声。

    “呜呜呜.......”

    循声而去,发现哭声是从一间房间里面传来的。

    房间里,纱幔低垂,营造出朦朦胧胧的气氛,四周石壁全用锦缎遮住,就连室顶也用绣花毛毡隔起,既温暖又温馨。

    陈设之物也都是少女闺房所用,极尽奢华,精雕细琢的镶玉牙床,锦被绣衾,帘钩上还挂着小小的香囊,散着淡淡的幽香。

    而那哭声就是又趴在镶玉牙床一名白衣女子发出的。

    “柔儿,娘亲的宝贝,你别哭了,你哭得让娘亲我的心都疼了。”

    只见镶玉牙床站着一名大约三十来岁的妇人,这名妇人全身上下的穿戴,只能用极尽奢华来形容。

    一身绛紫色长裙,上面绣着富贵的牡丹,料子一看就是上品之物,全身上下带满了各种金银制品的首饰,一双丹凤眼有种不怒而威的感觉,风髻露鬓,即使已经为半老徐娘,从样子上依旧可以猜测出,年轻时的迷人风采。

    这名贵妇双手轻抚着白衣女子的背脊,满眼忧愁的看着白衣女子的背影。

    而这白衣女子,俨然是被三皇子打击得跑开的东方柔。

    “呜呜呜......娘亲......我......”贵妇的心疼,让东方柔哭得更厉害了。

    “柔儿小宝贝,别哭了,你和娘亲说说,谁欺负你了,娘亲定让人把他碎尸万段!”

    东方柔不语,继续大哭。

    “哎呀!柔儿呀!你别哭了,小心点身子。你今天不是约好和三皇子他们去看戏的吗?怎么哭着跑回来了?”贵妇担心而又疑惑的问道。

    听到贵妇终于问到点子上了,东方柔缓缓起身,靠着床沿坐了起来,收起哭声,抽咽的说道。

    “娘亲,你是......知道......女儿对三皇子的一片痴心的。”

    “嗯嗯,娘亲知道!”

    贵妇轻拍着东方柔白皙的葇夷,轻声说道。

    “可是,三皇子一直对柔儿都不冷不淡的,今日还.......”

    “难道是柔儿很差,配不上他吗?”

    “呜呜呜......”

    东方柔说到这,又开始大哭。

    东方柔这一哭,让贵妇更加的心疼了,赶紧安慰道。

    “柔儿小宝贝是最好的,那里都好,你看,这紫云国上下谁都知道我们太尉府小小姐东方柔,不仅是第一美人,而且品行、学识、天赋,样样极佳!”

    “今日三皇子对你怎么了?”

    “他......今日当着许多人的面,羞......辱我......”

    东方柔的语气有些气愤,又有些委屈,还有些不甘,不甘中还夹杂着些许怨恨......

    总之,很复杂。

    “什么!他居然敢这样对你!他莫不是忘了,他母后可是我们太尉府的大小姐!”

    贵妇因为东方柔的话,怒不可遏。

    “娘亲......”

    东方柔有些恼怒的喊了贵妇一声。

    “噢噢!瞧我这记性,娘亲的错,娘亲的错!”

    “娘亲不该提起这件事,让你想起你的辈分比三皇子大这件事。”贵妇道。

    “娘亲,你怎么还说!”

    东方柔声量提高了许多,大声说道。

    “娘亲不说了,不说了!”

    “柔儿你放心,娘亲明日就进宫,去找淑贵妃,让她叫三皇子给你一个交代。”

    贵妇理了理东方柔额前乱了的发丝,轻声安慰道。

    “娘亲,不,我不只是要一个交代,我要三皇子娶我为妃,我要当三皇子妃。”

    东方柔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这......”贵妇对东方柔的要求,有些犹豫。

    “柔儿知道娘亲最好了,最疼柔儿了,娘亲那你就帮帮柔儿这一次吧!”

    “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看出了贵妇的犹豫,东方柔伸出双手,轻轻挽起贵妇的右臂,缓缓的摇晃着,甜甜的撒娇道。

    最终,贵妇被东方柔的撒娇打败,妥协了。